第六百五十一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五十一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五十一章:叱咤风云

  周卫一看到她,就眼光发直了,日哦,这天都凉了,季红还能穿着一身啊,那凹凸凸的娇躯如模特般标准,腰部纤细,没有一丝赘肉,浑圆挺翘的臀部下修长笔直的双腿在裙子的开叉缝隙,若隐若现,引人遐思。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她脚上穿了一双带银色亮扣的高跟凉鞋,晶莹如玉的趾头露在外面,玫瑰色的指甲油仿佛十朵盛开的花瓣,给小巧的秀足增添了妩媚的性感,分外引人注目,浑身上下散发出性感美女的气息。

  周卫就说:“你怎么来了?”

  季红笑嘻嘻的说:“妹妹想你了啊。”

  说着话,季红就坐在了周卫的大腿上。

  要说季红最近也才滋润了一点,前几个月因为庄峰的突然出事,让她惊慌失措了好些天,她就担心自己以后怎么办,都说树倒猢狲散,这庄峰倒了,自己还能不能在南区区政府待着都成问题了。

  所以她和周卫是一个思路,赶快找个后台,当然了,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要找后台还是比较容易的,这周卫早就对季红垂涎三尺了,要不是过去知道这季红是庄峰的禁~脔,周卫那里能放着季红这么久都不下口呢?

  现在庄峰倒了,周卫对季红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在季红稍微的勾引之下,两人就如烈火遇上了干柴,久旱撞上了暴雨一样的缠缠绵绵了。

  这一下也好,季红心也不慌了,自己已经有了后台,虽然比起庄峰来说,这个周卫官职小了许多,但县官不如现管啊,周卫是区长,照顾起来更方便。

  周卫当然是更高兴了,就像一条老狗,不管你谁给它扔一支骨头,他都不会拒绝的,何况这季红可不是一般的骨头,这是当初庄峰市长啃过的骨头,那味道是大大的好。

  “嘿嘿,你这女人,是不是痒了啊?”周卫调笑了一句。

  “就是,怎么了?你不想的话我就走了。”季红柔柔的嗓音像一个邀请,像甘美的泉水流入周卫的心底。

  周卫怎么可能让她走呢?他俯下头寻找她的唇瓣,她的唇出奇的柔软,如同甜美的花瓣,她迎接着他的吸允,周卫进入她的口腔,与她的小舌纠缠在一起,剧烈地亲吻她,季红闭着眼,轻轻地回应,他的吻更加激烈,像兽一样啃噬她的唇瓣。

  忽然想起什么,季红伸出粉嫩小手掂着周卫的下巴,问到:“你最近工作怎么样,是不是样样顺心啊”?

  季红如此唐突一问,倒弄得周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季红就说了起来。。。。。。事情是这样的,前些天,季红陪同市里领导一班人到烟草种植基地考察工作,其实说是考察,大家心底都明白,他们这些权握一切的官员就是到红火得令人眼馋的企业去改善一下伙食去了,那天,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们去了很多人,晚上黑压压的足足坐了三桌。

  身为办公室的主任,又兼体态良好、面容诱人,季红当仁不让地被安排和刘副市长他们一堆男人坐在一桌。

  因为是改善伙食而不是谈什么冷冰冰的工作,大家在刘副市长的默许下,都兴致高昂地喝乱酒,讲荤话,新屏市地区的人本来个个爱酒,气氛如此活跃、空气这般开朗,很多人都醉了,连刘副市长本人也搞的舌头直卷,疯话脏话浑话狠话四处放开了说。

  就有人偶尔又提起区里现在的种种情形。

  只见刘副市长听了一个副区长来敬酒时说:“我们希望在你和周区长的领导下,各项事业蒸蒸日上,敬酒事业大发展,社会稳定,来,我们集体为尉迟书记和,秦书记,周区长的健康干杯!”

  这里刘副市长还不等这个不识事务的副区长说完,就见他环眼一睁,冒出两只通红的血眼,吐着酒气说:“你别在这里吹了,不知道你们区长还能干几、几天呢!”

  这么霹雳般突然的话,宛如一具闷雷,把周围的人全震懵了,刚才的各种欢声笑语全消匿得无影无踪,四下里一片寂静,倒真应了“掉根针都能听得见”那句老话。

  刘副市长的话有点太雷人了,所有参加聚会和搞公款吃喝的新屏市众领导真如雕塑一样一起呆在原地,谁也不发一点声响,但是大家心下都万分惊奇和高深莫测地独自思忖:周卫过去和刘副市长都是庄峰的人马,这庄峰才倒了几天,周卫就改换门庭了,难怪现在刘副市长如此恨他。

  但恨是恨,官场的事情大都是看破不说破,现在刘副市长毫不忌惮的说了出来,想必真的周卫就要倒霉了。

  这个极端的官场另类事件到了第二天,就在南区传的沸沸扬扬、妇孺皆知,唯独周卫不知道,别人谁好给他说呢?

  季红相信官场上的虽然私下争斗尤其惨烈,是个杀人不见血的战场,但是那都是个人最私密的世界,而虚伪的儒家化传统下,谁也不可能把真话和真实的内心世界向人吐露,更不可能愚蠢到将自己的追求和谋划及算计告诉哪怕同僚,何况政敌?

  相反政治上都成熟的人,外表大上家都举止温和、彬彬有礼甚至都装出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恨不得在什么场合下都拿出与谁都是同穿一条裤子的盟友,哪里还会轻易去揭露他人短处呢?

  包括季红在内的官场人,谁都只相信,这个新屏市的刘副市长真正是喝醉了,一般来说喝醉酒的人总会失去基本的理智,什么胡言乱语、疯癫狂话尤其是各种平时想象都想象不到的狠话、横话、毒话、昏话、丑话,经过酒精那么轻巧的一撵,都自动地会蹦出来!

  从心理学上看,也十分符合人性的本来面目。

  但是政治上也逐渐成熟的季红还是觉得事情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刘副市长混迹官场也多年了,如果没有背景和原由,不会弱智到连小孩子都不如的地步,这里面肯定隐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和真相,难道自己刚刚搭上的新哥哥政治上要走背运了么?

  那自己岂不是又要无依无靠了?

  于是季红在这个时刻,将这桩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周卫。

  周卫一听,仿佛被人当头一棍,打得不辨东西南北,他现在才把这个事件同冀良青前一阶段与自己的谈话联系起来,祸起萧墙,他已经确信,肯定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了,一定是南区有人在私下告发自己的。

  而且刘副市长也肯定是准备对自己动刀子了,他是常委啊,自己不要说在上一步,就是想稳住区长的位置,也是要从刘副市长手上过的。

  突然之间,周卫就领会到四面楚歌、十面埋伏这些词句的真实意味了,而且也清晰地看到了自己被缓缓推进地狱的可怕场面。

  他瞪着可怕的双眼,声嘶力竭地问季红道:“如果我真的不能做区长了,你还会死心塌地地做我的情人吗”?

  “我、我、我.....”,季红渐渐松开了刚才还拥着周卫雄浑身体的手,下面的话却再也接不上来了。

  树倒猢狲散啊,周卫面色惨白,心底低沉地哀号着——这个只求利益的世界,大家彼此就只是相互利用而已,哪里会有什么真情哟!罢了罢了,事到如今,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

  他终于看清了人与人之间只是相互利用这层实质,对裸着曼妙身体的季红突然增添了无尽的嫌恶,周卫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在办公室来回走动起来。

  他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怎么才能挽救现在这样的危机,到底是从冀良青身上再下重手,还是应该兼顾着走走华子建的门路,也或者找找刘副市长,给他好好的活动一下。

  他仔细的分析着,想要拿下华子建的可行性是不大,这个人听说根本不吃那套,所以现在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冀良青和刘副市长身上。

  冀良青自己已经找过,感觉还成,这接下来还有十一等等节气,自己到时候多加把劲,争取让他关注到自己,至于刘副市长,恐怕更要想点奇招.....周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这个刘副市长自己是了解的,那老猫是喜欢吃腥的,要不???

  他看着季红就嘿嘿的笑了起来,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他,此刻变得笑容满面,走到了季红的身边,轻轻的握住季红的手说:“季红,和你商量的个事情怎么样?”

  季红也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态度,其实说说假话怎么了?到他真的倒台了,那时候对他好不好也由不得他说了算,先混好现在才是关键,此刻见周卫和她说话,季红就卖弄出风~情万千的模样,先在周卫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区长,我们两人还用商量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肯定照办。”

  周卫犹豫了一下说:“事情有点难度,就怕你不愿意啊,但只要你愿意了,将来肯定好处极多。”

  季红一听还有好处,就忙凑上来问:“什么好处?”

  周卫想了想说:“办成了我能继续当区长,说不上还能当区委书记,而你吗?说不上就当上副区长了,嘿嘿,这算不算好处啊。”

  季红那小心肝的砰砰的乱跳起来,妈呀!自己还能当上副区长,那多威风。

  她掩饰不住心的狂喜,问:“那你说说啊,到底是什么事情?”

  “季红,现在庄市长倒台了,我们在市里也应该重新找一个后台啊,你感觉刘副市长这个人怎么样?”

  季红嘴一憋,就想到了上次自己陪刘副市长等人吃饭的场景了,那刘副市长看到自己那个馋样,真恨不得把自己吞进肚子里,握手的时候,也是拉着自己的手,问长问短的,一双老手能把自己的手掐出水来。

  她说:“那个老色鬼,一看就不是个正经货?你不会想找他做后台吧?”

  周卫不以为然的说:“找他怎么了?不要忘了,人家是市常委,还是常务副市长,在说了,要是他不色,恐怕我们还沾不上他呢?”

  “你?什么意思。。。。。。?”季红隐隐约约的感到有点问题了。

  周卫暧昧的一笑,说:“季红啊,哥哥这次可是指着你帮忙啊,说起来刘副市长,其实真的很重要,他肯定会喜欢你的,你只要点个头,我们两人以后就无忧无虑了,你这个副区长也肯定是指日可待。”

  季红就愣住了,这个事情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想到周卫竟然愿意把自己送出去,这是什么男人啊,想当初庄峰在的时候,对自己多么的怜惜,谁都不让自己沾边,唉,这男人啊,真是.....想想的季红就伤心起来,开始抽搭抽搭的哭。

  周卫也耐下了性子,他也知道这个事情坐女人的肯定都一时接受不了,就算季红和自己只是逢场作戏,但女人是感性动物,什么事情都会多愁善感,周卫劝说着:“我说了,就是和你商量一下,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唉,只是啊,以后说不上我们两人的命运就会改变了,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周卫是打了感情牌又打现实牌,劝说了好一会。

  慢慢的季红也不哭了,其实她也就是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很多不如意的事情,要认真的想想周卫的话,其实也没有太多的障碍,女人吗?不就是靠自己的脸蛋在混吗?

  自己也不是相夫教子的那种女人,自己从一个小学教师混到今天的领导岗位,靠的不就是一身白花花的肉吗?其实哪个男人都是一样的,不过三分钟的激动而已,只要是男人,自己闭着眼睛,也就是一会的事情。

  但这几分钟能换来自己的荣华富贵,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一想,季红心实际上就已经有点同意了,不过一时还是有点抹不开脸面,所以低着头不说话。

  周卫一看季红也不哭了,而且像是在认真思考的模样,心里也知道这事情大概有七八分的概率了,就继续的软言相劝,慢慢的季红也开始说话了,但两人都不提那件事了,可是彼此也都明白,这件事情基本可行。

  周卫心狂喜不已,两人又卿卿我我了好一会,季红才羞答答的离开。

  冷静下来的季红,其实她是个对政治非常敏锐,生活里也相当细心的人,从周卫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她就从周卫游离不定的眼神和恍惚癫狂的举止里发现了肯定有什么不对,而后面周卫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你还愿意心甘情愿地跟着我、做我的情妇吗”时,则完全清晰地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她当是心惊肉跳、支支吾吾地找个借口搪塞和蒙混过去了。

  等周卫后来说出了刘副市长的事情以后,季红稍微的伤心了几下,她就为自己的今后做好了有备无患的打算。人们都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城门失火,秧及池鱼”,特别是在官场上混的人,平时里对上司、对同僚,当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谁都没有可能被组织纠住的尾巴,人人当着平安官,吃香的喝辣的,那自是皆大欢喜。

  但是一个官员群体,尤其是走得很近的人穿一条裤子的同伙,一个山头上的人,如果哪个突然走了背运,在不是经济问题就是作风问题出了篓子,那么由于怕“拔出萝卜带出泥”着个可怕的规律和怪圈,当初的朋昔日的同伙,最聪明其实也是必须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立即和这个倒霉蛋划清界限,消除不良影响,以表示自己和这个生活**作风堕落政绩平庸的家伙从来都不是一丘之貉,如果还能做的很彻底,说明自己和他非但不是这种亲密关系,而且完全是势不两立的话,那样一来,政治上的收效就会更明显了!

  季红虽说是女人,但是新时代性开放思想开放行事缜密已经把这些优点都集在了她的身上,哪里还能轻易用“头发长见识短”来形容她?混迹官场几年的她也早已经把“警惕”二字时时挂的当头了,所以很快地,她就行动起来了。

  头一桩,她决定已经尽量的少和周卫接触,最好不要在和他发生性关系了。

  她懂得,在政治斗争和生活,当还不明确谁将倒霉谁将走运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谁看出自己和他的亲疏,而这最恰当的选择,就是先和他们隔断联系,留着时间,好给自己一种摆脱的机会。

  她是不得不这样做,当初自己和庄峰就是关系比较隐秘,所以最后庄峰的事情没有对自己造成太大的影响,这真的应该感谢庄峰,他为了保护他自己,最后连我季红也保护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