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七十九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七十九章:叱咤风云

  他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车厢里的空气也变得很闷,连马校长都不得不打开了一点窗户透透气,他也感到压抑,窒息。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想一想真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就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呢?就为了自己得到那上百万的好处费?

  相比于庄峰和小魏得到的将近千万元的好处,自己那点钱真不算什么,可是自己不答应他们成吗?肯定也是不成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就让自己离开那个位置,换上一个更听话的人,所以就算事情从新来过,自己恐怕还是别无选择。

  两个人都沉默着,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话了,其实他们真的也无话可说,主动权并不在他们两人的手里,只有华子建才能控制住整个事件的进程,他可以松一松,也可以紧一紧,谁能奈何于他。

  要是换做另外的一个人,小魏或许还能想想办法,不管是狐假虎威借助冀良青的名头压压,还是破财免灾,用钱硬夯都可以一试。

  唯独是这个华子建啊,对付这个人,小魏是没有一点把握的,也不要说是自己了,就是冀良青和庄峰两人,在很多时候,提起华子建的名字,也都在唉声叹气。

  他们就这样在车里坐了好长的时间,最后马校长小心翼翼的问:“魏县长,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魏有点沮丧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马校长,也一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但什么都不说显然也是不行的,自己还要稳住这个马校长,他要是胆怯自首了,自己一样的玩完。

  小魏闷声说:“这样吧,你先回去稳住他们,我在想想其他的办法,争取让调查停止下来。”

  马校长有点疑惑的看看小魏:“这。。。。这,能做得到吗?”

  小魏强颜欢笑,说:“哈哈,你也有点太胆小怕事了,要知道,富贵险求啊,什么事情都有风险的,不过这件事情问题到不是很大,不要忘了,冀书记还是一直支持我的。”

  小魏端出了冀良青来,他知道,自己手里也只有这张牌可以镇住马校长了,虽然这样并不能让自己的危机减轻分毫,但毫无疑问的,马校长顶住压力,对自己争取时间来想办法是大有好处的。

  马校长听到“冀书记”这三个字以后,也算是稍微的安定了一点,当初好像小魏也曾经暗示过,说这事情里面还有冀良青的一份,那么也只能把希望压在冀良青身上了,只要冀良青出面,华子建肯定会有所顾忌,现在的新屛市,也唯有冀良青可以制得住华子建了。

  马校长就暗自点点头说:“那行,你这里也赶快想办法,找找冀书记,我最近称几天病,把事情拖一拖。”

  “嗯,好,你不要太过担心,华子建也不是神,他也有弱点,也有顾忌的,我们有办法对付他的。”小魏继续给马校长打着气,鼓励他奋勇抵挡。

  想了想,马校长也只能如此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小魏装的很无所谓的拍拍马校长的肩头,说:“嗯,好的,你先回去早点休息,不要担心什么,有我呢。”

  看着马校长下车离开,小魏就一下萎靡不振了,事情不是他对马校长说的那么轻松的,小魏隐隐约约的有了一种发至内心的恐惧,在新屛市这些年了,小魏从来也没有像此刻这样担忧和胆寒过。

  他慢慢的下了车,拖着沉重的脚步在酒吧的外面来回走动着,最早在酒吧那种豪气干云的气概早就荡然无存了,那会他还在想要勾搭那个邻桌的女孩,现在小魏一点胃口也没有了,他就想好好的思考一下,想出一个解决问题的良策。

  有那么一会,他甚至想过使用极端的方式来灭了马校长,但那只是一时的转牛角尖,转而小魏连自己都感到害怕,自己真是有点疯狂了,连这样的想法都出现了。

  后来小魏又担心起庄峰了,万一最后华子建派人到看守所去审问庄峰,最后庄峰扛不住出卖了自己怎么办?

  想想的,小魏就越加担忧起来,当初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怎么就一点都没有感到过害怕呢,似乎那样的钱不挣白不挣,而且感到那事情绝对的安全,你想下,自己给那些供货商打个招呼,让他们把材料价格提高,然后自己抽一头子,最后给他们也留下比正常价格还要高一些的货款,这样的好事谁都会愿意干的。

  而且谁会管呢,校方有马校长签字,自己不过是动一动嘴,就凭空得到那几百万的好处,谁不干真是傻子。

  但现在突然的那些事情就成了影响到自己政治生命,甚至是人身自由的大问题了,这简直不可想象,要是庄峰不倒?要是华子建没有上来?要是早点给供货商和建筑商把尾款都结算了,肯定现在高枕无忧,什么麻烦都没有,但偏偏是绳子就在细处断,这各种的巧合都汇聚在了一起,看来自己凶多吉少啊。

  小魏最后决定,明天到冀良青那里去一趟,看看能不能让冀良青帮自己阻止华子建继续对市一的调查,同时自己还要抽时间到看守所去看一下庄峰,给他也算通个气,以免最后让人家三言两句就把真情都诈出来了。

  他还要继续的想下去,却见一同前来的一个大宇县的老板跑了出来,说:“魏县长,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在里面一直等你呢?你到悠闲的散步了。”

  小魏就没有办法在思考问题了,他叹口气,说:“今天就这样吧,我们走吧、”

  那个老板肯定是玩的正上瘾呢,有点舍不得离开,过来拉着小魏说:“走吧,走吧,进去在坐一会,对了,刚才邻桌的那个美女好像是舞女耶。”

  他准备用这个把小魏勾搭进去,他那里知道小魏现在已经有点丧魂落魄了,对那个女孩的兴趣也降低了不少。

  但小魏也觉得事情既然已经出了,自己现在担忧也是没用的,好好放松一下,明天认认真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他就半推半就的让这个老板拉进了酒吧。

  现在酒吧里已经是在等待第三场艳舞了,第三场艳舞要到十一点开始,大多数人是扛不住的。酒吧里响起一阵挪凳子的“吱吱”声,小魏虽然是人进来了,不过心还在犹豫着,也有“萌生退意”的想法。

  可就在这个时候,小魏看到了那女孩,但见她起身和其一个男孩走向舞池,其间正好经过他们桌子边。

  小魏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像是临死的人回光返照一样,一下忘记了心的惧怕,热血沸腾,其实说他兽血沸腾也无所谓,他招呼了一声道:“嗨!嗨!”

  “等一下。”她说。声音清脆。

  “靠!我成功了!”小魏一拍桌子。

  的确,经历风雨后,他终见彩虹,这一下激起了他的斗志,什么祸到临头?什么华子建就很厉害,滚他娘的蛋吧,老子一定要扳回这个局面。

  果然,十几分钟后,那女孩过来了,鹅卵石般的脸上镶着两道弯弯的眉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鼻子小巧,虽素面朝天,但楚楚可人,一头发可爱到不行,小魏一下精神焕发起来,他的心砰砰砰跳,震得耳膜生疼,那两个老板也不禁一对望,眼如铜铃,因为这远看一朵花,近看更不是一片疤呀。没说多少话,小魏振作起来,就要拉她去跳舞--一个在沙漠里走了三天的人得到了一瓶矿泉水,他能不觉得“农夫山泉,有点甜”吗?!

  小魏尾随着那女孩走向舞池,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这个事情的成功,给了小魏很大的自信,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否极泰来,女孩答应他的邀请,就是一个最大的吉兆。

  他们进了舞池,小魏他眼睛一时适应不过来,茫然得像一个小白领面对着北京的房价,不过这已无所谓,只要他能牵着她的手就行了,他很爱惜的拉着她,舍不得非礼那女孩,只手在她背上抚着。

  “你叫什么名字?”小魏问。

  她温顺道:“张蓉”。

  “你知道吗?我整整等了你两个小时!”小魏很有感情的说。

  “他们一直缠着我”她不无抱怨道。

  “你真是太可爱了!”他直奔主题。

  她欲说还羞,勾了勾头。

  “你不像是这酒吧里的人,”他又说:“你这么小,这么清纯。”

  “我来这里才五天。”

  草,所有歌厅的小姐你问她,她都会说自己刚来,这或许也是他们的一种虚荣心在作怪,给你的感觉是我才来不久,还是很新鲜的,很好吃。

  他们就这样谈着,不像是一对作交易的人,更像是一对老朋友。

  后来小魏又问:“你怎么不读书了?”尽管他知道问这问题有些不礼貌和沉重。

  “我上到高二时家里就出事了,就--”说这话时,她声音小的像蚊子。

  他突然的心就有了一种怜香惜玉的情结,紧紧搂着那女孩,极尽呵护,爱惜。时间快结束的时候,他也禁不住摸了摸那女孩,女孩只是很羞涩的笑笑,没有反抗,也没有难受。

  步出舞池,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搂着那女孩,坐定后,他又继续的对她真开心理攻势,她很温顺,坐在他旁边。

  他们谈得更多了。

  “你知道吗?我整整等了你两个小时!”小魏又重复的说道。

  张蓉没说什么,只将他抱紧了点。。。。。

  小魏好像在这里找到了一个释放的机会,于是他在这个夜晚说了很多话,又喝了很多酒,在离开酒吧的时候小魏和两个老板都醉了,这次比下午吃饭的时候醉的还要厉害。

  小魏带着那个叫张蓉的女孩一起到了酒店,在酒店里她们都沉浸在那单纯无比的动作里。。。。。。

  天亮了,魏县长睁开了眼,昨夜的疯狂让他有点疲惫,看一眼身边依然熟睡的那个女孩,他微微的笑了一下,披上衣服,站在了窗口,不得不说,这个女孩也没有让他把心的烦恼全部排泄干净,他不想思考,但还是不由的想到了昨夜马校长说的那些话。

  他把目光投向窗外,想看看远方,以平静一下纷乱的心绪,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风在轻轻的,但豪不不间断地摇动着树木枝条,树木、似乎远处的那些景物全都模糊在摇晃不定、时浓时淡的雨幕,

  小魏看着远方想,自己这个县长的位置得来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人以为自己凭空而降,轻轻松松的就成了县长,可是谁能想到自己这些年的辛酸苦辣呢,每天小心翼翼的夹着尾巴做人,天天在猜度着冀良青的想法,生怕自己一个小小的失误毁掉了自己的未来。

  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感受过,没有感受过的人是绝对不会想到那种煎熬的难耐,现在背后不知有多少人眼热眼馋这个位置,只要自己能够稳稳的坐下去,以后的仕途将一帆风顺。

  但是,因为有了华子建,因为有了一的这个事情,自己的仕途能一帆风顺吗?实际上就在华子建展开对市一工程的调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陷入了不能预见的漩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遭遇灭顶之灾,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样想着,最近一个阶段小魏刚刚具有的自负,得意和兴奋也渐渐淡了下去,有的是对自己未来的担忧,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前面是一片生满荆棘的花丛,是一个随时可能置人于死地的漩涡,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与颓废油然而生。

  不行,决不能就此让华子建把自己毁灭掉,小魏想到马上去见冀良青,心动不如行动,他很快的穿上了衣服,洗漱一下,打开自己的钱包,掏出了五张老人头,放在了床头柜上,不在看一眼那个女孩,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