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九十九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九十九章:叱咤风云

  而在随后的很多天里,华子建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他想破除自己这个心魔,想要找萧博瀚好好的聊聊,以证实自己心的怀疑,但萧博瀚已经在年前一周就离开了新屛市,回到他在国外的总公司了,华子建只能带着这样一个迷茫,准备过春节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腊月28号的下午,市政府办公室召开总结会,年底奖金宣布数目了,3万元,上至领导,下至办事员,标准都是一样,会议结束后,在财务室领取,聚餐安排在一家不错的酒店里,正式的春节假期从明天开始,值班的安排也出来了,家在外地的,春节假期不值班,其也包括华子建,不过华子建今年是不准备到外地过年了,江可蕊本来想回北京的,但春节期间她们电视台还有几个节目要录制,江可蕊是主管业务的副局长,对电视台就格外的关注,她不太放心,就决定留下来。

  相对于过去来说,华子建今年的收入,还算不错,市直单位和县区送的红包,一共是有上十万元,加上3万元的奖金足够他过上一个丰盛的春节了。

  下面县区,单位的红包,这个已经成了规矩,华子建是无法拒绝和推辞的,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候他是坚决不要的,但柳林市里他是有绝对的威信,他可以不在乎所有干部的看法,但在新屛市就不一样了,别的市里主要领导都会接到,所以除非想把自己对立于所有人,否则还是老老实实的收下。

  至于香烟和白酒,那就更不用说了,太多,多的已经成了一个麻烦。

  散会之后,华子建到办公室财务领取了奖金,匆匆回了一趟家,他想着,将奖金放到家里,就可以参加下午的聚餐了。

  家里江可蕊已经回来了,他们比政府早一天聚餐,今天下午已经放假了,正在忙着收拾屋子,江可蕊脸上透露着舒心的微笑,正在忙忙碌碌收拾,

  华子建就招呼说:“可蕊,在忙什么,小雨睡着了?”

  江可蕊感觉后面有一双熟悉的手抱住了自己,她的双脚离开了地面,江可蕊没有挣扎,顺从地靠在了身后人的肩膀上。

  “老公,小雨让爸妈带着逛超市去了,还没回来呢。”

  华子建一听家里没人,就紧紧抱住了江可蕊,热烈亲吻起来,要不是现在是白天,两人早就滚到被窝里面去了。

  两人分开之后,江可蕊说:“老公,我饿了,今天还没有吃饭呢。”

  “好家伙,你是铁打的啊,行了,不用收拾了,我们去吃饭,对了,老爸老妈吃了吗?”

  “他们吃过了刚出去,我那会不想吃。”

  华子建有点心疼起来,赶忙就从身上掏出了奖金,准备放下之后陪着江可蕊吃饭去。

  “老公,不错啊,发了这么多奖金。”

  “听说你们局今年也烦的不少,对了,你还没有给我交账呢。”

  江可蕊嘴一瘪说:“交什么啊,我的钱还不是都用在家里了,连我过去的老本都贴进去了,今年还好,有你这些钱,够抵挡一阵了。”

  “哎,现在的物价也却是太高了。”华子建也是开玩笑的,这些年说真的,家里的支出他虽然没有管,但大概情况他还是知道的,就他和江可蕊的工资,根本不够,光小雨的奶粉一月都是上千元,还有保姆的工资,还有一大家人吃饭,不过他也知道,江可蕊过去在省城电视台的时候,很赞了些钱,那时候他们稍微的走走穴,就是自己一两年的工资。

  华子建就不准备参加办公室的聚餐了,他们市长都是归办公室系列的,但办公室全部是熟人,所以华子建也不用那么庄重的参加,他给王稼祥去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不过去了。

  王稼祥也没有多说什么,其实这样的会餐,基本上市长们都不会参加的,下面办公室的人也不希望他们参加,有他们在,哪场面就闹不起来,大家都吃不好。

  华子建带着江可蕊就出了大院,两人也难得今天这样的清净,最近的天气也不算太冷了,两人一路说着话,找了一个小餐馆,美美吃了一餐饭,小餐馆做的菜,味道不错,华子建吃了两大碗饭。

  华子建和江可蕊吃完饭随便转了转,到一个商场前,华子建就想到冀良青了,过年了,自己好歹应该去看看他的,华子建和江可蕊商议之后,两人在商店里面买了两双鳄鱼皮鞋,回家之后又准备了4条华香烟、两瓶茅台酒。

  华子建带着江可蕊到了冀良青的家里,冀良青和老伴都很客气的,高高兴兴接受了华子建购买的礼物,冀良青还满口埋怨,要华子建以后注意节约。

  这里根本就坐不长时间的,华子建知道,一会冀良青这里就会不断的来人,自己在这里会让客人和冀良青都尴尬的,所以华子建也就没有和冀良青聊的太长,就带着江可蕊告辞回家了。

  他们离开后,冀良青的老伴就不断的夸华子建夫妇,说华子建知书达理,懂得进退,竟然如此细致,知道了他和自己鞋子的尺寸,专门送了两双皮鞋,这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一个市长如此的真诚,老伴感激一下也很正常。

  冀良青也很有感触的说:“哎,在年轻人之这华子建也算不错了,可惜啊。”

  老伴就问:“可惜什么?”

  “可惜是志不同道不合啊。”

  冀良青在每一次面对华子建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很矛盾的心态,有时候是对华子建公正不阿,坚韧聪慧打心眼里佩服。

  但又有很多的时候,他对华子建的能力和手腕又会有很多的警惕,生怕有一天华子建会踩在自己的头上,这样的心情已经折磨他很久了,也让他无法准确的定位自己和华子建该怎么相处。

  从冀良青家里回来之后,华子建家里的客人络绎不绝,下面的县长,区长,还有政府直属的局长们依次来拜访,

  华子建是不得不应酬一下,这样忙忙碌碌就一直到了10点多,才算陆续的把客人打发走。

  看着满屋子的烟雾,江可蕊很无奈的打开了窗户,嘴里说:“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要抽烟。去刷牙,刷干净,不然晚上睡地板。”

  华子建也嘿嘿的笑着,要是平常他在家抽烟是受到江可蕊的管制的,但来客人了,他就可以放开和客人对抽了,江可蕊也最多是瞪上他几眼,当着客人的面,终究是不好说他。

  第二天整个城市都放假了,华子建却无法睡懒觉的,他已经习惯了早起,但起来又确实没有什么事情,他就下楼到院子里转了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大院里少有的安静,这一年到头的忙绿,让所有人的人都格外的珍惜放假的时光。

  华子建刚要遗憾怎么就没有人和自己一样无聊呢,远远的就看到了尉迟副书记在一个树下连着太极,华子建笑着走了过去,和尉迟副书记招呼了一声。

  “早啊,书记,也不多休息一下。”

  “睡不着啊,所以起来锻炼一下,你年纪轻轻的,也不多睡一会。”

  “我也不习惯睡懒觉的,书记你现在这太极练得好像更出神入化了。”华子建随口的奉承了一句。

  尉迟副书记怪眼一翻,说:“且,你又不懂,少来装。哈哈哈。”

  华子建也笑了,不过你别说,上次尉迟副书记给他讲过一次太极,所以他后来还特意的关注了一下,多少也知道一点原理,现在就拿出来说:“书记你不能打击我啊,我给你说说太极。。。。。。”

  他也是实在无聊的很,没话找话,但尉迟副书记听完之后,就说:“你说的太极问题大了去了,太极是以柔为主,刚柔相济,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太极蕴含着天地至理,博大精深,虽然我打了一辈子的太极,可是我觉得自己依然徘徊在门口,你也敢自称精通。”

  华子建就笑了,说:“书记,干脆以后我跟你学打太极吧,你能教我吗?”

  尉迟副书记收住了式,指着高山身后不远处的凉亭说:“走,我们去那里说。!”

  华子建就更了过去,

  两人很快就进了凉亭,凉亭的四周是木制的椅子,华子建紧走几步,用兜里的纸巾扫了扫灰尘,然后说:“您坐这儿。”

  尉迟副书记也没有客气,直接走到跟前坐了下来,华子建就紧挨着他也坐下了。

  尉迟副书记就讲开了:“想要练好太极,就必须先知晓什么叫太极,太极最早的意思就是宇宙的心,继而才有两仪四象八卦之说,用现在科学的解释是太极就是那个温度无限高,压力无限大的奇点,奇点周围的无限空间就是古代书籍上的太虚,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太空,不过太虚里什么都没有。那个点的压力和温度到了一个极限之后,因为外力的原因,产生了爆炸,就是后来的两仪四象八卦。也就是道家书籍上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华子建没想到还有如此多的学问,看来自己理解的只是一个皮毛了。

  尉迟副书记继续说:“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行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

  华子建有点感慨的说:“我只是看到过这方面的记载,据说太极修炼到最后,可以让天地万物按照自己的意图运转,不过,这只是先祖们的猜测,恐怕不是说就没有别的人达到这个境界,而是因为修炼太极有成的人,都是那种淡泊名利的,他们一生都默默无闻,一直到死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罢了。”

  “是啊,因为这个太极不是急于求成的功夫,单单从表面看,很多都没有实用性,所有练这个需要很大的韧性,不要指望短期会有效果。”

  华子建也连连的点头。

  尉迟副书记见自己讲了这好一阵,华子建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不管他是不是听得懂,可是态度是很好的,不由得暗点点头,继续说道:“虽然太极分几个流派,可是万变不离其宗。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以上这些都是关于太极的,下面我来给你打一趟。”

  华子建一下感到了太极的玄妙,他也就想到了上次在萧博瀚的别墅里,看到的这些人每个都是武功高手,要是最近能练到那种状况多好,哪一会出去还担心什么、

  他就有点向往起来。

  尉迟副书记站起身来,就在小亭一个起手式,练了起来。。。。。。

  这个早上华子建什么都没有做,就是和尉迟副书记聊了一个早上的太极,不过对尉迟副书记来说,今天是很愉快的,自己在大院里练了这么多年的太极,却没有一个人和自己聊的如此多,如此深,他对华子建的好感就突然的大增。

  在两人分手的时候,尉迟副书记看似无意的说:“华市长,你到省城去没听到什么吗?”

  华子建不知道他说的哪一方面的事情,就摇摇头。

  尉迟副书记“奥”了一声,说:“我上次带着老干部去开会,好像政协的黄主席专门见了一下省委王书记,据说发了很多唠骚啊,你要见王书记了,还是要解释解释。”

  华子建一下也就明白了,在加上那次政协的韩副主席说的话,原来是这个黄老头在其煽风点火的,难怪上次王书记会提起风梦涵的事情,还对自己发出了严正的警告,看来自己真的要小心了,这黄主席在新屛市也是有点能量的,自己可不要阴沟里翻船。

  新屛市不算很大,可是,春节的氛围很浓,大街上人来人往,到处都是人,新屛市的风俗,腊月30日转钟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要放鞭炮和花炮的,表示送走了这一年,迎接新的一年,祈求新年有好运气。那个时候,城区呈现出来的景色,扣人心弦,可以算是火树银花不夜天了。

  吃完了饭,华子建就带上老婆,老妈,老爹和孩子一起出门,也就是购买鞭炮,小保姆已经回到大宇县自己的家乡过年了,走的时候江可蕊给了她几千元钱,说好等过完春节再过来。

  对放鞭炮华子建记忆深刻,小时候,自己喜欢放鞭炮,为了能够放鞭炮,盼望春节的到来,只有春节才有鞭炮放的,可是,也不是想放多少放多少的,条件艰苦,家里买不起很多的鞭炮,一封鞭炮,拆开成一颗一颗的,小心收起来,能够放好长时间,现在想起来,记忆犹新。

  所以今天华子建决定破费一次,多买些鞭炮和花炮,反正身上有5000元零花钱,不用担心钱不够用的问题。这一路走来,江可蕊魅力无穷,特别是江可蕊今天穿着都是很不错的,更让她增添了无尽的柔美,一路上,两人引了不少的回头率,那些时髦,时尚的女孩子,更是关注江可蕊的穿着。

  相比而言,今天的华子建就显得普通多了,本来就是比较朴实、稳沉的性格,加上深色的穿着,丝毫不起眼。

  华子建就关心购买鞭炮,几乎不问价格,看见了包装精美的,就嚷嚷着要买,老板看见这种情况,不遗余力介绍,但这个时候江可蕊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她会耐心的挑选,和老伴大幅度讨价还价。

  一个上午下来,他们竟然购买了3000多元的鞭炮。

  逛街的时候,华子建也遇见了不少的熟人,不过,这是放假期间,大家也都只是招呼一下,看着华子建提的大包小包的鞭炮,还带着孩子,熟人也都不好过来多说话,彼此点点头,问个好,最多也就是过来发支烟就成了,要是放在平常,华子建那就没有这么容易脱身了。

  转眼到了腊月30,这天,是城里最热闹也最不热闹的一天,热闹是指从早上开始,便不断有鞭炮炸响,不热闹,是指大街上的行人不多了,大都在家里忙活着,准备吃团年饭,看电视。

  从早上开始,华子建一家就忙开了,老妈上灶,江可蕊和华子建打下手,老爹在客厅看孩子,虽然只有加上小雨才5个人,但是,团年饭是不能忽略的,弄多少菜,弄些什么菜,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因为要蒸的肉多,所以,必须从早上开始忙碌。

  团年饭的时间定在下午的6点钟,吃完团年饭,正好看春节联欢晚会。

  到了6点钟,所有人都坐上了桌子,华子建拿出了一瓶茅台酒。

  还有许多的饮料、罐装啤酒也摆了出来,华子建拿了一封大鞭炮,在外面去放了,鞭炮响了,意味着一家人开始团年了。

  “爸爸,妈妈,我敬你们一杯酒,祝您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江可蕊也站起来说了好多的吉祥话。

  老妈就笑眯眯掏出了一个大红包,递给了江可蕊,对于这个儿媳,老妈是非常满意,目前为止,老妈没有觉的江可蕊有任何的坏脾气,而且,江可蕊出生在大家庭里,举止得体,是理想的儿媳。

  老爹是老实人,一直没有说多少话,酒到上了就喝,老爹的酒量比不上华子建,很快就面红耳赤了,但脸上的表情很是幸福好。

  看着这一幕,江可蕊很是感慨,这就是普通家庭的生活,在过去省城的家里和现在北京的家里,她是感受不到这些的,正所谓有所得,必有所失,自己家里面,春节的气氛远远没有这么融恰,也许是父母一年工作太忙了,也太劳累了,想趁着春节期间好好休息,家没有这么浓的年味,而其他那些高级领导的家里,也基本上是一样的,有的甚至在过年的时候都根本吃不上团年饭。

  吃饭之后,稍微收拾,已经是8点钟,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在下面的市县里,春节联欢晚会是很受欢迎的,一家老少集聚在一起,围着电视机,评论节目的好坏,华子建和江可蕊都清楚,春节联欢晚会在大城市,并不是太受欢迎,因为大城市,有很多的其他娱乐活动,特别是在南方,这些年经济迅展,很对人富裕起来了,就是春节期间,重点考虑的,还是生意,在他们眼里,钱比春节重要。

  晚会还在继续,趁着这个时候,华子建和江可蕊出门闲逛,大街上静悄悄的,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家家户户都亮着灯,都在收看春节联欢晚会。

  “老公,我好羡慕这样的气氛啊,省城就没有这样的气氛。”江可蕊有感而发。

  “可蕊,这不奇怪,春节是老百姓的节日,老百姓一年忙到头,辛辛苦苦,春节期间,可以放开了吃喝,可以放松心情,老百姓的要求不高,你过去是生活在大地方的,大城市的人,追求不同了,对于春节的看法,自然不一样了。”

  “是啊,感到只有这些地方菜洋溢着真真的生活气息。”

  两人挽着手,在附近转了好长的时间,11点30分,华子建和江可蕊回到了家里,开始搬鞭炮到楼下去,楼下有不少人都在准备着放炮了,看见了华子建等人,大家也热情打着招呼。

  从12点钟开始,小城的天空骤然变亮了,无数的鞭炮轰鸣,无数的花炮在天空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朵,县城不大,鞭炮花炮集燃放,声势的确不小。

  悠闲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春节,华子建和江可蕊还是到医院去了几次,过年的气氛也带动了风梦涵的情绪,最近几次她变得比起过去豁达了许多,医生还告诉华子建,说风梦涵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等在观察十来天,只要病情不再反复,就可以出院了。

  这让华子建听了很高兴,他最大的担忧就是这次的车祸会给风梦涵造成身体上的残疾,现在看来情况比自己预料的还好,他也算松了一口气。

  但风梦涵却在闲谈提出了一个要求:“华市长,你看要不我伤养好了之后到基层去工作吧,我感觉我缺少这方面的锻炼。”

  风梦涵说的平平淡淡的,不过华子建心里却是一愣,难道风梦涵也听到了什么课风言风语了,不会吧?

  在看看风梦涵,见她很认真,很决然的样子,华子建明白,风梦涵已经是打定主意了,就算她没有听到什么传言,但至少她已经准备离开自己远一点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