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七百零一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零一章:叱咤风云

  而今天华子建让冀良青一逼,就想到了大宇县的这个位置,让风梦涵到大宇去,这好像挺是不错的,风梦涵本来能力也强,特别是执行力,这样让她和张光明搭班子,张光明掌握大方向,风梦涵具体的执行,不仅可以让大宇县的班子和谐统一,而且有张光明的呵护,配合,帮助和指导,想来风梦涵就不会有什么让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自己也可以放下心来。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华子建对风梦涵的提议,让会议室一下就安静了,这个风梦涵和冀良青的关系大家也都早知道,并且最近还有一些关于她和华子建的传言,所有对这样一个人,谁知道冀良青是怎么想的,搞不清他的想法,不管是谁,你都无法发表自己的看法。

  冀良青在听到华子建的提议之后,先是一愣,实际上政府办公室的主任和县长都差不多,华子建为什么要这样做?

  很快的,冀良青就有点明白了华子建的想法了,这小子是听到了什么传言了吧,所以现在为了撇清自己和风梦涵的传言,就把风梦涵调的远远的?

  到底风梦涵愿意不愿意呢?还有,我为什么要让你华子建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呢?

  基于这几点考虑,冀良青就说话了:“子建同志啊,我不赞成你的提议,风梦涵同志是不错,但她到底没有基层的工作经验,再说了政府办公室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岗位,我看风梦涵同志更适合留在办公室工作。”

  华子建却冷下了脸,一声不吭了,也不看大家,但表情谁都看的出来,那就是对冀良青的话并不认可,两人之间就明显的有了分歧,看来谁都不会轻易的让步,这样僵持了一会,冀良青说:“这样吧,既然大宇县县长的提议我们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就放下这个提议,先讨论其他的人选。”

  冀良青不得不退一步,这个会议是他提议召开,会议的议题也是他先提出来的,如果长久的冷场下去,或者让这个会议毫无结果,这对华子建和其他人事一点损失都没有,反倒是自己有点一事无成的味道了。

  常委会接着召开,人事调整的讨论就转到了其他的几个方面,由于华子建的拒不配合,始终脸上表情冷淡,就让这个会议开的有点气氛不大好,冀良青在会议间也是皱了好几次的眉头,显然的,华子建在新屛市的威望已经逐渐的凸显出来了,因为就算是自己派系的那几个常委,在不得不发言的时候,也都是先看看华子建的脸色,发言讲话也是紧紧张张,模棱两可居多。

  而尉迟副书记的几个常委,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基本上都不太说话,就连刘副市长,这个和华子建关系并不太好的家伙,今天也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样子,在坐山观虎斗,整个会议都蒙着头抽烟,眼看他面前的烟灰缸的烟头都快堆满了。

  这让今天的会议变得沉闷而无效,冀良青明白,如此多的常委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这个会议已经算是失败了,他们可以在随时随地的对这个会议的讨论提出驳斥来,因为你从会议记录里面根本就找不到他们对事情的表态。

  但今天自己还不能像过去那样对他们施加压力,因为今天的气氛很不对头,自己主要的对手是华子建,根本就不敢分神去再起事端。

  后来看看也讨论不下去了,冀良青就准备先收场,没想到又有个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了,那个一直在抽烟没有说话的刘副市长突然说话了:“我还有个提议,就是南区的区长周卫同志,我感觉很不称职,希望常会们考虑一下,最好做出调整。”

  这就超出了今天讨论的范畴了,组织部门的提议本来也没有南区,而且今天都是顺补,并没有刻意的调整,冀良青也暂时不想动周卫,这除了周卫最近一个阶段不断的向他靠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南区的书记好像在倒想华子建,对这样至关重要的一个区,冀良青是绝对不愿意让华子建完全掌控的。

  冀良青不得不说话:“刘市长,你恐怕没有搞清楚,今天我们不是调整,我们主要的补齐不太完成的班子,至于大的调整吗,等开过两会之后,市里班子都稳定以后再说吧?”

  刘副市长这次会议一召开,他一直就想提这个问题的,起初是看到华子建和冀良青两人在顶牛,他就没有说什么,他才不想冲淡华子建和冀良青的矛盾呢。

  但看看今天会议要结束了,他就忍不住了,对南区周卫他早就恨之入骨,庄峰刚倒霉几天,这个周卫就厚颜无耻的投靠了冀良青,这还不说,他还直接就霸占了庄峰留下的禁脔季红。

  后来季红跟上了自己,按说就没有你周卫的什么事情了吧?可是这个周卫贼心不死,还是时常的对季红黏黏糊糊的,季红已经说过几次了,每说一次,都让刘副市长感到心难受。

  就拿最近的一次来说吧,春节值班的时候,本来季红家在外地,是不用值班,再说了,你一个破区政府,有什么好值班的,可是他周卫就是专门的给季红安排了一天值班,还是和他一个班。

  当天晚上,季红就给刘副市长来电话诉苦了,说周卫没等天黑,就摸到了她的值班室来,不顾自己的反对,硬上了她一次,连她裤头都扯烂了。

  你说听到这话,刘副市长那个春节能过的安静吗?

  他心里恨死了周卫,可是也没办法啊,自己和季红的这些事情周卫都知道,总不能让季红去告周卫吧,何况他们两人过去也是打的火热的。

  现在刘副市长一见冀良青反对他的提议,就脑袋一扭,说:“嗯,我清楚呢,不过我想啊,反正今天就是个讨论,也根本就什么都定不下来的,我也是说说而已,等下次我们在讨论人事问题的时候一起说。”

  这不是照着冀良青心窝猛踢一脚吗?冀良青本来就因为今天的会议没有收获而难受,这刘副市长还专门的说今天定不下来的话,口气也大有讥讽的味道。

  冀良青一下就怒从心头起,对华子建他不好发怒的,从行政级别上讲,他们是平级的,但你刘副市长算个狗屁啊,要实力你没有多少要,要资格我比你老,要级别你还差一截,你张狂什么?

  冀良青脸一黑,就要发火。

  华子建也是一直在观察着局势的,本来他也想提出周卫的事情,他早就赶到周卫有很多问题的,不过因为风梦涵的事情卡住了,和冀良青闹得有点僵,所以没有顾得过来提周卫的事情。没想到刘副市长也有那个想法,这刚好就对上了华子建,不过刘副市长后面那几句话有点毒,直接就说到了冀良青的心窝上,华子建就见冀良青已经变脸了,他本来想要力挺刘副市长几句的,现在就咽了回去,先让刘副市长受点教育再说。

  果然冀良青反击了:“刘副市长,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是常委会,不是在聊天谝闲话,可能你过去对常委会还不是太熟,但以后不要在说这种题外话了。”

  冀良青的反击也很到位,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你刘副市长才参加了几次常委会,你不过是刚提上来没多久的一个人,你嚣张什么。而且冀良青还特意的把那个副市长的“副”字咬的很清楚,在一个班情况,是没有人这样称呼的,冀良青的意思也就是让刘副市长不要张狂,你还是个副职。

  但冀良青的话说的又是有理有据的,让刘副市长一时无话可驳,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冀良青的对手,冀良青多年在新屛市形成的积威还是很有效果的,刘副市长闹了个脸红,也不敢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华子建却说话了:“冀书记,我看刘市长的提议也不是全无道理的,这个周卫我也感觉有很多问题。”

  刘副市长刚才还有点惶恐的心情一下就转化了,嗨,没想到华市长站出来帮自己说话了,哪老子还怕你冀良青个吊啊,刘副市长就嘿嘿一笑说:“还是华市长明察秋毫啊。”

  这好像又在讽刺冀良青是糊涂蛋了。

  冀良青不能对华子建发怒的,对别人,他可以随意的说话,但华子建只要一说话,冀良青就会高度警惕起来,因为在冀良青的思维,整个新屛市也只有华子建才能对自己形成真正的威胁,其他人都是浮云,不值一提。

  冀良青很快冷静下来了,华子建又在构筑他的外线联盟了,他现在帮刘副市长说了一句话,那么下次,刘副市长就会倾力帮他争取风梦涵的事情了,自己有点失算啊,完全可以让刘副市长立的,可是自己太不小心,又让华子建钻了一个空子。

  冀良青冷冷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却发现华子建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冀良青心头一堵,很是难受,知道这个常委会,自己又输了,虽然自己掌控着新屛市绝对的权利,但每次遇到华子建的抗击的时候,这个权利就好像一下变得脆弱起来、

  冀良青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说:“好了,今天就先讨论到这里,我说过,今天只是讨论,有什么好的提议我们下次还可以商量,散会。”

  不等别人站起来,冀良青就黑着脸,转身离开了。。。。。。

  华子建并没有把冀良青的情绪当成一回事,在他想来,今天冀良青的突然袭击已经是他不对了,自己是不能太过迁就,有时候权利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光靠上面给的这个称呼是完全不够的。

  华子建回到了政府,就继续忙起了其他的事情,过完年耽误了不少时间,所以现在一上班事情也是不少,各种件,签字,还有年前没有处理的问题都一下子涌了出来,让华子建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特别是市一的调查,也基本落实清楚了,在整个基建过程,可谓是群魔乱舞,只要能沾上一点基建项目的人,都在里面多多少少的弄了一点事情。

  其占到最多的当然是庄峰,小魏和供货商。

  为什么还有供货商呢,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的,你庄峰,小魏还有校长不可能直接从学校拿钱,必须有一个间环节来过渡一下,而这个环节就是供货商了,所有的好处都由他们往外面运转,所以他们就可以在材料的价格上,名正言顺的给你提上去,本来3000一吨的水泥,他就能给你要4千,你谁有办法呢,你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也只好认了,所以在小魏他们多拿一百万的前提下,这些供货商就至少能多挣三百万,这就是典型的损公肥私。

  年前因为太忙了,华子建没有时间过问,现在华子建就把这事情当成了一个正事来考虑了,他叫来了财政局和纪检委负责调查的几个干部,在问清了这些情况之下,就毫不犹豫的说:“既然事实俱在,就不用在遮遮掩掩的调查了,你们可以把调查材料移交到检察院,让他们直接上手,对庄峰也可以再次提审调查,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把账款都追回来。”

  财政局的副局长有点担忧的说:“庄峰的事情好办,反正他在看守所关着的,问题是小魏那面怎么办?他人都死了,我们不好下手啊。”

  华子建冷冷的说:“人死了钱还在啊,按程序走,该追缴的绝不放手。”

  这几个人都有点为难,要说对付别人都好办,关键小魏和冀良青的关系谁都知道,这事情做的太绝了只怕冀良青不会答应的,虽然在整个调查冀良青没有干涉,但那时有个前提的,那就是冀良青一直以为小魏并没有参与其,要是现在他知道了这个情况,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不过面对华子建的强势,他们也是不敢反驳,都嘴里答应了,说会照办。

  等到他们离开了华子建办公室之后,几个人一合计,算了,还是到冀良青那里去探个口气,几人就到了冀良青办公室,冀良青此刻还在为常委会生气呢,本来他是想在常委会上巩固一下自己在新屛市的权威,没想到最后不仅没有达到效果,反而有一种被挫败的感觉。

  现在这几个人就一五一十的把一的情况都给他做了汇报,还提到了华子建要求对小魏严查追缴的想法,冀良青心里就更不舒服了,他紧锁着眉头,感到这件事情对自己有很大的影响了,且不说自己和小魏多少还有点感情在,毕竟两人主仆一场,现在小魏人都死了,还要这样对他,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在一个,全新屛市谁不知道小魏是自己的人啊,当初自己还力主让小魏到大宇县当书记的,现在弄到了小魏的头上,这不是给自己难堪吗。

  结合到这次的常委会,也是因为人事的问题自己和华子建卯上了,别人会怎么说呢?他们肯定要说自己在用人为亲,这会不会正是华子建想要的一个结果?

  冀良青不得不把问题想得更加复杂一点。

  他沉吟了片刻之后说:“这样吧,先不要立案吧,你们可以对庄峰和供货商多调查一下,能追缴的赃款肯定是要追缴的,但小魏那面我看先放放。”

  虽然他没有直接说不查小魏了,但这几个人也都理解他是这个意思,纪检委的那个科长有点发愁了,他看看财政局的副局长,两人相视一下,都感到这次有点棘手,两个主管老大的一件没有统一起来,让他们下面真的有点不好办了,不查小魏肯定是要把华子建得罪了,说不上华子建一气之下,最后祸及自己,但查吧,冀良青这又不好交代、

  冀良青很快就看出了他们两人的心思,知道他们现在很为难,就说:“这样吧,你们还是按我说的先做,我一会和华市长沟通一下。”

  这两人一听,这还差不多,有了冀良青的这句话,事情就好办了,两人赶忙告辞离开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