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七百二十四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二十四章:叱咤风云

  到了包间,大家都请季副书记坐上座,季副书记也不推辞,就径直坐在了面对门口的上座,众人在宽大的圆形饭桌前坐了下来,季副书记就对冀良青说道:“冀书记,今天你准备了什么好酒菜啊?”

  冀良青笑着说,“今天这酒菜可不是我们准备的,人家影视城萧老板请客,不过省城大酒店里的山珍海味,今天都是有的,一点都不比省城差。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季副书记就哈哈的笑着说:“那就没有意思了,我们跑这么远的路,还不如直接到省城吃,是不是。”

  大家都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冀良青还是很认真的说:“我理解各位领导,所以晚上的宴会有我们自己来安排,我给大家换个口味,主要突出绿色和农家山野风味,虽然不入八大菜系的菜谱,但也是别有风味。”

  有几个领导一听都是连说了几个:“好好好。”

  但季副书记却一笑说:“晚上的只怕我们吃不成了,等这顿饭吃完,我们就要返回省城。”

  冀良青忙说:“不是说好在新屏市住一天的吗?”

  “我也想坐啊,但刚才省里电话来了,说明天有个重要接待,所以不得不走了,你们也谅解一下,谅解一下。”

  大家都是感慨唏嘘了好一会,似乎季副书记就这么离开了新屏市会让大家心遗憾万分的,实际上到底有几个人关心他是走收留呢?

  反正华子建是盼望他赶快的吃完就走,自己实在是困的受不了,他们走了,自己说什么也要好好的回去睡上一觉。

  大家说着话,酒店的服务员就把菜像流水般的端了上来,很快就摆了满满一大桌子,这些菜确实都很高档,连龙虾,海蟹等等新屏市不出产的菜都端了上来,比起省城普通的酒店做的还要精致,此时满桌子的菜热气蒸腾,香味四溢,早就勾起了一帮人的食欲来。

  酒席上的气氛逐渐变得有些活跃气氛,现场在坐的人热情碰杯,你来我往,包间里响起一阵清脆的“叮当”声。

  不过不管怎么样的轻松,那都是表面的章,所有人实际上也都是很注意的,生怕因为自己的一点点随意引起了上面领导的不满,所以这样的吃饭一点享受都谈不上,每个人都如同嚼蜡一般。

  看看吃的也差不多了,季副书记就提出要走了,冀良青好华子建就不断的挽留,冀良青一边感慨的说,“唉,季书记可真是不容易,为了全省人民的幸福,如此操劳!”

  季副书记呵呵的笑着,对这样的话他早就听的惯了,也不多说什么,站了起来,他这样一站起来,整个包间的人都依次而起,挽留和叹息声响成一片,在一阵的马屁声,大家把季副书记和省里的领导们送到了酒店门口,看着他们坐上车,再目送他们远远离去。

  萧博瀚也是过来一起相送的,在看到季副书记的车走远之后,对华子建说:“华市长,今天这样的好日子,我们两人也喝一杯如何?”

  华子建摇摇头说:“我太困了,要回去睡一觉,不然晚上的晚会就没办法参加了。”

  萧博瀚看一眼华子建充满了血丝的双目,点点头。

  华子建没有再回餐厅了,他真的很困,车把他送到了家属院,他对小赵说:“晚上7点过来接我,记得先打电话,我自己可能起不来。”

  小赵说:“嗯,好的。”

  华子建脚下有点踉跄的回到了家里,他和老妈招呼了一声,拧了拧小雨的腮帮子,然后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酒店里并没有因为华子建的离开而平静下来,剩下的这些人们更多的是在恋恋不舍的享受着这些美味佳肴,同时,还有可能看到往来不断的大腕明星,这对所有普通的客人来说是绝对值得留下来的。

  而萧博瀚更是不能走,他在酒桌和包间穿梭着,有政府的领导,他必须去打个招呼,碰杯酒,还有生意场上的朋友,他也多少要应酬一下,以感谢对方的热情,还有那些明星大腕,萧博瀚也是少不得要过去安慰一下,反正所有的客人他都要招呼到,这也是一个主人应该做的事情,苏曼倩也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别的不为,就怕他喝多了酒。

  萧博瀚这个时候正在陪着新屏市一个做装修的老板在谈话,这个老板在新屏市的装修上应该算是不错的,他几次前往萧博瀚那里,希望能揽下一部分装修工程来,但萧博瀚并不太看得上他的实力和技术,希望能找上海,或者香港的装修公司过来。

  这个老板今天不请自到,一次就送了十万元的贺礼,出手还算大方,萧博瀚刚好敬酒走到这个地方,两人就交谈了几句。

  正说着话,突然间就听到外面大厅传来争执,开始萧博瀚并没有在意,估计是哪个桌子上喝多了,相互在扯酒经,还是那苏曼倩说道:“怎么是席琳的声音?”

  萧博瀚认真的听了听,确实是那个叫席琳的演员的声音,这个演员出道时间不长,是萧博瀚的演艺公司准备栽培的对象,今天到这里来也是帮忙的,因为她对演艺界还算熟悉,所以安排的是照顾明星们那几个包间的,现在这个席琳仿佛正在与谁争执。

  “给你脸不要,老子就是摸了你了,你要怎么的?”一个大嗓门的声音传了进来,本来还稳坐着在包间里的人们脸色都是一变,今天是一个什么场面,也有人敢在这里撒野。

  从外面对话,好像说那人还摸了席琳。

  萧博瀚就坐不住了,其他的人也有点好奇,都从里面走了出去,出去一看时,几个人就皱起眉头,那个大嗓门的人很年轻,从长相上就完全能够看的出来,应该是一个好逸恶劳,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而更可怕的是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年人却是大家都认识的一个人物,他就是新屏市的宣传部何部长。

  看到大家都走了出来,席琳一下就忍不住跑到了萧博瀚的面前痛哭起来。

  这行为搞得萧博瀚就有些尴尬,沉声问道:“席琳,怎么了?”

  席琳一边哭,一边说道:“我上卫生间出来,刚走到那这里时,他就伸手摸向我的下面。”说着,她的脸上已是一片彤红。

  大家一听这话,都在皱眉,这小子也太不地道了吧,那么多的人,他怎么就搞出了这样的事情,席琳是长得很美,眼睛在闪动间还有着一种狐媚的味道,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够在这样的场合搞这种事情吧!

  但其他人都不好说话,好几个人都把目光看向了那个花花公子身边的年人,萧博瀚当然也是认识何部长的,感到这个事情有点奇怪,何部长好歹也算的上一个人物,怎么能容忍自己的朋友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来。

  萧博瀚就面有不愉的说:“何部长,这是你的朋友?”

  何部长其实也是有点尴尬的,这里的人大多都是认识自己的,而且这个萧博瀚谁都知道是华子建的好朋友的,弄出这事情来真的难为情,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身边的这个公子是组织部黄副部长的公子,自己巴结都来不及呢,哪敢随便呵斥这小爷啊。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误会,误会,萧老板见谅啊,我这朋友多喝了一点,酒后失态。”

  萧博瀚强压住心的气愤,冷冷的看了黄公子一眼,但说良心话,今天的这个场面,不管这个年轻人是谁,也不管他身边是不是宣传部的何部长,萧博瀚都是没有办法发作的,毕竟人家是来给自己捧场子的,就算得罪了自己,就算举止有失规范,萧博瀚也只能忍了。

  他转过头对那个叫席琳的女孩说:“算了,这个人喝醉了,你就原谅他一次吧。”

  那个黄公子看何部长仿佛震得住台面,加上他本身喝得也是双眼朦胧的,带着酒意大声道:“何部长,这个女孩不错,就她了,我喜欢,对了,季哥啊,你看怎么样?你喜欢吗?”

  说着色迷色地在席琳的身上扫过,大声道:“没想到这新屏市还有着那么多的靓妞!何部长,他们是你的熟人?大家一起玩玩?行了,晚上就叫这几个了!”

  这话说得大家的表情都很是难看,这都什么话啊,把这一个未来的女明星直接看成是可以任他随意搞的女人了!

  何部长的脸上也是微微一变,这种事情他还真是做不出来,就把目光看向了季大公子,希望他能劝劝这个黄公子。

  没想到季大公子也是嚣张惯了的人,何况也喝了酒,心里根本就没有把新屏市的人物放在眼里,他就对黄公子呵呵的笑着说:“好啊,这个妞确实不错,问问,多钱出台啊。”

  这让萧博瀚身边的苏曼倩早就看的心头火气,大声道:“你们真无耻,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调戏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苏曼倩当年也是道上过来的人,虽然不会功夫,也没有征战厮杀过多少次,但好歹也是个大姐大的人物,说出来的话也是铿锵有力,气势威严。

  但季大公子和黄公子是什么人啊,他们走到哪里都是没人敢惹,特别是黄公子,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新屏市,就算是京城,他跺一跺脚,不敢说震动多大,起码的也要泛起一片灰尘。

  所以他根本都不在乎苏曼倩的话,反而看向了苏曼倩,伸手就摸过去道:“这妞不错,也很正点的,合我的口味,小妞,叫什么名字,哥哥我今天晚上会好好的疼你的。”

  这恐怕是苏曼倩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还有人敢调戏起自己了,当年在柳林市,不要说谁来调戏自己,多看自己几眼,只怕老爹和颜永都会让这个人半身不遂的,后来跟上萧博瀚这些年,夫妻两人更是没人敢惹,哪想今天还有人这么对待自己,苏曼倩早就气的小脸通红。

  不过面对黄公子伸过来的手,苏曼倩却一点都没有回避,包括萧博瀚,也已经是怒目圆睁,但也纹丝不动,因为他们已经决定要教训一下这个嚣张的年轻人了。

  但教训这个年轻人是根本不用他们动手的,就在黄公子的手将要摸到苏曼倩脸上的那一瞬间,在苏曼倩身后一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人一下就闪在了苏曼倩的身边,飞起一脚就踢向黄公子。

  他的动作来不仅快,而且准,更不拖泥带水,在人们还没有看清动作的时候,黄公子已经嚎叫着离开了地面,远远的飞向墙角了,而苏曼倩身后的这个人,也没有人看到他怎么收的脚,又怎么退到苏曼倩的身后,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样。

  这让宣传部的何部长吃了一惊,也顾不得身份,忙跑过去,就抱住了黄公子,大声问着情况。

  而季大公子却愣了一下,嘴里骂了一句什么,抓起了一个酒瓶就冲了过来,人还没有到萧博瀚和苏曼倩的身边,刚才在苏曼倩身后的那个人又鬼魅一样的从苏曼倩身后闪了出来,连招式都懒得换,不过是更快了一点,在季大公子的酒瓶子还没有出手之前,又是一脚,就踢飞了季大公子。

  而且季大公子飞出的地方竟然也和黄公子的地方很接近。

  这两人的倒地,才让苏曼倩脸上的气愤稍微的缓和了一点,不过萧博瀚却皱了几下眉头,自己手下的人对这个两个公子的教训是没有错的,而且也是得到了他的默许,问题是他担心这个餐厅的记者和媒体,说到底,这是自己召集的一次宴会,闹得太僵最后传出去也不好听。

  而且还有宣传部何部长的面子在,至于这两个小子萧博瀚是不在乎的,但何部长的面子多少也给一点,人家和华子建同为新屏市常委,事情做的太过,以后让华子建为难。

  所以萧博瀚就对其他过来看热闹的客人说:“大家请继续喝酒,这里几个人醉了,已经没事情了,请大家继续,继续。”

  而其他人也有些看出来了,那两个年轻人肯定有着来头,到底是有多大的来头很不好说,不过看到何部长脸上那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估计不是善类,在没有弄明白情况下,大家都只能是站在那里没吭声。

  但躺在地下的黄公子却对何部长大声道:“何部长,你马上派人把这几个给我抓起来啊!”

  何部长就很为难的看一眼黄公子,再看一眼萧博瀚,他一时真的感到有点乱套了,这黄公子和季大公子都是自己不能得罪,也不敢得罪的主,一个是季副书记的公子,只要季副书记一句话,自己拼搏了这几十年的官途就算结束了。

  另一个黄公子就更不用说,人家要收拾自己恐怕不用说话就可以。

  本来是打算借这个机会认识,交接一下他们,将来通过他们说不上可以飞黄腾达的,但现在人却在自己的地盘上,在自己的面前让人打了,除非自己给他们两人好好的出口恶气,但这个气自己能帮着出的了吗?

  他有点怀疑未必能成,因为萧博瀚自己到不在乎,他终究只是一个商人而已,但他身后的华子建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万一华子建出面给萧博瀚帮忙,自己可不就和华子建对上了吗?

  他有点六神无主,无所适从,他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么束手无策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何部长却一下看到了远远的正往这里走来的冀良青,何部长心里一宽,总算有了主心骨了,今天也是冀良青安排自己好好陪同这两位公子的,他来了,自己就能撇清责任,怎么处理都和自己没太大的关系了。

  冀良青是在送走了季副书记一行之后才上来的,上来他就听身边的客人在说:“那面两个好像是省委季副书记和什么人的公子,让萧老板的人打了。”

  这些人也不是给冀良青说的,都是自己在议论纷纷的,但冀良青在稍微的犹豫后,看到何部长那个表情,他已经大概的知道了肯定是出事情了,不过心对这两个公子也是有点厌恶起来,人家今天萧博瀚是在搞庆典,特意请大家来吃饭,你们好好吃就成了,捣的什么乱啊。

  他就准备过去劝解一下,再走几步,他就听到了黄公子正在大声的嚷嚷:“何部长,你马上派人把这几个给我抓起来啊!”

  冀良青一下就站住了脚步,他不仅听到了黄公子那竭斯底里的叫声,还看到了何部长那看向自己的,充满希望的眼神,但冀良青不准备继续的往前走了,是的,他不准备走了,他的眼前再一次出现了今天在季副书记的车上,自己和季副书记的那些谈话情景,既然事情已经到了必须开启战端的关头了,自己又为什么不能就让今天的事情成为一场战争的序幕呢?

  冀良青冷冷的看着何部长,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消失在了楼梯口,他走了,他就像根本都没有到过现场一样的转身走了。

  宣传部的何部长愣住了,靠靠靠,这怎么回事,为什么冀良青走了,难道他不管吗?他要走了让自己怎么处理啊,自己处理不好会得罪两头的,特别是这个黄公子,自己真的不想得罪,他快的拿出了电话,准备给冀良青拨过去,但就在号码拨出的那一瞬间,他犹豫了。

  因为刚才他分明看到了冀良青是准备朝这面走的,冀良青绝对已经看到了这里的事情,但他还是离开了,为什么?

  离开的时候,冀良青那深冷但意味深长的目光又是什么意思呢?

  何部长不是一个愚笨的人,他一点都不愚笨,准确的说,他比很多人还要聪明,对于猜测上意,分析领导的内心,领会上司的精神,他更是驾轻就熟,深有体会的。

  冀良青的回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让自己帮着这两个公子出口气,如果不是如此,冀良青肯定应该过来解劝几句,他不来就说明他不想让事情得到快的平息,对,这才是关键,冀良青书记或许更希望事情闹大一点,因为萧博瀚和华子建的关系,或许会成为冀良青书记等待的一个契机。

  想到这里,何部长就态度变化起来,他眼睛透着一种少有的威严,大声道:“萧老板,你这可是打了人,这事你们看着办,要给一个交待!”

  那个黄公子的目光如同要杀人,狠狠盯住苏曼倩道:“臭女人,今天小爷要你好看,在这里谁也护不了你!”

  萧博瀚有些不悦的说道:“何部长,事情怎么样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的,他当众调戏女人,难道不该挨打!”

  “萧博瀚,不管说什么,打人就是不对吧!”

  萧博瀚一看何部长的态度不对,本来他准备息事宁人的想法也烟消云散了,萧博瀚哪里会在乎你一个小小的新屏市的常委,他仰天一笑说:“不管对不对吧,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你看还能怎么办?是不是需要我跟你到公安局去?”

  何部长一听萧博瀚的话硬了起来,心里就是一个哆嗦,但自己一定要撑下去,他说:“打人的不是你,让你手下那个人承担责任,跟我们到公安局去一趟。”

  “何部长,恐怕你这个要求没有办法兑现,我的人,谁也不能动。”

  何部长看了看萧博瀚,就恨恨的拿出了电话,一个电话打给了公安局正在附近执勤的夏副局长:“夏局长,我是宣传部老何,这里酒店有人闹事,赶快带人过来。”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