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七百二十五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二十五章:叱咤风云

  那面夏副局长一听酒宴上有人闹事,我的个乖乖,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全市的领导都在那里,出点问题非同小可,他二话不说,带着十多个人就冲了过来,他们也就在附近,所以很快的,他就大步来到了何部长的面前,他的身后陪着不少身着警服的警察们。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何部长,怎么回事?”

  何部长看了身边黄公子和季大公子一眼,小声的对夏局长说:“这是黄公子,从京内来的,这个是季副书记的公子,刚才被萧博瀚的人打了,我希望把那人抓回公安局,不然这事没法收拾!”

  夏局长一听是季副书记的公子挨打了,在一看何部长对黄公子更是敬畏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个黄公子估计来头更大,但眼前萧博瀚他也是知道的,就有点迟疑起来。何部长看他迟疑不决的样子,就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道:“知道组部吗?这个就是组部黄副部长的儿子,这次是秘密来到新屏市的。”

  公安局夏副局长一惊,心暗想,一个季副书记的公子都够可怕的了,这还有一个

  皇城脚下的大人物,这个事情自己就没有选择,只能帮忙了,不然人家随便找个治安不力的问题,就能把自己帽子摘掉。

  所以夏副局长对萧博瀚那一点点的敬畏现在却顾不得了,大喝一声:“刚才谁动的手,自己站出来,免得老子麻烦。”

  萧博瀚一下眯起了眼,说:“这位领导,你至少要先搞清楚事情的经过吧?”

  “老子就看到有人受伤到地了,所以识相的赶快出来,不要让我动手抓人。”

  说完就伸手把枪,嘴里还骂骂嚷嚷的,就要动手抓萧博瀚的胳膊。

  萧博瀚怎么能让他动手,没等身后的几个保镖过来,他自己先是一把就卡着了夏副局长的手腕,让他没有办法掏出手枪,他用力稍微大了一点,就听夏副局长杀猪一样的喊了起来。

  这一下局势就发生了快的变化,那跟来的十多个警察一起就掏出了手枪来,哗啦啦的围了过来,事情就到了这个局面,萧博瀚手下的几个人也是一起往腰间摸索,萧博瀚冷哼一声:“都别动。”说完看了身边的属下一眼。

  他这是一语双关,即不让自己手下乱来,也不让警察乱来,虽然这几个警察根本都不再他的话下,但他还是不想在新屏市惹出事端。

  这些警察一看自己的局长成为了对方的人质,也都不敢乱来了,局面就僵持起来。

  而冀良青在这个时候已经接到了别人的电话汇报,他只是简单的说:“给华市长汇报,让他赶到现场处理。”

  他就是要让华子建深陷在这件事情之,对华子建他太了解了,对今天的事情大概冀良青也大概了解清楚了,是这两个活宝的不对,那么,华子建是不会因为季大公子或者黄公子的身份而放弃原则的,他必定会站在萧博瀚这一边,这样,最后受到委屈的黄公子和季大公子,肯定就会把愤怒发泄到华子建的身上,当然了,就凭这两个兔崽子是毫无意义的,但他们身后的大人呢?难道他们能忍受?

  冀良青微微的笑了笑,端起了茶杯,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

  华子建是在睡梦让小赵的电话惊醒的,他真有点奇怪,好像自己还没有睡着,难道就到了晚上了,他抬头看看窗外,艳阳高照,华子建心里就很有点不舒服,这个小赵,搞什么名堂,自己刚睡下就来电话了。

  他接通了电话,但只是听了几句话,他就挂断了电话,披上衣服一路就冲了出去,在大门口的时候,他随手栏了一辆的士,直奔酒店而来,心其实已经大概预感到了一些可能性,萧博瀚是绝不会主动生事的,一定是那两个睾~丸子弟(奥,错了,是纨绔子弟,我很长时间都一直那样叫的)又在无端生事。

  但华子建担忧的却是这两个人的背景,他怕萧博瀚一时忍不住气,出重手伤了两人,那问题就有点复杂,这个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萧博瀚和警察对峙僵持的阶段了,要是华子建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恐怕会惊出一身冷汗的,萧博瀚是什么人他太清楚了。

  当他赶到的时候,局面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萧博瀚坐在一张桌子的旁边,手里拿着夏局长的手枪在玩着,而那个夏副局长被他另一只手抓着站在他的身边,一堆警察围住了萧博瀚,却也不敢乱动,整个大厅的客人已经被清理出去了,很安静,很沉闷,在华子建走进来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这里是自己刚才离开时候那喧嚣,笑闹的大饭厅。

  华子建有点感觉这根本就不是真实的现场,同时他的心也一下子揪到了嗓子眼上,现场的状况太过危险了,对萧博瀚这个人,其他人或许是不知道,但华子建太了解他的,他绝不缺少男人的勇气,更不会手下留情,他身后那些面目冷酷,诡异的手下也都显的很安静,也很冷峻,相比于现场的警察,更是让人感到可怕,他们的手都看似随意的放在腰间,而他们的腰间会藏着什么,这只有华子建明白。

  华子建还看到了正在圈外叫嚣的黄公子和季大公子,也看到了他们身边的宣传部何部长,华子建再也不敢耽误了,他咳嗽一声,快步走进了那个剑拔弩张的圆圈。

  走近一点,华子建就看到了十多个警察汗珠滚动的一张张惊慌的脸,也看到了萧博瀚冰冷的目光。

  萧博瀚在看到华子建的这一霎那,心里有一丝惭愧,但也有一丝轻松,华子建来了,这个局面也就有可能会出现转机,到现在为止,萧博瀚真的没有想好该如何来应对和化解这场危机,因为说句良心话,他也并不想出现不可控制的局面。

  可是男人的尊严,大哥的地位,又让他不得不表现出强硬的姿态,他生来就是江湖儿女,他的血脉流淌的也是高贵和自尊,他不能容忍任何人对自己的漠视,他崇尚的也是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的那种精神。这些性格和特质也就决定了此刻的萧博瀚不会退却,绝不会。

  华子建走到了双方相持的间,他没有看萧博瀚,他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了萧博瀚,面对着那些警察,厉声喝道:“都把枪收起来,这是什么地方?用的着如此兴师动众吗?”

  所有的警察都是认识他的,在他的呵斥,这些警察有了一点点的反应,但就在这个时候,圈外的宣传部何部长说话了:“华市长,我给你汇报一下,萧博瀚的手下无故伤人,所以我们正在进行处理,但萧博瀚又劫持了夏局长。”

  华子建冷冷的说:“是无故伤人吗?苏曼倩,你说说经过。”

  苏曼倩就简单的三言两句把事情说了一下。

  华子建听完,对何部长说:“现场应该人很多吧,我想何部长不会想要否认事情的经过吧?”

  何部长脸一红,但依然不亢不卑的说:“华市长,先不管事情经过是什么,但随意出手伤人就是不对,在加上萧博瀚的袭警,事情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

  “袭警?这从何说起。”华子建转身,走向了萧博瀚和夏局长,他静静的看了一眼萧博瀚,什么都没说,但伸出手来,从萧博瀚的手里拿过了那把抢,萧博瀚迟疑了一下,但他还是松开了手,因为他相信华子建不会坑他,就算两人最近关系不好,但华子建有他的人品和人格,自己绝对是信任他的。

  华子建拿过枪来,插进夏局长的枪套,拍拍夏局长的肩膀说:“萧先生是我的朋友,也是新屏市的重要客户,他喜欢开玩笑,你不会介意吧?”

  夏局长那里说的出话来,刚才这个局面他做了这么多年太平警察,根本都遇到过,过去但凡自己把抢一掏出来,没有谁不服服帖帖的,当然了,自己这警察生涯,也没有面对歹徒掏过几次抢,现在见萧博瀚松开了手,他如遇大赦,一下就退到了那帮警察的间,这个时候,他脸色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他还没有说话,黄公子一头冲了过来,刚才他害怕萧博瀚手里的抢,一直在场外,现在一看萧博瀚没抢了,而且华子建来了,他的胆气就大了起来,心想不管怎么说,华子建是个市长,他也知道自己的背景,肯定不敢偏袒对方的。

  他用近乎于咆哮的方式喊道:“华市长,你看这事情怎么解决,我不能白挨打吧?今天不给一个交代,我绝不答应。”

  华子建一瞬间目光如电的看着他说:“交代?什么交代?你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妇女还有道理了?”

  “你,你华子建听着,这个事情你要管不了你就让开,夏局长,抓人。”

  夏局长刚才是一个不注意丢了个大人,让自己成了对方的人质,现在自己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段,也是很想要回这个面子的,他就把对华子建的畏惧暂时放在了一边,那黄公子可是组织部黄副部长的公子,比起华子建来,不知道要高多少级,所以他也是恶向胆边生,再一次掏出了手枪,对华子建说:“华市长,不管怎么说,打人就是不对,我要执行公务了。”

  那面何部长也接了一句话,说:“华市长,这事情还是我们来处理吧?”

  华子建已经感到隐隐约约的有点不对了,按说这个何部长不至于如此嚣张了,自己也不是认识他一年两年了,但今天很有点反常的味道,华子建有点心惊,看来有人想把事情闹大啊,自己只有快的平息这场危机,否则后患无穷。

  他还没有想完,夏局长一挥手,警察都向前跨出了一步,其一一个小头目还嘴里习惯性的喊了一句:“都不要动,手放头上。”

  萧博瀚也皱起了眉头,事情有点麻烦了,看来华子建也没有弹压住这个局面,自己恐怕只有两条路好选择了,要么反抗,要么受辱。

  在少许的思考之后,他阴冷的勾起了嘴角,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身边的属下们。

  这些人都是跟他走南闯北,经历过生死患难的过命兄弟,都明白萧博瀚这个眼色是什么意思了,所有的人都做好了准备,形势到了千钧一发之际,点滴的火星就能点燃熊熊烈火。

  但就在这个时候,华子建却哈哈的大笑了,说:“就因为他们打了一个小流氓,你们就要抓人?”

  何部长坚持说:“不管打谁,都是不对,不管是谁,打人都要处罚。”

  “说的好。。。。。”话音未落,华子建冷哼一声,突然抬手对着黄公子就是两个嘴巴,这手上的力气也是使的有点太大了,当场就把黄公子扇的嘴里流出了鲜血。

  所有的人都傻了,怎么华子建也打人?

  他可是市长啊?市长也打人?

  华子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今天这个局面到处都散发着诡异的气息,自己不出雷霆之举,只怕真的会弄出天大的事情来,萧博瀚能受他们这个羞辱吗?肯定是不会的,自己能放弃对萧博瀚的保护吗?答案也是肯定不会的。

  但事情真的那样发展下去,闹大了,伤了人,恐怕萧博瀚就算完蛋了。

  华子建收了手,大声说道:“夏局长,这个流氓我现在也打了,是不是你也准备把我一起抓啊?”

  夏局长愣愣的看着华子建,说不出话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这样的状况真的是每一个人都未曾想到的。

  华子建接着厉声说:“既然是因为打了这个流氓你们要抓人,我现在也打了,抓他们不抓我是不是徇私枉法?是不是没有公正?不过想抓我也不容易啊,至少要先罢免我的人大代表资格吧?你们谁有这个权利吗?。”

  当然此地没有谁有这个权利,罢免一个省人大代表,开玩笑呢,那要省人大开会投票通过才行,那里是简简单单的就能罢免。

  看着在场的人都傻傻的看着自己,华子建再厉声大喝:“都收起抢来,这里是新屏市,有我在这里,谁也不要想抓人。”

  华子建说的大义凛然的,把这里几十个人都全部镇住了,他双目怒睁,死死的盯着夏局长,瞪的夏局长毛骨悚然的,有点哆嗦的说:“华。。华市长,我。。。。收枪,收抢。”

  身边的那些警察也让华子建搞蒙了,一个个迟迟疑疑的收起了手枪,是啊,谁也不敢来抓一个在职的市长。

  那个让华子建扇了两耳挂的黄公子用手捂着脸,恨恨的说:“华子建,你会受到惩罚的,老子不会放过你。”

  华子建指着他说:“给你在说一次,这里是新屏市,你信不信我让人把你按流氓滋事拘留起来。”

  这时候华子建就看到了小赵,他对小赵说:“小赵,你给韩局长打电话,就说我在这里,让他赶过来。”

  小赵点头就拿起了电话,给公安局的韩局长打了过去。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