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七百二十六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二十六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在看一眼夏局长,说:“你带上你的人离开吧,今天你滥用职权的事情我们随后会专门研究处理的,屁大个事情,就是群众看不惯流氓而已,打了就打了,你凭什么动枪,警察条例我不是不懂,我管过很多年公安局的。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形势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所有人也都冷静了下来,连黄公子也有点收敛起来,这个华子建他不是第一次见面了,那次华子建就差点弄残了自己,现在还在他的地盘上,这些个人肯定是不敢对他动手的,自己只怕再闹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了。

  而何部长的想法也是一样,一会公安局的韩局长就过来了,作为政法委书记兼任的公安局局长,老韩也是常委,自己肯定是指挥不动,而且这个韩局长是尉迟副书记的人,最近尉迟副书记和华子建正在蜜月期,不用说,韩局长也会听华子建的话。

  事情本来也不大,自己已经闹得差不多了,目的达到,该收手了。

  随着夏局长带着他那帮警察慌慌的离开,黄公子和季大公子也都萌生了退意,特别是季大公子,他也在华子建面前吃过亏的,上次借贷的时候,华子建连自己老爷子的面子都不给,他更不会在意自己了,说真的,没有老爷子在背后吓人,自己就没有太多可怕的地方。

  华子建也在心里暗自长吁一口气,今天真的很悬,要是两下里相逼,在稍微的激烈一点,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在他身后的萧博瀚也长长出了一口气,他也很清楚今天的局面,但他更在心感谢华子建,华子建对自己依然是那么的信任和维护,这段时间就算他根本不理自己,但在最危机的时候,他还是挺身而出,挡在了自己的前面,这才是朋友,真正的朋友。

  人慢慢的都散去了,看着这空荡荡的宴会大厅,华子建苦笑了一下,对萧博瀚说:“你啊,就不能忍让一下,这次我们算是惹上了麻烦了。”

  萧博瀚也笑了,说:“让谁?让那个小流氓?他能干什么?”

  华子建摇摇头说:“当你知道他是~组部黄副部长的公子的时候,你就不这样认为了。”

  “黄副部长的公子?”萧博瀚也有点傻眼了。

  华子建自嘲的一笑说:“呵呵,不仅如此啊,还有另外的那个年轻人是刚刚离开的季书记的公子。”

  这一下连萧博瀚也笑不出来了,他不是在为自己担心,自己不过是一个商人,但他要为身在官场的华子建担心了,~组部是什么部门,萧博瀚也是懂的,那地方真的让华子建挂上了号,恐怕华子建这辈子也就算没什么前途了。

  他有点内疚起来,自己也许在这无意间就真的毁掉了华子建的政治生命了:“那你。。。。。。”

  华子建咳了一声,说:“算了,不提这事了,大不了将来跟你一起做生意呗,不过你要记住,有一天为这事我下来了,你至少要给我一个差不多的位置干。”

  萧博瀚也笑了,说:“就算你想让我把老板的位置让给你,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华子建就看着萧博瀚,萧博瀚也看着华子建,两人相视而大笑,这些天搁在两人心的不快也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刚才还斗志昂杨的华子建,在平息了这场危机之后,却一时难以平静,今天何部长的表现让华子建疑虑重重,事情真的有点反常,但华子建一时也是没有办法来很快的想明白这些,同时从紧张一下松弛之后,他的困意有很快袭上大脑,他带着沙哑的语调问萧博瀚:“这里定的有房间吗,我困死了。”

  “有,雷刚,你赶快带华市长过去休息。”

  华子建走了两步有回头说:“晚上的晚会一定要成功,到时候叫我。”

  萧博瀚点点头,华子建转身刚要离开,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华市长。我冀良青啊,听说那面发生了一些问题,你在现场吗?”

  “奥,冀书记,是有一点问题,一个外地的小流氓和萧总这面的人发生了一点口角,已经没事了,处理过了。”

  “嗯,嗯,那就好,我还说过去看看呢,事情不大就算了。”

  “没事,书记不用过来了。”

  放下电话,华子建也没有多想,就跟着雷刚上楼去休息了。

  但冀良青在放下电话之后,却久久的没有说话,他点上了一支烟,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他一点都不怀疑华子建的能力,他既然亲自到了现场,事情也就不会闹得太出格了,这种事情是需要恰到好处的把握,不能太过,不然谁都会惹上麻烦的。

  不过他还要等一等,等何部长过来给他做详细的汇报,只有得到了最为详尽的汇报之后,他才知道事情已经发展的何种地步,这是很重要了。

  冀良青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宣传部的何部长就急急忙忙的敲门走进了他的办公室,看着有点受到惊恐的何部长,冀良青问:“事情怎么样了?”

  何部长现在的心情还是有点坎坷的,他无法确定自己今天的做法是不是真的合乎冀良青的构思,要是自己猜错了,问题就比较严重,说不上会危及到自己的头上,所以他很谨慎的说:“萧博瀚的人打了黄副部长的儿子,我出面劝解,刚好公安局夏局长到了现场,双方僵持起来,萧博瀚也是胆大妄为,准备劫持夏局长呢,后来华市长到了,事情也才慢慢的平息下来。”

  “奥,华市长是怎么平息的这场风波?”对这一点来说,冀良青还是很感兴趣的,他也很好奇华子建会用什么手法来处理这个棘手的场面。

  何部长从冀良青的表情也看出自己今天的判断和往常每一次一样,并没出现错误,他整个人也就轻松一点了,就详详细细的给冀良青把当时的情况做了一个描述,就连华子建打黄公子的耳挂,他都用了一个惟妙惟肖的像声词“趴”的一声。

  冀良青没有笑,不过心里到是很想笑的,这个黄公子和季大公子也确实太过跋扈了,真以为下面这些地方都是他家的后花园啊,太应该有人给他们一点教训了,当然这个人绝不能是自己,最好是华子建,今天刚好,呵呵呵,一切都没有超出自己的想象范畴,不错,好好。

  可是接下来何部长的另一个问题让冀良青很不好回答,何部长不无担忧的说:“冀书记,今天的事情恐怕会成为记者们的一道新闻了,虽然后来我们驱赶了记者,但保不住会有人把事情透漏出去的,所以是不是要联系一下媒体和记者,把他们的嘴封一下。”

  冀良青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他不是不会回答,只是他想要用一个更为恰当的方式来回答,这样犹豫了一会,他才说:“事情不大,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响,我们就不要在刻意的过度重视,那样反而会带来记者们的一些想象。”

  何部长愣了一下,但很快的,他就转换一个话题,给冀良青汇报起别的东西了,因为他再一次猜了冀良青的想法。。。。。

  晚上在飞燕湖的演唱会真的是盛况空前啊,华子建也亲自到了现场,萧博瀚又一次展示了他的财大气粗和实力雄厚,几百万元的舞台装备,法国VDOS音响系统,100多名专业舞美人员的加盟,400平方米的主体舞台,各种大型升降台,绚烂夺目的焰火特效,魔术梦幻的道具,带给了新屏市人们全新的视觉享受。

  其间还有拉丁舞,踢踏舞,便身秀,京剧这些元素都已被溶入到演唱会当,这个演唱会造成了新屏市少有的一次万人空巷的辉煌场面,参加演出的都是国内,港台的角儿,都是华子建喜爱的.出场顺序向来都是先抑后扬,华子建和所有疯狂的观众一起,用最刺耳的尖利叫声和最有力的舞动身体,迎接许山和峰,又随着一曲曲他们的歌残忍地与他们分离。

  就连坐在华子建身边的江可蕊都是第一次看到华子建如此的模样,江可蕊大声的对华子建说:“你什么时候热爱气音乐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华子建也大声的回答:“我爱的不是音乐,是这里的气氛。”

  不错,今天晚上的气氛真的很热烈,本次演出的节目不仅仅有现今最具有人气的港台巨星热情的歌舞表演,还有诸多北江籍的国内一线影视、音乐明星同台献艺;既有最受年轻人喜爱的流行音乐,又有充满了北江本土经典,可谓老少皆宜。

  几万歌迷“沦陷”,呼喊声排山倒海,尖叫声惊天动地,万人尖叫“我爱你”!

  最后还是一曲蔡琴的歌结束了整场演出,人们惊讶于她那雍容华贵的气质,人到年,举手投足,一颦一蹙,说不出的大气,说不出的优雅,让现在当道的偶像青春歌手相形见绌,黯然失色;人们更惊讶于蔡琴的声音,几十年如一日,一样的典雅浑厚,一样的神闲气定,一样的泰然自若,一样的举重若轻,一样的让人无法抗拒,禁不住侧耳聆听:“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的,回升出我心坎。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不停的回想过去……”那低沉婉转,余音绕梁,打动了现场所有的人。

  但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来参加这个演唱会,至少冀良青的就没有来,在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就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在等待,等待一整疾风暴雨的到来。

  他的推算总是那么的准确,他的等待有了结果,电话声刺耳的响起,冀良青就知道该来的总会来了:“喂,我冀良青,奥,是季书记啊,我在办公室,今天事情很多,没来得及回家呢。”

  季副书记在稍微了几句客气话之后,就开始发问了:“听说我家小子和老黄家的儿子今天在你们新屏市出了点状况,到低怎么回事啊?”

  冀良青显得有点很惶恐起来,说:“这。。。。这个事情我也是刚知道。。。。。”

  冀良青显然没有实实在在的给季副书记介绍情况,这也难怪,因为他在很多解说的前提都是用了‘听说’,‘据说’,‘好像’,‘大概’之类的不确定词,这也似乎可以理解,因为他也是刚刚知道。

  不过在解说,他刻意的把萧博瀚和华子建拉在了一起,也很愤愤不平的认为这其不泛有华子建在背后指示的含义,好像华子建有意要难为一下季大公子一样,不过没想到最后黄副部长的儿子阴错阳差的成了一个替罪羊。

  季副书记听完了整个事情的汇报之后,他也感觉这里面是有很多不实之处的,但这无关紧要,他现在最为关心的是另外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季副书记的案头,刚刚送来了一套明天早上将要印发的北江日报预审版,在下面的一个新闻栏目,就有一条题目为《京城大少闹新屏》的新闻。

  这里面绝口没提季副书记家季大公子的事情,几乎全部说的是黄公子,在其隐隐约约的就暗指出了组部黄副部长来,当然用词很含蓄,一般的人也许看不出来,但只要是圈内的人,还是能一眼就看出这个闹事的公子是谁家的衙内。

  所以说季副书记生气就生在这里,他也知道,北江省的新闻和媒体是肯定不会写上自己的,就算写上了也没有用处,省宣传部新闻处会毫不犹豫的给与封杀的,那些记者们才不会傻到那个程度,但写上远在天边的黄公子也不成,这会让~组部的黄副部长心里不舒服的,所以这个气他就要撒在冀良青的头上。

  冀良青少不得就成了一次季副书记的出气筒,季副书记恨恨的批评了好一会冀良青,说的都有点口干舌燥了,才打住话头,气咻咻的说:“你在不想点办法树立一下你在新屏市的威望,我看真的很玄乎了。”

  冀良青是不能顶嘴的,但心里却很不以为然的想,你都没有办法对付这个华子建,你让我拿他什么办法啊,真是的,你以为华子建那么好对付,真好对付的话,你能容忍他到现在。

  季副书记见冀良青没有说话,以为他是很胆怯,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老冀啊,你不能在软弱下去了,这样会给你到来很多后遗症,有时候自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唉,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在好好的考虑一下,我还得给宣传部回个话,让他们把这个新闻删掉。”

  “删掉?为什么删掉?”冀良青在这个时候,很清楚的问了一句。

  季副书记没好气的说:“难道不删等着黄副部长怪罪啊?”

  冀良青一直都很平静的,刚才季副书记发泄了好长时间,但冀良青几乎都是把电话的听筒放在远一点的地方的,他只能大概的听到季副书记的一些咆哮而已,所以他并没有让那样的呵斥影响到自己的情绪,他很冷静的说:“黄副部长真要怪罪下来了,也未必就是坏事。”

  “你说什么。。。。。”季副书记刚要反驳,却很快的停住了,他迟疑了一下,鼻子冷哼了一声,说:“什么逻辑?好了,今天的话你自己好好的想想,我也不想说的太深了。”

  “嗯,嗯,好的,我一定认真总结季书记今天的教诲。”冀良青依然谦虚。

  季副书记嘴里含糊的说了句什么,就挂断了电话,他轻轻的放下了听筒,又坐下来,认真的想来好一会,慢慢的舒展了皱起的眉头,在这一会的时间里,他已经把前前后后和将会出现的局面都在脑海盘算了一遍,感觉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后,才拿起了电话,给新闻管理处的处长去了个电话。

  “我季啊,嗯,周处长,你送来的样稿我看了,至于那个新闻我个人感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言论自由嘛,只要和国家的法律法令不抵触,那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嗯,嗯,好的,就这样,挂了。”

  挂掉了电话,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真累,每天啊,怎么就有这么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处理,所有的人都认为当领导很舒适,开开会,吃吃饭一天就混过去了,其实啊,谁能真正的理解和体会当领导的辛苦,哪句高处不甚寒的句子也不知道是谁总结的,可以想象,一定也是一个宦海人,不然普通的人根本都无法体会到这个滋味哦。。。。。。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