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七百三十一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三十一章:叱咤风云

  下午,华子建召开办公室和发改委领导会议,欢迎齐于玲到任,同时表明,齐于玲同志的具体工作就是在下一步配合王稼祥对建材市场的协调,因为齐于玲的到来,对华子建在和洪仁昌的工作协调上更方便了,齐于玲也是洪仁昌的同学,这样工作起来就少了很多隔阂。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齐于玲年轻漂亮,和华子建是大学同学,不少人开始和华子建开玩笑,华子建什么都不说,他不敢解释了,越是解释,越有问题。

  齐于玲刚刚到新屏市,不熟悉情况,很多问题都要过来问华子建,华子建就算在心担惊受怕,但也不能表现出来,他也就只能尽力的帮助,不过齐于玲有一个习惯动作,让华子建心惊肉跳,每次出门之前,齐于玲在华子建的办公室里面,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她总要伸手弹去华子建衣服上的灰尘,哪怕是没有,她也会那样很自然的做做,这个动作太暧~昧了。

  华子建不知道齐于玲是怎么安排到新屏市来的,不过,从几天来的表现看,齐于玲到新屏市来,就是冲着他华子建来的,否则,在省城,那么好的工作环境,为什么要到下面来,市里工作的人,没有特别好的机会,一辈子都不要想着进入省城工作。

  华子建是无法回避齐于玲,出了上下级的关系,两人还是同学,这就决定了齐于玲每次见到华子建都很随意,连秘书小赵知道了他们这层关系,也从来都不敢阻拦齐于玲的到来,在一个,发改委在政府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部门,而最近的建材市场工作又是政府的一个重要工作点,这样华子建和齐于玲工作上的联系太多了,虽然两人暂时还没有什么交集,可是,时间长了,谁也不敢保证,毕竟,孤男寡女在一起,不出点事情才怪,华子建感觉自己陷入到了一个危险的旋窝来了。

  不过说是说,这个齐于玲工作上的确有一套,来了也就是10多天的时间,她便基本熟悉了建材市场的事情,有时候,华子建怀疑,齐于玲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做了准备,她已经能够开始协调了,要知道,农户搬迁、施工等事情,不是那么好协调的。

  所以华子建在工作这方面对齐于玲也还算是比较满意,这老同学到没有拖自己的后腿。

  时间过的可是真快啊,如小便一样,唰唰唰的就流走了,不知不觉,小雨同学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年了,这对华子建一家人来说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而对小雨来说,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了,他会说话,会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了,他还通过别人的谈话,渐渐发觉这个世界要比前世精彩的多。

  过去在妈妈的肚子里,天天只能睡觉,没有电视看,没人给他讲故事,每天也就是那甜不甜,淡不淡的羊水喝着,嘴里都喝的淡出鸟来。

  现在可好了,能吃,能喝,什么都稀奇。

  这天华子建的家里也是喜气洋洋的,老妈不管华子建和江可蕊怎么想的,反正是一定要给小雨搞个抓周活动,华子建后来想想也就没有制止了,这是老人的心意,也是小雨接受祝福的一种方式吧。

  所谓的抓周就是一种国的古老传统,为庆贺宝宝满周岁,祭神拜祖的一个仪式,后来这个仪式就得到了延伸,会在这一天放下很多东西让宝宝来抓,以便预测他未来的发展。现在新时代的用品以及意义很多,书,说明以后宝宝会读书,适合做学者、专家。

  笔墨会成为作家、画家。

  印章将来有权势,会做大官,而算盘,计算器预示着将来会当商人、会计师,适合从商。

  钱币就更不用说了,将来会很富有,还有什么鸡腿有福气,表示一生将不愁吃穿,卷尺表示将来可成为设计师、建筑师,葱代表聪明,蒜代表善于计算,芹菜代表勤劳,稻草适合农事工作,刀剑能当军官、警察,拿听筒适合医护工作等等。

  其实,在为宝宝抓周时,趣味性应高于对宝宝的期盼,才能真正共享抓周之乐,

  小雨面前一张圆桌上,琳琅满目的摆满了东西,有玩具刀枪,还有书本铅笔等等,总之老妈自己能够想到的东西,她都摆放在了圆桌上,等着小雨来抓呢。

  华子建抱着小雨坐在圆桌前,对小雨说:“小雨,你喜欢什么就自己拿什么吧。但说好了,只能拿一样,好吗?”

  小雨说话还不是很真切,但今天显然也是很兴奋的样子,看着琳琅满目的东西,真的有点眼花缭乱了,不过听懂了只能拿一样,他估计心还是有点意见的,就说:“爸爸,爸爸,为什么只能拿一样?”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还是很深奥的,华子建还一会没有反应过来该怎么回答,到是老妈在旁边说:“小雨乖啊,你的小手只能先拿一样啊,挑你最喜欢的拿,剩下的一会玩。”

  这样一说,小雨也算满意的,反正最后东西都还可以拿。

  江可蕊带着一阵香风,来到桌边,眼玩味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小雨啊,现在可以选一样了。”

  但这个小雨的眼神就是东游西逛的,并不马上选,急得一家人伸长了脖子看着他,江可蕊紧张的看着儿子,小祖宗,你倒是选一件啊,她差点便要亲自替儿子去选了。

  就在这时,小雨眼睛一亮,看向了茶几上,那是什么,挺新奇的玩意,还可以提神醒脑!小雨脸上漾起欢愉的微笑,挣扎着说:“我要下去,要下去。”

  华子建只好放他到了地上,小雨脚步蹒跚的向茶几边走去。

  大家都看着他那憨态笑着,笑声未落,老妈和江可蕊已经变成惊呼!手足无措的站到了那里,就见小雨已经又准又狠的抓住了茶几上江可蕊的一直口红,白嫩嫩的小手死死的抓住,竟然不再放手!

  老妈大惊,赶忙从他手里夺,没想小子很快的把手藏在了身后,口尚在奶声奶气的喊着:“我……要这个!”

  老妈就一脸黑线!眼睛狠狠的看着华子建,倒像是华子建让小雨抓的一样。

  华子建看看江可蕊,两人便是按捺不住的大笑出口!他们看着老妈脸上精彩之极的脸色变来变去,忍不住莞尔。忍俊不禁。

  老妈便要将小雨手的口红抢了下来,小雨不知所以然,紧抓不放,老妈也不敢使劲,竟然夺之不下!华子建看着儿子与老妈争抢口红,不由得又好笑,说道:“老妈,算了,他喜欢便抓着吧。”

  江可蕊也在旁边说:“就是,老妈啊,这也是一个热闹,根本当不得真。”

  老妈叹口气说:“怎么不能当真,当年子建抓周的时候你们知道他抓的什么,抓的是你老爸那个村长的大印啊,你们看看,现在怎么样,当官了吧。”

  这到时真的,当初华子建也真的很怪,抓周的时候那么多的好玩意,他都不爱,就是喜欢上了那枚印章。

  华子建笑着说:“老妈,你要明白,现在这口红都是奢侈化妆品,万一我们小雨将来成了大化妆品企业的老板,也可是不得了的,以后我们房子上面搞个机场,你老人家每天买豆浆油条的时候直接就是坐飞机去,开玩笑,拽的很。”

  老妈一听也笑了,说:“那时候还吃豆浆油条啊,起码要换成鸡蛋灌饼吧。”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

  这样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好长时间了,上次调整的干部也都到任上班了,招商局的副局长赵猛也到了南区,南区过去的那个区长周卫也到了青檬县,不过周卫的心是很不舒服的,他知道这次自己是被季红这个娘们给陷害了,过去自己把她送给刘副市长,本想着她为自己说些好话,没成想这娘们最后才是害人不浅啊,这次调整自己也是得到了消息了,就是刘副市长从作梗,差一点自己直接就撸掉了。

  周卫这个心情很是不好,几次想找季红来臭骂一顿,但季红现在连他的手机都不接了,气的周卫整天闷闷不乐。

  但现在的季红日子也是不好过,新来的区长赵猛对自己是不冷不热的,来的时间不长,据说已经放出了话,想让自己到下面的乡上去,这让季红真的意想不到,本以为可以乘乱讨好刘副市长弄个副区长当当的,这倒好,万一到乡上,不要说当副区长,恐怕现在的级别都保不住了。

  此刻季红在浴室洗澡,在水流冲击下,搅和着她不安定的心,她的心绪像蛇,烦乱地搅动成一团,水流喷雾一样从高处洒下,打在她的头发上,黑发如瀑布一样,毫无顾虑地倾泄,水从发上流下来,心里一阵阵痒痒的感觉。

  她不停地搓洗着身体,搓洗着腹部和小肚脐,为减轻心的压力,她唱起了一首刚刚学会的,充满了伤感的歌,她自己觉得很动听,先将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流泪了,她相信,洗澡时流泪,是最好的隐蔽。

  季红洗着澡,心里不停地想象着坐在客厅里的刘副市长,想象着他等着的样子。

  洗完之后,她从浴室走出来,一头乌发用毛巾系在一起,穿着宽松的真丝睡衣,走出了洗澡间。抬眼看他时,他正抽着烟,专心致志地研究着他的稿。

  “你真是一个好官!”季红不无揶揄地说道。

  刘副市长抬走头,感觉迟钝得像块铁,说道:“你说什么?”

  季红风一样坐在他旁边,刘副市长的目光从那个稿子离开,看着她,歪着脑袋,悄悄说:“两座山峰,一座是太行山,一座是王屋山,而今我要迈步从头越。”边说边用手抚着。

  刘副市长讨好地向季红抛了一个媚眼,递给她一杯红酒:“给。”

  季红摇摇头,没有喝。

  “怎么不喝?”他停了停,“有毒?”他笑了。

  “我还怕你毒死我啊”,季红呷了一小口,放下杯子。

  刘副市长说道:“再喝一点嘛,我陪你喝。”他又给她抛一个媚眼,并向她这里侧一下头。

  季红心一热,她知道,他在暗示自己。

  “这酒一定得喝完。”季红两眼无聊地注视着前面的电视,听他在不断地劝酒,季红猜想他的样子很殷勤,不像一位副市长。

  这时,他把声音提高了一倍。

  季红转过头去。他有点急不可耐。

  “不行了,有些喝醉了。”季红淡淡地答。说实话,她真有三分醉意。此时,季红听自己的声音,就像半夜女鬼在出没,声间发嗲发飘。

  “不会吧,这才喝了多少,你酒量好呢?”

  季红摇下头说:“不是酒量好不好的问题,关键我心情不好啊。”

  “心情不好?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新来的区长这不是要人命吗?等我到了乡上,看谁一天陪你折腾。”

  刘副市长就皱起了眉头,他在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确实心也是很有点不舒服的,但现在自己对南区的掌控已经没有任何的力度了,不管是南区的书记,还是南区的区长,都是阳奉阴违的对待自己,他们现在都是华子建的嫡系了,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局面,真的就不该提出换周卫。

  唉,有时候啊,吃醋也是会坏事的,现在倒好了,自己是独占了季红,但自己要是不能满足她工作上的一些要求,她还会那样死心塌地的取悦自己吗?难啊,估计很难?

  刘副市长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先不要急,这不是还没有调整吗,我瞅机会和华市长说说,让他给赵猛打声招呼。”

  “老天,你是副市长啊,还是常务,你就没有办法?”

  刘副市长叹口气说:“现在新屏市的状况很复杂,给你说了也是不懂,算了,反正我帮你想办法就是了。”

  季红并没有因为刘副市长的这话而情绪好转起来,她感觉刘副市长不同于过去的庄峰,庄峰那才是真的为自己办事情呢?这个刘副市长给人的感觉虚虚幻幻的,很不踏实。

  刘副市长也因为季红的这个难题,让他一下减少了很多情趣,他下意思的看了看手机,

  吓了一跳,自言自语道:“啊?有这多未接电话!”

  他起身打电话,腿不定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样子十分烦躁。

  “谁要你关机呢?”季红说,口吻带点幸灾乐祸,“怕是你老婆打的吧?”

  “开什么玩笑?”他说。

  季红很快就听到是他手机里的一个声音,在吼叫:“刘市长,你关什么机呀?”

  刘副市长连忙说:“啊,是,是,没电了,是自动关机。对,对,我刚好在洗澡啊,不知道,这小东西竟自行关了。好,好,这样啊。嗯,知道了,我马上赶来。”

  “是老头子。”他边穿衣服边在咕嘟。

  季红知道他说的“老头子”是市委的一把手冀良青。

  季红给他找领带,他又在不断地打电话。这会他口气硬多了。好像是给下面的一个什么局长打的,他在批评那个倒霉蛋:“你们怎么搞的,冀书记都发脾气了,怎么能因为一起交通事故就影响到一条省道的正常畅通?乱弹琴,为什么没及早通知我呢。”

  季红站在一旁,急然想笑,但没有笑。

  “你笑什么?”刘副市长在摸自己裤子关键部位的拉链。但拉链此时却在罢工,说什么也拉不顺。他要季红帮他拉,季红弯腰为他拉拉链。左捏右提,过了足足有一分半钟,那个倒霉拉链总算顺溜了。

  “拉好了,别让他飞了。”季红直起身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都急死了,你还在笑什么?”他一把抱住季红的腰,轻轻地吻了季红一下,临别时,他还不老实地随手摸了她一把。

  他不断地来回踱着步,等司机。

  手机又响。他接。是秘书的声音。他恢复了领导的口气。在嗯嗯了几下后,他出门了。

  季红听到他的小车的引擎,在楼下响起。。。。。。

  刘副市长走了,留下一屋子的清,这一晚,季红忽然想睡上一个好觉,她独自上床。可就是睡不着。奇怪,刘副市长一走,季红一个人蹲在这么大的一间房子里,空虚包围了他的心。

  躺在床上,季红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她睁开眼,窗外在小区灯光的折射下很亮。她的房间里,有几抹灯光从窗外投来,季红一面听着楼下往来的汽车喇叭声,一面瞧着车灯不断地映照进自己的房间,墙壁上灯光晃里荡去,像贼一样,匆匆忙忙。

  她漫无边际地想着事情,想得有些发呆,她突然想到自己怎么会一个人独自躺在这里。一股莫名的沧桑感油然而生,她一次次地摸着自己的真丝睡衣。一边想着他临走时,被他摸的情境,季红激动了,尽管自己现在孤苦伶仃,她还是浑身燥热,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她实在无法这样躺在床上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不然今天的情绪实在是不好,她很快地额穿上衣服,也没有化妆打扮,就到小区外面的一个酒吧去了。

  刚走入酒吧,季红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依窗而立的男孩。他身材修长挺拔。整个人站在那儿,看上去,就像早上练功的人,放置在窗台旁的一根木棍,笔直而毫无表情。但季红注视到他的眼睛,像天上飞翔的鹰。此时,他两眼看着窗外。

  季红要了一杯咖啡,选了一个能观赏他的角度,坐下了,她承认自己的心态,确实不够淑女,有点阴阳怪气,她极有兴趣地悄悄估摸着窗口那根木棍的高度。大约,一米八,木棍男人留一个帅气有型的短发,给人以清爽之感。肌肤稍稍有的黝黑,在酒吧暗淡的灯光衬映下,发出古铜色淡淡的光晕,季红目不转瞬地盯着窗口那根木棍男人看。

  有时,人好像有感应。这时,木棍男人看了季红一眼,靠,眼前出现了一个惊艳绝伦的女人,只见一到处都透露着熟女气息的旗袍美女正对着他坐在火红的沙发上,烈焰红唇贴着咖啡杯,眼秋波闪动,男孩往衣兜里在掏手机。

  但他那手机,季红猜他一定是从地摊上买的水货。因为她看到他的手机不听他的使唤。

  很快,那个人走向了季红,看来这个木棍男人想借一下她的手机。嘿嘿,季红很大方地借给了他。

  他拨打了一个电话,很短,几乎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接完电话,木棍男人把手机还给了季红,这个时候,季红就近距离观察到这个人,五官精致,轮廓清秀,当时,他的表情特尴尬,就跟便秘同一个表情。

  他冲着季红嘿嘿地笑了笑。

  季红一怔,愿来他还会笑啊,季红也立刻生出了些许微笑,像平静的湖面。突然有人丢下去一粒小石子,迅即机械性地荡漾开了圈圈涟漪。不过,季红是在学的蒙娜丽莎的微笑,特高贵典雅。但凡她对自己可心的男孩子,季红都这样笑一下。她想,自己学蒙娜丽莎的笑,是自己展示自己最漂亮的一面。

  后来两人就坐在了一起,男孩说:“你寂寞吗?”

  季红一笑:“这你也能看的出来啊。”

  “当然了,我就是化解寂寞的天使。”

  季红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她用怪异的眼神看看他,脑海恍然就出现了最近在新屏市流行起来的一些传说,女人们,当然了,是有钱,有地位的女人们都在背后悄悄的传说,现在的新屏市出现了很多被称之为‘鸭子’的漂亮男孩,他们都很年轻,更会讨女人的欢心,只要有足够的小费给他们,让他们做什么都是可以,不在于你自己的长相,肥瘦,或者变态的爱好,他们都能给与满足。

  季红心想,今天自己恐怕就是遇到这样的一个男孩了。

  季红犹豫着一笑说:“多钱可以帮人解除寂寞?”

  这个男孩说:“要看你的寂寞有多少了。”说完暧~昧的笑了笑。

  季红有了一种少有的冲动,过去说真的额,自己陪伴的几个男人都是土埋在半截的老男人了,他们的体形真的是不敢恭维,而这个眼前的男孩一定会让自己有一种全新的感觉吧?

  “一次很深的寂寞化解会需要多少钱呢?”

  “500吧?”这个男孩很不确定的说

  季红就笑笑,抬手对附近的一个招待挥了挥,说:“买单。”

  而就在季红站刚刚给完了钱,准备带着这个男孩离开的时候,她突然的发现,在她身后的一那个卡座上,坐着一个男子和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让季红感到很面熟,她有点担心对方会认识她,她慌乱的坐了下来。

  耳朵里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句话:“这有点让我i为难了,我在市委,和华子建接触的并不多啊,要想调查他,你们应该在市政府找人。”

  另一个很低沉的声音说:“柳副书记,这个事情不是我现在给你派的任务,是季书记给我们厅长下达的,让我们来了之后找你联系,至于怎么处理,应该找谁,这都需要你来安排,这里不比省城,我们几个毕竟人生地不熟的。”

  那个女人就犹豫了一会说:“那行吧,我考虑一下,最好能在他身边找到合适的人选,这样你们就能摸清他和萧博瀚的事情了。”

  “嗯,好,那就这样。”

  季红就听到了女人说要离开的话,季红埋下头,等女人从生变离开后,她才抬起了头,看着这个女人的身影,想起了这个女人,不错,是新屏市团市委柳副书记,这个人和季红接触的不多,但她的美貌,权势和仪态却让季红想了起来。

  季红身边的那个男孩尤其奇怪的看着季红,不是买单了吗,怎么她不走了,该不会变卦吧?自己捞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客户很不容易,一点都不会让自己做呕,这样的生意才叫舒服。

  他说:“大姐,我们还做吗?”

  季红点头说:“当然,不过我想在喝一点酒。”

  “奥,好吧,我帮你点。”男孩很快就帮季红要了一大杯红酒来。

  季红却在认真的听着和自己仅有一个木板隔断后面的声音:“王哥。这个柳副书记该不会出卖我们吧”?

  另一个男人说:“应该不会的,有季副书记的话在,凉她一个小丫头是不敢乱来的,只是啊,我们恐怕还得辛苦一下,到柳林市跑一趟,那才是我们调查的重点。”

  “唉,这都办的什么事情啊,偷偷摸摸的,一点都不爽快。”

  “好发牢骚,厅长说是秘密任务,真要光明正大的调查,人家纪检委不会啊,轮得到我们公安厅上手,喝喝,喝完这杯我们也走了。”

  季红在他们两人的对话也就慢慢的听出了一点门道,原来省上有人要对华子建动手啊,嗯,这倒不错,那个赵猛不就是华子建的人吗,嘿嘿,华子建倒了看你能嚣张什么?这华子建也是的,前段时间为了一个投资商,竟然连季副书记的公子都得罪了,好像打的那个公子也不是个等闲之辈呢?这就难怪人家要收拾他了,活该!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