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七百六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六十七章:叱咤风云

  第二天一早,齐玉玲就出现在了冀良青的办公室里,今天的齐玉玲是信心满满的,因为她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可以讨的冀良青的欢心,这一点齐玉玲还是很有把握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冀良青似乎也觉察到了齐玉玲与众不同的表情,他在心暗自想,看来是有情况了,华子建到底还是不够沉稳。

  “来坐吧齐主任。”冀良青热情的招呼着齐玉玲。

  “谢谢冀书记,我想给书记汇报一点工作。”

  “好啊,好啊,也不用搞的这样正式的,我们随便聊聊。”

  齐玉玲答应着,说:“是昨天和华市长在一起的时候,他表露自己的想法,想要私自动用一些市里的资金来给影视城项目垫资,我有点吃不准这样到底对不对,所以来请教一下书记。”

  “奥,这样啊,他没说什么时候用吗?”冀良青对此是很感兴趣的。

  “应该就这几天吧,我看影视城的很多施工方确实资金都有点问题了,昨天我们过去转了转,很多工人都说好久没领钱了。”

  “嗯,要是这样确实是个问题,但华市长私自动用市里的钱,这恐怕会出问题,这样吧,你继续的关注这个问题,我也会关注的,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们及时沟通啊。”

  齐玉玲连连的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冀良青就微微一笑,拿出了一支烟点上,说:“听说昨天华市长和你一起在伙食上吃饭了,看来你们关系恢复的不错啊。”

  齐玉玲心就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冀良青连这点小事都在关注,这样的人太深沉,太可怕了,齐玉玲说:“我也纳闷的很,感觉华市长一点都没有嫉恨我的样子。”

  冀良青冷然一笑说:“这一点都不奇怪,要知道,你现在的位置很重要,很多事情他是绕不你的,所以他只能拉拢住你。”

  齐玉玲点点头,看来确实是如此了。

  然而,让冀良青和齐玉玲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几天,华子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笔资金,一下就解决了影视城暂时的资金问题,可是不管是冀良青在政府怎么打听,都无法查出华子建是从什么部门调集的资金,而齐玉玲也是一样的,在冀良青问她的时候,她回答的也是迷迷糊糊的。

  再后来,冀良青总算知道了华子建资金的来源,他从二公子的高路工地上筹借了几千万垫到了影视城的项目里。

  这就让冀良青心生疑惑,齐玉玲不是说华子建要从政府里动用资金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而且自己问齐玉玲的时候,她为什么遮遮掩掩的,根本不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作为冀良青这样的一个心思多虑的人,他的疑心还是很重的,他在分析和判断问题的时候,总要先从最不利于自己的角度来思考,现在他就有点担心起来,这会不会是华子建和齐玉玲做出的一个局,想让自己钻进来。

  特别是齐玉玲是知道自己的想法的,他们完全可以给自己一个**阵,让自己在资金问题上出现误会,最后等自己动手之后,才知道资金是借的私人的,这肯定就会让自己出于被动局面,在一个,这个齐玉玲是什么东西?一个唯利是图,变化莫测的女人,希望她给自己忠诚那只怕比登天还难。

  不过冀良青还有一个问题是要认真的思考,那就是华子建到底用什么来转变齐玉玲的想法,让她改弦易张,这一点到最后冀良青也没有想出来,因为华子建肯定不会给钱,给权好像他华子建也做不到,那么是什么呢?

  冀良青的烦恼才刚刚开始,就在这个晚上,电视台就监制好了齐玉玲的采访节目,在新屏市电视台滚动播出了,整个晚上几乎都是齐玉玲的节目,更让冀良青怒不可抑的是在节目,齐玉玲对华子建在影视城和建材市场的项目上所做的工作大加赞扬,几乎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说什么华子建亲自上省里,跑北京批项目,说什么建材市场是华子建通过多次谈判才引进新屏市。

  那根本就是对前一段时间市委在这个项目的宣传在进行反击,让所有新屏市的百姓和干部,都会对上次的那个宣传感到好笑,直接就把市委的嘴脸公示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这实在让冀良青生气,他看着上面齐玉玲夸夸其谈的样子,恨恨的关上了电视,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宣传部何部长的家里:“老何,你们怎么搞的,看看电视都在讲的什么,乱弹琴。”

  何部长今天刚在外面喝了一场酒,才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看电视,现在忙打开,一面说:“怎么了书记,新闻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宣传部长怎么当的,你连电视上演什么都不知道吗?自己看吧?”说完,冀良青就挂断了电话。

  何部长就愣了一会,赶忙认真的看了起来,后来何部长也看懂了,他吓的一个激灵,这不是存心和市委唱对台戏吗?这个齐玉玲,真她娘的满嘴跑火车。

  何部长又把电话打到了冀良青的家里,道歉说:“书记,这个是有点问题,但是这个节目不在新闻上,所以我们没审。”

  冀良青懒得多说:“我不管你审不审的,马上让停播。”

  “这。。。。。唉,好吧,我给电视台亲自打电话,不过这齐玉玲真是胡说八道,我看有必要找时间批评一下。”何部长有点添油加醋的说。

  “这是你的事情,反正我不希望明天还看到这个节目。”

  冀良青就挂断了电话,在一联想到齐玉玲汇报的华子建动用资金的事情,冀良青眼睛就慢慢的眯了起来,暗暗的想,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常言道,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屁屁屁,什么逻辑,我就喜欢女子,怎么会不好养呢?主要是我穷,真有钱了,就养她三五个,小三,小四,小五的挨个排,晚上睡觉我拿个装清蒸鱼的那种大碟子,里面放上她们的名字,我翻牌。)

  不说冀良青心里异常的郁闷吧,且说过了几天,本来有一个工作例会定在下午到市委召开,在开会前的一个小时,华子建电话叫来了王稼祥,说要和他商量事情。

  王稼祥现在已经是华子建忠实的信徒了,这和他的工作也有关系,政府秘书长就是为政府一号人物服务的,所以在接到电话几分钟之后,王稼祥就出现在了华子建面前。

  “老板,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得了,还搞一个商量的词汇出来,你想寒碜我啊?”一进门,王稼祥就说了起来。

  华子建呵呵的笑着,对这个王稼祥,他还是很满意的,这人不管是能力,还是通明事理,都没什么说的,华子建笑完说:“你真贱,给你客气一下你就不习惯是吧。”

  “嘿嘿,我可不希望你客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好。”王稼祥嘻嘻哈哈的说。

  “看你现在说的话,怎么听着怎么就像是个村干部,算了,说正事,你坐下。”华子建说着话,就隔着桌子给王稼祥扔过来一支香烟,王稼祥很是敏捷的用手接住。

  华子建自己也点上一只,说:“稼祥啊,下午到市委开会,我有个想法啊。”

  “奥,什么想法?”王稼祥问。

  华子建郑重其事的说:“我在想啊,这个发改委的齐玉玲同志,还是很不错的,下午你开会的时候要不就提一下,看能不能让她做我的助理,这也能帮我减轻一点工作压力。”

  王稼祥有点犹豫起来,他知道齐玉玲是华子建的同学,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知道,几乎所有的领导都知道,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提齐玉玲做华子建的市长助理,恐怕有点嫌疑了,在一个,齐玉玲到新屏市才多长时间啊,这就提起来,其他人只怕也心有不服。

  作为王稼祥的个性,他还是敢给华子建提出自己的想法的:“老板,我看还是缓缓吧,这齐玉玲资格还是有点浅啊。我怕提出来也是通不过的。”

  华子建不以为然的说:“工作能力和工作资格是两个概念,这一点是不能论资排辈的,我看还是差不多的,你提就是了,我也不指望一次就通过,但提出来让大家思考一下,为下次做铺垫吧。”

  王稼祥歪着头想了想,那就提吧,华子建既然说出来了,不提好像也不给他面子,不过王稼祥还是有点想不通,按说华子建在用人上还是很讲究的,怎么会这样盲目和毫无把握的就冒然提出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是有点于情于理都不合适,莫非是华子建被那个齐玉玲给迷住了。

  王稼祥的脸上就露出了一种坏坏的笑容。

  华子建当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是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两个臭男人就一起的很暧~昧的意~淫了起来。

  到了下午开会的时候,冀良青先讲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让后华子建也把最近的情况给与会者做了一个简述,另外提出了在最后这几个月需要注意和准备冲刺的一下工作,其他一些副市长也都大概的谈了谈自己的分管工作。

  这个会议要说也没有多少实质性的事情,就是每月的一个工作例会,不管是政府,还是市委,都会在一个月集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有没有事情那是另外一说,但这已经成了惯例,就像女同志那个什么一样,一月一次,必不可少。

  大家看看说的都差不多了,也就准备疙瘩疙瘩散散了,有人已经开始收拾起桌子上的东西了,可是一直没有说话的王稼祥却冒了一句:“对了,各位领导,我还有个事情想说一下。”

  大家就停住了手,心里有点埋怨,但也只能耐性的等他说。

  华子建点点头:“王秘书长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过简单一点。”

  王稼祥心好笑,你华子建装的真好,他看看大家,就说:“政府到了年底,这工作越来越多,我感到压力太大,华市长每天的安排也是满满的,所以我看是不是给华市长再配一个助理啊,现在就一个助理,真的有点紧张啊。”

  冀良青瞪了王稼祥一眼,心里有点不很满意,这个王稼祥啊,现在整个人都扑到华子建的怀抱里去了,连自己这么多年的栽培之恩都一点不顾,要不是看到王老爷子的面子,真想抽机会给他个难堪。

  其他人感到这事情和自己关系不大,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尉迟副书记看了华子建一眼,就说:“王秘书长这个建议也可以考虑,老周啊,那你们也帮着物色一下,看看谁合适。”

  其实一个市长助理权利并不太大,级别也要求不是很严格的,他们和副市长,和一些大局的局长相比,权利错的太远,说好听点是个市长助理,说的不好听一点,也就是个秘书跟班,对在座的这些人来说,谁也不会太看重的,当然了,要是换一个地方,那作为一个市长助理,也还是能黑唬一下人的。

  王稼祥却没等组织部的周部长说话,一口就接过了尉迟副书记的话,说:“我看发改委的齐玉玲同志就不错,要不组织上可以考察一下。”

  说别人,谁都肯定不会在意的,但说到了齐玉玲三个字,大家的想法就复杂了,和华子建要好的这些人就想,这齐玉玲是华子建的同学,王稼祥的提议肯定是华子建背后授意的,想一想,同窗同窗,关系肯定杠杠的。

  但大家还是觉得有点玄,这齐玉玲终究是级别太低了,就算助理没有明确的规定,但至少也要是个处级以上的吧,再说了,男市长,女助理,还想也有点不太合适,不过由于他们和华子建的关系,所以这些人还是都点点头,认可了王稼祥的提议。

  而另外的一些人就不愿意了,特别是冀良青,他在听到了王稼祥的这个提议之后,一霎拉什么都明白了,难怪齐玉玲最近有点难以猜测,不仅给自己假情报,设陷阱,还在电视上给华子建摇旗呐喊,原来华子建答应了她这样一个好处啊,这华子建真是一点都不简单,一下就看准了齐玉玲的内心,知道了她对权利的渴望,正是对症下药。

  不过华子建啊华子建,你忘了一点,这个新屏市虽然你算的上强势了,但在人事问题上,没有我冀良青点头,恐怕你想也是白想,许下的什么愿也是能再自己吞回去,而且这个件事情自己是不怕和你对阵的,首先你华子建和齐玉玲有一个难以掩饰的破绽,那就是同学关系,有了这一点,说到什么地方去,我都不会输与你。

  冀良青冷冷的一笑,很不屑的看了华子建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过头有看看组织部的周部长。

  这周部长就知道冀良青的意思是不同意了,他清了一下嗓子,说:“稼祥同志啊,这个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的,首先齐玉玲同志这个级别还是有点问题,在一个她来新屏市的时间也太短,我们冒然的提起,会让其他同志心理上难以接受,我看缓一缓吧。”

  华子建在这个时候就说话了:“周部长,事情也不是你说的这样,级别其是好像不存在什么吧,在一个人家来的时间短也不是主要因数,这个还要看工作能力,我觉得齐玉玲同志在新屏市之后,能力已经得到了展示,她完全是能够胜任这个新的工作。”

  周部长苦笑一下,对王稼祥他是可以驳斥的,但面对这个人见人怕的华子建,周部长还是有点虚火的,不敢轻易的正面还击,他就求助似的看了冀良青一眼。

  冀良青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说话看来不行了,虽然这里面自己的嫡系很多,但让他们面对华子建,都还是有点份量不足,华子建的凌牙俐齿,等闲的人哪是他的对手。

  冀良青就摁息了手的烟蒂,说话了:“华市长,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个人认为,挑选干部是组织部门的工作,如果谁都随随便便的参与进来,那还要组织部干什么?在一个齐玉玲同志我们承认她的能力不错,可是在不错也要有个时间来检验,对不对。”

  华子建反唇相讥说:“那要检验到什么时候?一年还是两年?”

  冀良青轻蔑的一笑说:“检验到组织部门感觉合适的时候,另一个,这样其实对你的威信也是一种维护。”

  “这和我的威信有什么关系?”华子建有点听不懂了,他疑惑的看着冀良青。

  冀良青淡淡的说:“因为你们是同学,这动得太快会不会让其他干部联想到什么,当然了,你不会假公济私的,这我相信,但众口悠悠啊,谁知道别人会怎么说。”

  华子建一下就长大了嘴,想要反驳,却无从说起,他愣怔了一会,有点沮丧的低下了头。

  冀良青就在心暗笑起来,华子建啊,你总算今天在我们面前吃瘪了吧。

  其他人也看出了事情确实对华子建不利,本来华子建和齐玉玲是没什么关系,但有的事情你无法解释,冀良青也刚好利用了这一点,一击之下,就让华子建无力反抗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冀良青看问题,找重点的能力也就是不错。

  王稼祥的这个提议在冀良青的三言两语就给否决了,王稼祥心也有点不舒服,但没有办法,自己的主帅华子建都无话可说了,自己还能干什么,人家今天说话也说的够清楚了,你王稼祥也不是组织部门的,真有点吃家饭,管野事的味道。

  尉迟副书记看了好一会华子建,见他也偃旗息鼓不想力争了,他也就闭上了嘴,从内心讲,尉迟副书记也觉得在这个事情上华子建有点唐突了,事情名不正言不顺的,就算闹起来也占不到多少便宜,所以他给华子建递个眼色,让华子建忍一下不要在提了。

  华子建当然忍的住,否决就否决吧,华子建也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