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七百八十九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百八十九章:叱咤风云

  冀良青显然也看出了华子建的短板,所以继续说:“证据,证据,华子建你懂吗?一个厅级干部,就凭这几个东拼西凑的材料就能整倒吗?亏你想的出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冀良青用一种很笃定的语气对华子建说。

  华子建静静的看着冀良青,眼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怜悯和无奈,他就那样一句话不说,就那样看着冀良青,让冀良青在后来就无法再延续自己的笃定和微笑了,因为冀良青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自己面对的是一匹狡诈而凶狠的狼。

  笑声也慢慢的停歇下来,冀良青的心也慢慢的收缩在了一起,华子建的表情让他开始对自己的判断有了一种怀疑,华子建一定已经有更好的办法对付自己了,否则,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呢?这个想法刚刚一冒头,冀良青就无端的生出了难以名状的恐惧,这些天来他一直强迫自己坚强起来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他看着华子建那迷蒙的眼光,说:“怎么?难到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你能证明我什么吗?”

  华子建用充满了同情的语气说:“你以为我就拿这几份材料就到你这里来了?你认为我是一个考虑不周的人?你认为你看的出的问题我能看不出?冀书记啊,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着一个强大的对手在看待,但你显而易见的,小看了我,这会害了你。”

  冀良青的眼睛就眯起来了,是的,自己是应该重新的衡量一下目前的状况了,华子建不是一个傻蛋,他没有决胜的把握,怎么可能就这样冒失的跑到自己这里来宣示胜利呢?这根本就不是华子建一贯沉稳和谨慎的风格。

  冀良青眯起的严重射出了冷冷的光,但敏感的华子建还是能在冀良青貌似威严的表情看到他内心的慌乱,不然为什么他的眼皮会不断的颤动,那是因为恐惧。

  “华子建,既然如此,我们的敞开来说吧,你有什么可以让我认输的证据,假如有的话,我无话可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输就输了。”冀良青急于要知道华子建手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华子建点点头,说:“好。”

  接着华子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我的手机上有一点东西,假如冀书记你有闲情逸致的话,我可以放一段你给张光明做指示的录音。”

  冀良青一下怔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华子建,有点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张光明录音了。”

  华子建叹口气,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手上翻转着说:“正如我刚才说过的那样,你轻视了所有的人,包括张光明,你对他太小看了,他本来是一匹狼,但你把他看成狗了。”

  冀良青脸色变得灰暗了许多,不错,难怪华子建可以堂而皇之,有恃无恐的到自己的这里来,他手上确实有一张能置自己于死地的好牌,有了这张牌,胜负已经就不用再去研判了。

  华子建继续说:“这还不算,他们还有你秘书的录音,张光明一直都防备着有这么一天的来临,所以,我想事情应该结束了。”

  冀良青恍惚感到,自己的天空是黑暗的,心里空空的,原来世界也有抛弃自己的一天,一种孤独,寂寞,失落涌上了心头,漫漫悠长的人生道路,冀良青觉得自己尝试了所有!爱过,哭过,笑过,沮丧过,悲伤过,痛心过,付出过,被抛弃过,虚伪过,这林林总总的感情一直在折磨过自己,现在总算都结束了。

  他第一次在华子建的面前垂下了过去一直高昂的头颅,他孤寂而忧伤的说:“好吧,你胜了,你现在可以按你自己的想法办了,我无话可说。”

  华子建眼闪出了一种王者的威严,淡淡的说:“你还有话可说,你还有机会可抓。”

  “机会?什么机会,是你给我,还是他们给我,哈哈哈,哈哈哈,华子建啊,你在我面前有点减分了。”

  华子建不动神色的说:“你当然还有机会,我听说你捐出了几百万,我知道你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事情也许没有发展到哪一步,我华子建也从来都不是个赶尽杀绝的人。”

  “你不赶尽杀绝?这还是你吗?”

  “当然还是我,权利博弈的最终目的我一直都很清楚,那就是权利,不是人身的攻击和江湖的仇恨,我可以让出一条道来,但你也要给与我足够的尊重。”

  冀良青从刚才的绝望和惶恐恢复些许,他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自己辞职,还想要你对季副书记的反戈一击。”华子建说的很慢,但字字千钧,一下下的都砸在了冀良青的心头。

  冀良青的脸就突然的红了,这是一种被激怒的愤慨,他也一字一句的说:“我不会那样做的,恐怕你会失望。”

  华子建静静的看着冀良青因为愤怒而情绪激动,他点上了一支冀良青办公桌上的香烟,抽了几口,等冀良青脸上的红晕都消退的时候,华子建才说:“那么好吧,我就不再强求你什么了,但季副书记还是不会因为你对他的忠诚而摆脱危机,这一点你比我清楚,本来我是想你至少还能保留人大主任的职务,现在看来,你什么都不想要了,也好,也好,这样干净轻松。”

  说完这些,华子建抬手,很稳定的把手的烟蒂摁熄在了烟灰缸,笑一笑,站了起来,收回了还放在冀良青面前的那几份材料,说:“好吧,我也言尽于此了,今天打扰你了,冀书记。”

  华子建转身离开了,他的步伐不快不慢,但每一步都是坚定的,每一步也都像是踏在了冀良青的心口,踏的冀良青呼吸艰难,喘息不均,冀良青不由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头,在华子建用手搭上了门板上球星把手的那一刻,他喊了一句:“等一下,等一下。”

  华子建站住了,他没有回转身体,但显然的,华子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种如释重负的笑容。。。。。

  离开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华子建抬头看到了一缕阳光,它是一丝丝的,从漫天的白云间洒下来,落在地上,落在树叶间,落在行人的面上,落在华子建的心里。一丝丝的温暖,是美好的,华子建抬头仰望,阳光在他的眼波里形成了影子,好像他的灵魂也被洗涤了一遍似的。

  华子建想要放声高歌,或者拔剑四顾,或者吟诗作对!但终于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的带着难以捉摸的微笑,走进了这个温暖的世界。

  新屏市的反应是快捷而致命的,冀良青的一封辞职报告和一封反省书拉开了北江省季副书记厄运开启的大幕,在这个冀良青的反省书里,他列举了很多自己的错误,但这些错误都是无关重要的,只是有一样成了整个常委会讨论的主题,这就是冀良青说到自己在季副书记的指示下,轻率的协助季副书记的儿子在大宇县借得大量资金,给大宇县的发展带来了影响,造成大宇县很多的企业现在应为资金短缺无法正常运营,这严重的损害了干部在基层百姓的声誉,虽然他也是迫不得已和大意失误,但还是有错。

  省常委会对此事极为关注,在安排人员到新屏市了解情况的同时,及时的冻结了季大公子在股市的所有资产,并将此事上报了央,希望获得央的许可,对季副书记以及季大公子做出更深一步的调查。

  这是无可厚非的决议,作为一个省级部门,是很难对一个副书记进行调查的,所以在常委会讨论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除了季副书记回避之外,其他的常委,不管他们过去和季副书记关系多么的密切,但也很爽快的举手同意了,因为谁都知道,季副书记已经要日落西山,这个冀良青的材料不过是一个引子,从最近上面的一些议论导向上看,季副书记已经完了。

  季副书记请假休息了,这是一种自知者明的表现,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必须回避和收敛起来,儿子从大宇县借钱那是抵赖不掉的,不要说自己帮了忙,就算不帮忙,一样也是涉嫌违规的,何况他还知道,自己儿子在其他几个省管的国企也借的有钱,这样的情况自己是开脱不掉的。

  央当然快的介入了对季副书记的调查,总理在上面亲自签字,要求认真调查。

  而新屏市也很快地迎来了省委调查组的人员,他们要落实季大公子在借贷是不是动用了权利,同时,还有对当事人的一些取证和调查。

  这件事情一下在一直都不平静的新屏市更引起了一阵的更大的轰动和震撼,所有的人都开始打听和盘算起来了,稍微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也都看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冀良青的时代已经宣告结束了,未来的新屏市会成为华子建的天地,这不太起眼的城郭,将掀开崭新的一页。

  而随之带给华子建的就是无尽的烦扰和困惑了,那些各行各色的人,都一下的聚集在了华子建的周围,他们不断的讨好,纠缠,献媚和表白,每一个人都争先恐后的想要获得华子建的青睐和关注。

  在办公室,华子建肯定是躲不住的,小赵根本都无法阻挡这汹涌澎湃的大军,回到家来,华子建依然是无法安静,就算他卸掉了门铃的电池,那毫不间歇的敲门声都闹得小雨无法安睡,前来送礼的人在进不了华子建家里的情况下,竟然厚颜无耻的等在华子建家的门口,互不相识的也可以发烟聊天,隔着防盗门对华子建赞颂,这实在让华子建忍无可忍了。

  他只好大张旗鼓的离开了新屏市,说是到下面基层去检查,实际上他找了一个宾馆住了下来,知道他在这里的人很少,他安安静静的在酒店睡了一个上午,不管谁来电话,他都说自己正在路上。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