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百二十九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百二十九章:叱咤风云

  去年北江市市政府考虑到城区的拓展需要,计划兴建一座大桥,市委也是同意了市政府的方案,申请立项报告也已呈报省政府、省发改委、省交通厅等相关部门了,估计最近就能批复下来。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杨市长也给华子建提过几次,杨市长的意思是希望能早日把这个项目的各项筹备工作定下来,等立项报告批复下来后就立马动工。

  华子建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也就没有表态,他均以市委新班子刚成立为由建议这事过段时间再议。

  按常理,上一届班子定下来的事情华子建没必要一拖再拖,以免落人口舌。可华子建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也看了不少关于大桥的资料,看来看去,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尤其是桥的设计他不怎么满意,感觉目前设计的大桥缺乏现代大桥应有的美观和气势。一旦建成,将和开发的北江市格格不入。还有,资金问题也是华子建一直踌躇的原因之一。根据现在大桥的预算,建造大桥需要2000多万,而目前的资金缺口是600万。单就现在的规模就缺600万,如果想要把桥修得更美观更有气势些,那桥的造价可就要翻上好几番了,那样的话资金的缺口将会更大。

  但修建的好一点,却能做到一劳永逸,不会因为几年后桥面太窄又来修建的问题,所以华子建一时拿不定主意。

  华子建现在有仔细的看了几遍,就开始沉思起来,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秘书小刘就过来了,说:“华书记,其他的领导都到会议室了,你看是不是现在就过去。”

  华子建习惯性的看了看时间,确实只差几分钟了,他就点头说:“把我水杯带上吧。”

  说完拿着修建大桥的计划书就离开了办公室。

  到了会议室一看,人还真不少,除了常委们,还有副市长几乎都在,几个相关局的局长也坐在后面,华子建微笑着扫视了一眼所有的人,就坐到了间的位置,左右两面是杨市长和屈书记,刚坐下,屈书记就给华子建发了一支烟,帮华子建点上。

  华子建客气了一句,看看杨市长说:“人都来齐了吧,那就开始。”

  杨市长点头说:“都来了。”

  接着杨喻义清了一下嗓子,说:“现在我们开始开会了,我先说说会议的议题。。。。。”

  杨喻义先是把大桥申请立项报告省里已作批复的事说了,接着,把省里相关领导对建造大桥提的一些意见作的一些指示也讲了一遍,并强调省委、省政府及省交通厅的意思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开工建设,尽早完工。

  省里的意思,杨喻义就是不说华子建也知道,早在他来北江市的第三天,苏省长就跟他说了这事,要他抓紧时间,快点把大桥建起来。苏省长不催,华子建也想这个工程尽快上马,这不仅是城市建设的需要,也是他在北江市打下基础,扎稳脚跟的需要。

  可是,他不愿意就这样匆匆上马,正因为这是他上任后的头一个工程,又是秋紫云前任班子留下来的工程,所以,他不仅要把大桥建起来,还要把大桥建设好。

  桥的选址华子建去看了一次,也很满意。

  等杨喻义讲完了话,他看看华子建,希望华子建也说点什么,到现在为止,杨喻义摸不清这位新书记的底。

  华子建却没有表态的意思,他不紧不慢的说:“杨市长,那么你们政府现在是个什么想法呢?”

  杨喻义略一思索,说:“我征求了政府几位同志的意见,他们的意见是等批下来后立即招标,越早动工越好,但华书记,您是怎么想的?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缺口资金解决了吗?”

  “还没有,还差六百多万吧,准备到省里再跑跑,把这个缺口给填了,就是省里不给,我们市里挤一挤,应该问题也不是太大的。”

  华子建端起了茶杯,在手里暖了暖,说:“杨市长,你有没有想过把大桥建成北江市的标志性建筑?”

  杨喻义怔了下,摇摇头,说:“有人提过,不过反对的同志很多,后来也就没人再提这事了。”

  “那些领导反对的理由是什么?”华子建慢条斯理的问。

  “主要有这么两点,一是河那面目前的人口和车辆不多,没必要建造这么好的桥,实用就行了,太好的桥显得有些不实用。二是北江市要考虑自己的财力问题,下一步可能用钱的地方很多,如果要把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的话,那桥的造价会是现在的两倍甚至三陪以上,而且很难争取到省里的支持,缺口资金会很大。”

  杨喻义说的资金问题华子建这两天也考虑过,在他看来,这并不是最棘手的问题,最棘手的是如何说服那些认为浪费财力的市、省领导。

  华子建点点头说:“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你考虑过没有,我们的河南岸的新区是按高起点高标准高要求进行规划的,而我们的大桥呢,却是缩手缩脚低标准低要求进行设计,按这种设计建造的大桥是很难跟未来的新区相融合的,这是个不容忽视的大问题。”

  “这个我们也考虑到了,所以后来作了些调整。原来是打算花个千把万建成普通公路桥的,后来考虑到这一点,就在原先的预算上多增加了600万,在桥的外观、宽度和材质上作了些调整。华书记,如果从长远考虑,把大桥建成北江市的标志性建筑那是很有必要的,可问题是我们要更多的考虑财政问题啊。”

  杨喻义想说即便拿得出这么多钱,就北江市的发展现状,也不可能把钱花在一座桥上,因为北江市要搞的工程不止这一个,等着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就拿省钢来说吧,他们搬迁之后,那个地方肯定要重建,还有很多北江市的本土工业,也都急需搬迁和输血,政府出钱的地方很多。

  华子建听完了杨喻义的话,好一会都没说什么,这其实也就成了一个暗示,那就是现有的方案华子建并不认可,其他的参会人员也不好明确的表态了,在华子建和杨市长都没有统一思想之前,说什么都不恰当。

  会场就冷了一小会。

  杨喻义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这个大桥政府准备了好长时间,连过去秋紫云都没有说什么,你华子建刚来没几天,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你到是甩手掌柜,说起来轻巧,具体的事情可都是我们要实施的。

  但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他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华子建这时候说:“我在想,如果把大桥建成一个多功能体建筑,桥面采用现代坡屋建筑风格,在桥的心位置建设一个三层建筑面积达到4000余平方米的观景台。宽度增至30.8米,改成双向4车道,引桥部分两端各延长15米,这样桥的总长度就是200米。你回去叫人做个预算,建这样一座桥大概要多少钱。”

  “可是……”

  “先作个预算嘛,建不建到时我们开会再讨论。搞得到钱就按新方案建,搞不到钱那就按原来的方案建,那样别人总不会说什么闲话了吧。”华子建见杨喻义又想拿没钱说事,就先堵住了这个话。

  杨喻义见华子建的态度坚决,也不好在坚持自己的看法了,便说这事他回去安排,尽快把新方案的预算报告拿出来。

  华子建再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其他人就都是说些模棱两可的话了,说老方案不错,可以节省前,但新方案也好,可以避免重复的修建浪费,反正大家最后说了好一会,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看样子大桥的事情今天肯定是定不下来了,华子建也就准备让散会了。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杨喻义又说起了省钢的事情:“对了,同志们啊,还有个问题大家要早做准备了,那就是省钢很快就能搬迁,现在华书记亲自出面处理这个事情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对了华书记,昨天去省钢怎么样?有点效果吧?”

  华子建心里就冷笑起来,这杨喻义真想看自己出丑啊,还刻意的在这个会上把搬迁的问题说出来,想让所有的干部都知道事情是我在负责,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了。

  “这个事情啊,昨天我去接触了一下,具体情况还要在多接触几次才能有个结果,不过大家有个准备也好,反正是迟早要搬的。”

  华子建这没有太多底气的话就让杨喻义听的好笑起来,他昨天专门还装着关心的给省钢成厂长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情况,虽然成厂长说的很委婉,但杨喻义还是从成厂长的话听出了一些状况来,那就是对华子建的出面,这个成厂长根本就没当一回事情,问题也肯定不会因为华子建的出面得到解决。

  有了这个消息,所以杨喻义才觉得在今天这个会上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说一说,这个烂苕是一定要丢在华子建怀里的,让他推都没办法推脱。

  其他在会的干部一听杨市长的话,心里也都很是明白,大家心叹口气,看来华子建是要麻烦一次了,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他什么状况都没弄清,就随随便便的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呢?看看人家秋紫云书记,那就比这个华子建聪明的多,杨市长怎么套都没有把秋紫云套进去。

  这就叫姜还是老的辣啊,华子建毕竟是嫩了一点。

  倒是倾向于华子建的那几个常委,比如宣传部的部长席建安,组织部长龚自正,纪检委书记田展照等人都有点忧心忡忡起来,这个事情他们是不知道的,今天才听说这个情况,要是早知道,他们肯定会劝华子建不要接手,现在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

  开完会大家都散去了,组织部长龚自正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装着是汇报一个其他工作,说完之后,就像是和漫不经心的说:“华书记,我看省钢搬迁的事情也不要着急在这一时,让秘书长跑跑就成了。”

  华子建就笑了,说:“呵呵,你是怕我陷进去是吧?”

  龚自正部长忙说:“不是,不是,我是怕书记你太劳累了,这点小事,换个人跑一样的。”

  华子建哈哈大笑起来,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事啊,别人恐怕未必跑得下来,还是我来跑吧,无非就是多跑几次。”

  龚自正部长心很是不以为然的,自己的话也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但怎么看似挺聪明的一个人,就有点傻呢?你作为市委书记,想管的管,不想管的随便推给别人好了,非要到最后撞了南墙才回头啊,那时候就落下笑柄了,这个成厂长谁不知道啊,老知识分子的格调,清高,孤傲,眼里没人,北江市就没有谁让他看的上眼的,华书记你这不是自讨苦吃。

  龚部长苦笑着离开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对他来说,这感觉真不太好,要以华子建这个样子,傻傻的,笨笨的,他哪里是杨喻义的对手啊,只怕将来连带着自己几人,都会很难过了,有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啊。

  华子建才没去在意龚部长怎么想的呢,他等龚部长一走,就叫来了小刘,对他说:“小刘,你马上打电话给建设局杨局长、交通局易局长和财政局李局长,要他们下午上之后到大桥的选址处来,我在那里等他们。”

  小刘迟疑了下,问道:“华书记,万一有些人在下午开会或者有其他事情来不了呢?”

  “那就让他通知副手过来。”

  “好。”小刘回到仅一墙之隔的办公室打电话去了。

  华子建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会,就又拿起了那个大桥方案看了起来,对这个大桥,华子建还是希望能一步到位,就算钱紧张一点,但只要省钢搬迁的快,在新城修建想办法操作好一点,挤出千把万来应该不成问题,这省城不比新屏市,资金总体还是比较丰沛的。

  午华子建就没有回家,在市委伙食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华子建在餐厅里看到了许多午不回家的干部,省城就是省城,记得过去不管柳林市,还是新屏市,午在机关吃饭的人都不多,但省城太大了,加上堵车,所以大部分工作人员午都不回家,华子建也没在小餐厅坐,就在大饭堂找个桌子坐下,一会身边来了好几个干部,大家聊聊天,这饭吃的也是有滋有味的。

  另外的很多人一面吃饭,一面也看着华子建在窃窃私议,特别是那女孩,少妇们,对华子建就格外的关注,这书记,真是帅气,她们肯定也有人会开始了无限的遐想,所以今天的饭吃的都很慢了。

  华子建吃完饭回到了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休息室,华子建给小刘说了一声,让他上班了叫自己,然后倒头睡下。

  下午上班之后,华子建发现小刘的神色有点不对,华子建问:“怎么了小刘,有什么事情吗?”

  小刘嗫嚅着说:“华书记,我给几个局都已经全部通知到了。不过……”小刘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华子建问道。

  “他们都说有事来不了,但会派二把手过来。您看我们是去还是不去呢?”

  华子建眉头柠在了一起,他沉思片刻说:“去,为什么不去?小刘,你马上派人去了解一下,看这些人是真的有事来不了还是在找借口推托。不过,要注意方法,别让人看出破绽。”

  随后,华子建就驱车去了大桥的选址点了。

  车刚停稳,财政局的副局长和交通局的副局长也就到了,几个人说了没几句,建设局副局长的车子抵达了。

  这几个局长到底是副的,所以在华子建面前还是表现的足够尊重和恭顺,华子建也绝口不提他们局长为什么不来的事情,就给他们说起了大桥方面的想法。

  他说:“北江大桥是北江市未来最宽最长的一座桥。按现在的设计,建成后的大桥是160米长,16米宽,其标准,也就相当于普通的公路桥吧,这样的桥,待北江市的经济崛起之后,是不是会落伍,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几个副局长都连连的点头,今天他们也是抱定了主意的,来就是带着耳朵来,少乱说,当惯了副职的人,不管过去是什么性格,现在都磨练的差不多了,那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不多说一句话,不乱表一个态。

  华子建见他们都不说,又说:“我们有没有必要把大桥建成一座现代化的大桥?今天叫大家过来,就是想听听大家对即将开工建设的大桥有些什么意见和好的建议。这不是开会,大家就不必这么拘谨了,希望大家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华子建开门见山地说道。

  今天这些都是副局长,平常说话没什么份量,哪有人问他们啊,对政府兴建大桥这等大事更是不敢多言,以免出言不慎得罪了本部门的一把手。基于这样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大家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谁也不说话。

  华子建眼睛就眯了起来:“你先说说吧。”华子建见大家都不说,就开始“点将”,直接的找到了交通局的副局长。

  小刘掏出本子准备作记录。

  华子建摆摆手:“小刘,记录就不必做了,大家只是随便聊聊。”华子建觉得不作记录更能消除他们的顾虑。

  这个交通局的副局长过去在局里并无实权,凡涉及工程项目、财经财贸的事情局长都牢牢抓在手里。他虽是第一副局长,看似比三把手四把手权力大,其实也是个空壳。对局长的专横拔扈早就耿耿于怀了。他也知道局长是亲杨派,肯定是会析极力反对华书记把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的。

  早上市委的会议他也大概的听说了一点,特别是华子建要求局长下午过来,局长不来,这明显就是在对抗,自己或许应该抓住找个机会获得华书记的欣赏。

  现在见华子建让他说,就很小心的说:“华书记,那我就说点我的浅显之见吧。从目前北江市的人口、经济、交通上看,修建普通的公路桥是完全可以满足当前所需的,但是,随着我市经济的发展、人口、车辆的增多,普通公路桥无论是从适用性还是观赏性上看,都适应不了未来城市发展的需要,所以我觉得华书记说的把大桥建成一座现代化大桥还是很有必要的。”

  华子建连连的点头,满眼都是赞许的目光。

  建设局副局长从华子建的开场白就明白了市委书记召集大家过来的用意,交通局副局长说话的时候,他又一直在观察华子建的表情,见华子建面带赞许,频频点头,心里就有了主意,待财交通局副局长一说完便接过话茬:“江局长说得对,城市建设我们不能只看当前,而是要有长远的眼光。”

  说完这些,这个建设局的罗副局长还说只有把北江大桥建成现代化大桥,才不会造成真正的浪费,并举了某地某大桥因建时设计保守,仅隔五年就淘汰了,只好拆除重建的例子。

  华子建听了很满意,见财政局副局长毕鹏不说话,便笑了笑,说:“你这位财神爷也说说吧。”

  财政局副局长毕鹏尴尬地笑笑,说:“华书记就别笑话我了,我只是一个副局长,哪里称得上财神爷呵。”

  众人就笑了起来,实际上这三个副局长今天都是有点尴尬的,本来是局长的事情,却把它们找来了,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吗,我们几个说了有个屁用。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