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

  吉琼玉才不管杨市长是什么心态呢,对这个男人,她一点都不怕的,两人曾经有过那种关系,现在看看杨市长对她也没有太多的帮助了,就想直接投靠华子建,这也是她最近一段时间对北江市政治格局做了深入研究之后的结论,她人为,华子建是一定能在北江市站稳脚跟的。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她继续说:“大家都知道,很多时候,一座建筑往往就会让人记住一座城市,如说起‘黄鹤楼’,我们就会想到江城武汉,提起‘藤王阁’,我们就会想到红色之城南昌。据我所知,整个北江省9个地级市,还没有哪个地级市有双向四车道的大桥,更别说搞什么景观台这些东西了,如果我们把北江大桥建成一座美观的现代化大桥的话,那么,既能使其很好的与开发的南北两个新区相融合,又能使我们北江因为这座桥而名声鹊起,这样对我市招商引资,发展北江市工业也是大有帮助的。所以,我认为,把北江市大桥高标准、高要求地建设成北江市的标志性建筑是非常有必要的。”

  吉琼玉说完这一大通后,带着一种轻微的妩媚,看了眼华子建,见华子建面带笑容,便知道她的这一番话深得华子建满意。她也猜得到,杨市长现在肯定是铁青着脸瞪着她。

  其实不然,尽管她的这番话杨市长在听着极不舒服,心里可以说是五味杂陈,也是恨透了她,但杨市长仍是笑眯眯的,对吉琼玉的发言,更是时不时的点头表示“认可”。

  “琼玉同志的发言说得很好,很有见地。”杨喻义“赞许”地笑笑说,对着与会者扫了一遍,然后把目光落在交通局易局长身上,又说:“易局长,你作为交通局长,修路铺桥可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也发表发表你的看法吧。”

  这交通局易局长等几个人,因为省委党校培训的通知还没下来,所以今天听说开会,也都主动的来了,他们昨天在杨市长那里也是研究了好久的,对华子建实在还是气不过,特别是华子建让他们到当学学习,面子上他们是给华子建承认了错误,表示要改正态度,配合工作,但心底里对华子建还是很不服气。

  刚才吉琼玉发言的的时候,易局长早已是如梗在喉,不吐不快,若不是顾及华子建在场,他刚才真想打断吉琼玉的话,现在见杨市长点到了自己,就讲了起来。

  “华书记、杨市长,既然是关于建桥的事情,正如杨市长所说,是我份内之事,那我就说说我的一些看法吧。刚才吉主任刚才说了,一座标志性的建筑或者说一座有名的建筑,是宣传一个城市的最好名片。确实,我们北江市需要这样的名片,需要借助这样的名片来提高北江市的知名度。但是,我们做任何一件事情,总得结合实际情况吧。全市的总体经济水平还很低。我认为把北江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的时机还不成熟,按照这几年北江市发展的度,起码要再过8到10年方为适宜。”

  说到这里,他看了杨市长一眼,见杨市长那熟悉的眼神尽是赞许,他就更精神了。

  “在座的除华书记刚到北江外,其他的不是北江本地人就是在北江工作了四五年以上的领导,对北江的经济现状都是非常了解的,当初也有同志提出要把大桥建成一座现代化大桥,后来市委市政府为什么没有采纳,就是因为考虑到北江市的经济现状。根据原来市委、市政府的方案,建成后的北江大桥也是非常不错的,不说10年,最起码七八年内是不是会被淘汰的,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根据原来的方案建设北江大桥好。要不然,多花几千万元建一座桥,老百姓肯定不会买帐的。弄不好,还会以为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从捞了油水呢。”

  易局长的话不仅有明显暗示华子建不了解北江市现状,胡搞瞎搞的意思,还有影射华子建想利用提高造价从捞上一把的意思。

  杨喻义见华子建的脸色骤变,便瞪了易局长一眼,说:“易局长,注意就事论事,别把问题扯远了。”

  “杨市长批平得对,是我嘴巴比脑袋快跑题了。我的意思是,提高造价,把北江大桥建成峡川的标志性建筑,不仅不符合峡川的发展现状,也不符合民意民情。”易局长说。

  易局长发完言后,又冷了几分钟的场。每一个领导都闻到了一股硝烟味,大部分与会者都作观望状,生怕一发言就被另一方乱枪扫射,死无全尸。

  华子建又点了几个将之后,气氛才开始热起来。

  这个会开的时间比较长,从下午三点开始,一直开到六点多才结束,从始至终,虽有冷场,但一旦讨论起来就比较激烈,坚持原来方案的领导、代表认为建设北江大桥要坚持从实际出发,厉行节约的原则,而另一些领导、代表则认为建设北江大桥要从长远考虑,不能鼠目寸光。

  在人数上,支持老方案不变的多一些,但在气势上,支持把北江大桥建设成标志性建筑的还是略占上风。

  原因很简单,除建设局杨局长、交通局易局长和财政局李局长几人敢无所顾忌,据“理”力争外,其他人都只是简明扼要地说上几句,表个态,不敢过多的摆这理由摆那理由。

  对于这个结果,华子建还是比较满意,到6点过10分的时候,他觉得目的已经达到了,便作了总结性发言:“今天这个会开得很好,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虽然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分岐,但除少数干部说东指西,乱说一气外,大多数的同志都能够就事论事,有理有据,这很好,说明大家都很关心北江市的城市建设,也说明我们今天这个会开得很成功,很圆满。建设峡江大桥是一件功在当代,造福子孙的一个工程,我们一定要广泛征求、听取各层各面的意见和建议,而不能急于求成,盲目开工,更不能搞什么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而是要把大桥的修建作为一件实实在在的好事实事来抓。”

  华子建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的杨喻义,说,“杨市长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杨喻义说没什么补充的了,华子建就说:“时间不早了,今天的会就到此结束吧,散会!”

  与会者就纷纷起身,准备离开。杨喻义用手敲了敲桌子,说:“请大家慢走一步。华书记为各位领导、代表准备了晚餐,请大家散会后一律到北江宾馆用餐,这也是件政治任务,任何人不得找借口推托。”

  通知开会时,就已告知散会后到北江酒店用餐,杨喻义之所以再次强调,是怕易局长这些他的支持者走人。确实,他要是不这么强调一下,易局长,李局长和杨局长这些亲杨派的人还真的打算开溜。现在杨喻义这么一强调,他们再不去可就太不合适了。

  这样的会餐就简简单单的,也有酒,但放开喝的人却很少,所以还不到一个小时,会餐就结束了。

  华子建却没有急于回家,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所以华子建就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准备看看件什么的。

  这次会议的召开,让华子建心里更有了底,让他更清楚的明白了谁是站在杨喻义那边,谁是站在他那边的。他很欣慰,能有这么多人支持他,虽然支持他的人在数量上不及与会者人数的一半,但这足已让他欣慰了,自己毕竟是初来咋到,能有这么多支持者,已经难能可贵。

  人家杨喻义在北江市但任重要职务多年,社会关系盘根错节,由他提拔起来的干部更是多如牛毛,想要一下子都争取过来是不现实的。不过,他非常乐观,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只要把人事权紧紧地抓在手里,就不愁那些反对他的人不向心于他。

  作为一个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华子建也准备过段时间动一批干部了,虽说只是小调整,但就算是小的调整,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人还十分关注十分重视的。这一点华子建自然心明如镜,他要借这次人事变动做点章。

  他就没有看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思考着下一步的工作,对北江大桥,华子建还是希望能一次修到位的,这样从长远来看,确实对北江市很有利,人们往往都习惯用过去的情况和发展度来考虑问题,但华子建却相信,北江市和北江省的发展在未来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情况出现,这也是基于华子建对全国形式的一种判断。

  在一个,华子建更希望通过北江大桥的问题,让自己以此为契机,逐渐的掌控住北江市的权利,这一点比起修改一个大桥方案,更让华子建关注,自己既然到了市委书记的位置,就绝不能让别人架空或者排挤,正如华子建一贯都遵循的那样,权利是要自己来努力,单单靠运气和等待,那是永远得不到。

  华子建正在想着这些问题,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华子建一看是个新号码,就不想接,这个时候打手机的都是些半生不熟的关系,不是探听信息,就是托付办事,这样的电话可接可不接。如果真是铁磁的关系,大多会在上班时间,或直接到家里,到饭店。

  华子建就发现了,市委里面的很多人即便手机响成炸弹,也不会有人提醒,屋里人多的,接听电话会说一些暗语,挂着长或者主任头衔的一人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手机贴在腮上,说着的是“怎么了小花猫,又谗了?”这是冷了老情人或新情人如胶似漆的口气。

  华子建虽然不是如此,但这样的不熟悉的号码,他还是会犹豫的。

  但电话却一直像个不停,让华子建不得不接:“喂,你哪位啊,找谁。”

  要是认识的号码,华子建会很快报出自己的名字,但这样的号码,他想先听听。

  “华书记,是我,洋河县的林逸啊。”

  林逸?华子建一下就坐正了身体,这到很有点意外,华子建忙说:“林逸啊,哈哈哈,怎么换了个号码,差点不接你电话了。”

  “嗯,我手机没电了,这是秘书的手机。”

  “奥奥,你最近还好吧?”

  对面林逸说:“我在赶往省城的路上,首先对华书记表示祝贺,在一个想晚上见个面吧?就不知道华书记方便吗?”

  华子建却突然的有了一个感觉,觉得这个时候林逸到省城,或许是有目的的,而她来找自己,也许不单单是为了诉诉旧情,因为对林逸来说,现在是个很敏感的时刻。

  当然,这也无可厚非,所有官场的人在这个时候都会紧张起来,毕竟一个人的机会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

  华子建想了下说:“你走到什么地方了?”

  “今天开会忙,所以走的晚,离开柳林市几十里了,估计再要一两个小时就到了。”

  华子建觉得自己应该直接一点,和林逸不用绕弯子:“你是不是准备来省里活动县长?”

  林逸绝没有想到华子建会这样问,她一下愣住了,说真的,她确实是想来找找关系的,在省城市委,她还是有几个朋友,但这些人由于身份的限制,未必能帮上她多少,所以她就想到了华子建,现在的华子建已经是省委常委了,自己找找他,比谁都强,而且也是好久没有见华子建了,林逸还是有点想法的。

  “华书记,你也知道这事情了。”

  “是啊,我无意见听说的,所以问问你,是不是冲这个来的。”

  “嗯,有这么一个意思,不过也不好为这事惊动你,主要想去看看你。”林逸有点嗫嚅的说,对华子建这个男人,林逸是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他总是很飘忽,他的想法,他的考虑根本都不是自己可以猜测的,她更怕随着华子建地位的提升,在这些问题上会是另一种态度。

  华子建点点头,觉得林逸还算诚恳,就说:“如果是为这件事情而来,我认为,你最好不要节外生枝,既然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我肯定没有袖手旁观。”

  那面的林逸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了,她应该是很激动,没想到远在省城的华子建依然没有忘记自己,从他的话也清晰的表明了,他已经帮自己把这事捋顺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