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百六十一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百六十一章:叱咤风云

  过了两天的时间,秘书小刘就送来了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纪悦的一个情况报告,这个小刘的字表达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在这个报告详细的介绍了这个被称之为女强人的纪悦,说她的公司规模在省城虽然只算是等,但她却具有和省城两级政府的良好关系,在很多市政工程上她都具有强大的竞争里,就拿棚户区改造这个工程来说吧,当初连比她公司规模更大的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也败在了她的手下,由此可见一斑。

  而这个35岁的女人还有一副妖艳过人的美貌,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可是据传言,她和北江市的市长杨喻义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她自己也是成家的人,老公是师范学院的一个老师,两人关系很紧张,曾经老公到她的公司也去闹过几次,但软弱的老公在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老婆时,也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而更让人惊诧的是,这个纪悦在10年前不过是一个医院的普通护士,她的第一桶金是从而而来,现在已经难以查明,可是她就是凭借着广泛的交际能里,能在短短十年的时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发展成北江市颇有名气的女老板,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

  华子建认真的看着这个情况报告,看完之后,华子建按卷沉思,他有两个疑惑,一个是这个纪悦到底和杨喻义的关系深的何种程度,另一个是,在纪悦的背后,会不会还有更强大的力量支撑,这两点都是华子建需要小心对待的。

  华子建想了想,问小刘:“小刘啊,在这个纪悦的身后,你有没有发现其他的什么。”

  小刘摇摇头说:“其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一定非要说特别之处,那就是她不仅仅和北江市各级政府领导的关系好,在省政府和省委,她也有广泛的人脉关系,据说她每天下午都是在请客,为此,纪悦还专门的收购了一家酒吧,用以招待她认为值得招待的领导。”

  “奥,酒吧?”华子建有点奇怪,按说大部分领导是不太喜欢那样的场所的,感觉比较乱,人员过于吵杂。

  小刘像是看出了华子建的疑惑,说:“不过她这个酒吧一般人是不会去的?”

  “为什么?”

  “首先是价格高的离谱,普通大众不会去小费,在一个,酒吧的地点也不在繁华街道,这应该是她在刻意的回避一些普通的客人,所以到她酒吧那里去的人,大都是非富即贵的老板和领导,而且大部分去了也是不用买单的。”

  华子建点点头,说:“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酒吧并不是为了盈利而设,它就是一个纪悦的一个联络感情的工具?”

  小刘谨慎的点点头说:“可以这样理解。”

  “你去过?”华子建若有所思的点上了一支烟,问。

  小刘摇摇头说:“我哪有那个资格,我是听秘书科杭正固副市长的秘书说的,他陪杭市长去过一次。”

  “嗯,好吧,你在留点心,把这个酒吧的具体情况给我打听出来。”

  “好的。现在大概地方我知道,但具体的没套出来。”

  华子建‘呵呵’的笑了笑,这个小刘现在也学的有点精了,也知道去骗他的同行了。

  华子建在小刘离开之后,看着那份材料,心里想,自己要找机会会一会这个女人,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怎么才能找到这个机会呢?华子建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引蛇出洞?

  不错,就让她自己出来,华子建找来了发改委主任吉琼玉和分管城建和交通这一块的副市长王树明两人,华子建准备要和她们两人谈一谈省钢附近的明山棚户区问题。

  发改委主任吉琼玉先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今天的吉琼玉收拾的也很精致,虽然她的岁数已经不小,但岁月好像对她特别的眷顾,连眼角的鱼尾纹都没有帮她刻上,她就像一株盛开的牡丹,那大紫大红,饱满风韵,让人晕晕欲睡。

  她带着一种亲昵的微笑对华子建说:“华市长,你说过抽时间让我请你吃饭的呦,你可不要忘记了。”

  对吉琼玉来说,她现在是很满意目前的状况,自己在第一时间就看清了局势,毅然决然的投入到了华子建的阵营,这场豪赌自己算是押对了宝,果然,现在华子建展现出了他的霸气和威严,在第一次的交锋,就稳稳的压住了杨喻义,自己这个险冒得很值。

  吉琼玉还想,自己其实早就想对杨喻义展开报复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始乱终弃,让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了一点尊严,他把自己就当成了一个破鞋一样,穿了一穿,然后扔掉,好像后来他又和那个臭女人纪悦勾搭上了,老娘这口气总有一天是要出的。

  但这些年来,吉琼玉却一直找不多好机会,过去的老书记太过软弱,根本就不是杨喻义的对手,再后来秋紫云吧,也显得莫测高深,和杨喻义分分合合,进退不定,让吉琼玉一直也不敢明确的和杨喻义翻脸成仇。

  但华子建来了,华子建一来就很火爆的和杨喻义拉开了架势,摆上了擂台,这就让吉琼玉看到了一个希望,而且华子建在过去很多神奇的传闻也让吉琼玉准备试上一试的,所以没用华子建怎么费力,她就主动的投靠了过来,对吉琼玉来说,她才不管华子建和杨喻义谁对谁错,她就是想要让杨喻义付出代价。

  女人啊,一旦因爱成恨了,那是相当的危险,所以我奉劝有的朋友,你们一定要在面对一个女人的爱的时候小心谨慎,不要最后演绎到仇恨的境况。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着说:“最近忙啊,找机会一定要吃你一顿的。”

  也不知道这个吉琼玉心里是怎么想的,估计她把华子建的话有点误解了,脸上就泛起了一片红潮,说:“哼,只要你胃口好,管饱。”

  华子建到没有觉得自己语法上有什么问题,但看到吉琼玉的表情,华子建还是心里咯噔的一下,她怎么脸这么红?

  好在这个时候,分管城建和交通这一块的副市长王树明敲门走了进来,王树明年纪约摸四十五六岁了,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他看人时,十分注意;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

  一身休闲的服饰,人永远都是笑口常开的,这个人跟杨喻义也是跟的比较紧的,不过说起他的能力,那就很一般了,有时候华子建自己都怀疑,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混到省会城市的副市长,当然,有时候升迁和能力并不匹配,在官场这个大舞台上,蚯蚓尿尿,各有渠道。

  “华书记,你好,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啊。”王树明谦恭的笑着,一面给华子建发上了烟,还殷勤的帮着华子建点上,然后才自己点上一支,坐在了沙发上。

  吉琼玉本来是在华子建面前站着的,现在见王副市长过来了,也就恢复了脸上的表情,和王副市长坐在了一起,因为她们两人也都知道,显然的,把他们一起叫来,那是有事情要说的。

  华子建等小刘帮他们都倒上水之后,才说:“我请二位来啊,是因为最近收到了好几份省钢周边棚户区的群众来信啊,他们在信说难民营的拆迁是一次欺诈行为,希望市里撤销那个搬迁决定,不知道你们二位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华子建的这个话一出口,王树明心显示一阵的紧张,虽然他办事能力差一点,但还是知道这个拆迁合同是自己亲手定下的,现在搞成如此一个局面,他也有些不知所措,几次找到杨喻义,说起这个事情来,希望杨喻义你能和纪悦好好谈谈,适当的修改一些搬迁条件,给老百姓多少来点好处,赶快把这个事情过了。

  但杨喻义却并没有太当成一回事情,他对王树明说:“你紧张什么?以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实力,以纪老板的关系,那些人能闹个什么状况出来,在看看吧,有的事情就是耗着,看谁的耐力好。”

  王树明在杨喻义的面前是不敢据理力争的,他也只能说一说,见说不动杨喻义,他也是无可奈何的,不过这个件事情总在他心里不恨踏实,自己可是亲手签的协议啊。

  现在华子建突然的提出了这个事情,让王树明必然的紧张起来,他对华子建也有了越来越大的畏惧了,最近的局面谁都看的出来,自己还是不要成为华子建的目标为好。

  “这个事情啊,我们也一直在思考,但现在房地产公司和搬迁户闹得是有点凶,两面都不想退让。”王树明避重就轻的说。

  吉琼玉当然也是最了解这个事情的,但现在因为有王树明在,她就不急于说话,这事情她一直都不舒服的,那个纪悦是个什么东西啊,就凭仗脸蛋漂亮一点,哄的男人团团转,现在把一个好好的拆迁开发项目搞的不伦不类的,真是太过份了。

  华子建皱了一下眉头,这个王树明说的话很是隔靴搔痒,他说:“王市长,那么你们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措施啊,这事情不能在继续拖下去了,下一步省钢搬迁之后,那一片的棚户区都要动,所以你们的时间也不多。”

  王树明惊讶的抬起了头,省钢搬迁修建新城他是知道的,但过去计划里并没有对这个片棚户区的划入,现在怎么冒出了这个事情,一旦这个事情成为了事实,棚户区的拆迁就势必要上到北江市的工作日程上,那么纪悦公司现在搬迁未能解决的问题就成了一个必然爆发的矛盾了,这也就把自己栓进去了。

  华子建对王稼祥提出的新城方案过去没有考虑,也没有上过会,但上次到棚户区检查完之后,华子建心变暗自下了决心,要把整个棚户区都纳入到新城建设来,但这个事情也不是小事,华子建必须先放放风,让大家思考一下,免得突然上会遇到太多的阻力。

  今天华子建叫这个王树明过来,也是想通过他,把自己的这个想法传递给杨喻义那一派系去,看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自己才好相机行事,同时,也是想要引蛇出洞,让自己自自然然的接触到这个项目来。

  王树明愣了一下,有点慌慌然的说:“华书记,棚户区都要动啊,但现在这事情已经成僵局了,一时半会恐怕不好协调。”

  “不好协调也要协调,难道你们政府就没有相关的措施和方案吗?你们就这样消极的等待?这事情光等待只怕是解决不了问题吧?”华子建面色不悦的说。

  王树明有点担忧起来,忙说:“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我们考虑过几个方案的,只是都不太完善,所以就没有出台。”

  “什么样的方案,你说说。”

  “这。。。。。这个吗,华书记,我。。。。。”

  华子建心也是明白了,这王树明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好想法。看来这个事情好事不能全完的靠他们,自己也不要过于担心别人说自己手太长的闲话了,该管的就要管。

  华子建刚要说话,却见发改委的主任吉琼玉很不屑的看着王树明,嘴角露出了一丝讥笑,华子建就刹住了自己想说的内容,问吉琼玉:“吉主任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的?”

  吉琼玉感觉自己应该说话了,这王树明的丑也出了,自己再不说话华子建肯定会不满意的,她就说:“华书记,我觉得棚户区纳入到新城开发是一个很明智的举措,我们想一想,等省钢原址一下弄好了,而周卫依然是破破烂烂的,哪像什么话。”

  华子建点下头,说:“但现在对已经签约搬迁的难民营那一片怎么办?吉主任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建议?”

  吉琼玉对这个问题早就想过很多遍了,只是一直没人问过她,她就懒得说,现在见华子建如此关注,她觉得机会来了,自己可以打击一下那个臭女人,也能打击一次杨喻义了。

  “华书记,我觉得那一片搬迁已经很长时间了,不能继续拖延下去,我们虽然和开发商有协议,说是协助他们搬迁,但毕竟开发商是主体吧,我们就是一个胁从,当初政府和开发商签协议本来就是不对的,所以我认为可以推翻协议,重新招标。”

  王树明听的心里一惊,这怎么可以啊,要是推翻了过去的协议,不要说杨喻义那里没法交代,就是自己的工作历程上也会留下重重的一个败笔,这也就是说自己过去纯粹的在瞎搞,人家都是做个项目挣来一个政绩,自己到成了麻烦了。

  “吉主任,这恐怕不好吧?毕竟当初的协议也是有法律效果的。”王树明对吉琼玉是敢于反驳的。

  吉琼玉不以为然的说:“那简单啊,让那个纪悦来和政府打官司吧?只要她觉得能打赢就来。”

  王树明心里对吉琼玉恨的牙痒痒的说:“吉主任,你这什么话啊,这不是打官司的问题,主要政府还有个信誉度吧?”

  华子建就抬手制止了他们两人的争吵,他对吉琼玉这样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很满意,但说到吉琼玉的这个方案,华子建却无法认可,自己虽然是没有看过政府和纪悦的协议,但纪悦敢于如此有恃无恐的对待这件事情,其肯定那个协议对她是有利的。

  一个官司打起来容易,但输赢很难说,就算政府最后打赢了,时间上自己可是拖不起啊,何况政府内部还有一些明里暗里帮助纪悦的人在,所以还要想点其他的方式。

  华子建说:“吉主任的这个方法有点激进了,但在最后无可奈何的时候,也不失为一种手段,这样把,王市长,你们回去在好好的研究一下,尽快的拿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

  王树明见华子建对吉琼玉的提议也表示了支持,他心更忧虑了,这要是真的打起了官司,自己在北江市可就出名了,只怕一场官司还没打完,自己的仕途也就结束了。

  不过他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连连的点头,说:“好的,好的,华书记请放心,我们一定认真研究,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华子建嗯了一声说:“其他也没什么事情了,主要就是这个。”

  吉琼玉和王树明见没有别的事,也都告辞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华子建认真的想了想这件事情,现在自己已经对此事做出了自己的表态,接下来就要看对方的反应了,王树明不是自己要面对的主角,主角应该是杨喻义或者纪悦才对。

  是的,华子建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就在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华子建的办公室就迎来了一位不之客,当小刘过来汇报说纪悦前来拜访的时候,华子建就知道该来的终归是要来了,他点点头说:“请她进来。”

  很快的,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一个不管是装束,还是气质,还是长相都万般典雅的女人就出现在了华子建的面前。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