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百六十二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百六十二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和这个叫纪悦的老板都没有说话,他们彼此打量着对方,对他们两人来说,对方就是一个潜在的对手,而对这样的对手,不认真的看看是肯定不行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华子建暗自叹息了一声,这个女人果真不负所望,长得体态轻盈柔美,象受惊后翩翩飞起的鸿雁,身体健美柔曲,象腾空嬉戏的游龙;容颜鲜明光彩,象秋天盛开的菊花,靠近观看,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恰到好处,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丽象是削成一样,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细长,下颚美丽,白嫩的肌肤微微显露,身体隐隐散发出幽幽兰香。

  而纪悦也在观察着华子建,这个男子的长相应该说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不管是脸型,还是五官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恰到好处的彰显了一个成~熟男子的韵味,但这并不是最吸引自己的地方,这些外在的东西和他的气质,精神相比较,根本就不算什么了,他那睿智的眼神,忧郁的内涵,还有一种看不透,摸不清的深沉,更让纪悦感到震撼,不错,在某些特殊的时刻,一个人实惠给另一个人带来震撼的。

  “你好,华书记,我叫纪悦,是方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今天特意来拜访一下你。”她的语调抑扬顿挫,声调优美,娓娓动听。

  她还伸出了她那如雪般的芊芊玉手来,伸向了华子建的面前,就像古代欧洲的贵妇一样,等待着华子建的亲吻。

  但华子建却没有想要和她握手的意思,因为华子建也深刻的明白,自己和这个貌美如玉的女人是不会成为朋友的,固然,她应该是自己见过的少有的充满魅力的女人,你看看她的那小手,洁白无暇,每个手指上都印染着一朵小小的梅花,那鲜艳的梅花在窗外阳光的映照下,流动着一种妖艳的诱~惑,你可以不用费力的就能想象着当这双手握在掌心的感觉,你更可以发挥你想象的空间,去臆想这双手游走在你身体上的那种状态,柔若无骨,温润轻盈,滑腻绵软。

  但华子建今天是没有这种想法的,他要摆出自己的强势,他知道当对方,特别是女人伸出手之后,出于礼貌,男人是应该上前握手的。

  不过那是常规,华子建从来都不安常规出牌,他就要给纪悦一次冷遇,让她知道,并不是所有男人都会诚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华子建淡淡的从桌上拿起了香烟,缓缓的点上,对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玉手熟视无睹,他用夹着燃烧着的香烟的手指,指了指远处的沙发,说:“你坐吧,对你,我也是久仰盛名啊。”

  纪悦脸上泛起了一股因为被轻视而生出的红晕,这确实让她尴尬,多少年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冷遇了,自己见过的大人物也不少,但没有谁在面对自己如花似玉的笑脸的时候可以这一样傲慢和慢待。

  纪悦收回了自己的手,这一刻,她心里对华子建生出了一股怨气,但混迹江湖十多年的她,却不能对这个男人发出一丝的怨气来,因为这个男人是北江市独一无二的,他确实有骄傲的资格,也有对自己蔑视的权利。

  纪悦坐了回去,很快又换上了一副笑容,笑的很美,如春雨,如晚风,让人觉得她整个身心都在为你欢笑,她说:“华书记也听说过我啊,呵呵,那是我的荣幸。”

  华子建用夹着烟的手轻轻的摆动了一下,说:“谈不上荣幸,或许你理解错了。”

  纪悦再一次惊愕,她真有点不会和华子建交谈了。

  华子建自顾自的说:“我听到的很多关于你的事情,遗憾的是,都很不好,有人把你比喻成奸商,还有人说你黑心,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传言吧。”

  纪悦彻底奔溃了,这个男人在一个照面就让自己体无完肤,霎那间似乎自己已经罗露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连一块遮羞布都没有,刚才自己还摆出犹如贵妇的神情,但分明的,从华子建没有说完的话,暗示着他听到过自己很多其他的谣传。

  这真让纪悦羞愧,因为那些谣传纪悦自己也是知道的,一个成功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长相出众的女人,流言蜚语必不可少,何况自己和杨喻义也是有那么一些让人谈论的素材。

  她呆呆的看着华子建,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作为华子建此刻心里也是有点对自己的鄙夷的,自己在欺负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嗯,是在欺负,凭借着自己手的权利,凭借着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但不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自己必须让她奔溃,让她抛去骄傲,让她感到惊慌,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从她身上寻找到破绽,自己才能让她按自己的想法去思考。

  见纪悦没有说话,华子建就缓和了一下语气,说:“本来你今天不过来,我也会抽时间约见你的。”

  纪悦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自己遇到了一个最为强大的对手,那么,自己就要和他好好的较量一次,为自己的利益,也为自己心的争强好胜的心态,这一次的较量是绝不能少。

  “奥,这样啊,那就是说我今天来的并不冒昧?”

  “不冒昧,一点都不。”

  “请问华书记相约谈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华子建一笑,说:“和你今天找我的事情应该是一样的。”

  纪悦有点头大了,这个该死的华子建,为什么总是这样一针见血呢?自己对他也是做过功课,细致的了解过的,按说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从他这些年走过的足迹来看,不管是在柳林市,还是在新屏市,他对女人总有那么一种眷顾和柔软,但为什么偏偏的对我如此。

  “华书记,你猜出了我的来意。”

  “这根本都不用猜,你为棚户区搬迁而来,我也准备为棚户区的搬迁找你,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本来就必须做个了结,你说对不对?”

  纪悦也笑了笑,说:“或许华书记你猜错了,我并不是为棚户区的事情来找你,因为那件事情好像不存在什么问题,我一切都在按协议进行,到是对华书记我想结交一下,这才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华子建仰天打个哈哈,说:“我们都不要绕弯子了,说说,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纪悦依然在笑:“我一直在处理,和棚户区的群众每天都在谈判,有的人啊,总想一口吃个胖子,要价太高了,恐怕我无法答应。”

  华子建冷笑一声:“我到觉得是你给的搬迁费太低了。”

  “话不能这样说啊,华书记,你知道当初拆迁的时候,哪都是什么房子吗?有的就是用竹板隔了一下,这也算房子吗?”

  华子建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很厉害的,她偷换了一个概念。

  不过华子建不会跟着她的思维走:“你换的是地,不是房子,就算他们房子很烂,但至少也是他们的一个安身之所,现在你连这个都无法给他们满足了。”

  纪悦也紧了一下眉头,这个华子建又找到了问题所在,看来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和他扯了:“呵呵,华书记啊,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手里有政府的协议在,这应该是事实吧?”

  “我承认,这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说真的就可以当作护身符,我还有其他办法?”

  纪悦摇下头,有点好笑的看看华子建,说:“你是说打官司吧?我可以奉陪的。”

  “你很自信啊。”

  “不是自信,是没有其他办法啊,官司输赢不要紧,但我想华书记总不能为这样一件事情闹上几年吧,当然,对我来说时间不是问题,我不急于修建的,看现在这个行情啊,以后房价土地都还要涨,多放放未必就是坏事。”

  华子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也够辣的,一下就化解了自己的恐吓。

  华子建心很是忧虑,看来自己想要一举击溃对方的想法是无法实现了,应该说,这女人是有备而来的,至少,她对自己做过研究,也清楚自己心的顾忌,看来啊,事情还要从长计议了。

  华子建也露出了自己最为高超的掩饰,他微微的笑着,像是在观看一个没有一点头脑的熊猫,他的笑是那样的耐人寻味,又是那样的莫测高深,他把自己的笑容慢慢的就灌进了纪悦的心。

  实际上纪悦也并不是真的这样有恃无恐的,毕竟民不与官斗,自己在北江市的地盘上做生意,和政府闹僵了,对自己绝不没有好事情,但今天自己要让华子建明白,自己绝不会妥协,这是自己的底线,自己要让华子建不敢轻易的做出草率的举动来,那样将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但现在华子建那笑容让纪悦有点不安起来,自己今天之所有能在华子建强大的气势立于不败之地,其实更多的是自己对他做过全方位的了解,对他的心理也做过认真的分析。

  但也正是这些了解和分析,才让纪悦多了一种对华子建的恐惧,华子建在过去这些年的睿智和强悍,根本就是现代官场的一个奇迹,和这样的一个人打交道,谁能保证自己能完胜而全身而退呢?自己真的能保证华子建就没有其他的花样?不可能的?因为他是华子建。

  华子建继续着自己的微笑,好一会才收拢了笑容说:“好吧,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么我们就不用在谈这个件事情了,让我们用今后的时间和事实来证明,看看谁能笑道最后。”

  华子建站了起来,做出了一个送客的样子。

  此刻的华子建也只能如此了,到现在为止,华子建并没有一个适当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当然,要是真的事情那样简单的话,也不会拖到现在还没解决了。

  也就是说,华子建现在只是在打肿脸冒充胖子,吓唬一下对方而已。

  纪悦看到了华子建淡定的眼神,她心开始不安起来,自己难道真的要和这个神奇的市委书记斗一场吗?这真的有些疯狂,他代表的是整个北江市的最高权利。

  所以纪悦离开华子建办公室的时候,也还是忧心忡忡的。

  华子建在纪悦走后,一个人坐在办公椅上,想了好一会,最后也只得摇摇头,他的眼前都是纪悦的面容,美丽而狡诈,可是华子建却说不上讨厌纪悦,对她的淋漓尽致的反击华子建也并不反感,因为她是商人,她还是女人。

  周五的晚上,华子建陪着妻子江可蕊还有儿子小雨在家里看电视,老妈和老爹在楼下张老头家里去打麻将了,也不知道老妈怎么突然的对麻将有了浓厚的兴趣,几乎没事都想下去看看,华子建感觉这样也好,老年人有个爱好不错,所以每次都给老爹老妈一些钱,当然不多,几十上百元,让他们拿去打牌,但老爹老妈总是不要,说自己有钱。

  华子建就抱着小雨,靠在沙发上,电视很烂,为此华子建没少对江可蕊说,这些电视台现在连小孩的动画片都不放过了,这里面也能掺进来一些广告。

  江可蕊只是笑,说华子建不懂。

  江可蕊最近也到省电视台上班了,去得那天,是谢部长亲自陪同任命的,这在电视台也算少有的一次,多少年之后江可蕊回到了过去自己工作过的电视台,但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了,但大家早就知道她是谁,也知道她有一个北江市市委书记老公,所以就连台长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一点都不敢小看这个年轻的副台长。

  江可蕊心里当然也是有一份骄傲的,如今华子建做了北江市的市委书记,自然也给江可蕊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首先从心理上就是不一样,这一点华子建在妻子日常的细微表现还是能够觉察得到的,他知道她还在享受着这种变化,不管什么女人,都会为自己的男人骄傲的,江可蕊也不例外。

  两人边看,边说着,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看号码却是省财政厅钟菲依的号码,华子建赶紧示意江可蕊关了电视的声音才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钟菲依亲切的声音:“子建啊,明天下午我要在家里弄个小小的聚会,你也过来,人多了热闹!”

  华子建不禁有些诧异,却忙问道:“哦,我就不去了吧?”

  “那不行,你官当大了是不是?必须过来。”钟菲依说。

  华子建到底还是个土狗,所以最怕别人说他官大了不认人的话,就勉为其难的说:“需要我准备什么吗?”

  “不用不用,私人聚会,明天人来就行。”说话间,那头电话便已经挂断了。

  华子建拿着电话想着,他也知道,明天自然不会真的如钟菲依说的是个家庭聚会,否则她不会只邀请自己一个人,她应该会把江可蕊也约上的,但至于究竟是怎样的情形却百思不得其解。

  原本是华子建打算明天一早要陪着女儿去看一场海洋生物展的,现在只怕要泡汤了,华子建不免有些歉意地望望江可蕊和小雨,却发现妻子江可蕊正望着自己,华子建就说:“明天有个应酬恐怕要去。”

  江可蕊点点头说:“去可以,但不要多喝酒,对了,让司机送你去,不要开车。”

  华子建点点头,她不知道江可蕊是不是听到电话是钟菲依打来的,江可蕊既然没有问,华子建也不愿意提起,怕江可蕊会多心的。

  还算好,今天江可蕊一点都没有在意,两人就继续的陪着小雨看电视,聊着天,说真的,他们也就是聊天,电视几乎是没有看的,也难怪,这小雨看的电视对华子建和江可蕊来说,那真是惨不忍睹。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华子建便打电话叫司机把车开到了市委家属院的门口,等着自己,他自己稍微的收拾了一下,便出去上车到了钟菲依住的地方,华子建来过这个地方几次的,所以轻车熟路的就到了,他让司机先回去,自己用车的时候在打电话,对于这样私人性质的聚会,华子建是不能留下司机的。

  华子建上楼敲开了钟菲依房门的时候,钟菲依正带着一个小姐妹在忙活着,钟菲依介绍说这个小姐妹姓韩,是财政厅他们科室刚分来的研究生,华子建看看这女孩,静静的,代付眼睛,一说话都会脸红,很腼腆的样子。

  华子建就招呼了一声,说自己也可以帮忙的,钟菲依倒也并不同华子建客气,只是指挥者着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倒令华子建感觉很自在。

  六点多的时候,又响起了敲门声,钟菲依打开了房门,是一堆夫妻,男的介绍说是省发改委的一个什么小头目,华子建到没有什么印象,不过这男人对华子建是很客气的,应该说华子建的大名她还是如雷贯耳的,他老婆吗。长得还行,其他的不说,脱掉了外套之后,那个胸膛还是很大的,有多大呢?和苍井空的差不多吧。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