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百七十八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百七十八章:叱咤风云

  司机也是有点奇怪的,这两个领导,怎么上车连招呼都不打,也没有官场见惯的寒暄和客套,他当然是不敢多问了,但后面两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说送他们去什么地方,司机就只能照着回秋紫云家的路线开了过去。复制网址访问 http://www.938xs.com

  这样跑了一会,秋紫云才说话:“感觉你今天的情绪不是太好。”秋紫云很敏锐的觉察到华子建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华子建点下头说:“是啊,可能是疲惫了。”

  “你们北江市的事情确实不少,听说下一步你还要为地铁的事情忙,真难为你了,不过你也要多保重身体啊。”秋紫云的关切是真诚的。

  华子建‘嗯’了一声,两人又都不说话了。

  今天周末,又是快要吃饭的时间了,所以路上的车就很少,没有平常的堵车现象,等华子建和秋紫云都想起要到什么地方吃饭的时候,车已经快到秋紫云的家里了,秋紫云在恍然的醒悟过来,看着华子建说:“看来今天要为你省一点钱了,我这附近没有高档的酒搂。”

  华子建也笑了,说:“那就在这下吧,你看看那个饭点,还记得吗?我们过去吃过一次的。”

  秋紫云当然记得,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次华子建到省城来办事,两人在这个饭点吃了饭,尔后,尔后。。。。。秋紫云的脸一下就烧的滚烫了,那次多美好了,自己到现在还经常回忆到,真的很美丽,很荡人心魄。

  秋紫云就对司机说:“就那个饭店门口停下吧。”

  车轻轻的滑到了酒店的门口,华子建下车扶了一把秋紫云,两人下来之后,司机当然是不能参加这样的聚会,秋紫云让他回去,说自己不用车了。

  他们走进了饭店,里面的人真多啊,好像全城的人现在都不在家做饭了一样,华子建到前台一问,很是遗憾啊,这里现在爆满,不仅没有包间,连散座都没有了,华子建和秋紫云对望一烟,说:“怎么办,换个地方?”

  秋紫云却一点都没有遗憾,说:“那就到我的家里去吧,好像我冰箱还有点菜,是前几天女儿回来帮我买的,我一直没时间做。”

  华子建看看这附近,也确实没有什么像样的饭点了,说:“那就要麻烦秋书记一次了。”

  “看你说的,怎么变的生分起来了,走吧。”

  华子建和秋紫云很快的就到了住的地方,这里华子建还是比较熟悉的,最近没有来过,但这里留给华子建的影响还是很深刻的,经常华子建都会想到i这个地方,上楼,开门,换鞋,当华子建置身在秋紫云的这个房间的时候,蓦然的,一种久违的,熟悉的,温馨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让华子建有点痴痴,有点暖暖的。

  这个时候,华子建就看到了秋紫云沉默柔情的那一缕目光,华子建也微笑地看着她,使她全身一阵燥热,她不自觉握紧手里的钥匙。

  “你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秋紫云喃喃的说。

  “我经常会想到这个地方。”华子建说,声音更低沉、沙哑。

  秋紫云望着他固执的表情,仿佛像个没把握的小男孩,她不自觉心软:“我经常会想到你在这个的情景……”

  “谢谢你,也感谢你的回忆,我和你一样。”

  “真的?”秋紫云无法呼吸地说。

  “真的。”他肯定地答,他的目光抚过她仰着的脸,掬饮她酡红的两颊,他渴望解开她的整齐发髻,和她黑白色保守衣领套装下的苗条身材。

  秋紫云注视他的眸子显得不确定,她洁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她真的很想吻他,她踮起脚亲得到他,并把双手放在他胸上保持平衡。他低下头迎接她时,她不由自主地闭上眼。他的唇温暖而干燥。

  他嗄哑地急促说:“你应该爱上别人。”

  “我试过,但很难。”她声音也显得颤抖而沙哑。

  华子建叹息着说:“唉,我很矛盾,希望你有新的生活,可是又怕你有新的生活。”

  秋紫云怜惜的轻轻抚摸了一下华子建的脸颊,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算了,我给你弄点吃的吧。”

  秋紫云不舍的离开了华子建,她走过走廊到屋子后面那个方形的厨房去了,秋紫云的厨房是流线型而且实用,客厅和卧室的家具纯朴、单调,房间相当整洁,不过没有像温暖家庭的动人鲜花、舒适椅势或美丽桌布。

  华子建在客厅的坐了几分钟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到厨房去搭个手,所以他来到了厨房,这个时候,秋紫云正她踮起脚,翻着橱柜上层的架子,由于她身体在尽量的往上伸展,那衣衫下摆也就提过了许多,秋紫云依然的苗条的腰就露了出来,洁白,细腻,看的华子建一下有点晕了,那白花花的身体,完全的冲击了华子建的视觉和灵魂。

  秋紫云也发觉了身后的声音,她蓦地转身,就看到了华子建近乎于痴迷的表情。

  “子建!”秋紫云放下了脚跟和伸长的手臂,喘口气,一手按着胸,深吸了口气:“太高了,我够不着!”

  “让我来吧。”他说。

  “嗯,好。”秋紫云很难一直看着他的脸,而不去看他肌肉结实的宽胸。他的肩膀、手臂及胸部的肌肉都很结实,腹部至腰形成倒三角吗,秋紫云猛将自己着迷的视线拉回他脸上,发现他热烈的目光。

  华子建想走过去将她拉入怀,可是他依然很矛盾,他在努力的控制自己,所以他站在原处,肌肉明显地因努力控制而颤抖。

  秋紫云知道他在挣扎,他在矛盾,她也知道他要她作决定,秋紫云不记得是如何奔向他的,只知道他们紧紧拥抱好一晌没动,沉醉于两人身体完美契合的奇迹。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很放松,但这样的轻松没过多长时间,华子建就又想起了李云带给自己的那个很深奥的理论,一想到这个,华子建就有些迷茫了。

  秋紫云抬头看了看华子建,“怎么了?你有心事?”

  “没呢。”华子建言不由衷的回答。

  “说说嘛,”她俏皮的说着。

  安静了一会儿,华子建开口了,“我有点弄明白了,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是对是错?过去我总人为我这样的工作方式是对的,今天云书记却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秋紫云听了华子建这句话,沉默不片刻说:“你对自己的理念和行为缺乏自信了。”

  “也可以这样说吧,我是不是经常在破坏着原则和规矩?”华子建问。

  “是的,但这又怎么了,只要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你就不用怀疑自己的对错。”秋紫云说。

  华子建想了想:“但是,我本来应该带领别人来遵守这些规矩啊,换句话说,我应该是这个社会规范的维护者,而不是破坏者。”

  秋紫云摇摇头,很认真的说:“你被云书记的理论给绕进去了,其实啊,很多理论都是矛盾的,不错,你看似在破坏规矩,但问题在于,很多规矩并不完善,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全民都提高了社会也就进步了,问题在于怎么样才能全部提高?其实做好自己,从自己开始,只要是对的就坚持,只有每一个人都这样做了,社会才能不断的进步。”

  “每一个人都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华子建回味和重复着这句话,慢慢的,华子建笑了起来,是啊,是啊,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自己不过是用人力来弥补很多规矩和原则上的漏洞,华子建这样想着,一下就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嘿嘿的笑了,自己差点就让李云那高深的理论给绕进去了。

  华子建就低下头去,在秋紫云的唇上又深深的吻了起来。。。。。

  风平浪静的几天过去了,韩阳市徐海贵却没有等到省委对北江大桥招标的干预,而宣布标之后的北江市就再也没有准备更改招标结果的意思了,这让徐海贵感到怒火烧,自己费尽心机的第一次到省城来发展,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还是北江市的市长亲自相邀自己前来的,这样的打击对混迹黑道多年,一直也都桀骜不驯的徐海贵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

  当然了,易局长等人也答应给他一两个项目的,但这些小项目根本都不是徐海贵心的菜,他从来也都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在韩阳市宣布自己要来省城发展的时候,各路官员,朋友们也都对自己表示了支持和庆祝,现在自己就这样灰头土脸的返回韩阳市,这以后自己的老脸还要吧?自己在韩阳市还混吗?

  徐海贵在宾馆气愤着,他用双手把轮椅推到了那房间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芸芸众生匆匆忙忙的身影,看着对面高低不一的大厦,心久久没有平静下来,这个地方自己不能离开,自己一定要在这里站住脚,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了,那就从这个,从今天开始吧。

  徐海贵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刀疤,你马上带几个精明能干的兄弟到省城来。嗯,挑顺手的,勇猛的,另外啊,来了之后你们先租上一些房子住下来,等兄弟们都熟悉了省城,我们在详谈。”

  这‘刀疤’是徐海贵多年的一个兄弟,徐海贵每一次行动都少不了他的支持,两人关系是不用说的,关键这个刀疤还是一个很舍得拼命的主,一身上下可谓是伤痕累累,刀疤的称呼也并不是说他脸上有刀疤,他唯一没有留下伤疤的也就是脸上。

  在徐海贵团队,也就算他最为心狠手黑,冷酷凶残了,这些年在徐海贵抢生意,争地盘,刀疤每次都是首当其冲的一个人,自然了,徐海贵给他的信任和恩惠也不再少数,韩阳市所有徐海贵的场子,刀疤都可以畅行无阻的享用那里的小姐,钱就根本不在话下,徐海贵每月都给刀疤超过常人的薪水,还另外划出了一条街道给了刀疤,那里的所有保护费都不用上交,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所以刀疤对徐海贵也是言听计从,以命相赠。

  徐海贵在挂断了刀疤的电话之后,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号码,这应该是韩阳市公安局的一个朋友,徐海贵就比较客气起来,说:“黄兄弟最近可好啊,呵呵,我很好,我在省城,那里那里啊,是这样的,省城警方你有朋友吗?嗯,好好,帮我介绍几个。”

  对面那个姓黄的就犹豫了一下,说:“徐总,你在省城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没有,只是我以后准备在省城发展,少不得要多结交一些各路的朋友。”

  “奥,这样啊,好吧,我在省城还有几个铁哥们,我一会把他们的电话发给你,见了面你就说是我老黄的朋友,绝对靠得住事情。”

  “嗯,嗯,谢谢黄兄弟,改天我回韩阳一定坐坐。”

  徐海贵在连续的安排好了很多事情之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这些年来徐海贵养尊处优过的很快乐,每天只需穿梭在韩阳市那些达官贵人之间,听着音乐,喝着小酒,摸着美女就可以完成整个生活的节奏,但现在他又准备动了,他也知道这样的感觉不好,但从骨子里生出的那种呲目必报,争强好胜,拼狠斗勇的情结却让他必须这样做。

  因为即使给狼洗礼命名,它还是要跑回森林里去,即使剥掉狼的七层皮,狼仍然是狼,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而徐海贵也就是一匹狼,虽然这些年他住进了别墅,他成了各种代表,他系上了领带,在很多场合表现的温尔雅,但这都掩饰不住他心的狂野和凶残,他要对车本立展开报复,要让省城的这些老板和道口上的大哥们知道,来之山区的狼依然是可以咬人的。

  但不管是车本立,还是华子建,都只是曾经担心过徐海贵会采取报复行动,谁也没有确定徐海贵一定会那样做,所以他们的工作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设计还没有完全做好,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大桥工程的准备工作,车本立调集了人工,设备和各种修桥必须的原材料,做好了开工的准备,他在大桥选定的地方搭起了临时的工棚,过去冷冷清清的哪块荒郊野外,现在变得热闹非凡了,每天机器的轰鸣声,民工的喧嚣声响彻不断。

  今天华子建也带着几个副市长亲自到了这里,来视察一下车本立公司准备的情况,车刚一停下,就见车本立笑呵呵的从工棚临时指挥部钻了出来,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华子建的面前,说:“华书记,你看看这没问题吧,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就等设计院的图纸敲定,我就立马全面开工了。”

  看到这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华子建心还是很满意的,这个车本立真的没让自己失望,到现在为止,市里还没有给她一分钱的资金,但人家自己垫资,已经购买了这么多的模版,模具,水泥,钢筋,这样就能为实现早日通车。

  华子建点点头,对身边的几个副市长赞誉道:“车老板还是挺不错的,我喜欢他这种办事风格,对了,苍冥啊,你们也早点把修桥的资金拨付到位吧。”

  岳苍冥嘴里答应着:“嗯,好好,好的。”但显然的,他还是面有难色。

  华子建也能理解岳苍冥的心情,这资金拨付恐怕他说了不算的,华子建就决定回去之后给杨喻义联系一下,争取尽快解决。

  车本立到是不很急的样子,说:“没关系的,我手头还有一些流动资金,再说了,这些材料大部分都是相熟的供应商的,迟几天给他们钱也没问题。”

  华子建觉得这车本立还是很懂道理,也就没有提这话了,一堆人又在工地来回转了几圈,这才打道回府。

  对于今天的检查,华子建没有什么意见,一切都在自己的想象进行着,可是,华子建绝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检查之后,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一片阴云已经慢慢的靠近了这块工地,给这本来祥和的地方带来了一片的阴霾,也给华子建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和沉重的危险。。。。。。

  有些事情没有发生就根本说不清楚,所以华子建目前对车本立的所有准备工作还是很满意的,但另一个事情却接踵而来,就在这几天,几乎只是一夜的功夫,整个北江市都布满了地铁工程的讯息,在华子建经过的街巷都能够看到诸如“北江地铁,城市新形象,市民新生活”之类的标语,华子建觉得最令人叫绝的标语是“今天的不便,是为了明天的方便”,这标语看上去入情入理,实际上却是霸气十足:在地铁工程面前,任何的卑微的个人感受都是微不足道的。

  但是无论如何,地铁给北江人的生活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感和莫可名状的期望,对于北江市的所有人而言,地铁意味着一份割舍不去的情结。早在多年前,北江市便开始筹措地铁工程的规划,但一次次在北京决策层那里被搁置,以至于北江人流传着这么一句歇后语:北江城里修地铁——没那个事。

  地铁工程一度成为北江市政界讳莫如深的话题,极少再被人提及。

  不料上一届的王封蕴书记和秋紫云却在其就任之初,再一次将北江市的地铁规划锁定为自己任内的工作目标,有人断言王封蕴和秋紫云此举无非是上任伊始难免书生意气,最终无非不了了之收场罢了。

  岂知这王封蕴和秋紫云却偏偏是个极其倔强之人,在任期的几年内,他们无数次领着有关部门的头头脑脑跑首都,终于捧回北京的一纸许可,似乎一夜之间,北江市便站在了地铁时代的门外,可惜好景不长啊,王封蕴在北江市的权利大博弈箭落马,这就让李云书记捡了一个现成的业绩。

  华子建虽然过去不在北江市,但也多少了解一些北江市地铁前期规划的波折:北江市地铁项目获批的消息刺激了众多商家的神经,大家将它的到来视作一场迎接创富机遇的狂欢,一场围绕地铁路线与站点设置的纷争旷日持久得在北江市喧嚣。

  北江市的城市规划十分方正,是以最初的地铁路线被设计成典型的“井”字形,这也是最经济的路线。岂知这条路线却在省委和省政府的一次次协调会后一次次被修改,最诡异的事情是,北江地铁工程指挥部曾经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四次公布版本不同的地铁规划图,其间自然少不了各种竭尽能事的公关,各种关系的竞相游说,以至于北京的一些地铁专家一提到北江市便摇头唏嘘:“水太深、水太深!”

  这种情形终于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不满,差一点点又让这个项目搁浅,后来李云和秋紫云也都曾赴京周旋此事,好歹是保住了地铁项目,之前的乱局也就此平息了下来,只是最终版本的地铁路线规划图,已经复杂到无以复加,总里程较之最初竟然几乎翻倍。

  北江大学颜教授曾在南方一家知名的报纸上撰写长痛批北江市地铁筹建过程的乱相,并断言北江地铁或将成为贻害北江市的怪胎。

  这件事一度令李云大为光火,苏良世也数次约见北江大学校长,意在通过向校方施压遏止类似言论的出现。岂料貌似温良随和的校长,实际上却是极其强韧之人,对苏良世的一番劝解之词始终未置可否,也没有去制约手下的那个教授,其直接结果是一系列相关的章在那家报纸上连续登载,实是令这位一向高高在上苏良世倍感颜面大失,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走入北江大学半步。

  华子建现在接手了好几个地铁站的搬迁工作,其他的地方到还罢了,唯独这一号线的心站点华子建是有点看法的,他觉得北江市的这个小商品城本来就很不容易,现在刚刚打出了一些名气,在周边各省有了些知名度,马上又要搬迁,实在是很不妥当,因为有些问题拿不准,华子建不敢自作主张,今天就决定到省委见见李云,把这个问题谈一下。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