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百八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百八十七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心里的愤慨也是可以理解的,他突然的决定,自己还不能随随便便的承担这个火灾的责任了,华子建这应该是一种逆反心理,也或许就像人们说的那样,自由恋爱的人做什么都是美好的,包括做~爱,但被强~暴的人,不管怎么做都是痛苦的一样。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华子建冷哼了一声,说:“喻义同志,火灾发生了,我们就不要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为自己开脱,我想啊,这个责任其实就是我们两人的,在座的其他人也好,包括很多具体的管理人员也罢,他们还是在我们两人的领导下工作的。”

  华子建当然不会直接把自己撇开来说了,既然你杨喻义想要趁浑水摸鱼,我华子建就只能拉你进来垫背,在一个,还要把你想推脱责任的这个丑恶嘴脸暴露在大家的面前。

  华子建的话让杨喻义眉头一皱,他想过华子建会用其他方式去开脱自己,但没有想到华子建不仅不开脱他自己的责任,他还把自己拉了进来,自己可不能给她陪葬。

  “华书记,呵呵,我可不是想要推脱,我们大家这是在讨论火灾原因,以防今后在发生吗?所以各抒己见才对啊。”

  华子建也是一笑,说:“是啊,是啊,我理解喻义同志你的胸怀,所以等会给省里汇报的时候我想还是我们两人把责任承当起来,就不要再找什么客观原因了。”

  杨喻义心里恨的牙痒痒的,但华子建的话说的冠冕堂皇,他一时也真的不好驳斥,他就自嘲的笑笑说:“呵呵,既然华书记这样说了,那我也肯定陪着华书记一起承担了。”

  “嗯,那就好,那就好啊。”华子建淡淡的说了一声,看看时间,估摸着李云应该起床了,就示意大家继续开会,自己到了外面给李云汇报情况了。

  华子建一面往自己办公室走着,一面拨通了李云的电话,好一会,电话才传来了李云的声音:“子建同志啊,这么早来电话一定有什么事情吧?”

  华子建就把情况给杨喻义说了,最后说:“。。。。。李书记,我向你承认错误,我过于大意了。”

  李云在那面静静的听着,等华子建说完,才说:“嗯,先不要说谁的错误问题,先做好善后和安抚工作吧?”

  华子建连连的答应了。

  不过华子建的心是一点都没有轻松的,作为自己对李云的理解程度,现在李云肯定是不会做最后的表态,他应该还要看一看,还要在思考一下,从来李云都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有很多人都形容他很稳,稳如泰山,稳如磐石,这些年来,不管北江市任何的风云变幻,他都能如履平川的屹立不倒,可想而知,他是怎么的精通宦术。

  华子建接着又给苏省长挂过去了一个电话,但对方一直占线,无法拨通,华子建只好耐着性子,一次次的拨打着。

  而在会议室里,华子建前脚一走,杨喻义也思考一下,站了起来,说:“这水喝多了也麻烦,我去去就来。”

  有几个人都笑了笑,看着杨喻义离开了会议室。

  杨喻义也需要在此刻给苏省长汇报一下情况,他才不想陪着华子建承担责任呢?而且,他还要用这件事情好好的做一篇锦绣章。

  他找到了一个空着的会议室,拨通了苏省长的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一些给苏省长做了详细的汇报,杨喻义也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设想,他觉得,这应该是自己翻盘的一个好机会了,假如能把事件定位城为车本立管理不善,就可以轻易的把北江大桥招标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给华子建发出致命的一次打击。

  当然了,单单凭借北江市和自己的力量是不足以对付华子建这样一个省委常委的,这就要求杨喻义必须获取苏省长的支持,才能完成自己的构想,而苏省长对华子建也从来都想除之而后快,他定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所以在苏省长听完了杨喻义的汇报之后,什么都没说,轻轻的挂断了电话。

  苏良世在办公室里坐了好一会,后来他也接到了华子建的的电话,对华子建的汇报,苏良世已经没有太多的心思来仔细倾听了,他客气的安慰了华子建两句,就草草的结束了通话。

  而后,苏良世就叫来了北江市政府办公厅厅长和分管交通的常务韩副省长,对他们说:“刚刚接到了北江市华书记和杨喻义市长的汇报,就在昨天夜里,北江大桥的工地发生了特大火灾,不知道你们听说了没有。”

  韩副省长很慎重的点点头说:“是的,我也是刚刚听说,但今天的情况还是不很清楚。”

  苏良世‘嗯’了一声,说:“正因为对这次火灾的情况不明,才需要我们格外的关注,北江大桥是北江市的重要工程,也是我省的一个重要项目,我们不能放松管理啊,而且这次据说还有人员的伤亡,所以我们更要查明真像,杜绝今后类似的情况发生。”

  韩副省长和办公厅的冯厅长一起点头称是,不过两人的心也还是有点奇怪的,这样一件事情固然很严重,但似乎也不值得动用到自己这个层次的人来调查和处理吧,特别是韩副省长,他也是省委常委的常务副省长,让他去调查这样的一个火灾,有点小题大做了。

  韩副省长带着疑问说:“苏省长的意思是我也参加?”

  苏良世看了他一眼,说:“当然,你必须参加,因为据有关情况现实,这次火灾的主要原因是建筑商车本立管理疏忽造成的。”

  “这样啊。”韩副省长和厅长都随了一句,但显然的,他们还是没有理解,既然已经知道是一个建筑商的管理问题,那好像就更不需要我们出面了吧,这也太抬举他了。

  苏良世对他们的心态也是一目了然,他不动神色的又说:“但这个车本立啊,是子建同志强行选定的建筑商,北江为这次招标还闹得很不愉快,所以我怕一般通知过去调查,压不住阵脚啊,唉,现在很多时候,商人在左右着我们政府的很多领导。”

  韩副省长和冯厅长不用多说什么了,他们都一下明白了苏良世的意图,明白他让调查建筑商是假,针对华子建才是真,韩副省长有点忧心忡忡了,他不得不为自己着想,这个华子建可不是等闲之辈啊,要说到他和自己的级别,也是不上不下的,自己和他为敌,真有点不合算,在目前来说,自己和华子建并没有任何地方的利益冲突,自己这样下去弄他,所谓何来?

  但韩副省长却不得不考虑到苏良世的心情,自己和苏良世,李云,都是一步步走上来的,自己的身前身后总有苏良世的影子,离开了苏良世和李云,自己也不会走的如此顺当,而苏良世和华子建的疏离,也是韩副省长早有觉察的。

  他有点为难,当然,冯厅长就更加的感到为难了,让自己一个厅长去碰华子建这样一个副部级的常委,这活有点弄得太大了。

  他们两人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苏良世心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也理解他们的心情和苦衷,但不这样做怎么办呢,自己总不能就这样眼看着一个好机会白白的错过吧。

  苏良世沉吟了片刻说:“你们只是去调查事故的原因,并不是去处理和下结论,后面的事情我会和云书记商量的。”

  这句话让韩副省长和冯厅长如获大赦,有了苏良世的这话,他们就可以不用和华子建发生正面的冲突了,当然,从苏良世的口气也能感受到他的决心,一旦他有了李云书记的支持和默许,事情就会向着有利于苏良世的方面发展了,要是那样的话,事情的结果就明了了许多。

  两人都笑笑,韩副省长说:“那行吧,我们就去调查一下事故的原因,对了,这事情需要不需要和省委那面联系一下。”

  苏良世脸上显出了一丝不悦的情绪,说:“这就是调查事故,又不是处理干部,和他们联系做什么?”

  韩副省长碰了一鼻子的灰,脸上也有点尴尬,好在苏良世很快的缓和了语气又说:“老韩啊,我们能自己解决的事情最好不要惊动省委那面,我怕你两头为难啊。”

  韩副省长想想也是,那面一汇报,秋紫云等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最后让自己难做,他就嗯了两声,说回去先开个会,成立一个事故调查小组,争取今天进驻北江市。

  看着他们离开了办公室,苏良世还是有点犹豫,这件事情这样处理的话,最后能否获得李云的支持呢?对李云最近这一年半年的行为,苏良世真的越来越摸不着脉络的,有时候苏良世感觉李云对华子建很有防范的戒备,但还有的时候又觉得李云对华子建是赞赏有加,到底李云会倾向于哪个方面,很是让人费解。

  苏良世也绝不是一个冲动和草率型的人,他也有所有官场人的城府和心机,他绝不可能让事态游离于自己的掌握之外,单单靠运气来处理问题,那是很危险的。

  所以很快的,苏良世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自己还要给李云烧一把火,让李云完完全全的站到自己这面,只有这样,才能对华子建形成一次迎头痛击。

  想到了这里,苏良世很快的拿起了电话,拨号,等待,电话接通:“喻义啊,马上省政府就有一个事故调查小组进驻北江市了,你要好好的配合他们的工作,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好搞马后炮。”

  杨喻义那面明显的就能听到他略带兴奋的回应:“嗯,嗯,好的,这一点请苏省长放心,刚刚还有大桥招标组的几个局长在我这发牢骚呢,说要是当初华子建不强行换标,现在肯定就没这场事故的发生了,再说。。。。。。”

  苏良世很快的打断了杨喻义的婆婆妈妈,说:“嗯,这事你们实事求是的汇报就成了,我要说的还有一件事情。”

  “奥,苏省长还有什么吩咐?”杨喻义刚忙集精神,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一点小问题都可能左右局面的走向。

  苏省长说:“我刚刚听说啊,那个颜教授好像清醒了一点啊,你说他会不会又在上乱发什么东西?”

  “不会吧?”杨喻义摇着头,在电话那头想了想说:“昨天谁还给我说好像颜教授还是老样子呢?”

  苏良世问:“昨天吗?”

  “是啊,就是昨天我听说的。”

  “喻义同志啊,但现在是今天了,我还是担心,万一他在上就弄出点名堂来,会影响云书记的情绪啊,好像这个人对华子建同志还是满敬佩的”。

  “这。。。。。。”杨喻义虽然从来都算是老奸巨猾的一个人,但他还是让苏良世给弄得有点糊涂了。

  但这样的时间并不太长,仅仅是三五秒之后,杨喻义的一下恍然大悟了,他呼的一下睁大了眼睛,连连说:“嗯,嗯,是啊,是啊,我也听人说起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华子建同志有好感。”

  苏良世也就不用在说什么了,他缓缓的放下了电话,在他的想法,只要这步棋一走,李云书记也就没有退路了。

  到了上午10点左右,华子建又跑了一趟大桥的工地,现在已经没一点燃烧的火苗了,但有的地方还是有烟雾在慢慢的飘荡,华子建有点心痛的看着烧毁的材料,他无法估算这会值多少钱,看起来损失不会少,而市政府就在几天前才刚刚给车本立支付了一千万元的工程款,只怕这些钱也抵不上昨晚上的大火损失。

  而最终的火灾搜救清点工作也完成了,人员重伤7名,轻伤20多个,最遗憾的是后来在一个帐篷里还发现了一具尸体,这样算下来,就是三人死亡,那几个重伤的人员也算万幸,现在都脱离的危险。

  但就是这三个人的死亡,对华子建来说也是很有压力的,这压力来之两个地方,一个是刚开年就弄掉了三个安全指标,让后面的安全工作都紧张起来,在一个是华子建内心的不安和负疚,他一直在责怪自己,要是自己每次多说一下安全,或者就能避免这次事故的发生。

  到了下午,以省委常委常务韩副省长为组长的火灾调查小组就到了北江市政府,对这个举措华子建没有感到多少意外,唯一有一点意外就是感觉这次调查组来的级别很高,当然了,想到有三个人非正常死亡,华子建也就没有多想什么了。

  大家在一起先是召开了一个座谈会,在会上韩副省长痛心疾首的表达了对火灾的沉痛,也说到了省政府和省委对北江市此次火灾的关注,强调做好善后工作,并总结这次事故原因,以达到引以为鉴的作用。

  华子建也做了汇报,对他的汇报,不管是韩副省长,还是调查组的其他成员,都表示了肯定和理解,韩副省长还语重心长的安慰了几句,说有时候啊,天灾**是躲不掉了,让华子建心里不要太内疚,还要好好的做下面的善后工作。

  从华子建和韩副省长的级别上来讲,韩副省长的这些话有点牵强了,他像是用一个跟高级别的领导对下级说话一样。

  但从两人的岁数和华子建现在的心态上来说,韩副省长的这些话又好像很正常一样,至少华子建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他很感激的说:“谢谢韩省长和调查组同志们的理解,我们一定做好要后面的工作,对于省里的调查,我在这里表个态度,一定大力配合,绝不遮遮掩掩。”

  韩副省长微笑着拍拍手,说:“好好,有华书记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这样吧,你们各位工作也都忙,我们就不耽误了,接下来我们想到现场看看,也想找相关的干部了解一下情况,华书记和杨市长就不用再陪了。”

  说话,韩副省长就离开了座位,过来和华子建亲切的握手,在握手的过程,还略微使劲的用了一点力气,眼沉充满了对华子建的理解和支持,让华子建的心里还有点热呼呼的。

  调查组的人走了,华子建也忙起了其他的一些事情,他到医院去看望了受伤的那些人,给他们带去了水果和慰问品,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了关心。。。。。。

  这样忙忙碌碌的东跑西跑了一个下午,华子建才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吃过晚饭,华子建陪着江可蕊和小雨看电视,若是在平日,华子建是很喜欢和小雨说说话,逗他玩的,可是今天华子建却有些心不在焉,敷衍了小雨几回,便对着电视屏幕发呆,心老是想着火灾的场景,根本提不起精神。

  江可蕊也知道华子建心里不舒服,就很温柔的靠在他的睑板上,拉着他的手,也不打扰华子建,这个时候让他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最好,自己老公合适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很多时候比自己的心肠软。

  不过这都是相对的,有的人是具有两面性的,华子建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复杂的人,他有多愁善感,也有冷峻严厉。

  华子建也难得这样一个清静的时间,最近他太忙,很少坐在家里这样享受天伦之乐,这一日,华子建心道自己总算是可以从容安静的过一个属于自己和家人的晚上了,不由得慢慢的心情好了起来。

  华子建和江可蕊两人依偎着过了一会儿,门外有了轻轻的敲门声,不待华子建回应,江可蕊就站起来开了门,华子建便见一个人轻轻地将门开了一条小小的缝,然后偏着身子轻手轻脚地挤了进来,此人竟然是建设局的杨局长,这完全的出乎了华子建的意料之外,怎么会是他来了?

  从自己搬进来这个市委大院,杨局长是从来没有到过自己的家里,这也难怪,作为建设局杨局长本来就是杨喻义的铁杆嫡系,还有人传言,他和易局长,财政局的李局长,还有杨喻义是结拜的兄弟。

  这自然是传言了,谁也没有真实的证据,但毋庸置疑的说,杨局长和杨喻义具有极深的交情。

  华子建在看到建设局杨局长的那一刹那,是愣了一下的,不过很快的,华子建就露出了一副标准的神情,礼貌而客气的说:“杨局长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坐坐,呵呵,稀客啊,来来,坐坐,可蕊,给杨局长泡杯茶。”

  江可蕊也笑着招呼了一声,就去泡水,慌的杨局长连连摆手说:“江台长,这不敢当啊,我自己来,自己来。”

  华子建就伸手招呼着,说:“坐坐,你坐你的。”

  杨局长畏畏缩缩的坐了下来,顺手把一个包放在了沙发边上,有点尴尬的笑笑,说:“来看望一下华书记,也没什么好带的,知道你喜欢喝茶,给你带了一点。”

  华子建哈哈哈的笑着,伸手提起了那个包,嘴里说着:“谢谢,谢谢,来就是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这样华子建就打开了包,看了看,里面确实是两包茶叶和两条好烟,华子建也就放了心,他还是对这个杨局长心里有所防备的,万一这东西里面夹的有现金什么的,那不是坑自己吗?

  江可蕊给杨局长倒上水之后带着小雨进了卧室,客厅也是有华子建他们两人了,杨局长难为情的笑笑,说:“没有打扰书记你休息吧?”

  华子建就看了看杨局长,这杨局长本是十分清瘦之人,现在加上这衣服低头哈腰的样子,的的确确的有点猥琐,华子建对这位说话语气极轻且满脸谦卑之色的局长向无好感,平素不过是保持了面子的客气而已。

  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华子建把他们弄倒党校学习了,这段时间两人很少见到面,华子建心里在想,自己应该同样的让杨局长厌恶吧,。

  华子建说:“没有打扰,现在休息还早呢。”

  华子建也不提起话头来,见他有些心不在焉般地眼神游离,却不想与他多说些什么,他估计今天杨局长过来啊,肯定是有什么使其能够要说的,可能性最大的就是说下一步的工作问题,因为党校的学习也快要结束了,而华子建最近的强势让杨局长和财政局的李局长都心慌慌的,还不知道学习结束之后等待他们的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