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百九十一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百九十一章:叱咤风云

  也就是这个晚上,杨喻义也在焦急的等待,现在他躺在床上和老婆刚结束,杨喻义的半个身子晾在外边,一只手探进被窝里,另一只手握着烟卷扎巴着声音,烟卷在嘴角不时移动的光芒在黑暗里划出一个个形状不一的弧。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老婆在畅快后已进入睡眠,杨喻义被一片黑色围裹,在暗淡的烟蒂光芒的辉映,他的脸上的表情像涂了红红的血,有点愣人;借着烟光,杨喻义脸上的神色显现出一丁点的虑意。

  他在沉想什么?他在想着好久之前做过的个梦,这样一个梦总使杨喻义每逢夜深时分时难入睡,这梦说也蹊跷,前一阵儿的一个晚上做的,以后便时不时就浮出在夜里,细细思索罢,竟恍然似现实的真人真事儿一般。

  梦的景况是这样的:从未游览过的一个寺院,四处静寂,杨喻义孤身一人竟来于此,院央种了一树桃花,这桃花生出很多个分枝,分枝上结出好些朵桃花,花瓣艳嫩,苞蕾大硕,甚是稀罕;杨喻义瞅着正感叹怎么会来了这般地方,怎么会碰到这样的异事之时,突然一个疯癫和尚鬼使神差地出现在眼前,嘻嘻做笑,惊得杨喻义一跳,杨喻义觉得阴森便将离去,可这疯癫和尚却愈笑愈烈,杨喻义自觉这笑像是笑了自己,便定住身子不解地上前颤着声追问其笑因何缘故?

  疯癫和尚这时却不答,只兀自冲杨喻义笑着,杨喻义觉得这和尚定是痴了,便无聊地欲走开,似乎身子刚转罢过去,此时疯颠和尚却开了口:“可惜璀璨年华,误入权色沼泽。。。。。。”

  杨喻义闻听,心一愣,思量这话儿倒有几分和自己相干,便又转过身向其行罢礼地恳求大师解悟其之意,疯癫和尚冲杨喻义笑笑,随之道出一串诗句来:“渴者至于心,心静方保身,春景季季媚,灿花悄袭人,捻心自闭扉,花谢随秋意,屋景虽单,濡相方终年,权柄如刀刃,色念首为悲,朝夕思量行,择抉皆系静,终悟方圣明。”

  疯癫和尚吟毕,便在梦里隐去了。

  杨喻义闻听之后,想要再进一步和这疯癫和尚切磋此诗句的奥妙,但梦也自此囫囵一下醒将过来,杨喻义醒来瞅瞅眼前,竟整个人儿寝在卧室,旁边酣睡着妻子,这梦立即唬出他一身冷汗来。

  这梦虽说是个梦,但这梦隐去之后,那一串疯癫和尚的诗句却真真地烙在了杨喻义的脑海,杨喻义思索之,觉得这诗句朦胧隐含着一种深刻的人生哲理,正如格句般是吟予自己的,这些年以来,自己在仕途上仰仗靠山李云和苏省长的关系,可谓是如鱼得水,一直做得顺顺荡荡的,但这些日子,一直做些怪梦,内心不由得思量几分。

  就在刚才和老婆做了之后。刚刚眯一下,这梦又一次浮现在杨喻义的睡境之,也是初缘这梦时的寺院,也是院枝繁叶茂的桃花,也是突然浮出的那个疯癫和尚……杨喻义愈做愈觉得这梦毛骨耸然,愈做愈觉得这梦的现实。

  “难道自己的仕途将止?”杨喻义在心如此时不时地反问着自己这句话来,在这梦后再也没了睡意,与老婆频频激情之后方寻得一丝心灵的慰籍。

  这会子,正当杨喻义陷入思虑与失眠之时,门铃突然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在敲门?

  门玲声让杨喻义内心一惊,杨喻义猛吸一口烟气在肚子里滤了滤后将烟卷捻灭在烟缸里,他并没有下床,只是将耳朵耸了耸,辨别这声音是否会再响起,杨喻义心想,该不是哪个酒疯子走错地方敲错门了?正当杨喻义思索着的这档儿,门铃声又朦胧地响起,杨喻义动了动身子。

  这时,老婆不耐烦地说话了:“都这么晚了,还有人敲门,真烦人。这人一定有毛病!别理会,睡咱的觉。”

  杨喻义没搭讪什么,将老婆在怀搂了搂又燃起一支烟卷来。

  门铃声间隔了不多时便又响起来。这一回,这门玲声让杨喻义猛地从床上坐直了腰,

  “快点睡吧。谁要敲就让他敲去吧。别忘了你明儿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哩。”老婆催促杨喻义道。

  “说不清是什么远房亲戚或者工作上的人哩。你睡吧。我过去搭个声就回来。”杨喻义说着急穿衣下床。

  到了客厅,隔着门,杨喻义从猫眼看不清外面,就说道:“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啊?”

  外门说了句什么,却不很真切。

  杨喻义不再询问什么,内心想着“难道是她”便走过去抽开了门杠,门支丫一声开了,杨喻义看到,迷茫的夜色里,一个形状女人模样的人正伫立在离门不远处。

  “是我。”敲门人压着声道。

  “怎么是你,你怎么来这里了?”杨喻义有点激动,又有点紧张的说着:“我的婉儿!你怎么会来这里呢?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杨喻义说着已禁不住地揽婉儿在怀里。

  “其实我一直知道你住在这里,原本准备给你打电话的,但你没开机,你不怪我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吧。”

  杨喻义就想到自己刚才是关掉了一个手机,怕有人打扰自己,但另一个工作手机是一直开着的,不过婉儿却不知道那个号码。

  “哪会呢?只是为什么你这样忙着来找我——”杨喻义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这时里屋传来老婆的嚷叫声:“还不睡啊?你在和谁说话呢?”

  “哦。你睡吧。我有点事儿,今晚市里有会要开,我得去一趟。”

  杨喻义言毕拎起婉儿的纤手离开来家里,都了楼下。现在的天气晚上也一点不冷,两人在花园的椅子上坐下,杨喻义还没说话,这个叫婉儿的女孩就说了:“我害怕,所以来找你。”

  “你害怕什么?”杨喻义问。

  婉儿有点紧张的说:“今天我晚上回家的时候,刚进门,就看到客厅里坐着好几个人,当时我差一点吓晕了。”

  杨喻义一下就睁大了眼睛,看着婉儿,说:“房间有人,他们伤害你没有?”

  婉儿摇了摇头,说:“没有,他们还留下了一个大皮箱子,后来其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说,这是送给我的一点小礼物,让我有机会了给你多提醒几句。”

  “坐着轮椅?”杨喻义想了想,他脑海一下就出现了徐海贵的模样了,杨喻义心火起,这小子阴魂不散的,我已经给苏省长请求重新选定招标的公司了,你小子就不能耐心一点,还用这个的手段来逼我吗?

  但想到这里,杨喻义也是激灵灵的打个冷颤,这小子怎么会知道自己和婉儿的事情呢?是啊,他是找到了自己的一个要害,有了这个要害,徐海贵肯定以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了。

  杨喻义有点啜气,他就像是沾上了一坨鼻涕,感到恶心又很难甩脱。

  “他们没伤害你就好,你受惊了。”杨喻义有点无奈的说。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留下的那个箱子,我打开了。。。。。。”说到这里,婉儿的脸上就显出了一种惊慌的表情,看的杨喻义一阵的心痛难受。

  “里面装的是什么?”杨喻义小声的问着,但他的脑海已经多多少少的有了一些大概的印象了,那里面不是死狗,就是死猫,也只有徐海贵这个的无赖敢于使用这个的手段了。

  一想到这徐海贵,杨喻义就生出了很多的厌恶来,早知道真的不该听信易局长的话,找这个瘟神过啦,这几天徐海贵连续的给杨喻义来过几次电话,说请杨喻义一定要在帮帮忙,现在形式发生了变化,努力一下,还是能成的。

  但杨喻义怎么感觉那徐海贵的口气就不完全是请求自己的味道,倒像是在怪自己把他叫来,最后又让他灰溜溜的离开一样。

  杨喻义想,这其我的苦楚你这个草莽烂人那里知道啊!!

  婉儿一脸惊吓的说:“里面全都是钱,好多,我没数,但好多,一捆一捆的。”

  杨喻义也睁大了眼睛,好一会才长吁了一口气,***,这徐海贵真够刁钻的,先用婉儿来警告我,又用成捆的钱来贿赂我,这是不是叫踢上一脚,又给个大枣啊。

  不过既然知道是钱,杨喻义也就不太紧张了,做了多年的市长,杨喻义不缺钱,但也绝不反感钱,他用手抚~摸了一下婉儿的后背,说:“是不是钱很多,让你害怕。”

  “是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开机,后来我就想,直接过来找你,万一你老婆遇上了,我就说我是市政府办公室的人,请你过去开会。”

  杨喻义看着婉儿,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了,亏她还把后路都想好了,可惜啊,她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公务员,不过杨喻义也没有说穿这件事情,站起来说:“好吧,我们过去看看,到底这瘫子给我送了多少。”

  “现在吗?”

  “是啊,你先出去,在大门口等我,嗯,多走几步路,不要在门口灯光下。”

  “嗯,我知道。”婉儿很顺从的先离开了。

  杨喻义在花园的树荫等婉儿走了一会,这才到了自己的楼下,发动了汽车,出门带上婉儿,在夜色来到了婉儿住的地方。

  婉儿住在远离都市的一处僻静的花园式住宅区,在一栋豪华的西欧建筑风格楼群前,杨喻义停下了车,这地方他经常来,也是他帮婉儿买的,应该算是一个金屋藏娇的地方吧,没等婉儿找到钥匙,杨喻义就掏出了自己的钥匙,轻轻捅开门锁,摸着黑,拉着婉儿进了房里。

  打开了灯光,就见客厅里一张棕红色沙发和许多搭配雅致的家具,这个时候,婉儿才真正的在灯光下显露出来她迷人容貌,逸发散布耳畔,面容白皙,两夹润圆,她注视这杨喻义,瞳孔放射出的光芒带着一种无法令人抗拒的力量。

  杨喻义用胳膊抱搂了一下婉儿,婉儿也孩童般撒娇地扑倒在杨喻义的怀里,勾起杨喻义的脖子,如荡秋天般荡了又荡。

  但很快的,杨喻义就松开了手,他记起了婉儿说过的那事情,徐海贵是怎么进的房间,杨喻义就到处看了看,把门锁,窗户也检查了一番,确定都扣好了,反锁了,他才自言自语的说:“明天我找人给你重新换一套防盗的门锁。”

  婉儿一听杨喻义的话,也突然的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说:“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吓死人了。”

  杨喻义叹口气,说真的,对徐海贵这样的道上老大,就算是防盗的门锁,只怕也未必能挡住他们,杨喻义决定下次见了徐海贵的面,自己是一定要给他警告一次的,不要以为你徐海贵在韩阳市很厉害,这里是我的地盘,真要动手收拾你,恐怕你也只能乖乖的受死,老子的地盘,容不得你嚣张。

  婉儿就带着杨喻义一起到了卧室,指了指墙角的一个黑色皮箱,对杨喻义说:“喽,就是这个。”

  杨喻义过去抓起皮箱,一使劲,提到了卧室的间,打开一看,果然里面都是一捆捆的百元大票,杨喻义粗略的看了一下,足足有20捆的样子,这也就是200万。

  杨喻义深吸一口气,暗想,这徐海贵说是说,人还是出手大方,只是用的这方法有点下作了,给老子玩这样的恩威并施,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杨喻义转念又一想,这样也好,至少现金更安全一点,无知无觉,无凭无证,没有后患。

  杨喻义想了想,从里面拿出了三捆前来,打开了柜子,对婉儿说:“明天你把这些钱存到你的卡上去,喜欢什么就买点什么,其他的钱我带走处理一下。”

  婉儿痴痴的点点头,说:“这么多我都存卡上,会不会有麻烦。”

  杨喻义摇下头,说:“这没多少,你存上就是了。”

  收拾好了皮箱,杨喻义却又有点心神不安起来,这钱自己是收了,但事情能不能解决还很不好说啊,已经好几天了,苏省长那面一点消息都没有,自己也不好老打电话过去问,昨天咬着牙,踹着胆大问了苏省长一下,感觉苏省长情绪也不太好,说还在等李云的态度。

  万一这事情真办不成,钱肯定还得给徐海贵退回去,问题是徐海贵会不会老羞成怒,又出什么花招,对自己到是没什么,自己一个堂堂的市长,凉他徐海贵也不敢怎么样,但婉儿呢?他要是动了婉儿,或者他用自己和婉儿的事情来威胁自己,那该怎么办啊?

  杨喻义想到这个问题,就有点头疼起来,他略显倦意地说:“今儿累了,我就不走了,在这里小憩一下。”

  婉儿一听,也立即意会地点点头,这样的情况也经常有,杨喻义很多时候开会累了,喝酒累了,都会过来在这里休息的。

  杨喻义刚在床上躺下,婉儿便准备脱衣服上床,杨喻义一拉婉儿的手,说道:“今天我真的,真的累了,就让我在你这儿安静地睡上会子吧。”

  婉儿明了其意,便放弃与杨喻义快乐的念头,拉来一条毛巾被摊在杨喻义的身上,轻吻一下杨喻义的脸庞,然后略带笑地走出房间去了。

  婉儿与杨喻义的相识时间也并不长,大概有2年的样子吧,记得那个时候婉儿是市里一家企业的小职员,一日,杨喻义去这家企业检查工作,酒桌上这家企业找婉儿来陪酒,婉儿出众的外貌便立即博得杨喻义的喜欢,自此认识下来后,杨喻义便隔三叉五给婉儿打电话并邀其出来幽会,来来往往,婉儿便败倒在杨喻义提出的阔绰物质条件之下,自此婉儿便也告别了企业小职员的平常工作,一门心思地居于这座城市的一处幽雅别墅里享受着充足的物质,一径儿做起杨喻义的情人来。

  虽然这两年来,杨喻义身边也有过不少的女人,但那些要么是露水鸳鸯,要么就是临时的夫妻,要么是全色利益的交易,杨喻义对那些人都是可有可无的,唯独这个婉儿让杨喻义从心底里喜欢,不管是婉儿的外貌,还是婉儿的性格,特别是婉儿不问世事,一门心思给杨喻义做好情人,这让杨喻义少了许许多多的麻烦,他喜欢婉儿的清纯和幼稚,也喜欢婉儿的忠贞和安分,这里就成了杨喻义的一个避风港,一个安乐窝。

  杨喻义这一睡,到天色微明才醒来,杨喻义忙唤婉儿的名字,却无人应答,走出卧室,只见灯亮着,无婉儿的踪迹,杨喻义急忙走到婉儿书房俯身在桌上提笔沙沙写起什么来。

  却原来刚才在入睡之时,又一个奇怪的梦境浮出在梦里,这梦却原来也是起初时的模样,只是梦里不见了那疯癫和尚,兀自一人竟对着那树桃花细致欣赏着做出了一首词儿来,这词儿醒来依然记忆犹新:年少不知仕途扰,羡官衔,慕锦衣,梦依稀也贵人;壮立鸿图:人上人,贵贵。锦罗一朝求得身,却原来高处易寂寞,富贵更愁绪。。。。。杨喻义写在纸上细细看了,却觉得陌生之极,心想自己一介官场之人,从未做过诗习过词,怎么会做出如此清新而意味深遂的词儿来,不仅笑了自己竟在梦成了一位词人。

  从奇异的思索回过神儿,正当杨喻义细细品罢那词儿的韵味之时,婉儿蓦地推门进来,,杨喻义索性将词儿递与婉儿共赏。

  婉儿接过词儿在手瞧过,问杨喻义:“这词儿谁做的?”

  杨喻义便让婉儿猜,婉儿也曾是高等学府深造过的,对于这词儿之意也揣摩得几分,便评价说:“这词儿包含着仕途之无奈和对平常生活之渴望,所做之人多半系官场。”

  婉儿之语刚毕,杨喻义便在一声“对”里肯定了婉儿的猜说,并附声道:“我也是这么猜的。”

  婉儿便寻根地问:“那这词儿到底谁做的?”

  “如果是我做的呢?”杨喻义笑着答道。

  “是么?”婉儿惊奇了神色,“没想到夫君的才也不凡,只是却从未见夫君露一手出来。”

  杨喻义听婉儿如此调侃,也是哈哈哈的大笑,说:“你夫君那有这般本事?这词儿只不过是我刚才从梦里拣来的。”杨喻义说完将这词儿夺在手欲要毁掉,毁掉之意是不愿让这梦之物看着烦忧,婉儿忙拦下来说如此精美的词儿她喜欢,便将揉得有点起皱的纸片展平,随之藏匿于桌肚里。

  杨喻义见婉儿对此词儿表现得这般喜爱,心虽颇感这梦里之物的厌恶,但却为自己在梦里能做出如此讨人欢喜的词儿倍感欣慰。

  杨喻义问婉儿:“你刚才出去干吗了?”

  婉儿说是给杨喻义做早餐了,杨喻义便在婉儿鼻冀上昵爱地勾得一指头,随之走进餐厅,泛着清香味的煎饼和稀饭进入视线,以前杨喻义每次来婉儿这历来,最喜欢的就是吃她做的这稀饭煎饼了,也不是婉儿做的有多好,原因是杨喻义每天在外面吃腻了那些山珍海味,羡慕起农家生活的五谷杂粮来,杨喻义一觉醒来也觉得饥饿十分,坐在餐桌前食物刚进手便狼吞虎咽起来。

  婉儿在一旁看得禁不住捂口笑出了声,杨喻义冲着惜儿的笑愈吃愈佯装出一副逗乐的模样,最终笑得婉儿弯下了腰。

  吃毕,杨喻义伸手接过婉儿递过来的餐巾纸抹抹嘴巴道:“我这样吃东西像不像一个山野里的孩子啊?但我总喜欢这样吃东西的,这样吃我才方能感觉到我的存在,方能感觉到我的真实,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我身上很多农村人的淳朴和厚道已渐渐被这座城市所吞没,惟有这一点还能偶尔体现得出来。”

  “其实杨哥你的为人妹子最了解,我也很能理解你的处境,人在官场是身不由己的,官场自有官场的游戏规则,深入这一行,要求得生存就得遵循这一行业的游戏规则,自己原本的面目就得伪起来,而革成另外一副……你不是常开导妹子么?说做官要做成一个圆,万不能做成一块砖,官场犹如一池比江比海还阔还深的水,为官者就如漂在这池水上的一根萍草,圆可以动也可以静,但砖却就不能那么灵便了,如果做成砖了,那么就会在大风大浪被淹死。”婉儿安慰似地道。

  “没想到婉儿还记得我先前的话!”话自此,杨喻义叹一口气道,“是啊,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人做了官了,就像动了一次大手术,脸,心,肺等等的身体器官就都被移植了,脸变成了卡通脸,心变成了欲心,肺变成了气球肺……”

  “杨哥说话可真逗!”婉儿被说得呵呵笑起来,“杨哥比喻得前两个还能理解,后面肺怎么会变成气球肺呢,妹子就不懂了。”

  “婉儿想听么,那将耳朵凑过来。”杨喻义打趣地卖关子道。

  婉儿果真将耳朵凑过来,杨喻义凑耳道:“其实怎么会变成气球肺,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有些人想提升却总不得意,便把肺气成肺气肿了,所以就叫做气球肺了呗!”

  婉儿闻听,被逗得又一阵呵笑,但这笑却刚笑了半截,突然杨喻义一个吻吻上婉儿的双唇,婉儿似要挣脱,将那堵在喉咙里的笑完全笑出来,但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开来,便不再挣了,随之两只手吊在杨喻义的脖子上也投入在吻。

  “婉儿啊。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杨哥一沾上你的身子就瞬间着了火,完全不是人了,简直一堆干柴,一座枯了的森林……”杨喻义搂着婉儿纵情地道。

  “那就让我们燃烧吧。我要在你身体的火里盛开成一朵美丽的花,然后用我的躯壳做一只漂亮的盆,把这苗花栽在盆里送予杨哥,杨哥要么?”

  “要。当然要了。只是你成了花,杨哥可就只能欣赏,不能再和你快乐了,所以杨哥不舍得的。”杨喻义说着已满心吝惜,忍不住又去吻婉儿的唇,如吻清晨叶子上一滴晶莹的雨露般清爽而怜惜。

  时间在这一刻凝缩,四周在这团熊熊燃烧之火里化为虚无。

  杨喻义的心这时只有婉儿存在,婉儿的心这时惟有杨喻义占据……

  “婉儿。这一刻幸福么?”

  “是的。幸福。”

  “我们来感受这种幸福,分享这种幸福吧。”

  婉儿伸出双臂,楼着杨喻义的脖子说:“坏人,慢点。”

  “婉儿,对不起,你太美了,我忍不住,好想一口把你吞进肚子里。”

  “嘻嘻,到底谁吞谁?”

  婉儿好像换了一个人,狂野而主动,嘴儿张得大大的,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