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九百一十四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九百一十四章:叱咤风云

  罗副局长离开办公室之后,华子建又给远在外地的齐玉玲去了一个电话,把省组织部准备让她到北江市峰峡县当县委书记的情况和他做了沟通,齐玉玲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当初就是为了自己能跨进处级行列,才昧心的给季副书记做了卧底,但没有想到,就是自己曾经出卖的华子建,却给了自己一个机会。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齐玉玲有点高兴,又有点伤心,反到让华子建又劝慰了她好一会。

  挂上了电话之后,华子建也是感慨万千,他也真正的明白了,原谅一个人,其实也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最近的峰峡县也已经是有点乱套了,书记和县长都关了进去,下面一伙人群龙无首的,还战战兢兢,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跟着进去,有的人就开始抱怨起来,感觉国的这个法律真的有点问题,为什么行贿受贿是一个罪呢?

  要知道啊,这个行贿那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莫名其妙的会把自己家里的钱给别人送,准确的说,行贿的人是受害者,但现在自己更是担忧,这叫什么事啊,钱没有了不说,人还有危险。

  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真的行贿无罪的话,我估计受贿的人肯定会大幅减少的,因为送过礼的人在办完事之后,想不通的还可以举报啊,这对很多受贿的人还是有些心里压力的,现在倒好,大家只能咬紧牙关,死不承认了。

  这是闲扯的,我们还是说正事。

  屈副书记在进入峰峡县以后,充分感受到了峰峡县的人心惶惶,他和负责办案的纪委干部商议过后,决定首先采取自首的形式,这样,可以缩小打击面,也可以适当保护干部,毕竟,他们到峰峡县来,不想将所有人都打入地狱,这也是华子建拍屈副书记到峰峡县的一个目的。

  华子建这一招显然还是起到了效果,屈副书记由最初的挖空心思想和华子建拼命,到现在逐步的缓和,准备和华子建做适当的配合,因为他自己负责了峰峡县的调查和处理工作之后,他也就明白了华子建并不想将火势蔓延到市里和其他地方去的想法,所以他的惊慌没有,他的惧怕也消失了,他也就没有了和华子建展开决战的强烈需要了。

  经常的,他还会给华子建打打电话,汇报一下峰峡县的情况,这一个是他想要适度的修复一下自己和华子建的关系,另一个,虽然现在调查组是他在负责,但那些参加调查的干部,很多都是纪检委的干部,准确的说,他们更倾向于听华子建的指挥,所以套上华子建,很多事情反倒好解决了。

  一段时间,峰峡县最为热门的节目,就是北江市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面有关于莫树春,白高飞等人的案情简介,电视里无非是莫树春,白高飞等人涉嫌多少资金等问题,其他都没有反映,但是峰峡县的干部,还是追着看,甚至有人录下节目,反复观看,要从间分析出来什么一样。

  接着,县电视台就播出了通告,敦促和莫树春,白高飞案件有联系的干部,主动到北江市专案组住宿的宾馆自首,电视上说,自首的人可以从轻,或者免于处罚。

  但刚开始的那几天,几乎是没有人去了,大家还是在观望,都怕自己自首了,最后反而出不来了。

  屈副书记的形象完全改变了,再也没有了紧紧张张,一切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他恢复了以前那种睿智,屈副书记担华领导时间不短,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起起伏伏,看得多了,实事求是的评价,屈副书记头脑不昏,他是分管干部的,很善于处理关系。

  只是这几年他个人的小想法多了许多,这才让他变得阴沉可怕。

  在接受到峰峡县调查的任务以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心人物,涉及的人太多了,还不知道今后有多少说情的,莫树春,白高飞的事情,没有人会说情了,这事情太重大,大家都在回避,

  但是,牵连到莫树春,白高飞两人案子间的人,会有人为他们说情的。

  屈副书记也不是一个忘乎所以的人,目前的局面他看的很清楚,对于华子建的话,他是一定要听的,他已经感觉到了,华子建一定会在短时间,完全掌控北江市的政局,和华子建共事几个月来,屈副书记感觉,华子建身上有官味,前途远远不会在北江市这狭小的地域。

  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屈副书记是不想和华子建撕破脸的,除非事情危及到了自己的安危,那没有办法,只能鱼死破的拼一把。而且屈副书记历来的宗旨便是为官要左右逢源,今后在一起共事的时间还长。就算是下级来说情,屈副书记也会热情接待,大家都是一步一步起来的,要体谅他人的苦楚。

  通告的效果不明显,两天过去了,没有人到宾馆主动交代的,这年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念头深入人心,大家都抱有一丝侥幸心理,也许莫树春,白高飞记不清楚了,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有说,如果自己去说了,岂不是撞到枪口上去了。

  屈副书记很无奈,自己在峰峡县必须要做点事情出来,不然说不上别人会人为自己处理不力,最后华子建来个走马换将那才更麻烦,但现在的局面是峰峡县的干部不见棺材不掉泪,总是想着蒙混过关,这让屈副书记很头大,

  都到了这步境地了,他们也不想想,市纪委是那么轻易就到北江市来的吗,通告就那么轻易在电视台播报吗,到了第三天,屈副书记忍不住了,他不能在等待,更不能落下一个让华子建换下自己的机会。

  调查正式开始,峰峡县宾馆暂时不对外营业了,首先是峰峡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依次被通知到宾馆,这些人,直接由市纪委的干部问话,场面是很严厉的,往往是屈副书记先和被审查对象见面,简单说几句话,不超过5分钟,接着,审查对象被带到其他房间,那里的气氛严肃,一天时间下来,有交代的,有部分交代的,有和莫树春,白高飞交代不一致的,还有矢口否认的,不过,事情的发展,由不得这些人否认了。

  鉴于情况的复杂,屈副书记不得不给华子建请示,他自己也觉得,目前,不能使用峰峡县纪委的干部,还是抽调市纪委的干部参加调查,华子建表示同意,于是,超过50名市纪委干部进驻峰峡县,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了。

  首先崩溃的,还是峰峡县的领导班子成员,他们看见了事态的严重,在屈副书记面前捶胸顿足、痛哭流涕,请求得到组织上的原谅,接着,被请到宾馆的干部逐渐多起来,有些说清楚的,早早回去了,不愿意说的,被留在宾馆,暂时失去自由,而如何处理,屈副书记没有表态。

  他需要在观察一下,他不会这样盲目的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之上,但毫无疑问的,所有交代问题的干部,都已经的到屈副书记的暗示,他们也都把交代的问题放在了峰峡县的范围,没有人提及市里,或者更高层的情况。

  对着一点,屈副书记是相当的满意,这也是他来负责调查最重要的一个作用。

  华子建心里其实也是希望这个事情能早点结束,不然自己的很多精力都要放在这个上面,对下一步的干部调整也无法进行,但华子建只能暗示屈副书记,却不好当面的把话说的很清楚,因为对屈副书记这个人,华子建还是要防着一手,怕万一将来这人反咬自己一口。

  可是今天却有人来找华子建说情了,本来日一早到北江市时间不长,不应该有人找到他说情的,不过,华子建没有想到,那个《时代瞭望》的记者黄涛打来了电话,接到这人的电话,华子建就有点腻歪,但华子建还是记着一点,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这样的小人,还是凑合着应付一下。

  “呵呵,是黄记者啊,好久没有看见你了,工作还忙吧。”

  “华书记,我哪里有您工作忙啊,听说北江市正在整顿干部作风,介意我来采访吗?”

  华子建露出了意思讥笑的神情,淡淡的说:“我看还是算了吧,报到要正面的东西,这些事情,有什么好报道的,你可不要无事找事,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那面黄记者就呵呵的笑着,说:“遵命,听从书记你的指示,不过,我有事求您。。。。。。”

  华子建皱下眉头:“什么事情,吞吞吐吐的,有事情就直接说,否则我挂电话了。”

  “别,您别挂电话,我说,我说,我是替人求情的。”

  华子建很警觉的问:“你替人求情,是峰峡县的事情吗?”

  黄记者忙说:“是的,是的,我有一个同学,分配到峰峡县公安局了,也是想着进步,所以,经人介绍,见到了莫树春,送了三万元钱,后来,被提拔为派出所副所长,这次,被查出来了。”

  华子建在心衡量了一下,觉得这事情到也不是太严重:“真是你的同学吗?”

  “华书记,我说的是真的,是我的同学,这人啊,在学校里,成绩很不错的,您也知道,现在这种局势,都是这么做的。”

  “黄记者啊,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承认,现在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可是,谁能够保证自己一辈子不出事情啊,所以说,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好好考虑考虑。”

  这黄记者果然也是个狠角色,一听华子建这话,就口气有点不善了:“华书记,这么说,您是不愿意帮我了?”

  华子建摇摇头,倒不是怕这个黄记者,只是觉得这个人和疯狗一样,没必要和他结怨:“好了好了,你不要激动,说说名字,我尽力而为吧,不过,这要看他的问题有多大,如果仅仅是你说的这个问题,关系不大。”

  黄记者这才有笑嘻嘻的说了起来。

  放下电话,华子建也是很感慨,国本来就是一个人情社会,谁都不是生活在真空,华子建是很嫉恶如仇的,但同时,华子建在很多不算是大原则的问题上,也经常会有很灵活的思路,莫树春和白高飞的事情,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的问题也是太大了,谁都包不住,但下面很多干部,在那样的环境工作,要想洁身自好也可以,但那肯定只能回家种红薯了,所以对它们的问题,要区别对待,该开一面的时候,华子建也能想通的。

  而在峰峡县的屈副书记同样的被说情的电话包围了,因为屈副书记的态度和蔼,所以,说情的越来越多,很多的家属找到宾馆来,跪在屈副书记的面前,有老人、小孩、妇女,屈副书记不能发脾气,只能是耐心劝说,等在外面的人,几乎是排起了长队,如次一来,屈副书记每天都是劳累异常,但他无怨无悔的,因为这看似在救别人,实际上也是在救自己。

  他还要让这个局面继续的维持下去,以引起华子建的关注,让华子建给自己吐口定调,这样自己才能大赦天下,而以后也不会承担未知的那些风险。

  他还经常不断的给华子建电话诉苦了,这其实是很巧妙的说情,意思是峰峡县的事情,还是不要处理过重了,华子建当然知道屈副书记的意思,后来华子建觉得自己是扛不过这个老狐狸的,自己不发话,他就能永远给自己拖着,华子建终于讲出了一句话:“总不能将峰峡县的干部全部收拾了吧,市委也没有那个能力收拾乱摊子,所以根据情况,不是情节特别恶劣的,就批评教育吧。”

  屈副书记在得到了华子建这个尚方宝剑后,调查工作迅了很多。到了8月下旬,调查工作基本结束,大部分的人撤回了北江市,屈副书记也回来了,留下少数人在峰峡县,做完最后的收尾工作。

  华子建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听取屈副书记的回报的,这个时候的屈副书记显示出很恭敬的神态,他也知道,这次华子建是给了他一个面子,看来华子建也不想让彼此的关系走向破裂,那就好,先这样维系一点时间,边走边看。

  “华书记,我给你汇报一下最近调查的情况。”

  华子建连连的摆手,说:“屈书记不用说的这样严肃的,你是老书记了,我们一起交流一下。”

  “华书记你太谦逊了,我给你汇报工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华子建也只能笑笑,说:“好吧,好吧,我们都不要客套,说说你的想法。”

  “华书记,我是这样考虑的,根据目前的调查情况看,峰峡县是存在买官卖官现象,所以,很多干部为了能够更好发挥职能,不得已给莫树春和白高飞送钱,我觉得,索贿和行贿不是很好把握,这间的区别很大,按照相关规定,处理也有很大不同,但自古以来法不责众,我们调查认为,峰峡县的干部,还是纪律处分的好,不需要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还有就是峰峡县县委,政府的班子成员,8成以上牵涉其,问题有些麻烦,需要大规模调整。我们的具体意见是,行贿金额在10以下的,批评教育,10万元以上的,根据情节的轻重,分别给予不同的纪律处分,超过15万元的,移送司法机关,你看这样合适吗?”

  华子建最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要按国家规定的五千元立案的规定来说,那整个峰峡县的班子成员都要进去了,看来只能折一下。

  “嗯,我同意调查组和你的意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尽快了结,不能因为一个案子,影响整个北江市的工作,你回来了,就多多关心下一步干部调整的问题,下午召开常委会,你通报调查组的意见,我们将这件事情定下来。”

  屈副书记眼光一闪,暗吸一口凉气,这华子建动作真快啊,又要对北江市的干部进行调整了,只怕这又将是一场恶战!

  今天的常委会气氛完全变了,没有以前那种嘻嘻哈哈的局面,大家都比较严肃,经历了峰峡县的事情,没有谁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里面包括华子建,心情也是沉重的,北江市出了这么多的问题,作为市里的主管,心肯定不会舒服,在一个,自己的前任就是秋紫云,自己这样大张旗鼓的纠错,其实对秋紫云的形象也是一种伤害,好在秋紫云是理解自己的,所以不会往心里去,要是换做其他的一个领导,人家会在心里恨死自己的,说不定这个仇就永远的结下来了。

  但华子建也不能因为考虑到秋紫云就放手回避这件事情,他看了一眼屈副书记,说:“开会吧,屈书记把情况介绍一下,另外也谈谈的们研究的处理意见,让大家议议,要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分歧,那就按你们调查组研究的方案进行。”

  华子建的话说的也是够明显了,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这个意思,那就是屈副书记的建议肯定已经获得了华子建的首肯,大家就不要在乱反对。

  屈副书记变开始介绍了情况,先从调查说起,最后说到了处理意见,其他人当然不会反对,这样的事情,谁都害怕,能减少处理的人数,那是最好的,何况刚才还有华子建的暗示,所以屈副书记的提议获得一致通过。

  等所有人都表态通过之后,华子建才谈了自己的意见:“同志们,峰峡县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我们是有责任的,俗话说,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亡,如今的社会,充满各种各样的诱惑,对我们的党员领导干部,是很大的考验,说实话,担华领导,已经是一个高危行业,稍微不注意,不能抵制诱惑,就有危险,就可能身陷牢狱,不能说我们的党员干部素质有问题,那些出问题的干部,本质是好的,也曾经为人民服务,兢兢业业做好了本质工作,可是,他们为什么会违法违纪,产生重大变化,归根到底,还是思想出现了问题。。。。。。今天的常委会,就是对这件案子盖棺定论,今后,大家都要安心本质工作,不议论、不传播,这件事情,就由纪委处理了,按照市委常委会研究的意见,尽快办理,屈书记不再负责这件案子了。。。。。”

  华子建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是很痛心疾首的,他反复告诫现在还在职务上的干部,都要以峰峡县的事情引以为鉴,不要重蹈覆辙。

  在会的人虽然都是身份不低的常委,但看看峰峡县那个书记和县长的结局,心当然是震动不小,每个人都在扪心自问,要是查到自己头上,自己会不会清清白白呢?

  华子建讲完了这个事情,大家都以为会议就要结束了,没想到华子建话锋一转,说:“另外我在这里还要谈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北江市部分干部的调整问题,看看出现的这么多问题,这个调整也是迫在眉睫,所以我想请组织部的龚部长说说组织部的考虑。”

  不管是一般常委,还是杨喻义和杭副市长等人,都一下专注了起来,干部调整历来都是一个最为敏感的事情,所有领导的利益和权利,其实也都是在这里才能体现,一个在干部调整上没有话语权的人,根本就不会让下面信服和尊重。

  所以和刚才的无精打采相比,现在每个人都振作起来了。

  杨喻义心里比起其他人更是紧张,华子建又一次的搞了一个突然袭击,让杨喻义措手不及,过去也隐隐约约的听到华子建准备调整干部,但绝没有想到他的反应这样快,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峰峡县的时候,他却暗开始操作这事情了,真有点防不胜防啊。

  龚部长就拿出了一封材料,开始谈了起来,这些天里,市委其他部门都在为峰峡县的调查在忙,唯独组织部却接受了华子建的另一个任务,那就是让他们准备干部调整方案,当然,所有的意思都是按华子建的想法在做,其实这也很正常,历来组织部门也都是如此。

  龚部长今天的干部调整方案份了两部分,一块是市管干部的调整,包括一些市局的主要领导和区县的副职,另一块就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县,区正职,这一块北江市组织部只是一个提名,至于最后的任命和更换,那是要通过省委组织部们决定的,当然了,市里的提名推荐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连这个提名都没有上去,基本也就是没希望了,但是,万事都有个但是。。。。。。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