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九百二十六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九百二十六章:叱咤风云

  午一行人就随便的在外面吃了点东西,下午也没有休息,接着继续看几个偏远一点的企业,这来回奔波了几圈之后,最后检查的就是省钢新搬迁过去的厂房,其实这个省钢看不看都可以的,主要是路过这里了,有人提议了一下,华子建也就同意进去看看。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进了省钢的心厂区,看看也还是很气派的,高大的厂房,宽阔的厂区,忙忙碌碌的工人,这一期都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华子建也被这样的氛围感染了。

  他们还没到厂办搂,就见那个省钢的厂长成正茂带着外方的老总Johannes和秘书艾薇儿一起迎到了楼下,华子建也没有办法继续在外面转悠了,就和这几人寒暄几句,一起上了厂办的会议室。

  这个艾薇儿今天的打扮更是让人喷血啊,她穿着一条非常短的红裙子,露出她的裙子下面那黑色的内裤,还有一双小巧玲珑的红摩洛哥皮鞋,鞋子用火红的绸带系住。她上身更是穿的简单,就像是扯了几块布料什么的裹了一下,两只肩膀暴露出来。

  华子建不得不和她保持开一定得安全距离,华子建说不上来自己会惧怕什么,也许一不小心这个开放豪爽的女人就会扑到自己的怀里,虽然这肯定不可能,但华子建却总是有这样的幻觉。

  现在的成厂长对华子建那是客气的过分呦,亲自给华子建点上了香烟,嘴里不断的说着要给华子建汇报一下工作,华子建连连说:“客气了,客气了,我这次就是随便的来看看啊,真的不是检查什么,再说了,你们企业我也没权检查,对不对啊。”

  成厂长就一脸正气的说:“华书记你此言差矣,这钢厂的成长和你分不开的,你永远有权利管理和指导我们的工作,谁认为你没权,我第一个和他急。”

  华子建愣了愣,还真不好回答这话成厂长的豪言壮语了。

  这一愣神的功夫,那个异域的美女艾薇儿就扭着让男人心动的屁股到了华子建的座位前,帮华子建剥开了一个水果,说:“我们上次回去,总裁都说到你了,他让我们一定要尊敬你,对任叔叔绝不能马马虎虎。”

  华子建咳嗽一声,掩饰着脸上的尴尬,这女人,每次把自己叫叔叔,真让自己难为情的,华子建说:“谢谢,谢谢,以后总裁到国来的话,我一定好好的接待。”

  “你说的是真话吗?不能做骗子。”这艾薇儿咬字不清的问华子建。

  华子建暗自摇头,也就是这种野蛮人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要是换做国人这样说自己,自己早就。。。。。额,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

  华子建忙说:“真的,真的。”

  一面说,华子建一面的身体倾斜了一点,因为那面肩膀好像已经被这个女人涨的和皮球一样的乳顶住了,华子建却也不能让的太明显,因为那椅子就这么大,王稼祥和副市长岳苍冥也发现了这个状况,两人都相视一笑,却不上来解围,看起了热闹。

  华子建很快发现他们两人脸上那坏坏的笑容了,恨的瞪了他们几眼,却是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啊,华子建才打发掉了这个什么规矩都不懂的野蛮人,这才安安静静的谈了一会省钢的问题,现在华子建对省钢也比较满意的,到底是步入了国际化管理的大企业,相比于早上看的那些市里的企业来说,省钢更具有前瞻性和严谨度,这是接受了外企优秀的管理经验之后的一种表现。

  座谈很融洽,华子建也说了:“你们两位老总都在,我提一个小小的请求啊。”

  成厂长和Johannes都客气的说:“华书记有什么指示就说啊,谈不上请求。”

  华子建说:“我考虑,等你们正式的开工生产之后,我把北江市的切也老总给都来带参观一下你们的企业,让他们也学上一点你们的管理经验,这不知道能不能行。”

  成厂长连连的点头说:“华书记你客气了,这算什么请求,只要看得起我们钢厂,随时随地都可以前来,我们绝对的欢迎。”

  那个Johannes也在不断的点头说:“是的,是的,这一点绝对没问题。”

  “嗯,嗯,那就好,我这里先谢谢了。今天就这样吧,也快下班了,我们就告辞。”华子建看看时间,实际上也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成厂长一下站起来,说:“华书记,你还没有到我们这里吃过饭,今天不能走,谁都不能走,就在我们伙食上吃顿饭。”

  连那个外资的老总Johannes也是站起来说:“华书记,你每次都这样来了就走,这有点让我们很没面子啊。”

  华子建就惊讶的说:“Johannes,你连很没面子这些话都懂啊?了不起啊,你比艾薇儿可是强多了,她每次见了我都叫叔叔。”

  华子建这话一说,会议室就轰然而笑。

  不过这个艾薇儿是一点都没有难为情的样子,她也跟着大家哈哈的大笑,华子建就估计啊,她是不是听不懂自己说的意思,所以在傻笑呢?

  这样双方客气了一会,华子建见对方也是真心实意的挽留自己,他也不能再推了,那样显得自己有点做作,华子建就没在拒绝,点头应允了。

  一堆的人呼啦啦的站了起来,钢厂其他几个领导也是忙活着先下去打招呼,安排准备酒宴了,这里华子建等人摇摇晃晃的说着话,一路就到了厂办大楼后面的餐厅,这里的餐厅也是很大的,一楼,二楼是职工吃饭的大厅,现在也是人满为患,吵吵闹闹的,很是壮观。

  华子建在成厂长等人的带领下,就到了三楼的餐厅,这里人就少了许多,旁边还有几个包间,也是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一行人进了包间,所有的人差不多都坐好了,小刘和其他一个秘书也才找了个靠门边的位置坐下来,这个位置,既能保持与主桌不远不近的距离,又能适时适地地进出。

  而那个异域的美女艾薇儿被安排在了华子建的身边,这到让华子建有点紧张起来,闻着这洋妞身上不同于国女人的体香,华子建还没有喝酒,都有点晕晕乎乎的感觉,原来肉香也是可以醉人的,不过这也就是华子建了,一般人的嗅觉是很难达到这样一个境界的,看来啊,不管做什么事情,这天赋还是很重要的。

  虽然只有两桌,但是今天的两桌客人不同于平常,平时宴会,王稼祥最起码是坐在主宾或者与主宾甚近的位置,但今天,他只能坐在一边了,要论起级别,在这一大群人,他的官职一点都不高,人家成厂长也算是正厅的级别呢。

  等大家都坐定了之后,华子建点点头,然后习惯性的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刚才还在喧闹的餐厅立即静了。

  全场静了后,成厂长从位子上走了出来,成厂长不高的身材,却长着一张很长的大脸。他的脸有点红,走路的步伐也不像平往那样矫健。他走到临时设的主持席,先用眼光扫了一眼,看起来好像是在看人,其实程一路知道这眼光是空茫的,只是一个意思,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成厂长用并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开了口:“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同志们,朋友们,晚上好!”他停了一下,又空茫地望了望,继续说:“今天我们省钢迎来了各位尊敬的贵客。我代表省钢全体职工,谢谢你们!”

  华子建心暗自好笑,这吃顿饭就吃吧,还搞的这么正式的,用不着如此吧。

  但全场还是礼貌性的响起了掌声,成厂长自己也鼓掌。掌声就像一把刷子,刷一下就起来了,再刷一下就停下来了,不约而同,又整齐划一。

  接着他还非要华子建讲两句,华子建怎么办,想笑不好笑啊,人家都正儿八经的,他也只好说道:“同志们,北江市的未来,依靠你们;北江市的明天,期待你们。”他突然加重了讲话的语气,说:“北江市的发展不能没有你们,我表示感谢,感谢各位!”

  底下自然又是一阵掌声。

  华子建说完,成厂长就站在主持席的边上,宣布宴会开始。大家都举起了杯的酒,有红的,有白的,还有果汁,彼此点着头,几乎无一例外地湿了湿嘴唇。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礼节性的,喝酒的好戏还在后头。

  果然,大家说说笑笑,酒就喝得放松了,这王稼祥他们几个人倒了一点白酒,只是象征性地喝了几口。他们一直在看着华子建,倒不是关心他的酒量,喝酒对华子建来说是小事一桩。他们是怕华子建随时有事要他们办理。

  华子建今天喝的倒也直爽,因为今天自己带来的人不少,而且王稼祥和岳副市长那都是强手,所以华子建心里很有底气的,根本不怕对方,他也知道,这个成厂长的酒量很一般。华子建端着杯子,在两桌上打了个通关,他的脸喝酒不仅不红,而且愈多愈白。这会儿,一点看不出酒意,大家都连声的夸赞着华子建的酒量。

  但今天华子建还是遇到了劲敌,那个一直坐在华子建身边的异域美女艾薇儿在华子建喝了几圈之后,突然的发难了,本来华子建是瞧不起这些外国人的,他们那叫喝什么酒啊,一点点酒里面还有兑大半杯的白开水,那不是把酒糟蹋了吗?

  所以在艾薇儿邀请华子建碰酒的时候,华子建托了个大,说:“女士优先,你说怎么碰。”

  艾薇儿就很古怪的一笑,用不大流利的说:“额们就碰7杯吧?”

  华子建差点吓了个坐蹲,这女人不仅报的这个杯数多,而且还有7杯这样奇怪的数字,这到是自己平生第一次听说。

  “7杯?”华子建问。

  “对啊,怎么了,华叔叔怕了吗?”

  华子建傻眼了,这话很多年没人敢说过了,记得还是当秘书那会才有人说‘你怕了吗?’从当上副县长以来,谁和自己喝酒不是客客气气的,哪像这女人,敢如此说一个省委常委呢?

  华子建当然为了男人的尊严,为了国人的骄傲,那是不能说怕的,他就端起了酒杯,和这个女人喝了起来,成厂长是亲自的拿着酒瓶子,站在他们身边倒酒,脸上挂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对这个外国妞啊,成厂长可是知道底细的,自己让人家轻易的都撂翻过几次呢?

  华子建一口气就和这洋妞碰了7杯,这可不是那么好喝的,喝酒的人都知道,一口气喝7杯是个什么概念,华子建就不禁的邹了几下眉头,吸溜了几口气,但打眼一看,乖乖,人家洋妞一点都没反应呢,还看着自己在笑。

  华子建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暗自惊呼,今天要糟,遇到个少有的对手了,华子建马上开动脑筋,为自己想起了后路,自己一会该怎么应付呢?是耍赖不喝,还是让王稼祥他们代酒,也或者是装醉?

  但人家是不给他思考的时间的,这漂亮的洋妞没等华子建想好计谋,就说:“任叔叔,现在该你邀请我碰酒了,这叫来而不往非人也。”

  靠,连非人的话都说出来了,华子建这老脸就绷不住了,在看一看成厂长那坏坏的笑容,华子建真的知道今天自己要遭遇滑铁卢战役了。

  他只好也端起了酒杯,说:“那我也请你碰7杯吧?”

  “那不行,那不行,你是男人吗?”洋妞晃着脑袋说。

  华子建是哭笑不得,桌子上的人都在笑,都是看莫莫捡便宜的笑,华子建说:“我是男人啊。”

  “是男人就应该比女人多,所以你至少要和我碰9杯吧?”

  “九杯?”华子建想,这又是一个奇怪的数字。

  现在华子建是上贼船了,他进退两难,可以说这些年华子建在酒桌上那也可谓是所向披靡,多少酒坛子,酒漏斗都不在他的话下,但今天阴沟里要翻船了。

  王稼祥也看清了形势,赶忙收住笑,站起来说:“这样吧,我和这个妹妹碰9杯吧?”

  人家洋妞就把胸膛一顶,手插腰说:“你懂规矩吗?现在我们是来而不往非人也的阶段,还没轮着你,你们想伦乱吗?”

  两桌子的人都傻了,突然之悄无声息,一片安静,就像是到了怡红院,静悄悄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王稼祥也是腾的一下,满脸通红,要说真的,刚才他也是想着这个洋妞未必懂得国喝酒的规矩,自己就混上一混,帮华子建解围,但这到底有点不仗义,毕竟是不合规矩的,没想到人家洋妞还加上了一个“伦乱”之说,他就不好下台来。

  华子建也是万般的尴尬,忙说:“我们不乱。。。。。。”,靠,他也一急,差点把伦字说出来:“我们不乱喝,还是我陪你喝吧。”

  于是华子建硬着头皮,陪着喝了九杯,这一下华子建就感到天昏地玄的有点上头了,不是华子建不能喝,他已经和别人喝了几圈了,现在又是一口气16杯下肚,就是再大的酒量,一时也难以浮得住,他忙坐下,强撑着说:“好好,你酒量真好,你和别人喝吧?”

  这洋妞说:“我们刚才那是乱喝的,哪有喝7杯,9杯的道理啊,国一般都是3杯,6杯,12杯是吧,刚才是我们洋人的规矩,现在我们喝国的规矩。”

  华子建就觉得现在自己正在往一个无底色深渊里掉,下面到底有多深,华子建是不清楚的,但是啊,下面黑糊糊的,他还是清楚,多少年了,自己纵横官场,算人无数,但今天,自己被一个黄毛丫头给算了,自己刚才还心嘲笑人家不懂国的喝酒规矩呢?那里想得到啊,人家比自己都清楚,刚才不过是装萌吃相,就等着自己上钩招呢?

  华子建只好连连的摆手,说:“算了,算了,我不行了。”

  “嘿嘿,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那可是关乎生理的问题,不能乱说的。”洋妞开始对华子建调侃起来了。

  华子建是绝不能再喝了,他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只好耍赖了:“美女,我吃点东西可以吗,今天都光是喝酒了,一点东西都没吃,我饿啊。”华子建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