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九百二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九百二十七章:叱咤风云

  这个时候,成厂长和那个老外的总经理也才开始解围了,都劝说这洋妞,说等华子建吃点东西再喝。938小说网 http://www.938xs.com

  洋妞也是架不住人多,只好说:“那华叔叔你先吃东西,我们一会再喝。”

  华子建连连点头,说:“好好,我吃一点。”说完拿起了筷子,不断的夹起了菜,这才勉强压住胃里不断翻滚上涌的酒劲。

  其他人又继续的开始了,一阵狂轰滥炸式的敬酒过后,酒局稍稍平静。

  华子建今天和王稼祥,岳苍冥都被灌了不少。官场的酒局是不讲条件的酒局,明着就是把你往翻里灌,除非你官位在别人之上,否则,就算你不断敬别人,也是你先翻。因为别人可以意思意思,你不能。

  按说高官喝一周不醉,不是酒量大,是酒压根儿就进不了人家肚子,但今天遇到了一个外国妞艾薇儿,她可是不讲规矩的,所以连华子建都着了她的道,更可况是王稼祥他们几个人,在一个,地利也不对,这个是省钢的主场,人家有的是前赴后继的人,前面喝的人喝一会受不了了,就说出去尿一泡,后面就来个新手坐进来继续的和你喝,这谁受的了啊,省钢上万职工呢。

  何况今天这场面,一上来就目标明确,男男女女轮番进攻,让华子建他们几个喘气的机会都没。

  艾薇儿喝完了一轮,依然是镇定自若,华子建就想,这女人居然是个酒场奇才,怪不得成厂长要拉她来呢,原来是他的秘密武器啊。

  那一桌的佳肴放在那儿,谁也不动筷子,都在看她的景致了。俗话说的好,菜是看的,酒是灌的,男人是让女人搞翻的,女人是让男人拿**汤迷倒的。今天却是齐全,华子建他们让艾薇儿一个人,就把他们拿下了。

  那艾薇儿更是喝的来精神了,露出外面的半片胸,脸儿也红得让人羞、红得让人醉、红得让人没法不想入非非,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两箱茅台已经空出十瓶。

  华子建早就是腹如火烧,十分难受,一阵恶心涌来,差点就呕吐出来,他强忍着喝了几口水,卷着舌头说:“我最爱跟美女较量了,跟美女喝酒,一杯胜过三……三杯啊。可惜今天没……没量,我投降,投……降。”

  说着,酒涌了上来,华子建哎呀一声,抱着肚子就往外疾走。

  这洋妞儿也知道华子建受不了,也跟着华子建往外走,说要扶扶华子建。

  华子建想拒绝,却已经说不出口,他们刚出门,成厂长就站了起来:“好啊,美女扶帅哥。”

  包间就是一片的哄笑声。

  接着不知道是哪位讲了个段子,很露骨,很提神,又是一阵狂笑从包房里发出,华子建是摇摇摆摆走在走廊里,扶他的艾薇儿几次用胸脯摩擦这华子建的胳膊,华子建一不注意,一个趔趄,就将半个身子躺在艾薇儿怀里。

  艾薇儿尖叫一声:“华叔叔你咋能这样啊,我可不是……”

  华子建卷着舌头说:“你谁啊,你怎么在我家,我老婆呢,我老婆的衣服怎么在你身上?”

  艾薇儿一边扶他一边解释:“任叔叔这是餐厅,你真喝多了啊。”

  华子建又叫一声:“我要回家,给我老婆打电话,让她来接我。”

  但说了一半,就没有力气了,一下倒在了艾薇儿的怀里,他也稀里糊涂的就把脸拱了进去,一会让艾薇儿气喘咻咻的,好在包间的们开了,小刘等人都过来帮忙,这艾薇儿才把华子建的头从自己的怀里拨拉出来。

  不过显然,她的衣服上有一块留下了华子建啃咬过的痕迹。

  华子建今天是醉了,醉的迷迷糊糊的,后来是秘书小刘和王稼祥等人把他送回家里去的,不用说,江可蕊又数落了他一会,好在华子建醉了,什么都听不清,呼呼大睡。

  但这个时候,在政府的杨喻义却痴痴的坐着,天很黑,他也不开灯,就那样坐着,今天下午,杨喻义几乎什么工作都没干,他推掉了本来应该参加的几个会议,他心里充满了沮丧和失落,华子建给他设置的这个看不见敌人的恐怖而奇异的战场,让杨喻义异常的疲惫。

  他被华子建彻底的暗算了,就像被人贩子卖了,自己还帮着人家点钱一样,他感到惭愧,感到无地自容,华子建用那样一个老土的方式,连续的欺骗了自己两次,自己在同一个地方连续的摔倒,这真够无能的,以后自己面对华子建的时候,还能摆出那副信心百倍的样子吗?

  恐怕此时的华子建正在大笑着想着自己这幅傻比样子,是啊,自己败了,败的干干脆脆,败的实实在在,连一点点可以解释和自我安慰的借口都没有了。

  这还不说,关键是这场毫不起眼的骗局之后,华子建已经在北江市布好了他所有的棋子,今后的北江市,华子建从各种实力上来讲,都已经完全可以遥遥领先于自己了,自己这一步错就会步步错,自己最基本的基层实力,在不知不觉便被华子建消耗殆尽,局面演变的如此之快,蓦然回首,杨喻义才觉得大势已去。

  杨喻义蓬头垢面、身心疲惫地瘫坐在办公椅上,他恍惚觉得,自己已经被拖进一个神秘莫测而又阴深恐怖的世界里,要不了多久,那些过去一直都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官员们也会离开自己另投高枝,

  今天的社会已经不是政权争夺的动乱时代,而是歌舞升平、经济繁荣的盛世,总的来说,无论对一个人还是整个社会来说都是这样,处于艰苦的、贫穷的、动荡的时候,人们适应要求,也容易培养出吃苦耐劳、视死如归和忠贞仗义的品德,但是物质财富丰富了,人们的理念也就自然的自动地养育出贪生怕死、耽于安乐与享受的秉性来。

  到时候杨局长,李局长,还有秘书小张都会离开自己,都会抛弃自己的,他也知道,心性忠直、耿介真诚的小张实际并不是死心塌地地追随自己,他可是一个骨头极软的人!

  而且他只要想到这个小张,就会想到小张的媳妇,那个迷死人的女人,这样想想,杨喻义到觉得自己轻松了一点,至少女人在自己大脑里的画面要比华子建好。

  杨喻义还是准备回家了,他想,或许睡上一觉之后,自己心情会更好一点,刚想把头离开座椅,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短信的提示。这个时候,会是谁恶作剧地来短信呢?

  杨喻义拿出一看,却原来是鹤园县一个和自己私交很好的副县长来的。自己还是乡长的时候,人家就是副县长了,混到现在,自己都是主政一个市的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了,他还依然无怨无悔地,不,是怨气冲天却只得听天由命地当着副县长,有了这种优势比较,杨喻义不知怎么的,就对此人添出了无法形容的出的好感,或许,这算是一种悲天悯人的怜悯吧,于是两人很出官场上的一些规则之外,关系竟是莫名的好。

  此刻这个不走好运的副县长来短信,是不是会是发什么牢骚呢?

  杨喻义一个电话就打给了自己那个妖娆风情的小情人婉儿那里,婉儿也早就觉察到了杨喻义对自己的冷淡,也发现他这段时间以来,心理变化很大,也真着实摸不透自己这个高官情郎到底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女人本来都是感情的动物,而且自己也还没有结婚,没有谁天天给自己慰安,身体确实很难受的了。

  现在杨喻义这么晚了说要到她那里去,她当然是喜欢的了不得,便撒着娇说:“来吧,来吧,我等你”。

  杨喻义叹口气,站了起来,他想,或者和这个自己的情人搞上一搞,真也可以暂时松弛一下过度紧张的神经,便告诉婉儿,说自己很快就过去。

  杨喻义匆匆收拾一下办公室,就直奔婉儿住的小区,婉儿早就坐在床上等他,杨喻义刚一进去就看到了婉儿,她也风情万千的看着杨喻义,那玲珑浮凸的娇躯如模特般标准,腰部纤细,没有一丝赘肉。她脚上穿了一双带银色亮扣的高跟凉鞋,晶莹如玉的趾头露在外面,玫瑰色的指甲油仿佛十朵盛开的花瓣,给小巧的秀足增添了妩媚的性感,分外引人注目。浑身上下散发出性感美女的气息。

  婉儿就冲上前来,将他紧紧抱住,杨喻义也是心理压力太重了,心情过于纠结了,此时正迫切需要生理释放来缓解和转移,便调整心情,下定决心要好好满足一下这个久未相互穿插的小女子的**,心里想着,一双手便把婉儿抱了起来。

  在经过了这一番激情缠绵之后,第二天的杨喻义已经恢复了过去的威严,他决定为了维持自己获得的一切,包括权利金额女人,他都应该变得坚强一些,自己还没有完全失败,一切都还有机会重来,真正的决战并没有到来,自己的身后还有苏省长,苏省长的身后还有李云,自己就这样早早的认输显然是妄自菲薄。

  所以在他踏进了政府大院的时候,他又能用他最为亲切的微笑和每一个对他点头致意的干部回应了,他的步履也很坚定,不多不少,每一步都那样规范,那样不紧不慢,从外表上看,没有人可以看的出他的内心,他掩饰的很好,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

  这个早上,他还参加了几个会议,在会上,他也是铿锵有力的发表了讲话,从道德,到行为,再到理念,最后是信心,他讲的很透彻,讲的很真切,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有点感动了。

  华子建今天也在开会,已开了两个小时,是关于国庆其间的几个活动的,要讨论的议题一半都还没过,屈副书记还在说,华子建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平常开会他都是把手机调到震动的,华子建偷偷看了眼号码,确实齐玉玲打来的,华子建赶忙站起来,对屈副书记示意一下手的电话,出了会议室,接通了齐玉玲的电话。

  “喂,你好啊,玉玲同志。”

  “华书记啊,我已经到市委了,你忙吗?”齐玉玲的声音很悦耳。

  华子建忙问:“你到北江市了,这么快啊,我还以为你过几天才来的。”

  “我也听说了峰峡县的情况了,所以心里也急,希望早点到岗,熟悉一下工作,早点进入状态。”

  “嗯,嗯,好好,这样,你到我办公室去,我也马上过来。”

  华子建返回了会场,对着屈副书记耳语了几句,大意就是让屈副书记主持会议,自己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屈副书记连连的点头,最近一阶段,他已经没有了和华子建相斗的那个念想了,华子建给了他这许许多多的好处,也就消耗掉了他奋起反击的想法。

  华子建就上搂,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小刘已经在里面了正陪着齐玉玲说话,齐玉玲见华子建进来,也是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一头长发飘在空,半张脸掩在黑发里,此刻看上去她不像个官,倒像个教师,或者记者。

  齐玉玲朝他一笑,算是打过招呼,她笑吟吟站在那里,保持着优雅的距离,也保持着优雅的姿态,让你觉得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让你怎么也看不够。

  华子建一时有些恍惚,难到事业真的能让你一个女人恢复到过去的状态吗?此刻的齐玉玲却是很想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在大学见到她的那个模样了,一想到过去的岁月,华子建也黯然叹息一声。

  “你好啊,玉玲同志,很高兴你加入到北江市的经济建设之,我代表市委和政府,对你表示欢迎。”华子建伸出了手,轻轻的握了握齐玉玲那芊芊玉指,两人都坐了下来。

  齐玉玲的精神面貌确实有比上次华子建见到她的时候有了很多变化,现在的齐玉玲变得落落大方,也变得信心满满,她也明白,这次的升迁应该是华子建鼎力相助的,就算她在遥远的山区,但省城以及高层的格局变迁,她还是都在关注着,她曾经已经放弃了希望,觉得自己是一个被仕途遗忘的丑小鸭。

  但华子建从天而降,挽救了她的政治生命,带给她了无尽的未来,她决定,在这有生之年里,一定要努力的工作,为这个社会,也为华子建的这个厚爱,做出自己的贡献。

  “谢谢华书记的提携,我感到很惭愧。”

  华子建摇摇手说:“不要说那些话了,现在你有没有一个下一步到峰峡县开展工作的准备预案啊,你要知道,峰峡县最近的情况是很复杂的,干部很大一部分都是刚刚上来的新手,你和罗县长的责任重大啊。”

  齐玉玲就拿出了一个这几天刚刚赶出来的工作计划,递给了华子建说:“华书记你看看,我写的比较仓促,有那些不对的地方你帮着指正一下。”

  华子建结果了这个材料,很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整整的三大张啊,让华子建看了10多分钟,看完之后,华子建按卷沉思了一会,说:“基本思路是对的,但玉玲同志啊,你这个工作计划有一点我是要提出你注意的。”

  “嗯,请华书记指正。”

  华子建抖了抖手的计划,说:“其他的都很不错,有想法,有措施,但在发展峰峡县的经济这一块,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暂时不要把工作的重心放到这里。”

  齐玉玲有点不解的问:“为什么?”

  华子建说:“按正常情况来说,县委书记是应该深入到各项经济工作来,但峰峡县的状况暂时不一样,你的重点任务应该是怎么稳定峰峡县干部的情绪,以及任何激励他们的工作热情,至于经济工作,应该县放手让罗县长去抓,这也为你们留下了一段彼此熟悉对工作习惯的时间。”

  齐玉玲恍然大悟,不错,华子建说的一点不错,作为自己,过去几乎一只都做的是思想领域的工作,在经济工作上,自己并没有太多的优势,华子建其实也是在暗示自己,先好好的学习,不要盲目的干预和瞎指挥。

  齐玉玲在理解了华子建的意思之后,红着脸说:“谢谢华书记的教诲,我一定按你今天说的去做。”

  华子建也就笑笑,缓和了一下刚才过于认真的气氛,说:“哈哈,谈不上教诲,就是一点提示,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相信你的能力的,否则啊,这次也不会让你在这个档口到峰峡县去了。”

  “对华书记的这份信任我会珍惜的。”齐玉玲真诚的说。

  “我们都应该珍惜它。”华子建的话意味深长。

  齐玉玲也笑了笑,不过说真的,她越来越佩服华子建了,自己这几天这么认真的思考峰峡县的工作,却没有想到这最基本的一个道理,而华子建仅仅是看了一下自己的计划书,在短短的一点时间里,就发觉了这最为关键的问题,不得不说,华子建在仕途上具有极高的天赋。

  接着两人又谈了好长时间的事情,华子建也让小刘打电话叫来了即将和齐玉玲一起到峰峡县上任的建设局的罗副局长,让他和齐玉玲见了个面,三个人就峰峡县将来的工作做了深入的讨论。

  同时,华子建也让秘书长帮着齐玉玲安排了临时的住所,并通知组织部的龚部长,让他明天一早,陪同齐玉玲和罗副局长一起到峰峡县正式任命。

  华子建不想耽误太多时间,既然齐玉玲已经来了,那就早一点过去,峰峡县很需要他们两人,多耽误一天,对今后的工作就是一天的影响。

  最后华子建说:“你们两人任重而道远,你们也都是我亲自点的将,我希望你们能在峰峡县创造出属于你们自己的辉煌,同时,我还要告诫你们,峰峡县前华书记和县长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假如你们也走上了他们的老路。。。。。”

  华子建慢慢的脸色冷峻起来,狠狠的瞪着这两个将要上任的北江市新贵,说:“我会亲手灭掉你们,对这一点,你们不要抱丝毫的侥幸心理。”

  华子建的话,让这两个人都后背发凉,头皮发麻,不寒而栗,刚才还和风细雨的华子建,转眼之间就露出了让人惊惧的凶悍之色,觉得他那眯起的眼睛也和夜空一样深邃,恐怖,齐玉玲他们也都相信,华子建是能说到做到的。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