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九百三十三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九百三十三章:叱咤风云

  这个时候的华子建,也已经从刚才的震惊,惶恐镇定了下来,一旦镇定之后的华子建,就马上展现出了他的温而雅、大方得体的优势。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总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我听到过你一些事情,对了,现在的北江市怎么样?”

  华子建就用最简洁的语言,最清晰的逻辑,花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给总理把北江市的情况做了一个汇报,华子建的语言表达力本来就很不错,介绍的也是层次分明,点面接合,大成绩和大缺陷也都说的很清楚,让总理感到极为满意。

  “好啊,好啊,老乐,我可是听过太多省里领导的汇报了,但他的汇报让人耳目一新,这很难得啊。”

  乐世祥说:“总理你太夸奖了,这可是会让他骄傲的。”

  “骄傲一点也不是什么错吧,对了年轻人,你的酒量怎么样?”

  华子建有点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说:“还可以的。”

  乐世祥也笑着说:“今天我没有征得总理你的批准就带他过来,就是考虑到他的酒量,那个乌克兰的副总统太能喝酒了,我怕我们两个老头子对付不了啊。”

  总理一笑说:“什么批准不批准的,今天是家常便饭,也不是正规的场合,用不着那么多的繁缛节,我其实也是担心的,这乌克兰啊,就是个好酒的名族,万一人家想喝点白的,我们两个老头子真还不好陪。有这个年轻人在,我们的底气也壮了不少啊,哈哈哈。”

  华子建也明白了,看来今天晚上是总理私宴款待乌克兰的副总统,老岳父说是让自己来陪酒,其实也是想通过这次的见面,让自己在总理心目留下一个印象,这应该就是老岳父说的给自己加上的那个保险吧。

  华子建正在想着,总理又突然的问了一句:“华书记,你们市里今年gdp能达到多少啊?”

  华子建赶忙谦虚的说:“总理,你叫我华子建,或者小华都可以了。书记的称呼我不敢当。”

  “好吧,那就是小华吧。”

  华子建犹豫了一下,才斟酌字句的说:“今年北江市和往年相比,应该差不多,也许还会减少一点。”

  “奥,为什么会这样?是你比不过前任,还是另有原因?”

  华子建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不该说有的话,作为一个天天摸爬滚打在城市建设的华子建来说,他对经济的发展和研究是必不可少的课题,这段时期以来,华子建越来越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他发现了,很多城市完全靠贷款和重复的建设来换取gdp的增长,这样的gdp是毫无意义的,对国家,对人民一点用处都没有,真正的增长应该是真实,稳步的发展。

  但面对总理的时候,华子建犹豫了。

  “呵呵,看来我们的小华同志是有难言之隐啊,说说,这里说的什么都不会上纲上线的,我也很想听到基层同志的看法啊,国很大,各地的民情,发展都不一样,我们也不可能走遍所有的地方去视察,所以在政策上难免有偏差的。”总理很和蔼,也很坦诚的说。

  华子建内心的矛盾现在很大,他觉得应该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而这个时候,乐世祥的心却掀起了惊涛核浪,对华子建他还是多多少少有点了解的,本来在此之前的华子建表现的一直都很好,庄重、干练、潇洒、成熟、回答问题也是简洁明快,一语的,但乐世祥绝没有想到总理会提出这个一个问题来,这个问题太大,华子建不好回答。

  更重要的是,华子建还有可能回答出偏差来,因为这个小子的胆大是众所周知的,万一他说起一些对政策不满的话来,今天这就不是为他,这是害他了啊。

  总理也看出了华子建的犹豫,他想,也许这个年轻人会给出自己一个不同的答案吧,自己听过太多的赞美,听一点其他意见和建议也是很难得的。

  “小华同志啊,是不敢说,还是不想说?我觉得,作为一个**人,就应该实事求是,有什么说什么,一味的遮掩和推诿,那可不是好同志应该做的。”

  总理用上了激将法,华子建自然是听的出来,但他还是决定把自己心的想法说出来,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一个党的高层干部,有问题不说,那是对组织不忠。

  华子建开口了:“总理,我觉得,衡量一个城市的发展在有的时候,似乎不能完全用gdp来检验,一个城市的负债率和真实的经济发展都应该成为一些检测的数据才对。”

  “奥,你这样认为?”总理心一惊,这年轻人真可谓是出生的牛犊不怕虎啊,看来今天自己是遇上了一个敢说真话的人了。

  乐世祥的心更是一阵的悸动,这小子,真的开始乱喷了。

  华子建有了一种一吐为快的感觉:“是啊,其实我认为,央的政策都是对的,但有些个别的地方在执行政策的时候却钻了空子,这也不奇怪,国人很聪明,一句耳熟能详的话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总理缓缓的端起了茶杯,他的目光深邃犀利起来。

  不错,这个问题他最近也开始发现并关注起来了,但怎么说呢,这个问题太大,大的无法一刀切,更无法去一一甄别,从央的政策来说,只能是适应一个大范围,正如古话说的那样,歪嘴的和尚乱念经,有的地方干部就喜欢搞歪门邪道。

  从总理的想法,他也正准备着手开始调整目前的这个状况,但他绝没有想到,一个市委书记却想到了和自己一样的问题,而且更出人意外的是他还敢说出来,这是需要勇气和胆略的,这小子果然了得。

  “你认为应该怎么样修正这些问题。”总理不动神色的问。

  “总理,我觉得看一个城市的发展,首先应该看当地的物价是否平稳,看当地的百姓能否增加收入,看一个城市的农民是不是安家乐业,这些比起gdp来说,更具有实际的意义。”

  乐世祥的一颗心都已经吊到了嗓子眼上,他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阻止华子建好,还是支持华子建好。

  总理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后来他干脆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客厅里来回的度起了步,华子建的话太过直接了,比他想象的还要直接,让他不得不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华子建此刻到时变得坦然了许多,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的人,更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既然说出来了心里想说的话,至于后果吗,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这里比不得市里,省里,在这里自己不能用一点小心眼来修饰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机会对华子建来说也是很难得的一个机会,假如心的话没有说出来,以后他会感到遗憾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刚才那个带乐世祥和华子建到门口的年人走了进来,说:“总理,维塔斯副总统已经到了。”

  总理停住了脚步,像是突然的惊醒了一样,抬头说:“请进。”

  说完,总理就往门口走了几步,很快的,客厅的门就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这一个40来岁的金发女人,还有一个像是翻译一样的欧洲男子。

  总理就上前和他握手,拥抱了一下,接着在总理的旁边也出现了一个翻译,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她用流利的语言给总理做起了介绍。

  总理说:“欢迎总统阁下到我这里来做客,希望这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维塔斯副总统用俄语说:“谢谢总理阁下的邀请,我相信我们都会很愉快的,对了,乐部长也算是老朋友了,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我很欣慰。”

  所有人都在客厅坐下了,今天不是正式场合,所以大家坐的也很随意,包括彼此的秘书,也没有像在南海接见外宾一样坐在主角的身后,大家都在几组宽大的沙发上坐着。

  总理还特意的把华子建给这个乌克兰的副总统做了介绍,说这是乐世祥的女婿,还问这个总统,懂不懂女婿是什么含义。

  换个叫维塔斯的副总统哈哈的笑着,说:“我理解,我理解,对了,北江市也很不错的,说不上我们和乐部长的这许多个合资协议签订之后,在北江市也可以放上几个项目。”

  华子建忙客气两句:“谢谢总统搁下,总统搁下对国看来很了解啊,连北江市都知道。”

  “知道,知道,那里比起沿海城市,更适合我们的项目合作。”

  这也是实话,作为乌克兰的这次合作项目,对运输环节不是很关键的因素,这些高科技投资项目,住要就是资源和技术。

  大家在谈论一会,总理就邀请大家一起到餐厅用餐,等坐在了桌子上,华子建才发现,总理今天上的菜谱绝不是什么生猛海鲜之类的华贵大餐,反倒是用了很多带有国民族特色的菜肴,有四川的麻辣菜,还有鲁菜和地方小吃。

  当然,酒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总理和乐世祥都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两杯,剩下的酒几乎是华子建和这个乌克兰的副总统喝了,那个总统夫人是滴酒不沾的,她一直很优雅的微笑着,有那么一两次,华子建似乎感觉她在提醒自己的丈夫,不要喝太多,当然了,华子建是不懂俄语的,但全世界人民的表情应该都是一样的,看到总统夫人那表情,华子建就想到了江可蕊不让自己喝酒时候的样子。

  这顿饭吃的很融洽,这个乌克兰的副总统也是一点架子没有,而总理此刻的情绪也很好,他不断的劝着大家吃菜,对华子建也是格外的关注,他既想让华子建陪好这个总统,又担心华子建喝多了,不过自始自终,华子建都表现的儒雅、精致、挺拔、稳重、大气。

  总理暗自想,这个年轻人的气度非凡,在面对自己和一个外国总统的时候,都能如此淡定和从容,确实是不可多见的人才啊,在想到刚才他提出了那个大胆的意见,总理对华子建就有了难以泯灭的印象。

  而这个乌克兰的副总统对华子建更是好感倍增,这些天来,自己在国真没人陪自己好好的喝上几杯,每次都是象征性的喝那么一点,当然,正规场合自己也不敢多喝,可是今天就不一样了,这个北江市的市委书记和自己喝的一样多,看样子,自己只要不停杯,他就能陪到底,这很了不起,真是好酒量啊。

  再加上华子建优雅的气质,高贵的风度,这个叫维塔斯的副总统不禁伸出了大拇指说:“华书记不错,我很欣赏,什么时候到我们乌克兰去看看,我要和你好好的拼一场酒。”

  当翻译把这话给大家说了之后,华子建就说:“谢谢总统搁下的邀请,我不胜荣幸,我也邀请总统先生到我们北江市去看看,在哪里,我们谁都不带家属,好好的放开喝一场。”

  这话引起了满桌子人的笑声,连这个副总统和夫人听了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副总统说:“ok,今天显然是不能放开喝了,有夫人陪在身边,我心理压力很大啊,这酒量吗,就大打折扣了。”

  总统夫人也笑着说:“华书记下次到乌克兰来,我还帮你,我就坐他身边,你最好灌醉他一次,免得他如此嚣张。”

  华子建连连致谢,说:“下次一定,一定。”

  后来这个副总统一定让秘书留下了华子建的电话,他还把自己的电话也给了华子建,说只要华子建到乌克兰去,他自己就是在参见联合国的大会,他都可以耽误了不去,好好陪华子建。

  这自然是有点夸大了,但显而易见的,华子建今天的参加宴会,让宴会的气氛更为融洽,更为完美,这一点连乐世祥都不曾想到。

  但乐世祥的心却一点没有轻松起来,他不知道华子建今天关于那个gdp问题的见解会引起总理的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来,这是很不好猜测的,自己认识总理也好多年了,但他的想法总是让人难以判断。

  回去的路上,乐世祥沉默了许久之后,说:“子建,你今天有点冲动了。”

  华子建理解乐世祥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点点头说:“看着总理的眼睛,我就觉得我应该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

  “但这会给你带来风险的。”乐世祥有点忧心忡忡的说。

  华子建也深有同感,说:“我知道,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说话的机会,这个问题我想了好久了,却没有地方述说,压在我心头太久了。”

  “是啊,你说的是不错,但。。。。。唉,算了,说就说了吧,不过那个乌克兰副总统今天是很高兴,你可以往他这多考虑一下,这次他准备和我们国家签注好多个项目的,光我们部里就是6个,到时候看看有没有你们北江市合适的。”

  华子建忙说:“谢谢爸,我正愁如何扭转北江市经济发展局面呢,有一些跨国公司到北江市来,我这日子就好过了。”

  “先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这些事情现在都只是意向,等签字画押之后再说吧。”

  但不管怎么说,华子建还是觉得今天晚上是大有收获的,不仅见到了总理,还一吐了心埋藏很久的那些话,也算是一吐为快,再加上说不定还能弄一两个项目到北江市去,那自己可就赚大发了。

  回去之后家里人都还没有休息,江可蕊抱着小雨,正和老妈看着电视,见华子建他们回来,一听说是见总理了,江可蕊也是吃惊不小,问华子建:“你该没有乱说话吧?”

  乐世祥看了华子建一眼,没有说什么,华子建当然不能让江可蕊担心了,就摇着头说:“我能乱说什么啊。”

  “嗯,不乱说最好,就怕你牛脾气上来了,逮着什么说什么。”江可蕊说。

  华子建嘿嘿的笑着,说:“不会,不会的。”

  后来回到卧室之后,华子建就给江可蕊讲起了今天的见闻,还说到了那个乌克兰的总统,说的江可蕊真是后悔莫及,早知道今天怎么的也蹭着一起去,自己在电视台播放过多少总理的新闻啊,但却还一次都没有见过总理呢?这华子建倒好,稀里糊涂的不仅见了总理,还见了一个外国的总统,真让江可蕊羡慕不已。

  这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华子建带上江可蕊和小雨早早的起来了,华子建和江可蕊都对传闻已久的升国旗仪式很是向往的,都想亲自感受一下那个气氛,华子建还想带着江可蕊娘母两人好好的游览了一下北京,要说起来,不仅小雨没北京没有什么印象,就是江可蕊其实也没有真正的畅游过北京,而秋高气爽的十月,也正是北京最美的时候。

  他们没有让乐世祥安排车子,一家三口打了的士来到**广场,那里早已挤满了前来观看升旗的人群,华子建抱着小雨,也就挤进了人群,时间不长,国旗护卫队迈着矫健的步伐,护送着国旗来到升旗台前,在日出的一刹那,一名武警战士将五星红旗抛向空,红旗迎风展开,随着旭日徐徐升起,整个广场上空回响着雄壮的国歌声。

  这一刻华子建不由的就自己激动起来了,看着这面神圣的五星红旗,他心潮澎湃,思绪万千。霎那间,一幕幕同舟共济的感人场景,一篇篇耳熟能详的动人传奇,顿时幻化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在他的眼前一一浮现,又一次深深地拨动着他的心弦。他在这一刹那间,感觉到了一种神圣和庄严,这种感觉华子建自己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油然而生那一种自豪。

  接着,他们又到了**纪念堂前,虽然离开馆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但丝毫没有让华子建退却,他们一直排队等候着,华子建还专门买了一枝白菊,耐心的等待,前面排队的人动了起来,华子建抱起小雨,拉着江可蕊,随着徐徐前行的人流,毕恭毕敬地走进纪念堂,他总算看到了这个在国历史长河最为神奇而伟大的人物,他静静地躺在水晶棺里,穿着整齐的军装,披着鲜艳的党旗,令人肃然起敬,华子建默默地献上白菊,思绪万千。

  就是这个躺着的人,改变了一个历史,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回顾那些峥嵘岁月,令人不禁感慨万千。

  出来之后的江可蕊说:“子建,你崇拜毛爷爷吗?”

  华子建很是凝重的点点头说:“很崇拜,他的确是一个伟人。”

  “那么你对伟人的定义是什么?”

  华子建想了想,若有所思的说:“伟人,是让所有人都明白人类自己本身都是伟大的,并通过感觉自身的伟大,而约束自己,使这个世界更和谐!”

  江可蕊有点疑惑的看看华子建,说:“我觉得伟人首先是让别人都觉得自己很渺小。”

  华子建摇摇头说:“这是认识上的一种误差,其实伟人的作用就是用来激励后人的。”

  “算了,这个话题有点大,我们现在应该到什么地方去?”

  “看看故宫怎么样?”

  小雨就问了:“故宫是什么?”

  华子建摸摸小雨的脑袋,说:“故宫又称“紫禁城”,是明清两代的皇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宫殿,这里曾居住过24个皇帝。站在太和门前放眼望去,你会被眼前金碧辉煌的建筑所震慑,庄严绚丽,神秘莫测,充满了王气和霸气。里面的台阶、走廊全都是汉白玉铺陈,连雄狮也是青铜铸的,样子十分威武。你想不想看看啊?”

  小雨扭着脑袋想了想,说:“爸爸,我们还是先吃点东西,那样才有力气去看故宫。”

  华子建和江可蕊都笑了,也是该吃点东西了。

  他们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吃的,三个人简简单单的吃了一点。

  然后,华子建带着这娘母两人参观了故宫,这里确实很大,太和殿、和殿、保和殿、养心殿以及皇帝的书房、卧室、更衣室和上朝的地方他们都去看了,也确实让人感到震撼,华子建还看到了皇帝的龙椅。他发现每座大殿的上方都悬挂着一个球体,听导游讲,如果皇帝是真命天子,这个球就会保护他,如果不是的话,这个球将会掉下,把其砸死,故宫真大,他们参观了三个多小时,还没看完它三分之一的景点。

  但就在这个时候,华子建接到乐世祥的电话,乐世祥有点急促的说:“子建,你在什么地方,奥,故宫啊,那赶快回来吧,有急事。”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