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九百六十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九百六十章:叱咤风云

  而这个时候的苏良世在拒绝了好几个邀请后,独自一个人坐在自己家里的客厅,闷闷的喝着茶,女儿苏厉羽最近也到外地采访了,老伴每天下午都要到大院和那帮老太太,老头子练什么舞,剩下苏良世一个人烦闷不已。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来了好几个电话,苏良世看看号码,都压住了,没有去接听,但当杨喻义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苏良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和杨喻义最近在很多地方都很相似,都是被书记压制着,他和杨喻义这二把手做起来一样的费劲啊。

  杨喻义在电话接通后,很恭敬的说:“苏省长,我刚好到省委这面办点事情,要是省长不忙,我想过来坐坐。”

  苏良世哼了一声说:“哪有那么多的刚好啊,想来就来吧。”

  “嘿嘿,谢谢省长。”

  放下电话没有过三分钟,杨喻义就敲门了,苏良世看着杨喻义提着一个包,里面沉甸甸的,就说:“你现在几点了,还出来办什么公?”

  杨喻义笑笑,说:“好长时间没见省长你了,就是想来看看。”

  说着话,从包里就拿出了一个砚台来,说:“朋友送的,我不爱好这玩意。给省长你把玩一下。”

  苏良世就用双手小心的接过了砚台,打眼细细的看了起来。

  作为“房四宝”之一,砚台一直是书画爱好者的心爱之物。一方好砚摆在案头不但能挥毫泼墨,而且还是很好的装饰品,特别是石质细腻、雕工精细的古砚台尤具鉴赏价值,若配以名人的铭则更具有收藏价值。

  苏良世对这些东西是很有鉴别能力的,他马上研判出这块砚台是唐宋的古董,在看看雕刻工艺、铭和砚眼,越看月是惊讶,从风格上来说,唐宋的砚台造形简单,多呈长方形或方形,石质粗糙但雕工风格浑朴,这方砚台手放到砚台面的位置2-3秒之后拿开手砚台面就会显现出清晰地水纹,苏良世用手托起,用手指轻弹砚台,就听到砚台会发出敲击木头的声音,

  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极品了。

  苏良世一面看,一面连连的点头说:“好东西啊,你说实话,是不是高价掏回来的,我给你钱。”

  杨喻义连连的摆手,说:“这应该不值几个钱吧,反正别人送我的,我也没问价格,省长你就不要和我这样客气了。”

  苏良世也真的就不再客气了,他和杨喻义的关系也用不着假惺惺的作态,想一想要不是自己这些年来一直提携着杨喻义,他又安能走到今天呢?所以苏良世也心安理得的欣赏起这块砚台了。

  好一段时间里,苏良世和杨喻义都没有说什么话,两会人都沉浸在各自的愉悦,苏良世在为得到一块好砚台高兴,杨喻义为找到一块能让苏良世高兴的砚台而高兴,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但这样的笑容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慢慢的,不管是杨喻义,还是苏良世,都收敛起了这短暂的笑意,对这两个在北江市炙手可热的权利人物来说,所有的快乐都比不上对权利的牢牢把握,相比起权利来说,其他的也都只能是浮云了。

  而眼下他们两人的权利都在遭受着同样严重的威胁,苏良世就不说了,刚刚在常委会上遭遇了滑铁卢的失败,杨喻义更是内心如焚,华子建的杰出才华,正不断的侵蚀着很多过去本来属于杨喻义的权利基础,华子建总是这样的幸运,每次都能轻松的展示出他的威仪和睿智,让越来越多的北江人开始对他有了认可,这是杨喻义最难忍受的。

  除此之外,华子建对杨喻义的几次打击也是直接和有效的,就一个徐海贵的问题,华子建就拿它做出了好几篇锦绣的章来,带给了杨喻义极大的麻烦,想到这些,杨喻义就无法在笑了。

  “唉,苏省长啊,现在北江市的工作越来越不好做了,华子建的手伸的太长,不仅在人事上独断专行,就是政府这面的工作,他也是胡乱的伸手,长此以往,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配合他工作了。”杨喻义发起了牢骚。

  苏良世锁起了眉头,缓缓的放下那块古砚,沉吟着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北江市就在我的眼皮低下啊,但说实话,这个华子建确实运气很好,就说这次国外考察吧,你们过去也组织过几次,但结果呢?每次都是空手而归,但看看人家华子建,出去逛了一圈,旅游了一趟,回来却带来了好多客人,不管最后能不能签订投资协议吧,总之,人家已经把声势造出去了,这一点啊,你就不如华子建。”‘

  面对苏良世的有感而发,杨喻义也是无言以对,想一想,最后也只能说华子建正在走狗屎运,但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是他一个人遇上,轻轻松松的闲逛一圈,最后不仅没人说他的闲话,反倒获得了不少溢美之词,这算怎么回事啊?

  可是现在杨喻义不能让苏良世感到自己太过无能了,至少自己要找到一点华子建的问题,当上级长久的面对一个无能之辈的下属之后,或许总有一天会感到厌倦,最后把自己弃之若履。

  杨喻义本来今天也是有备而来的,就说:“不过苏省长啊,我听说华子建这次出去也暴露了很多问题。”

  “什么问题?”苏良世不太重视的随口问了一句。

  “据说华子建在巴尔的摩的时候,有个晚上没有回酒店,是带着那个女翻译一起在外面住的,这一点是不是很不正常,作为一个党的高级干部,这样的行为我觉得是荒唐的。”

  苏良世浓眉一挑,沉默了一下,说:“只怕是空穴来风吧?我觉得华子建还不至于如此?毕竟这次去的人很多,对了,那个翻译是什么人啊?”

  看来杨喻义真的是有备而来的,他笑笑说:“翻译是新屏市的一个女老板,还另外带着几个不三不四的人,按华子建的说法就是商务部派的人,但我专门查了一下,根本都没有见过商务部的批,对了,还有啊,这次到巴尔的摩考察,华子建还让省钢的成厂长带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一起去,大家就有疑问了,这到底是出去考察,还是。。。。。。”

  刚说道这里,苏良世就抬手制止了杨喻义的话,他需要认真的思考一下了,这个事情能不能做出一篇章呢?从整个考察的人员安排来看,似乎确实是有一些问题的,特别是那个女翻译,到底是华子建个人要带上去的,还是商务部的人员?这一点蹊跷很多,假定这三人不是商务部的,那么华子建就必须面对一些难以解释的问题。

  至于他和那个女翻译的外出留宿,当然也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不过,前提是这个女翻译并不是商务部的人。

  但这个前提好像又不是前提了,一个新屏市的女老板又怎么可能是商务部的人呢?还有,北江市的考察,商务部怎么会安排人?这听起来本来就有点不太靠谱。

  苏良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杨喻义,说:“你说的这个问题啊,确实值得提醒一下华子建同志,这倒不是带几个人出去旅游一下的事情,关键是一个原则问题,央也三令五申告诫我们地方政府了,不要假借考察行游乐之实,何况这样做影响很不好。”

  杨喻义见苏良世也认可了自己的攻击路线,就暗自冷笑一声,说:“是啊,在不提醒华子建同志的话,以后不知道他会无所顾忌到何种地步。”

  “那你准备怎么提醒一下呢?”苏良世静静的问。

  “我想先在北江市内部提醒一下华子建同志,然后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给省委相关的部门反应一下吧?”

  苏良世就笑了笑,说:“喻义同志啊,给省委部门反应一下是必须的,但还不是全部?”

  杨喻义一下愣住了,苏良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的,杨喻义就明白了,是啊,到华子建这个级别了,除非是李云才能批评的了他,要说到处理他,恐怕李云都有点力不从心了,而且李云已经好几次的支持华子建了,想让他对华子建发难,想想也是不太现实。

  杨喻义一下就有点垂头丧气起来,本来想好的一个攻击,现在看来也成了纸上谈兵的事情了,唉,华子建这个奇特的位置啊,真还有点不好下手弄他。

  苏良世看着杨喻义失望的表情,自己到先笑了,说:“我早就说过你喻义同志了,眼界就是不高,胆气也是不壮,做什么事情都缺少一点魄力啊。”

  杨喻义愣愣的看着苏良世好一会,突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嘿嘿,我身上的缺点怎么苏省长你都看的这么透彻,我以后一定加强自身的培养,努力克服这些缺陷。”

  苏良世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又想了想,说:“对了,我觉得啊,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这事情你不要伸头。”

  “这还有不保险的吗?”杨喻义奇怪的问。

  苏良世有邹起了浓浓的眉毛,有点感慨,也有点无奈的说:“你和他交锋的次数还是太少,这个人啊,不要用常理去推测,所以提前给自己留条退路,这是绝对必要的。”

  见苏良世说的如此郑重其事,杨喻义也凝重而缓慢的点点头,对苏良世的话,他还是要好好的掂量一下的。

  华子建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萧博瀚的任何消息了,箫易雪到北京去述职汇报这次的行动还没有回来,华子建给安全部的范部长去了个电话,只是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北京方面也没有要求华子建过去汇报情况,也许这个事情上面都很清楚,不需要惊动太大,引起外界的猜疑。

  范部长也很高兴的勉励了华子建几句,但就算范部长,他也无法得知萧博瀚的近况,要知道,潜艇从茫茫大海的那一头返回国,过程应该是很漫长的,每小时50.60公里的时(一般潜艇的度是按‘节’算的,我就是说的通俗一点),没有一两个月根本都回不来,不过094潜艇上有良好的卫生救援设备,萧博瀚和聂风远这样的外伤应该是能获得治疗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找到萧博瀚是一个难题,把他运回国内就更难了,所有的港口和机场都布满了美国情报局的人,想要让这样一个大活人安全的返回,实在没有太多的良策可选。

  就在华子建离开北江市的当天,范部长才给华子建通知了一个最新的运送方案,因为在靠近美国的地方,刚好海底有一艘潜艇在做战备巡航,让潜艇带回萧博瀚是很冒险,但相比于萧博瀚手的情报,这个险还是值得一冒的。

  华子建在巴尔的摩的那些天一直都想不通一个问题,他偶尔的也会浏览一下军事新闻的,据很多国外的专家说,国的核潜艇跑动起来就像是拖拉机,推土机,轰隆隆的从三亚启动,在日本都能听到,但为什么那天那个潜艇就能跑到美国的海岸线旁边去呢?

  难道那么大的声音,人家的声呐就听不到吗?

  华子建一直是怀有这个疑问的,直到他回来之后有天晚上很认真的在上翻看了很多篇军事章之后,华子建才恍然大悟了,嘿嘿,原来如此啊,你们外国人真傻,真的以为国的核潜艇噪音那么大吗?

  那国还留它有鸟用啊,告诉你们,我们这噪音就是让老外听的,估计潜艇里面专门放了个国产金牛牌拖拉机的发动机每天响着,等真弄起来的时候,金牛拖拉机的发动机往海里一扔,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们核潜艇的声源了,兵者,诡道也。

  额,这是军事咪~咪,请读者朋友不要告诉外国的朋友啊,谨记!!

  搞懂了这个问题,华子建对国家国防事业就信心大增,这心里一高兴,工作的劲头就更大了,每天陪着巴尔的摩的客商不是考察项目投资,就是介绍政策优惠,在不就是浅谈合作事宜

  ,当然了,这些朋友也是要吃饭喝酒的,华子建就豁出来了,像一个专业培训过的三~陪小~姐一样,让巴尔的摩商会的客人都很满意,华子建的心里也想好了,这次无论如何,只要拉来那么几个投资,以后随着北江市和巴尔的摩友好城市的建立,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外资来到北江市来,现在关键就是一个带头的问题。

  还算好了,最后有三家在离开北江市之前都签订了合作协议,有旅游的,有冶金,电器方面的,虽然只是三家,但总体签订的项目投资额度达到了38亿元人民币,这对北江市来说,也算一个大买卖了,华子建最近几天笑的合不拢嘴,大家都觉得他比过去亲切了许多。

  本来就是接近年底了,华子建事情更多,考察其间堆积下来的许多事情也亟待处理,每天到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人太多了,市直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县,区的书记,县长们,想尽千方百计,都要找到华子建汇报工作,而秘书小刘虽然早已经熟悉了工作流程,但骤然遇见这么多的汇报工作的领导,也是忙的手忙脚乱,他不得不提醒前来汇报工作的领导,时间不能太长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