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孙元朗南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长乐歌第六百八十七章 孙元朗南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如果夏侯霸在立储大典,和皇帝一样接受太子的跪拜。那就等于从法理上承认了,他是地位在嗣君之上的假皇帝了。

  毫无疑问,这会让夏侯阀分享到大义的名分,将来或摄或篡,阻力都会小上很多。效果可比立块碑强多了。

  再说,在这节骨眼上,还能大大提振下萎靡的士气,夏侯霸焉能抵挡住这份诱惑?

  “好,老夫答应了,若是朝廷钱不够,余下的夏侯阀替陛下出了!”夏侯霸当即拍板,仿佛怕对方反悔似的。

  杜晦圆满完成任务,自然千恩万谢而去。

  等他一走,夏侯霸便冷笑道:“皇甫彧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我看再来几次,就要把他老爷子打下的江山,拱手卖给我们夏侯阀了。”

  “难道他真已经认命了?”夏侯不破话没说完,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算了,你去歇着吧,剩下的交给老夫。”夏侯霸又恢复了精气神,大手一挥,让夏侯不破退下。

  夏侯不破还想再说点什么,可他自己都没思路,只好先告退出去。

  。

  镇北关城头上,太平道已经不再掩饰,拔掉了大玄和裴阀的旗帜,插满了太平道的旌旗。

  苏盈袖在孙元朗和公冶天府的陪同下,定定看着大军扬起的烟尘一路南去。那是刑将军亲自带队的两万太平道精卒,他们的目标将是居庸关。一旦从裴阀手中接管了居庸关,幽燕十六州就彻底失去了屏障,裴阀再想反悔也没用了。

  “幽燕,幽燕……”孙元朗眼眶微红,轻轻拍着公冶天府的肩膀道:“我们终于又杀回来了。”

  “是啊。”公冶天府早已老泪纵横,哽咽道:“没想到能活着见到这一天。”

  “不错,咱们将来九泉之下,终于跟师父有交代了。”孙元朗说完,对苏盈袖笑笑道:“人老了就是这样,让教主见笑了。”

  为了巩固苏盈袖在教中的权威,只要当着第三个人,孙元朗一定会规规矩矩以属下自居。

  “父亲哪的话,这是我们这代人的梦想啊。”苏盈袖开心的笑道:“今年冬天,终于不用冻死人了吧?”

  “那当然了,如今幽燕十六州,我们已经占了十三个州,只是碍着协议,还没占领城池罢了。”孙元朗豪气顿发道:“只要洛都那边一发动,不出一个月,幽燕全境便可克复。到时候,这里就是我们的人道乐土了!”

  “陆公子已经回去两个多月了,洛都那边可有消息?”公冶天府轻声问道。

  “前日刚收到他的信,已经顺利的干掉了朱秀衣和轩辕问天,下一步就是图穷匕见了。”只听苏盈袖沉声说道。

  “哦,这样啊。”公冶天府惊喜道:“陆公子真是说到做到,没想到这么快就替我们解决了这个大麻烦。”

  朱秀衣乃是东齐的皇子,幽燕则是东齐故地,白猿社在此地经营多年。虽然论根脚无法与太平道相比,但终究是个大麻烦。是以陆云和孙元朗达成的协议中,便有一条是,他负责除掉朱秀衣和轩辕问天,以免太平道骨干遭受白猿社的暗杀。

  既然两名首领已死,白猿社群龙无首,自然也就不足为惧了。

  “嘿嘿,你当他是白帮忙啊?不除掉朱秀衣,他什么算计都行不通。”孙元朗却一针见血道:“而且我们也不是白占便宜,这就得赶紧去洛都听他差遣了。”

  “这就出发?”公冶天府有些吃惊。

  “嗯,陆云说,立储大典已经定在九月初一,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苏盈袖点了点头。

  现在已经是八月初,三人赶到洛都就得用十天时间,还得有时间合练阵法,确实必须马上出发了。

  “我唯一担心的是,咱们都去了洛都,幽燕这边怎么办?”苏盈袖微微蹙眉,她如今是一教之主,自然不能完全由着性子来,要避免当年寇仙之的悲剧重演。

  “放心吧教主,人吃一堑、总要长一智的。”孙元朗宽解她道:“我吸取当年教训,一直在重点培养本教的将领。十二杀将虽然武功只有地阶,但带兵打仗却都能独当一面,不会因为主帅不在就没法作战的。”

  “可咱们要是长时间回不来,终究会乱套的。”公冶天府小声说道。

  “嘿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咱们三个要不在他眼前,那小子岂能放心得下我们太平道?”孙元朗不以为意的笑笑道:“把心放回肚子吧,我闺女不会瞎了眼的。”

  “不错,我知道他的志向,他要把大玄变成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的美好国度,那不就是我们的人道乐土吗?”

  听父亲这样说陆云,苏盈袖再也掩饰不住,眼里浓浓的思念之情。她一颗心,已经飞到了遥远的洛都城……

  。

  长乐殿中,皇甫轩正在哭哭啼啼向初始帝辞行。

  有司早就安排好了他就藩的一切,但皇甫轩打心底里不愿离京,一直拖到期限最后一天,在在礼部的催促下,进宫陛辞。

  “呜呜,父皇,儿臣这一去,山高水长,怕是此生再无相见之日了。”

  皇甫轩抱着初始帝的腿,哭得涕泪横流。

  “儿臣舍不得父皇啊,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就让儿臣再陪父皇过最后一个团圆节吧。”

  “别哭了!”初始帝见杜晦屏退了左右,终于忍不住,扬手给了皇甫轩一耳光。

  “呃……”皇甫轩捂着腮帮子,委屈巴巴的看着初始帝,那意思是,怎么临别了还给我来这一下?我不是你最爱的儿子吗?

  “不准出声,给我仔细听好了!”却见初始帝压低声音,疾言厉色道:“寡人让你就藩,不过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而已!”

  “啊?”皇甫轩愣在那里。自从陆云离开他之后,大殿下便不再与闻机密,完全被蒙在了鼓里。

  “你过来。”初始帝招呼皇甫轩,来到御案前,展开了一份地图。“这地图你可认识?”

  “认识,这是我皇甫家的采邑所在。”皇甫轩也不是一肚子草包,自然能认出地图上标出的汴州、许州、汝州、蔡州等地,乃是高祖留给皇甫宗室的采邑之地。也就是相当于各阀的封地。

长乐歌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954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