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本官的话即王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四十一章 本官的话即王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PS:感谢我有神威无坚不摧,家有橘猫鸡蛋仔,涂成伟,暗红色的699,爱哀520,百川通等书友的倾情打赏,特此加更一章以表谢意。

  刁逵缓缓地收住了马,刁毛连忙跑到了他的鞍前,四肢着地,象只狗一样地趴在地上。

  而刁逵则从容不迫地从马上一跃而下,踩着刁毛的背,就象上马凳一样,直接落到了地上。

  四个执戟护卫在刁逵前面前行,拥着他一路而上,走上了擂台。

  这样的气势,是历代京口百姓们所未见过的,刚才还热闹非凡的街市,顿时就变得冷清了下来,有不少人甚至已经开始掉头就走,留在原地的,不足半数。

  刘毅上前一揖及腰:“刁刺史,您怎么来了?”

  刁逵看都不看刘毅一眼,冷冷地说道:“刘从事,这里本官不能来么?”

  刘毅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您是刺史,又是这次大赛的捐助人,当然可以来。只是,您没有跟属下吩咐您要来的事,不然的话,属下也好早点接待。”

  刁逵摇了摇头:“本官今天带兵上任,直接就来这里了,这点并不需要向你提前报告,明白吗?”

  刘毅的脸微微一红,仍然是恭声道:“刺史大人教训得是,今天的决赛还没有开始,正好您可以来主持比赛。属下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

  刁弘在一边冷笑一声,开了口:“刘从事,我看你在这里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啊,一个小小的从事,好像趁着刺史空缺的时候,倒成了这京口之主,你认得清自己是谁吗?”

  刘毅的眉头皱了皱,说道:“前任郗刺史离职时,带走了包括长史、参军、司马在内的全部僚属,本来他是应该和刁刺史交接后再走的,但这中间好像出了点问题,非属下这等流外吏员所知。”

  “所以在他不在之时,属下只是暂代州内事务而已,这也是朝廷法度所规定的,并非属下僭越。”

  刁弘哈哈一笑:“是吗,前日里我持节前来,你都可以不管不顾,你这个小小的胥吏,连天子节杖都可以不放在眼里,我看这京口,这徐州太小,没法容得下你啊。”

  刁逵摆了摆手:“好了,刁弘,那天你并无官身,只是来巡视,刘从事不听你令,也没什么有违法制的。只是今天,本官是亲自上任,刘从事,你这回准备如何自处呢?”

  刘毅咬了咬牙,单膝下跪,拱手道:“卑职唯愿以刁刺史马首是瞻!”

  刁逵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今天本官来此,第一条要宣布的法令,就是这京口的所谓讲武大会,从今天开始,不办了!”

  此言一出,如同往沸水里丢了一块砖头,激起千层浪,京口民众,无不脸色大变,全都嚷了起来:“什么?不办了?凭什么?”

  “就是,我们这里这个讲武大会从秦朝到现在办了五百多届了,怎么说不办就不办了?”

  “刁刺史,你就是贵为刺史,只怕也没这个权力下这种命令啊。”

  “是啊,咱们京口爷们儿年年就要拳脚见个真章,凭什么不让咱们办?”

  “刁刺史,你不是出了钱吗,要是你心疼钱我们找别人出就是,我就不信了,这个讲武大会办不成了!”

  刁逵的脸色一变,向着台下带兵的为首将领使了个眼色,此人心领神会,一下子抽出了佩刀,两行军士齐齐旋踵,面向两边的百姓,一下子把刀剑半出鞘,或者是横戈而向,锋刃冰冷,闪着寒意。

  人群渐渐地平息下来,而一股难言的,如爆发前火山的气势,开始在四周流淌着。

  临江仙二楼,杨林子忍不住站了起来:“不行,这样下去只怕要激起民变,我得去阻止刁逵。”

  刘林宗轻轻地摇了摇头:“阿宁,请坐下,这是最精彩的时候了,我要看的就是这个。”

  杨林子睁大了眼睛:“幼度,你这是怎么了,你想看官军在这里以武力欺压和恐吓百姓?”

  刘林宗的嘴角勾了勾,双目炯炯:“要是跟别的地方的百姓一样给官军抽个刀,持个矛就吓得不敢动了,也不是京口啦,我想,我们有看完整场精彩表演的权力。”

  刘裕的声音在台上缓缓地响起:“敢问刁刺史,我等京口百姓,犯了什么事,要您以军队持刀露刃以迫之?军队,国之重器,他们的刀剑,应该面向外敌胡虏,而不是对着自己的子民。”

  台下发出了一阵喝彩之声:“刘裕,说的好!”

  刁逵的眼皮跳了跳,冷冷地说道:“你是何人,敢在这里教训本官?”

  一边的刁毛咬牙切齿地凑上前,说道:“老爷,此人就是那个敢跟咱们刁家作对的蒜山乡里正,名叫刘裕的就是他!”

  刁逵轻轻地“哦”了一声:“原来你就是刘裕,很好。既然你想跟本官讲道理,那本官就问你一句,刁民作乱,难道朝廷兵马也是不管不顾吗?”

  刘裕冷冷地说道:“请问刁刺史,我京口百姓哪里作乱了?他们在这里只不过想看个讲武大会的决赛,您说不办就不办?要取消一个在这里流行了五百多年的民间活动,起码也要给大家一个说法是吧。”

  刁逵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声音尖锐犀利,震得台上众人的耳膜一阵鼓荡,笑毕,他看着刘裕,双眼中冷芒一闪:“本官告诉你,这京口,本官的话就是王法,管你是五百年的旧俗还是八百年的淫祀,本官让你办,你才能办,本官不让你办,你就不许办,有敢违背的,就是作乱!”

  随着刁逵的这番话说完,台下的那个将官大叫一声:“刺史威武!”而这几百名军士也跟着以军靴踏地,齐声大叫道:“威武,威武,威武!”

  刘裕的嘴角勾了勾:“刁刺史,您说在这京口,您的话就是王法,请问您这话能到朝堂之上,对着天子再说一遍吗?”

  刁逵本来很满意现在的状况,台下的军队山呼海啸般的高声吼叫,让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可是刘裕的话,却一下子把他的兴致从九天云霄打到了地上,他双眼圆睁,厉声道:“小子,你想找死是不是?!”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