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飞槊漫天大杀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二百八十八章 飞槊漫天大杀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向靖说着,把那八哈儿的脑袋一把扔在了地上,飞起一脚,就象踢球一样,一下子踢出了八尺远,这个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活象个西瓜。

  其他的士兵也纷纷上前,笑着对这个脑袋又踢又踩!

  术也可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也不看邵保了,一马就奔了出去,大吼道:“不怕死的,跟我来!”

  不等他的话飞出舌尖,早有三百多骑跟在他的身后,呼啸而出,邵保咬了咬牙,一挥手:“全军出击,直冲敌阵,不用弓箭,直接突阵!”

  另一边的一个副将脸色微变,上前一把拉住了邵保的缰绳,大声道:“将军,不能轻动啊,还是等等俱副帅的援军吧。”

  邵保狠狠地一马鞭抽在了这个副将的手上,疼得他瞬间就松开了马缰,只听邵保大吼道:“笨蛋,现在士气如虹,群情激愤,正是可用之时,怎么可以言退?就趁着这股子气,冲过去,碾碎他们!”

  邵保吼完之后,也不顾这个副将,鞭子对着马臀一抽,战马长嘶一声,四蹄奋飞,就向着对面的阵营冲了过去,而所有的骑兵都抽出了手中的马刀,长槊,狼牙棒这些格斗兵器,还是有人掏出了套马索,没有人再拿弓箭,直冲着对面那些还在把首级当球踢的晋军冲了过去。

  邵保身边的那个副将恨恨地一拍马鞍,转身跑向了后面,那是俱难所在的本阵,很快,他就冲到了阵前,俱难的眉头紧锁,倒提着一把长槊,在阵前正来回逡巡着。

  副将对着俱难一行军礼:“副帅,邵将军他…………”

  俱难摆了摆手:“我已经看到了,不用多说。”

  副将点了点头:“末将以为,邵将军孤军冲锋,怕是要吃亏,我们是不是应该派军支援,以为后继?”

  俱难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沉声道:“不,按兵不动,我就是要邵保给我试出对面的虚实!”

  向靖一边踢着那个脑袋,一边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两里外的敌军,当那术也可刚动的时候,他就已经直起了身子,捧起了那个首级,而当邵保也冲出来时,他哈哈一笑,提着那个已经被尘土染得看不出五官形状的首级,笑道:“来啊,来拿这脑袋啊!”

  他一边笑着,一边挥手指挥着手下,迅速地退入了阵中,刘裕站在阵前,满意地点了点头,顺手拉下了自己的面当。

  在刘裕的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的骑兵,如狂龙一般,全速向着自己冲击,优良的匈奴战马,在百步之内就把速度加到了最大,马上的骑士们踩着马镫,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一个个状如恶鬼,直向自己这里冲来。

  刘裕缓缓地举起了手,而测距兵在声嘶力竭地吼叫着:“敌距二百步!”

  “稳住,不动!”

  “敌距一百五十步!”

  “稳住,不动!”

  “敌距一百步!”

  “落槊!”

  所有的北府将士们齐声吼叫,刚才还向天举的几百根长槊,同时放下,斜向上举,如同一片尖锐的长矛森林,直指对面直冲而来,已到百步的敌骑。

  术也可已经血贯瞳仁了,他的身子直了起来,夹着一杆足有一丈长的骑槊,忘乎所以地大吼道:“就凭你们也想挡我们骑兵冲击!去死吧!”

  而随着他的这声大吼,所有的匈奴骑士们全都发出了恐怖而凄厉的战嚎声,在他们的眼里,对面的晋军步兵,就是他们铁蹄之下的亡魂,不少人甚至已经伸出了舌头,开始舔起嘴唇,一如狼在扑向自己的食物时的那种动作!

  刘裕的手已经举到了半空之中,他的眼中冷冷地放着光芒,直刺对面冲来的敌骑,甚至每张匈奴人的脸,都能在他的眼中看得清清楚楚,测距兵的吼叫声已经在微微地发抖:“敌距八十步!”

  刘裕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阵冲天的杀气,他猛地把手中的长槊向下一放,抄起了插在身后的一枚断槊,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掷了出去,与此同时,他的吼叫声让身后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丢他老母!”

  所有的北府军士们全都吼道:“丢他老母!”

  除了在第一排持槊列阵的三百名军士外,后排的所有人,都飞快地抄起了这些插在身边的断槊,也不用瞄准,狠狠地就向着前方扔了出去!

  术也可只觉得刚才还因为阳光的照射,而闪闪发光的前方晋军步阵,一下子黑了下来,好像是乌云盖住了太阳的光芒,他抬头一看,却只见到了一片腾空而起,黑压压的,如乌云一般的东西,正在急速地向着自己这里接近,带着凄厉而恐怖的呼啸之声,瞬间即至。

  术也可张大了嘴巴,因为,他这一下分明看到了,那不是普通的弓箭,而是闪着寒光的,大约两三尺长的槊杆,而那足有半尺多长,开着血槽,三棱尖头的槊尖,则无情地向着自己扫来。

  术也可本能地抬起了手中的长槊,想要拨掉离自己最近的一杆飞槊,可是他的骑槊刚抬到一半,就足有三根断槊狠狠地刺穿了他的胸膛,刚才救了他几命的连环锁甲,在这飞槊面前,如同纸糊一般,而这一杆飞槊不仅狠狠地扎入了他的身体,还去势未尽,直接就在他的胸口开了一个碗口粗的血洞,然后又飞出七八步远,带着术也可心肺的碎片,残肉,稳稳地插在了后面的地上。

  术也可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只见内脏混合着鲜血,哗啦啦地往外流,他甚至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就双眼一黑,栽到了地下。

  就在术也可落地的那一瞬间,他在这个世上最后看到的,是自己身后的同伴们,在成片地被这些飞槊所贯穿,甚至直接撕成了碎片!战场之上,甚至连受伤后的惨叫声也听不到,血腥的雾气混合着地上的尘土,腾空而起,三百多名率先突击的匈奴骑兵,几乎在一瞬之间,就全部给打倒在地,连一匹活马也没留下来。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