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本正经说瞎话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本正经说瞎话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慕容南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几乎要喷出火来:“你什么意思,是在赶我走吗?”

  刘裕摇了摇头:“我没这么傻,把你赶走了我一个人去面对敌友难分的这些氐人吗?但是慕容南,我刘裕永远不会扔下自己的兄弟,不会扔下自己的同胞,在老虎部队入试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这点。”

  慕容南侧过了脸,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这傻瓜,这种脾气总有一天会害死你的。如果是你的家人,你的兄弟,你不离不弃,甚至赔上性命也可以理解,但这些百姓跟你有何关系?值得你为之付出生命吗?”

  刘裕坚定地点了点头:“作为军人,吃着百姓们的税粮,他们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保家卫国,流血牺牲,这是军人的本份,如果他们有难,我连出手都不干,还叫什么保家卫国呢?”

  慕容南咬了咬牙:“但愿你是对的。好了,刘裕,我们也该走了,你的话,我以后会好好想想的,就算意见不同,我也不会扔下你不管。”

  他说着,长啸一声,策马而去,刘裕微微一笑,紧随其后。

  二人这样一前一后,全速奔驰,官道两边的树影飞快地向他们的身后倒去,二人没有再说话,很快,转过了前面的一个树林的弯,沿着河道折向了东北处,穿过了一道小丘,眼前豁然开朗,本方的二百多骑面前,正横着一片骑兵,身着皮甲,手中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有骑槊,有狼牙棒,还有不少人引弓搭箭,列成了骑阵,而中军的一面大旗,则打着一个大大的“杨”字。

  刘裕与慕容南对视一眼,驰到了阵前,与对方相隔三里左右,刘裕的嘴角勾了勾,他没有戴上面当,转头对慕容南问道:“这是哪族的骑兵?”

  刘裕对北方五胡的接触并不是很多,上次君川之战打的是匈奴骑兵,其他各族的除了当陪练的鲜卑人外,几乎都没怎么见过,即使是鲜卑人,也没有在北府这里穿上本族的服饰,对面的这支骑兵,除了甲胄基本上统一齐全外,列阵的方式,军制看起来都跟以前见过的有所不同,知道必是胡骑无疑,但具体是哪族,并不清楚,这才有了刘裕向慕容南的提问。

  慕容南点了点头,笑道:“你看,他们的前阵骑兵有皮甲护身,也不少骑槊,而中军大旗之下的中军骑兵,更是有些铁甲,在北方各族之中,只有苻坚本族的氐人,才会有这样精良的装备,上次你见的匈奴人,有皮甲就不错了,甚至不少人直接穿着布袍就上阵,这是因为苻坚对于其他诸胡还是有所防范,不配备精甲的原因。”

  刘裕轻轻地“哦”了一声:“这么说来,这些是氐族骑兵了?那他们应该是最忠于苻坚的人马了,为何会这样过来?”

  慕容南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按说氐人打仗,是以部落的形式出动的,骑兵之后,会跟着本方的部落和大营,以为补给,但这些骑兵却全是精壮男子,看起来象是单独的边军,我也不知道他们想来做什么。还有,现在淮北还在你们晋国手上,这些人能穿越淮北,一路过来,总感觉有些不同寻常,要么是淮北的守将放了他们进来,不然即使他们自己轻骑穿插,也不可能不要部落不要补给。”

  刘裕点了点头:“不错,上次俱难突袭广陵,是因为整个淮北在他们手中,即使是骑兵,来这两淮之地,失了补给也不能坚持作战,更不用说看他们这样,没有攻城器械,是无法攻克象寿春这样的坚城的,慕容兄弟,我现在去找对面的主将问话,我不通氐语,你能帮我翻译吗?”

  慕容南勾了勾嘴角:“这不正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吗?”

  二人商议既定,双双驰马而出,两个军士打起一面无图案的白色旗帜,以示和谈,紧紧地跟在二人身后,而对面的军阵也很快在中央分出了一条通道,同样是三四骑打着和旗而出。

  刘裕在平原的中央策马而立,他看清楚了对面出阵的人,为首的则是一个年逾四旬,满脸大胡子的壮汉,身披铁甲,头戴钢盔,上面则装饰着鲜艳的羽毛,一看便知是敌军的主将,头人之类的人物,这点即使他穿着普通的衣物,从他那炯炯的双眼和一股强大的气场,都能看得出来。

  此人驰到刘裕的面前,用熟练的汉语说道:“来者何人?”

  刘裕有些吃惊,不过转念一想,氐人一向是以汉化程度高而著称,又是多年在中原,作为头领人物,会汉语并不奇怪,这倒也省了慕容南的翻译了,他点了点头,沉声道:“我等是大晋将士,你们是秦军吗?”

  来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刘裕,大概他也没有料到,晋军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威武雄壮的猛士,他摇了摇头,说道:“一个月前,我们还是秦军,但现在不是了。我叫杨秋,是仇池氐人的大首领,你们是何人?寿春的守将徐元喜将军在哪里?”

  刘裕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嘴角:“不是秦军了?这么说,你们是从伪秦叛逃,投奔我们大晋来了?”

  杨秋点了点头:“正是如此。你们是徐将军的部下吗?”

  刘裕平静地摇了摇头:“我就是徐元喜,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我说。”

  杨秋不信地说道:“你就是徐元喜?这不可能!一城之主将,怎么会跟你一样年轻?我不信一个二十余岁的小伙子,就是徐元喜!”

  刘裕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大晋有秘药,名叫五石散,长年服之可以延年益寿,返老还童呢,你看我就二十多岁,其实我早已年过四十了。若我不是徐元喜,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骑兵护卫呢?”

  杨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五石散他确实听说过,而且南方晋军一向缺马,即使是大将的将军卫队,也不过百余骑左右,这回看此人虽然身着皮甲,但身后的骑士们个个装备不错,而且一看就是骑术高超,也还真的是只有大将的配备呢。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