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英雄亦有无力时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四百二十七章 英雄亦有无力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朱超石吃力地直起了身,剧烈地咳嗽起来,一边咳,一边说道:“师父,我,我没事,我还,我还可以战斗。”

  刘裕咬了咬牙,虎目之中泪光闪闪,他看了一眼城中刺史府的方向,火光已经冲天,爬上城头的秦军越来越多,东门方向,远远看去,城门已经洞开,数不清的秦军步兵已经冲进了城里。刘裕叹了口气:“守不住了,龄石,超石,现在你们听好,按我以前所说的,赶快去你家,打开地道的入口,准备撤离。”

  朱龄石哭道:“不,师父,我们不要你离开,请跟我们一起走吧。”

  刘裕摇了摇头,长身而起,直接就跳下了城楼,他的声音从城墙下传来:“快去,这是命令,如果小半个时辰内穆幢主和徐将军不来,你们就自己逃命去吧,记住,小半个时辰!”

  火光冲天,城中到处是四处奔走的各城逃兵与民夫,在这个时候,城池已经陷落,任何军纪的约束,都已经不复存在,失去了战心和斗志的寿春守军们,如同没头苍蝇一样,很多人都在拼命地脱着自己身上的衣甲,在这冬夜之中,赤了大膊,只穿着一件单裤,纷纷往那些大门洞开的民居里的水缸,地窖里躲,更有甚者,不少人绝望地从城头跳下,想要突围,可没一个人能走出百步,就会给蜂涌而至的秦军追兵赶上,或是刺杀于地,或是五花大绑,而更多的人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摔断了腿,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刘裕的身手。

  刘裕孤身一人,倒提长刀,在这冰与火交织的城市中奔走着,他的头盔早已经不知落到何处,身上三四处刀箭伤口,正在往外冒着血,一处中了火箭的地方,焦皮烤肉的味道,清楚地钻进了他的鼻子里,从刚才的极度狂野的搏杀状态中换到现在这种奔跑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力量在一点一点地流逝,身上的疼痛,却是一阵阵地钻着心脏。

  鲜卑语和氐语得意的吼叫声,在四处的城头,在这寿春城外围街道和城门处回荡着,而不少操着寿春方言的求饶,放仗之声,也是响成了一片,军心已失,若是连刘裕这个城头的防守者都已经不在,若是连刺史府这个最后的堡垒都已经起火,那还有谁会作无谓的牺牲呢?

  刘裕的脸上,早已经湿成一片,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的泪水,还是敌人溅在脸上的血,今天的他,经历了人生前所未有的挫败,甚至超过了几年前从军时被刁协吊起来打的那回,毕竟,这次自己害的不止是自己的前程,更是成千上万人的性命。

  但现在的刘裕,已经来不及去想这些了,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支持着他的身体继续前行的意念只有一个:找到慕容南,徐元喜,胡文寿,救他们出城,也许,这是自己能为这座城市,为大晋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一阵兵器相交的声音,钻进了刘裕的耳中,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混合了鲜卑语和汉语,氐语的怒骂之声:“去死吧,啊!”

  刘裕的精神一振,他分明听到了徐元朗的吼声,他在战斗,是的,这个壮士,正在作着抵抗,有他在,说明刺史府还没陷落!

  刘裕加快了脚步,健步如飞,民居的倒影在他的身后飞快地跳过,几个黑影从小巷中向他扑来,分明操着鲜卑语,刘裕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旋风般地从这些人的间隙中闪过,百炼宿铁刀在他的腰间一横,一转,三个鲜卑杀手顿时就定在了原地,当刘裕的身体从他们身边奔出十余步之后,三个人的上半截身体才从腰间开始滑落,鲜血和内脏汹涌流出,一刀两断,三连暴杀!

  但刘裕却来不及看自己身后的杰作半眼,他的身形如下山猛虎一般,直接跳出了小巷,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二十多名晋军军士,浑身浴血,被几百名身穿黑色软甲,身手敏捷的秦军士兵们围在中间,而徐元朗已经站不直身子了,以矛驻地,硬撑着自己不至于倒下。

  刘裕暴吼一声:“徐幢主,我来救你!”

  他一个箭步就要冲出,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空中一阵破空之声传来,多年来久经训练的反应让他本能地往边上一跃一滚,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刚才自己所立之处,早已经插了十余枚箭矢,尾翎之处,还在轻轻地晃动着。

  刘裕脸色一变,应声抬头,只见刺史府的屋顶之上,杨秋正带着十余名前几天给自己擒获的手下,持弓而立,箭尖森寒,紧紧地对着自己,引而不发,而杨秋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刘裕,你不是会设计害人吗?怎么样,这回自己落入圈套,感觉如何?”

  刘裕几乎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他的眼中冒着火:“你们这些奸贼,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徐元朗无力地说道:“刘裕,有,有内奸,胡长寿,胡长寿他,他是!”

  一箭飞来,正是徐元朗的咽喉,他的喉咙上正好开了一个血洞,这一箭来得如此之快,即使是平时的刘裕,也未必能闪过,更不用说现在重伤力竭的徐元朗了,他伸出手,无力地在空中抓了抓,终于倒到了地上,双眼圆睁,却是气绝而亡,身后的二十余名部曲一阵惨呼,纷纷抽出兵器想要上前与围着他们的飞龙杀手们拼命,却是被四周的弓箭手们乱箭齐发,奔不出三步,便个个中箭而亡。

  刘裕的双眼几乎都要从眼眶中迸出来了,在寿春城的守军中,与他相处最久的就是这个徐元朗,尽管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但这个爽朗,简单的军人,已被他视为同袍,就这样死在眼前,自己却来不及救他一命,怎么不让刘裕肝肠寸断?

  慕容麟信步而出,手里的弓弦还在轻轻地震动着,在他的身后,徐元喜早已经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了块布,被几个鲜卑士兵挟持着,而慕容农则一袭黑衣,胸前一只飞龙,张牙舞爪,头顶长发扎起,迎风夜舞。

  慕容麟走到了徐元朗的面前,弯下腰,轻轻地合上了他的双眼:“徐幢主,我知道你是不会投降的,这样的结局,你可满意?!”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