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绝情一刀断恩仇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四百三十章 绝情一刀断恩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刘裕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昨天的梦境突然变得那么清晰,熟悉,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慕容兰(此后都用这个真名了)左臂上的那些纹身,喃喃地说道:“你,你真的就是吉力万?”

  慕容兰点了点头:“不错,我奉了主公之命,潜入江南,想办法与晋国上层世家联系上,但我一个异乡胡人,在江南全无根基,只能想办法借助天师道的力量,在北方我闯出了一个樗蒲天王的名声,然后被天师道的二师兄卢循重金聘请,到京口设了赌局,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我没有借此见到天师道一直想结交的王国宝和司马道子,却是遇到了你刘裕,更是在这次的过程中,意外地结识了谢家!”

  刘裕的心下雪亮,沉声道:“你怎么可能会结识谢家?难道,那些袭击我家人的什么胡人,就是你的手下?”

  慕容兰幽幽地叹了口气:“本来我已经不抱希望,因为天师道的人警惕性很高,绝不会给我结交世家人物的机会,所以我退而求其次,你这样的英雄豪杰,会对我们慕容家有用,于是我想劫持你的家人,然后逼你就范,为我们慕容家效力,因为当天你准备去杀刁氏兄弟了,如果你得手,那你在东晋再也不可能立足,除了为我们效力外,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刘裕咬了咬牙:“可笑你人算不如天算,上天注定我刘裕不会成为异族的爪牙,你在劫持我家人的时候,碰到了玄帅,对不对?”

  慕容兰点了点头,眼中水波流传,光芒闪闪:“不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两边的杀手护卫都是一流高手,试探性的交手之下,就知对方的厉害。于是我主动放弃了劫持的打算,请对方亮明身份,而玄帅当天是带着刘牢之出现的,如此虎将,我们早有耳闻,一下子就知道了玄帅主仆了。”

  刘裕冷笑道:“想不到我一个京口农夫,居然还成了你慕容氏与谢家搭上关系的桥梁,要是早知道我会这样害了谢家,害了大晋,我不如当天就给刁协打死的好!”

  慕容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刘裕,我可以指天发誓,我慕容兰绝没有害你之心,也没有害谢家的心思。今天你丢失了寿春,但晋国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无非是选择在此决战还是退守广陵而已。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主公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但我是慕容家的人,对这样的命令,我无法质疑,只能服从。刘裕,你想想吧,如果是玄帅给你下令,要你杀了我,你会执行吗?”

  刘裕恨恨地说道:“就算是上面的命令,我也会有自己的判断。寿春失守,达不到拖疲拖废秦军的效果,我们大晋的所有计划,都要重新来过,这难道对我们是好事了?你们慕容家倒是可以看到秦晋大战,两败俱伤,这等出卖背叛盟友之举,如果换了是我,绝不会做的!”

  慕容兰轻轻地叹了口气:“你毕竟不是谢家的人,还算是独立的,可以有自己的判断,可我生是慕容家的人,死是慕容家的鬼,对于主公的命令,我没有思考的余地,只能服从。刘裕,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这寿春城中的将士,你要取我性命,我无话可说。但是,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错,只是立场让你我今夜成为了敌人,现在,杀了我吧,算是祭奠这全城死者的魂灵!也希望能让你心安。”

  刘裕一动不动地看着慕容兰,这个绝色的美人,再次闭上了眼睛,他的心中开始激烈地作着斗争,时而因为想到了徐元朗等人的死,而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刀杀了眼前的这个叛徒,但一想到这些年来,慕容兰在自己身边的那一举一动,尤其是看着自己时的那种眼神,却又是心软下不得手,本来紧紧地握着刀柄的手,随着内心的这阵起伏,开始渐渐地发抖了。

  院墙之外,粗喉咙大嗓子的胡人语言越来越近,伴随着火光和脚步声,明显已向着这里来了,朱龄石急道:“师父,速决吧,再不走只怕来不及啦!”

  刘裕突然双眼圆睁,一字一顿地说道:“慕容兰,这一刀,是为了全城的死难者砍的!”

  他猛地一刀挥出,刀风猎猎,朱氏兄弟为之色变,朱超石失声叫道:“不要!”

  慕容兰的嘴角边突然勾起了一丝笑意,神色变得如释重负起来,也许这是她早就希望的结果,也算是一种良心上的解脱吧,毕竟,死在自己所爱的人刀下,为自己的罪行赎罪,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了。

  可是当这一刀砍到她的肩头时,她却是娇躯一震,设想中的这一刀碎骨断筋,以快的不可想象的速度把自己一分为二,在灵魂脱体前也许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心肝五脏的景象,没有出现,这一刀,很重,很沉,打得她几乎肩骨都要碎裂,让她一下子弯下了腰,额上香汗直冒,但是,以她从小到大无数次的格斗训练经验,不用睁眼,她就会知道,刘裕这一刀,是用刀背砍的,没有取她性命!

  睁开眼,映入慕容兰眼帘的,是肩头的那把大刀,刀身上,血槽中的血早已经凝成了暗黑色,腥气扑鼻,慕容兰银牙紧咬着嘴唇,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刘裕:“为什么不杀了我?我说过,下次再见,也许就是敌人,我也绝不会象今天这样不还手!”

  刘裕冷冷地抽回了刀,抽上自己背上的刀鞘之中,开始转身:“为了城中的死者,这一刀我必须砍,为了你跟我的兄弟之义,这一刀我留你一命。慕容兰,你记住,你我的恩怨,就此一刀两断,下次再见,你我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不要对我手下留情,因为,我也不会对你留情的!”

  慕容兰没有说话,银牙紧咬,双眼中泪光闪闪,刘裕向前走出一步后,突然手一挥,一条勾链直飞而出,正好击中慕容兰的玉腕,她一声轻呼,紧握的粉拳顿时松开,那条续命缕落了下来,刚出三寸,就被这条勾链卷中,再一拉,便到了刘裕的手中。

  刘裕面无表情地把这条续命缕重新系上了自己的左臂,飞跃两步,跳进了朱家兄弟身后的一个石洞口,朱氏兄弟紧随而入,一阵机关响动,那个假山后的洞口,再度合上,小院陷入一片死寂,泪水渐渐地在慕容兰的脸上流淌着,她的身躯,渐渐地滑倒在院墙之下,而嘴里喃喃道:“刘裕,你这傻瓜。”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