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守宫朱砂证清白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四百七十五章 守宫朱砂证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权翼恨得牙痒痒,但苻坚这样说了,哪还敢再反驳,只好恨恨而退。

  慕容兰微微一笑,说不出的妩媚,得意地扫了权翼一眼,继续说道:“姚襄遵了父命南下投晋,却不为晋国上层世家所待见,置之于边境,又派重兵防范,形同囚犯,于是心生失望,有叛离西去之心。”

  “可是这时候晋国的荆州大藩镇桓温,想趁着北方大乱之际,率兵北伐,一来扩充自己的地盘和实力,二来取得名望,以行篡位之举。而当时晋国的执政殷浩,为了阻止桓温的北伐,抢先亲自挂帅出征。”

  “但是晋国中央兵力虚弱,多年来一直靠北方流民部队来维持,情急之下,难以征召大量流民军队,于是殷浩就想到用姚氏部落的羌人,给姚襄加了将军名号,以为前部先锋,北伐燕国,权仆射,这回我没说错吧。”

  权翼冷笑一声:“只恨姚襄不听我言,不早点离开晋国,结果给殷浩抓了个现行,要他去当北伐先锋,其实殷浩根本无北伐之心,只是要抢先出兵,以阻止桓温出击,所以他就用姚襄为先锋,打赢了自然是自己神机妙算,万世功名,打输了也损失的是羌人,而非东晋的力量,这招驱虎吞狼之计,何其毒也!”

  慕容兰点了点头:“结果姚襄本来还是想为殷浩效力,,以报落难时收留之恩,但殷浩手下的那些个世家子弟,个个眼高于项,在姚襄营中颐指气使,激怒了营中的羌人,最后逼反了姚襄,叛晋西去,权仆射,这中间也有你的手笔吧。”

  权翼得意地笑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主要是那些东晋世家子弟,养尊处优,又狂妄傲慢,他们连自己的本族军汉都看不起,更别说异族羌人了,所以这矛盾是必然的,殷浩嘴上说信任姚襄,但又骨子里不相信这些羌人,所以派了这些人来监军,这一来二去,逼反姚襄就是顺理成章了。”

  慕容兰轻轻地“哦”了一声:“以后的事情,大家就清楚了,姚襄率部落叛离,一路西进,最后进入了关中,与刚刚在关中立足的蒲氏氐部产生了冲突,最后姚襄战死,权仆射倒是很快地又投靠了蒲氏,这摇身一变,慢慢地就成了大秦的开国元勋,国之重臣!你说我们慕容氏不可靠,难道你这样叛晋归羌,又由羌入秦就是忠臣烈士了?”

  权翼气得面红耳赤,浑身发抖,想要破口大骂,但是心中一想苻坚现在对慕容兰的态度,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云,恨恨地说道:“慕容兰,天王仁厚,他的臣子多半都曾在异国为官,当年天下逐鹿,各为其主,我权翼并不失臣子的本份,力竭则改侍明主,为天下苍生谋福,有何不可?”

  慕容兰微微一笑:“你权仆射可以择明主而侍,还说自己忠心可鉴,那为何换了我们慕容氏就不行?这些年来你确实在秦国立了不少功劳,我家将军也多次称赞你,要我们以你为榜样学习如何为大秦效力。为何我们同样出生入死,为大秦作了贡献,却要被权仆射如此怀疑呢?”

  一直没有说话的苻融突然开口道:“慕容姑娘,你的口才很好,我也深深佩服,不过,再好的辩才也掩盖不了你论点的无力,权仆射质疑的是你跟刘裕的关系,你翻权仆射的陈年旧事,只不过是转移话题罢了。现在的权仆射,在东晋可没有什么故人,更没有叛秦投晋的理由,而你不一样,如果你跟那刘裕有了私情,而且又有在寿春城中放走刘裕的往事,又让我们如何信你现在是为大秦效力呢?”

  慕容垂冷冷地说道:“阳平公,你这样信口开河,去质疑一个未婚的姑娘家,是不是太过分了?慕容兰尚未婚配,你这样当众说她跟刘裕有私情,以后还让她怎么嫁人?!”

  苻融冷笑道:“慕容将军,如果不是涉及国之大事,我苻融懒得管这些儿女私情,婆婆妈妈的事。如果秦晋现在不是生死大敌,说不定我还很乐意为她和刘裕的大婚献上一份礼。可是现在她作为我们的探子,跟敌军将校有这样的私情,那她回报的情况,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我们即将作出战守大计,如果这个大计的决策,是基于一个错误的甚至虚假的情报,就是拿几十万将士的生命,拿大秦千秋万代的功业开玩笑,这个责任,别说慕容兰,就是天王也负不起!”

  苻坚突然一摆手:“好了,不要再说了。阳平公,这件事没这么严重,如果说慕容兰骗了我们,难道朱尚书也会对孤不忠吗?再说我们从晋营中的探子也传回了同样的消息,再怎么说,寿春现在在我们手中吧,胡彬被我军围困着吧,这战场形势我强敌弱,总没有问题吧。”

  苻融咬了咬牙,站起身,郑重行了个礼:“总体形势当然是我强敌弱,但是现在要议的,是晋军的下一步意图,他们是想连夜撤离,还是想迎难而上,与我军决战?我们要弄清楚的,应该是这个。所以,必须要有准确的情报才行!”

  慕容兰突然说道:“阳平公,你疑我与刘裕有私情,如果我能证明你的猜测有误,是不是你能收回刚才所说的话?”

  苻融的脸色一变,沉声道:“那你要如何去证明?这男女之事,根本是不可能得到证实的,我北方胡族民风豪放,即使是女子结婚成亲之前,也多与族中男子有过野合之事,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慕容兰咬了咬牙,突然一撸袖子,露出了白如莲藕般的一段玉臂,前臂的内侧,莹白如美玉的皮肤之上,一点鲜红的朱砂,娇艳欲滴,在这大帐之内的灯火照耀之下,闪闪发光,如同那白玉之上的红宝石,美到极致。

  苻坚睁大了眼睛,失声道:“这是,这是守宫痣?”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