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箭雨遮日好个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五百四十六章 箭雨遮日好个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苻坚的眉头紧紧地锁着,拧成了一个“川”字,在他现在的这个位置,方圆几十里内的战场,一览无余,在几十里宽的淝水正面,晋军已经架起了越来越多的浮桥,除了中军的刘裕所部的两三千人马,正在全力地向前突进外,左军的谢琰部下诸葛侃,田洛所部,右军的谢石桓伊部下毛安之,胡彬等部,也已经渡过了淝水,冲上江岸,与秦军左右军的石越,张蚝等部混战,战况胶着,看起来一时难以分出胜负,相比之下,刘裕那孤军突进的前军,显得更加地势不可挡了。

  慕容兰的声音从苻坚的身后响起,隔着几个侍卫传了过来:“天王,属下慕容兰,前来向您报告。”

  苻坚的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他转过了头,看着一头冲天马尾,长发飘飘的慕容兰,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孤不是让你去护卫张夫人了吗?为何在这里出现?”

  慕容兰平静地说道:“夫人担心天王的安危,也担心前线的战况,她说她有大批的侍卫保护安全,而且所在之处并无危险,所以要我来这里护卫天王,她还说,我们慕容家有自己的兵法,也许可以对战况给天王一些建议。”

  苻坚勾了勾嘴角,点了点头:“好吧,既然如此,你就跟孤一起在这里观战吧。慕容都尉,以你现在观之,战况如何?”

  慕容兰扫了一眼战场,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刘裕那稳步推进的中军前部之上,一面张牙舞爪的老虎大旗,迎风飘扬,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尽管在千军万马中,看不到身着重甲,戴着面具的刘裕,但她仍然清楚地知道,这样一往无前的气势,除了那个让自己神魂颠倒的男子,还会有谁?

  苻坚看着慕容兰,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冷冷地说道:“你的心上人这会儿正在大杀特杀,晋军各部之中,属他的部队最为悍勇,慕容都尉,你的眼光果然不错,孤以前对刘裕的勇名,也只是耳闻,并不全信,今天亲眼见他横扫千军,才真的信了,可叹如此勇将,不能为孤所用,实在是遗憾啊。”

  慕容兰心中一动,苻坚的话里,透出一股子酸味和醋意,也不知道是因为不能得一良将而惋惜,还是因为自己喜欢刘裕而吃醋,她连忙说道:“刘裕虽勇,但也不过是匹夫之勇,现在他已经孤军突进,陷入我大军的重围,只要我们能用有力部队反击,当可将之击破。”

  苻坚的嘴角勾了勾:“为何不是侧面或者到背后包抄呢?”

  慕容兰摇了摇头,一指前方战场:“天王请看,我军的侧面屯积了大量的部队,缺乏空间,在这个时候想要重组有力部队,是来不及的,而且刘裕所部各千人左右,在侧面形成了盾墙保护,就是我们整军突击,也无法将之击溃和截断。以属下所见,不如以强力部队逆袭刘裕的正面,他们已经战斗了很长时间,体力在下降,如果我们能用铁骑反击,当可收到成效,就算不能击溃刘裕,也能阻止其前进的势头,到时候我军只要重整部队,以大量的箭雨和投石车攻击,晋军必退!”

  苻坚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都说慕容家的人无论男女,都深通兵法,果然不错,慕容都尉,你的想法和孤完全一样,也跟阳平公一样,孤告诉你一件事,阳平公已经亲自领兵,准备反击了!”

  慕容兰的脸色微微一看,放眼看去,只见苻融已经下了高坡,骑上一匹战马,而在他的身后,城门在缓缓地打开,看起来会有什么大军准备从寿春城中杀出,慕容兰的眉头轻皱,她似乎听到了城门方向传来了大量马匹嘶鸣的声音,她奇道:“难道,是要用铁骑出击吗?只是这个距离,好像…………”

  苻坚哈哈一笑,说道:“不错,敌军离我前锋不过两百步的距离,如果是战马的话,无法加速到最大,而失去了速度的骑兵,是难以冲破北府军的这道防线的,刘裕就是看准了这点,才会拼命地全力突进,就是不想给我们突击的机会!不过,他还是没有料到,我们还有杀招对付这些重甲步兵呢!”

  慕容兰心中一惊,失声道:“什么杀招?”

  苻坚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指着从城门那里源源不断而出,并第一时间在城外一里多的一片空场开始展开,列阵的战车,说道:“就是这些,铁甲战车!”

  一阵风沙吹过,又是一片沙尘扑面而来,与之同时而至的,是狂风暴雨般的箭矢,刘裕沉声吼道:“蹲下,顶盾!”

  两千多铁甲战士,齐齐地趴到了地上,把大盾顶在了背上,只听“嗖嗖”之声不绝于耳,从他们刚才所站立的地方,飞过了蝗虫般的箭矢,偶尔有些箭枝因为力量不足,中途下落,就砸在或者钉在了这些北府军士们背上的大盾之上,“呯呯彭彭”地一阵响动,造成的伤害,却是微乎其微。

  刘裕伏在盾下,一边的向靖那铁塔般的身躯,似乎一面大盾也无法掩盖,让他只能缩起手脚,象个穿山甲一样,扭着身子趴在盾下,让这样一个全身铁甲的大汉,保持这样的姿势,实在是难受了点,他的脸胀得通红,喘着粗气,嘴里不停地问候着苻坚的十八代祖宗。

  向靖的身边,檀凭之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向靖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过去:“瓶子,是不是我铁牛这样子太难看了,让你觉得好笑?”

  檀凭之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手,一边摆着手:“非也非也,铁牛,我是笑那秦军,笑那苻坚,百万大军,气势汹汹地前来,听说一人扔一根马鞭就能断了长江的流水,一人射一枝箭,就能让我们大晋的将士,看不见太阳,我听到后那个怕啊,哈哈哈哈,我怕死苻坚了!”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