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刘毅暗中换门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六百四十四章 刘毅暗中换门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王忱的双眼一亮:“你的意思是?”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内部被攻破,再强大的家族,也会因为内斗而垮掉,要让谢家交出北府兵权,只有让他们继续北伐,这样才会在利益面前引发内斗,到了那时候,你们的机会就来啦!”

  王忱的心中一动,追问道:“引发内斗?这是什么意思,谢家真的会因为这种权力之争,而相互攻击?有谢安在,怎么可能呢?”

  刘毅笑道:“是人皆有私心,谁也不可能避免,就算谢安用强力压得一时,也不可能压得一世。以前谢家多年执政,子侄各有官爵,还显不出差距,但现在谢家为了自保而放弃中央权力,出外北伐,控制军队,那北府军的大帅和副将,差异就很大了,毕竟县候可以同时给几个人,但主帅之位,只有一个。谢琰自认能力并不在谢玄之下,可是帅位却是谢玄的,作为儿子,能甘心吗?”

  王忱勾了勾嘴角,说道:“可是谢玄立了大功,这点天下皆知,谢琰在淝水的表现也不如谢玄,我不知道他有什么不服气的。你有证明你这话的证据吗?”

  刘毅正色道:“证据就是谢琰在战前,特地请了一个多年征战,经验丰富的断腿老兵当他的高参,帮他观察战场上的战机。这个老兵在老虎部队过河时,因为战况不明,劝他不要轻举妄动,结果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老虎部队勇冠三军,几乎以一军之力打垮了秦军几十万军队,谢琰动得晚了,没有捞到功劳,结果回来之后一怒之下直接把这个老兵赶出了谢家,前一阵在建康城中说书,编我刘毅如何英雄无敌,一箭毙苻融的,也有这个老兵呢。”

  王忱的脸色一变:“还有这种事?这个老兵给你收买了,回来到处为你吹嘘造势吗?”

  刘毅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没这个本事,能控制和影响建康城的这些民间巷议,现在所有人都怀疑是我让人这样到处吹捧自己的,但我自己清楚,这些真不是我做的。当日阅兵献俘的时候,我确实是让几百个兄弟在城中到处喊我一箭毙了苻融,但也就是那天能混在人群中这样叫两声罢了。京城的那些个评摊,都是藏龙卧虎的地方,哪这么容易让我这个外地人控制呢?”

  说到这里,刘毅看着王忱,上下打量着他,眼中闪闪发光:“该不会是王长史你的妙计吧,这样挑起我跟刘裕,还有刘裕后面的谢家的冲突和猜忌,好逼我离开北府军,为你们所用吧。“

  王忱摇了摇头:“相信我,绝不是我们做的,,我们王家历来只重视和结交世家子弟,对于那些个三教九流,街头巷议的,从不关注。不过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有人看起来想在京城中控制这些民间的风评了,此事绝不简单,我会暗中调查此事的。”

  刘毅点了点头:“今天我来见您,就是希望您能答应我一件事,我以后会帮着你们王家夺取权力,但这需要我留在北府军中,助你们成事,一旦我离开北府军,可就帮不了你们了。”

  王忱冷冷地说道:“你还是没有说服我,你留在北府军,是帮我还是帮谢家,我现在可没想好啊。也许,你只是奉了谢玄的命令,过来稳住我罢了。刘毅,你是京口人,只有在军中,在谢家的北府军里才能上升,就算你说的谢家内斗,无论是谢玄还是谢琰,都会依靠你。你没必要跑来投靠我吧。”

  刘毅微微一笑:“王长史,你是聪明人,我把话也挑明了吧,谢家掌权太久,功劳太大,现在又控制了北府军,这已经是犯了人臣大忌。如果谢安识相的话,这回趁着立下不世之功,激流勇退,才是保身保家的最好办法,可是他却进一步加固了军权政权,不仅自己重新出山为相,还要积极推动北伐之事。包括这几天的拍卖大会,把这些精壮的秦军战俘低价卖给大晋的世家门阀,不就是让他们尝到打胜仗的好处,继而继续支持北伐吗?如此一来,也激得荆州的桓家抢攻中原了,本来大晋皇帝已经失去了上游中游的荆湘之地,这会儿北府军又把江北变成他谢家的藩镇,这又怎么不会让皇帝兄弟二人全力支持你们王家,去夺谢氏之权呢?”

  王忱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刘毅,你果然是聪明人,看透了这点,早早地投奔我们,以后我们不会亏待你的。谢家给刘裕什么,我就会给你什么,如果谢家倒了,我们同样需要有人能掌握北府军,我很看好你哦。”

  刘毅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向着王忱行了个礼:“王长史,从此我刘毅就是你的人了,鞍前马后,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王忱满意地拍了拍刘毅的肩膀:“刘毅,北府军那里,你能帮我拉来什么人吗?你一个人不可能掌握整个北府军,我需要更多的帮手才行。”

  刘毅微微一笑:“北府军的参军孟昶,足智多谋,跟我是意气相投的好兄弟,这个人可以拉来。还有就是诸葛长民三兄弟,为人贪婪粗暴,不讲信义,这三个人也可以拉过来。”

  王忱勾了勾嘴角:“那个什么孟昶,你说他足智多谋,还可以理解,可那个什么诸葛什么民的三兄弟,不讲信义的粗暴贪婪之人,我要了做什么?”

  刘毅笑道:“足智多谋的人很聪明,要求的是个人人发展,晋身之道,刘裕的身边有了那个死胖子刘穆之,孟昶就是天天跪下来舔刘裕的机巴也不会有机会爬上去,所以他只能跟我混。老实说,让我来投主公您的这个高招,就是他教我的呢。”

  王忱哈哈一笑:“我早就听说这个孟昶有大才,他肯来,再好不过。但那诸葛氏三兄弟,你要他们来,真的不是害我?”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