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天王意满风云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七百三十五章 天王意满风云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赵氏坞,城头。

  苻坚的神色轻松,这会儿的他,甚至都没有穿上那身黄金战甲,而是一身舒服的皮袍,戴着裘皮帽子,手里拿着一个金杯,里面盛满了鲜红的葡萄酒,这是他最喜欢喝的东西,这会儿在战场上畅饮,说明他的心情,好到了极点。

  杨璧的脸上堆着笑容,他倒是一身甲胄,侍立在苻坚的身边:“天王,我看那羌贼营中,这两天已经没什么动静了,连平时的出操时的声音也没了,自从咱们挖壕断了他们的水源开始,这几天天气这么热,怕是羌贼会给渴死大半,从他们上塔楼的那些士兵看,一个个嘴唇都快干脱了皮,定是断水无疑啦!”

  一边的将军毛盛也跟着附和道:“就是,天王,军中断粮几天还能坚持,可是这断水,两天就能让人失去行动的能力。羌贼现在断了水,咱们还等什么?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全面出击强攻,一定可以彻底把他们给消灭掉的。”

  苻坚笑着摇了摇头:“你们太心急了。姚苌这贼子孤可是了解得很,他一肚子阴谋诡计,能而示之不能,这是基本的兵法。若是他真的断水,不会象现在这样让这些口唇干裂的士兵们出来让我们看到,一定会让看起来精神饱满,喝足了水的士兵出来。再说了,真要是断了水,那他一定早就想办法溜了,就算扔下这支军队,带亲信逃跑,也绝不会留在这里等死。”

  将军徐成恍然大悟地点头道:“还是天王看得准啊,听您这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呢,差点就上了羌贼的当!”

  苻坚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呷了一口葡萄酒,说道:“这次从羌贼出兵,就尽在孤的意料之中,他们想趁着鲜卑叛军逼近长安时,去攻掠关中,陇右的州郡,夺取存粮,乱世之中,有粮就有兵,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投靠他们。本来关中的羌人就很多,但是在看清楚胜负之前,不会这么容易地投靠姚贼,但若是他的粮食多,又占了岭表和陇右的大片地区,那就不一样了。”

  “孤就是看准了这点,才会先出兵打这羌贼,因为关中的鲜卑人虽然凶悍,但数量上远不及羌人,也未必敢进攻长安。这回姚苌这老贼一时不慎,冲昏了头,居然直接来掳掠三原一带的关中粮仓,这也是他给咱们当面撞上,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

  周围的将校们一片夸赞之声,“天王高明,料事如神,我等不及也”的马屁此起彼伏,让苻坚很是受用。

  苻坚眯着眼睛,脸颊边因为饮了不少葡萄酒,也有些微红,笑着指向前方的大营,营门口上高高挂着的姚尹买的首级,说道:“前日里两军大战,羌军的战斗力明显不如我们,但是靠着刚起兵时的锐气,还能抵挡一阵,本来一场小的接触战,打成了大战,我们本有机会消灭掉羌贼的主力,可是姚苌却是派了铁弗骑兵反击,结果孤略施小计,佯败诱贼。”

  “他们果然就上当,不仅铁弗骑兵溃散,逃离,就连姚尹买这个羌贼猛将,也是悬首营前。现在羌贼没了骑兵,也失了猛将,士气低落,而我军断了他们的水源,已稳操胜券。诸位不用心急,不用半个月,我们必可破羌贼!”

  杨璧笑道:“既然羌贼已经不堪一击,我军前日里又斩获近万人,现在就算强攻他们大营,也没什么问题吧。”

  苻坚摇了摇头:“不可,姚苌奸诈,大败之余不逃跑,却是留在这里固守,说明他还有一战之力。或者是指望着鲜卑叛军来援。孤已经作好了布置,安排了平原公的洛阳军队,军于渭水,就是阻绝鲜卑叛军的来援。而在这里掘长壕以困羌贼,只留北面通道,就是围三缺一,想让他们撤离,只要羌贼离开了设防坚固的大营,那我军以铁骑冲杀,必可得全胜!这可是羌贼起兵的主力,一旦全灭,那姚苌就算逃到岭北,也会给手下缚之来降啦!”

  周围又是一阵响亮的马屁赞誉之声,苻坚面带微笑,连连点头,突然,一阵响亮的祈祷之声,从对面的羌军大营传来,所有人的脸色为之一变,因为,羌语几乎人人都听得懂,这分明是在祷告上天,求雨祈福的声音。

  苻坚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一边的徐成兴奋地说道:“天王,没错,他们真的是断水了,现在是全营贼人都在祈祷哪。真让您说对了,我们这回真的可以困死他们啦。”

  苻坚哈哈一笑,站了起来,大声道:“各位,你们都看到了吧,听到了吧。上天是公平的,天道好还,不会让恶人有好报。姚苌这些叛贼,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在国家有难的时候不思报国,反而起兵作乱,这就是上天对他们的惩罚,这时候想要祈祷上天救他们?晚了!上天若是有眼,就会降下无数惊雷,把这些反贼个个打得灰飞烟灭才是!”

  毛盛激动地连连点头:“是啊,天不灭我大秦,上天有眼,把羌贼困在这里,他们现在已经没别的招儿了,连向上天求雨的蠢办法都在用,天王,不消半天,只怕他们连叫也叫不动啦。”

  苻坚狠狠地把金杯往地上一掷,笑道:“很好,传令下去,全军饱餐一顿,痛饮一番,作好战斗准备,明天一早,羌贼必因断水而全军崩溃,到时候我们只需上前收尸即可。哦,对了,咱们是仁义之师,要以德服人,对于愿意归降我们的羌贼,可以赦免,除了姚苌一族外,余皆不问,每人准备好一个大囊盛水,到时候救人,让他们知道,谁才配当他们的主君!”

  苻坚说得兴高采烈,口沫横飞,突然,他感觉到脸上微微一凉,这让他不满地说道:“谁的口水喷这么远。”他的话音未落,又是一凉,再一凉,这下他心中一惊,抬头看天,只见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顿时已经乌云密布,连太阳的光晖也不再看到了,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而细密的雨点,也开始不断地下落,眼看,就是一场暴雨袭来!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