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苍天于我何其薄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七百三十七章 苍天于我何其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赵氏坞头,苻坚如泥雕木塑一般,怔怔地立于风雨之中,一边的文臣武将们个个泪流满面,看着远处羌人营地里几成一片泽国,羌人将士们兴奋地在水泊中打滚,嘻戏,而营外百余步,积水不过寸余。明明是差不多高度的地方,竟然差异如此之大,非人力所为,真的只能认定是鬼神作祟了。

  苻坚哽咽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冷冷的冰雨在他脸上胡乱地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风混成一块,最后变成了苻坚嘴里喃喃的一句:“天亦佑贼乎?!苍天于我,何其薄也!”

  杨璧长叹一声:“苍天一时无眼,护佑贼羌,非我等之过也。天王,请节哀,就算羌贼有了水源,也不过是苟延残喘数日而已,现在我们仍然是有优势,仍然能困住羌贼,只要我们继续围困他们,就一定可以将姚苌和羌贼消灭掉!”

  说话间,风雨已经渐渐地停了下来,乌云慢慢地散去,太阳的光线重新照耀在白鹿原的大地之上,每个人身上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现出七彩的颜色,苻坚缓缓地转过了身,看着身后的一众将校们,他的神态在这一会儿恢复了平时的镇定与平和,缓缓地说道:“将军们,事到如今,你们还有信心消灭这股羌贼,击杀姚苌吗?”

  毛盛连忙说道:“天王,这不过是一时的意外罢了,战场之上风云突变,一时刮风下雨,并不一定就是上天的意志,我等毕竟强兵在手,羌贼现在仍然被我们所围困,天命一向站在我们大秦一边,让我们短短十余年内可以从一个四处流浪的部落,建立国家,一统北方,灭燕平代伐凉,建立万世的基业,若是上天真的向着贼人,又怎么会一直眷顾天王呢?”

  苻坚的心里一暖,好受了一些,点了点头:“可是,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上天,可能已经对孤不满了吧,孤不听忠言,养虎为患,留下了慕容垂和姚苌这两个奸贼在身边,致有淝水之败,对不起死难的几十万将士,对不起浴血苦战的文武百官,更对不起忠言进谏的王录公,这些,难道不就是上天对孤的惩罚吗?”

  杨璧大声道:“天王,别这样想。如果真的您得罪上天,那我们这些人,还有关中的百万百姓,就不会这样跟随您了。就算老天无眼,人心也仍然在你这边。鲜卑人和羌人都是凶残狠毒,只知掳掠屠杀的野兽,只有在您的治下,才平息了这近百年的战乱,让天下百姓能象个人一样地活着,为了我们能继续活得象个人,我们说什么也要为您而战,为大秦而战!”

  苻坚的眼中泪光闪闪,用力地点着头:“没错,你们说得不错,孤要取天下,非为功名,就是想要结束战乱,让天下百姓永享太平,也许上天不能体谅孤的苦心,以为孤是想兴兵苦民,致有这样的惩罚。现在,孤要郑重地告诉你们每一个人,孤现在的战斗,非为这个王位,而是为了天下百姓,为了关中父老不再遭遇兵灾战乱,不再受到死亡的威胁。就算为了百姓,孤也一定会战斗到底的,若孤现在所言有半句不诚,管教孤身死族灭,死无葬身之地!”

  苻坚说得义正言辞,大义凛然,最后抽出宝剑,直指上天,周围的将军和护卫们也感动地热泪盈眶,全都跪了下来,齐声道:“我等誓死追随天王!”

  苻坚这样一来,心情好了不少,看着周围众将,收起宝剑,挤出一丝笑容:“有众位卿家和忠勇将士的辅佐,区区姚苌,就算一时得逞走运,又有何惧?传孤命令,从明天开始,各军轮流攻击…………”

  他的话音未落,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紧密的脚步声,“噔噔噔噔”,显然是有人一路小跑,苻坚的嘴角勾了勾,转头看向了身后,一个传令军士飞奔而来,背后插的两面靠旗,几乎都快给这一路飞奔时带起的风吹断了,而他全身上下已经被淋得湿透,几乎没有一块干的地方,一边跑,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防水的竹筒,大叫道:“天王,天王,紧急军报。”一边叫着,一边冲到坞壁之下,单膝跪地,几个护卫,马上在他身边持戟戒备起来。

  苻坚的眉头一皱,快走几步,下了壁墙,直接从这个传令军士的手中拿过了竹筒,触手温热,还有一股子带了羊骚味道的汗味,显然是这人怕信件进水淋湿,贴身裹着。

  苻坚的心中一热,对着这个小兵点了点头:“军士,你很忠于你的职守,很好,下去休息吧。”顺便,他抽开了竹筒,拿出了里面的一卷羊皮卷轴,展开在面前,念道:“慕容泓大军已经出动,十五万部众行进至灞上,而慕容冲则带领四万步骑,迅速向三原地区,天王您的侧后方逼近,有与羌贼联手夹击天王的意图,还请天王速速决断,臣尚书左仆射权翼,左将军窦冲拜上!”

  苻坚读完,仰天长叹一声:“天意,真的是天意啊,本来我们可以趁着羌贼断水,一举将之消灭,可现在,非但羌贼得脱,连鲜卑白奴也过来了,要是让二贼合流,那事情可就麻烦大啦!他们,他们以前一向没有联系,甚至两族还有不少仇恨,怎么,怎么这回竟然走到一起了?”

  杨壁咬了咬牙:“天王,还记得两天前的军报吗?有一伙羌贼向东面突了出去,现在看来,可能是姚苌派去向鲜卑人求援的使者。他们留在这里不退兵,恐怕就是想要等到鲜卑人的来援。鲜卑叛贼,攻城无胆,但是在野战中还是有点信心的,所以才会招之即来,天王,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您还是速回长安,这里有我们顶着便是。”

  苻坚摇了摇头:“不可,现在羌贼气势大盛,而鲜卑骑兵又向以凶悍著称,远不是那些铁弗匈奴可比的,一旦孤离开,你们想固守都难,为今之计,只有分兵!”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