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诈败亦有逃生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八百三十六章 诈败亦有逃生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慕容永坐在中军帅帐之中,神情自若,喝着面前的一碗马奶酒,闭上了眼睛,听着外面震天动地的喊杀之声,如同欣赏着美妙的音乐,他的脸上渐渐地露出了一丝笑容:“看起来,我军营外的部队正在崩溃,败退!”

  慕容盛一身副骑的盔甲,右手搂着头盔,站在慕容永的身边,虽然这个孩子有超过年龄的冷静,但仍然是第一次真正上战场,听到面外的惨叫声与喊杀声,仍然是脸上的肌肉微微跳动着,他的声音也有些发抖:“右将军,前方败军,败军会不会,会不会冲乱营中的埋伏?我们,我们要不要派点部队去接应支援一下?”

  慕容永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盛殿下,难道吴王没有教过你吗?义不行贾,慈不将兵!作为主帅,你的每个决定,都会让成百上千的人去送死,只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你现在告诉我,营外的那些部队,是什么?”

  慕容盛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是诱饵,是引诱燕军上当,攻入大营的诱饵!”

  慕容永点了点头:“这就是了,那现在正在进攻的秦军又是什么?”

  慕容盛开不假思索地说道:“他们也是疑兵,不是主力,也是要试探我们大营是否真的有防备的疑兵。”

  慕容永微微一笑:“这就是了,诱饵来引诱疑兵,那为的是什么?”

  慕容盛咬了咬牙:“是为了坚定秦军主帅杨定的判断,让他把主力投入我们大营之中。”

  慕容永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是了,如果这时候我们派军去支援那些诱饵,让这些秦军的疑兵都能看出,营中还是有力量的,有埋伏的,你觉得杨定还会上当吗?不把杨定亲自引入大营,而是只掉这五六千轻骑,于我们有什么意义?这次我们的目标是消灭所有的三万秦军铁甲骑兵,而不是伤其数千。为了这个目的,几千老弱病残的牺牲,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慕容盛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之色:“只是,只是早晨还在一口锅里吃饭的三千多个兄弟,这就,这就全不要了吗?还有韩延将军他…………”

  慕容永的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之色,让慕容盛一下子收住了嘴,他的声音冰冷而严酷,不带任何感情:“盛殿下,你可知道,为何我不让你,而是让韩延去做这事?”

  慕容盛试探着回道:“是因为吴王的原因,怕我有了折损?”

  慕容永摇了摇头:“你不仅是吴王的孙子,更是燕国的战士,入了军营,从中山王到我,再到你和柔殿下,都是将士,都要为了大燕作战,流血牺牲,就是你大父吴王,自己也是每战身先士卒,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孙子缩在后面当个怕死鬼呢?我既然带了你在身边,让视你为将士,而不会顾及到你是谁的孙子。”

  慕容盛咬了咬牙:“那请恕末将愚钝,不知右将军的想法。”

  慕容永站起身,看着慕容盛,缓缓地说道:“因为韩延在大燕灭亡时就已经是个将士了,他跟我一起打过太多的仗,知道如何逃生,如何扔下同伴,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更不会有你这样的同情心,所以我会派他去执行这种送死的任务,他不会象你这样舍不得三千多同伴,更不会因为心怀愧疚,而让自己也跟着送命,盛殿下,我相信韩将军一定会出色地完成好他的任务的!”

  说到这里,他站起身,从韩延的手中拿过了自己的那个大红盔缨的头盔,戴上了脑袋,顺手拉下了头盔上的鬼面当,一张冷酷无情的恶鬼铁面出现在了慕容盛的面前:“现在,该由是我们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了。”

  韩延在跑,在飞快地跑,作为一个身经百败的溃兵,他很懂得逃命的艺术,刚才他甚至没有去看营前的战况,因为他在下箭楼的时候就知道那结果了,以老弱病残,在平原之上,不设大车,拒马的情况下去面对敌军的铁骑,除非是北府军,不然结果是注定的,而且,他很确定,这些以伤员和奴隶为主的杂牌部队,根本顶不住一个冲锋,甚至连半刻钟都不用,就会陷入全线的崩溃。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穿戴将军的衣甲,让那个辎重营的段将军穿着本属于自己的装备,伪装成自己,在箭楼之上指挥,而自己这一身衣甲,纯粹是为了逃命,毕竟,慕容永的命令是军令,这个时候,只有冷酷的上下级之分,可没什么二十年老友交情的说法,甚至他也很清楚,正是因为相信自己的逃命和诈败的本事,所以这个不光彩的任务,才会交给自己去做。

  马蹄声越来越近,伴随着兵刃刺入人体,马蹄踩断骨骼,以及垂死者挣扎,呼叫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韩延已经逃到离营门处三百余步的地方了,可是杀声仿佛更加接近,他的心里很清楚,一定是敌军已经攻破了外栅,追杀败兵,直冲进大营里了。

  “该死!”韩延的心里暗骂起来,“伏兵呢?埋伏呢?怎么还没有发动?”

  一声断喝声从背后二十余步响起:“呔,燕贼,往哪里跑?!”

  韩延的虎躯一震,一回头,只见段将军穿着自己的衣甲,正一边跑,一边脱,边跑边大呼:“韩将军,救我,救我!”

  而在段将军的身后,除了有六七个小兵跟着,更是在百余步外,有二十余名秦军骑兵,张弓搭箭,一边策马狂驰,一边开弓放箭,营地里满是四散奔逃的秦国军士,个个丢盔卸甲,不停地有人中箭倒下,或者是被战马冲倒,踏上,成为一具血泥。

  韩延心中一动,连忙对着段将军大喊道:“老段,快去左边右三营,右将军在那里,你只要跑过去,就能得救啦!”

  段将军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转身就向着左边跑去,可没跑两步,又转过了头:“韩将军,那你呢?”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