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教主大哥是朋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八百八十四章 教主大哥是朋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京口,刺史府底,地下十五尺处,幽暗密室。

  一根锈迹斑斑的铜管,沿着墙壁而下,而上面五尺左右,那个刚才刁逵呆过的秘室之中,一阵阵不堪入耳的淫词浪语,正顺着铜管而出:“哎呀,大人,你好坏,人家不要了嘛!”

  “哈哈哈哈,宝贝儿,渴煞我了,来嘛,香一个,香一个…………”

  刘毅一身夜行黑衣,满脸尽是不屑之色,双手抱臂,而站在铜管边的另一人,赫然正是孙泰。

  刘毅摇了摇头,上前堵住了铜管的出口,整个幽暗密室一下子安静了起来,他看着孙泰,缓缓地说道:“有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这帮无耻下流的家伙,聚到一起,就成了上流社会?这算是个讽刺吗?”

  孙泰笑着摇了摇头:“无耻下流,纵情声色,不思进取,必然会堕落,即使是权力,也阻止不了这种堕落,若不是上层的这些家伙堕落,又哪来我们的机会呢?你说吧,刘司马。”

  刘毅勾了勾嘴角:“所以你就有意地引导他们的这种堕落,就如你让那些平民百姓,在苦难不堪的生活之中,找到一点希望,所以就能任你驱使,对不对。”

  孙泰哈哈一笑:“我们是一路人,刘司马,我用情欲让他们追随,而你,则用功业,用战胜后的好处让他们跟随,有何区别呢?只不过我的手段是女色,而你的手段,是铁血。”

  刘毅叹了口气:“大概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居然是朋友,不过我得有言在先,那些五石散,我只要能在战场上让人兴奋的,而不是在床上。”

  孙泰笑着拍了拍刘毅的肩膀:“放心,我的朋友,我知道你要什么,不要什么,给刁逵的东西,和给你的自然不一样。咱们可是要合作一辈子,扳倒那些骑在我们头上的无能之辈,对吧。”

  刘毅看着孙泰,突然说道:“我一直在想,如果刘裕肯跟你交朋友,你是不是还会跟我走到一起呢?”

  孙泰淡然道:“不知道,但是刘裕跟我们也是一路人,也是起于微末,但才能过人之士,只不过此人过于忠正迂腐,我想,我们的宏业,他是不会参与的,迟早会成我们的最大阻碍。”

  刘毅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在军中对我构成的威胁太大,根据我在广陵的朋友密报,刘裕已经回来了,带着玉玺。”

  孙泰的脸色一变:“这么快?秦国未灭,他怎么拿到玉玺的?”

  刘毅叹了口气:“刘裕这个人的身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或者说是气场,能让素不相识,甚至立场敌对的人追随,我本自命世之英雄,但是跟刘裕这几年下来,还是自叹在这方面不如。所以,我们才能走到一起。也许这次,就是这种气质,让苻坚也愿意跟他做朋友吧,才会给他玉玺。”

  孙泰咬了咬牙:“我想苻坚也是想用玉玺换得救兵,说不定这回北伐,会改变方向了。”

  刘毅摇了摇头:“我不这样看,这一年多来,谢家的北伐一直是以河北为准备,临时改向关中进军,时间上来不及,当然,如果拿下河北之后,转向西取并州,进而渡过黄河入关中,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苻丕已经跟我们达成了借粮让城的协议,不可能放弃这种机会的。”

  孙泰的眼中冷芒一闪:“那这次机会,我们天师道可万万不能错过。刘毅,这回还需要你向谢玄进言,允许我们的人跟随才是。”

  刘毅的眉头微皱:“这恐怕我作不了主,谢家对你们天师道一直有戒心,上次淝水之战也是只带上你们,却不重用,我现在还没有刘牢之的地位,这种建议,怕是说不上。”

  孙泰笑着摇了摇头:“你只需要到时候带上千余我们神教弟子过去就是,他们也参加过淝水之战,也是老兵,这回我们不以神教弟子的装束出现,会伪装成平民,在军期间,也不会作法事,不会让他们看出我们的身份的。”

  刘毅讶道:“伪装成平民?这是何必?”

  孙泰冷笑道:“只要有了军功,就会有封赏,既然谢家防着我们神教,那就让弟子秘密从军,到时候有了封地和赏赐,可以在北方扩展自己的势力。刘毅,这对你也有好处,我的人会挂靠在你的部下,他们有多能打,你是知道的。”

  刘毅点了点头:“可是你不是建议刁逵去惹事捣乱吗,不让我们集中的人上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不止是给我,更是给你自己找麻烦啊。”

  孙泰哈哈一笑,摇了摇头:“刘希乐啊刘希乐,你是聪明人,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想法呢?我现在毕竟明面上还是会稽王的人,总不可能这时候明着要刁逵改换门庭吧。有些话,点到即止,让他自己领悟罢了。”

  刘毅的眉头一皱:“这么说来,我还是得按计划行事了?”

  孙泰笑道:“当然,现在这刺史府防守严密,即使你有这条密道,想要接近刁逵也没这么容易的,不靠了我送上媚珠,他怎么可能让你钻空子?离天明还有两个时辰,你好好把握吧,记住,媚珠是我大价钱从海外买来的,有大用,你可不能伤她。”

  刘毅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看我的吧。我说过,我会给刁逵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四更,京口刺史府。

  刁逵睡得很香,以至于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里,他坐上了相位,看着谢安,王国宝,乃至会稽王都对着自己下跪,而坐在一边的皇帝,对着自己一脸谄媚的笑容,苻坚,慕容垂等外邦君主,在殿外远远地跪着,而刘裕则被自己泡在一个巨大的夜壶里,嘴里全是塞满了屎巴巴,自己端着一杯美酒,搂着身边的媚珠,走到那夜壶面前,看着刘裕,哈哈笑道:“寄奴,甘否?!”

  刁逵笑得一下子醒了过来,转手一摸,本来意料中的软玉温香,却是触手冰冷僵硬,这让他一下子吓得挺身而起,夜明珠的微光照耀着这个暗室,而睡在他身边的媚珠,却是双眼圆睁,脖子上一道血痕,鲜血染得整床都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的角落里响起:“刁刺史,又见面了。”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