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三章 兵败山倒难求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九百一十三章 兵败山倒难求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翟真这一下吓得灵魂出窍,慕容凤以前曾经在翟斌的手下多年,其勇武之名,就连丁零小孩都知道,可谓勇冠三军,无人能挡,翟真自己当然知道他的厉害,眼见是这个杀神奔着自己而来,前方几乎一马平川,他甚至连让左右上前抵挡的心思都没有,直接掉转马头,向着左侧的一片树林逃去,一边逃,一边开始扔自己的那顶漂亮的羽冠,刚才他有多希望别人注意到自己,现在就有多希望别人无视自己。

  这一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没想到堂堂的丁零主帅,居然直接在战场上逃跑了,就连慕容凤也是微微一愣,冲刺的速度为之一减,可是他马上就回过了神,哈哈一笑,飞快地策马冲前,也就两分钟不到的功夫,就冲到了原来翟真所立的地方,三四个丁零骑兵企图上前搏战,慕容凤舞槊如风,没几个回合,三人便倒毙马下,剩余几人夺路而逃,而后面的丁零中军,一片混乱,大批的步兵根本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想向前,而前方的人拼命掉头往后挤。

  慕容凤手腕一抖,长槊挑起了翟真的那顶羽冠,直指上天,这下即使是几百步外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气沉丹田,用丁零语大声道:“翟真已被我慕容凤斩杀,放仗免死,顽抗者格杀勿论!”

  此话一出,配合着那高高在天的羽冠,所有丁零人的心气和战意一下子荡然无存,就连鲜于乞的前军,本来已经整好了队,准备放手大杀,这会儿也是陷入了一片茫然,不知所措。

  燕军大旗之下,慕容农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笑意,对着一边的慕容麟说道:“是时候了,传令,重槌鸣鼓,进军!”

  慕容农的命令,瞬间就被各种旗语和鼓角所传达,慕容麟高高举起了右手,猛地往下一挥,随着这一下动作,燕军阵中的几百面响鼓,突然发出了雷鸣也似的声音,而刚才沉寂不动,一片宁静的前军步阵,开始以标准的军步向前,大盾在前,步槊如林,如同一道移动的钢铁森林,坚定有力地向着丁零军的方向迫去。

  鲜于乞咬牙切齿地一斧挥出,砍死了一个从自己身边跑过的逃兵,血花四溅,染得他满身都是,可是就在这一瞬间,起码有几十个人继续从他的身边跑过,几个持着鬼头大刀的督战亲卫上前阻拦,还没来得及挥刀杀人,就给越来越多的逃兵所撞倒,踩在地上,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几声惨叫,就归于沉寂了。

  在鲜于乞的面前,两里左右的距离,燕军的步兵方阵,步步进逼,而在他的身后,四五百步处,慕容凤挑着那顶翟真的羽冠,来回驰骋,丁零的中军和后军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向着营栅的方向夺路而逃,只有右翼的张愿所部晋军,这会儿反倒是在慕容凤所率的数百骑冲阵而过后,重新收拢阵型,不慌不忙地向着战场右侧的方虎山方向撤去。

  鲜于乞猛地一拍马鞍,大骂道:“奶奶的,晋军放水,翟真懦夫,坑死你爷爷了!”

  两个浑身是血和泥垢的亲卫跑到了鲜于乞的身边,哭丧着脸:“头人,兄弟们顶不住了,无法阻止逃兵,您快撤吧,迟了怕是来不及啦!”

  鲜于乞骂骂咧咧地从马上跳下,扔掉了头盔,十余个亲卫护着他,钻进了逃跑的人群,夹在这汪洋人海之中,向着大营的方向逃去!

  翟成站在营栅之后的一座高塔之上,双眼血红,看着前方的几万人,完全无序地争相从六七座寨门向里挤,尽管辕门很宽,足有六七丈,但对这漫漫人海,仍然象是小小的闸门一样,不少逃兵被后面的人推倒,踩在地上,而这些被践踏而死的可怜虫,又成了阻挡后来人的障碍物,光是翟成面前百余步的这个正门,就起码有百余具尸体横在地上,变成了一个个绊脚石,不停地把新的想冲进营门的人再绊倒于地,运气好起得了身的家伙还能逃得一命,起不来的,就永远只能躺在地上了。

  翟成厉声道:“给我把栅栏推倒,让兄弟们进来。”

  一个副将睁大了眼睛,奇道:“将军,推倒栅栏,怎么防燕军啊。”

  翟成吼道:“他娘的,要是人都死光了,要这营寨有个屁用啊,快,快推倒栅栏,迟了就来不及啦!”

  他的话音未落,突然只觉得刚才还耀眼的日光,为之一暗,而一阵凄厉的呼啸之声,破空而来,所有人脸色大变,看向了前方,只见燕军大阵,离着丁零溃兵的人海差不多一百多步的距离,停了下来,从大盾之后,奔出密密麻麻的弓箭手,搭箭上弦,不用瞄准,对着百余步外的丁零军阵,就是一阵发射。

  惨叫声此起彼伏,完全失去了组织和领导的丁零溃兵们,如同被赶鸭子一样,向着大营的方向拥去,后面是一片片的燕军箭雨,几乎每一箭下去,都不会虚发,后面的逃兵们如同被收割的野草一样,成批地倒下,活着的人不顾一切地向前钻去,甚至不少人拔出刀剑,疯狂地猛砍,只不过这一回不是在砍敌军,而是在砍自己逃命路上的自己人。

  翟成愣在了塔上足有一分钟,气氛沉默地可怕,风声伴随着惨叫声与咒骂声,混成一团,他隐约可以看到人群之中的鲜于乞,挥舞着他的长柄战斧,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硬是给他这样杀出了一条血路,冲进了营门之内,而他身后的两个护卫,也跟在他后面挥舞着砍刀,就在要冲进来的一瞬间,却被地上的两具尸体所绊,仆倒在地,只刚刚喊出了一声“救命”,等到鲜于乞回头望时,却是连人影也见不到了。

  翟成闭上了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喃喃地说道:“来不及了,撤吧。”

  那个副将摇了摇头:“将军,往哪儿撤?”

  翟成咬了咬牙:“往没有燕军的地方撤,我说的是,逃命!”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