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兄弟亦有反目时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九百二十六章 兄弟亦有反目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桓玄一阵冷笑:“有什么有胆没胆的,先父大人当年不杀谢安和王坦之,不过是不想跟吴地的这些个世家门阀翻脸而已,还是为了大晋。你当先父一世英雄,会怕了这些人不成?”

  刘裕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所以你就这次勾结慕容垂,害了北府兵,害了这次北伐,这就是你对谢家的报复?”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不错,不仅是当年他谢家坑过我们,在先父逝世之后这么多年,他谢安一直把持着朝政,不思进图中原,本来明明秦燕大战,北方混乱,有的是机会可以北伐,家叔多次上书要求出兵,他却再三阻挠,不就是因为他谢家没有自己的兵马,北伐若是建功,也是便宜了别人,若是失败,那这个宰相一定会给问责下台吗?你又当谢安是什么一心为公的好人了?”

  刘裕咬牙切齿地说道:“但不管怎么说,这次我们是不是北伐了?现在我们所站的地方,是不是永嘉之乱以来我们大晋将士近百年都没有踏上的土地?面对如此大好的历史机遇,却因为你的野心和私怨而失败,无论你编出多少理由和借口,我都绝不会接受!”

  桓玄哈哈一笑:“刘裕,你还年轻,这军国权谋之事,现在你不会明白,现在留着河北,留着中原,不就是以后给我们建功立业的机会吗?这次北伐成功,谢安,谢玄,刘牢之他们得好处,跟你我又有何关系?”

  刘裕微微一愣,转而怒道:“原来你是为了自己以后要建功立业,才不让这次北伐成功的,上万精兵锐士的性命,只为了你成就一个未来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虚无缥缈的梦?你不是人,你就是他娘的魔鬼!”

  桓玄冷笑道:“刘裕,抛开你的这些无用的仁义道德吧,要想坐天下,光靠着那些虚伪无用的善良,是没有可能成功的,你在战场上杀人流血,伏尸数万,难道不也是为了自己的功业和青史留名吗?他们的命是命,北府军的命也一样是命,没什么高低贵贱的,如果今天是北府军胜了,那躺在这里的就是几万燕军的尸体,你告诉我,哪些命高贵,哪些命就该死?”

  刘裕咬牙切齿地说道:“争霸天下,争权夺利是帝王将相的事,士兵是无辜的,谁也不应该这样去死,但是既然代表了国家,上了战场,就不是私怨,是死是活,应该由上天所决定,而不是因为你的这些卑劣伎俩和见不得人的手段!”

  桓玄哈哈一笑:“笑话!你刘裕就不用兵法了?就是堂堂正正打仗了?君川的时候你没有设伏?淝水的时候你没有用计?就是守长安的时候,不也是在瓮城里想要伏杀慕容冲吗。你用计的时候就是光明正大,别人用计就不行?刘裕,别太自以为是了,你也是个为了功名双手沾满血腥的冷血屠夫而已,不是什么圣人君子,咱们所图的都是一样,你要的是那种青史所留的虚名,而我要的是现实的权力,这些东西,只有按我现在做的来,才会落到你我的头上!”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他的情绪渐渐地变得平静了下来,看着桓玄,沉声道:“我永远也不会靠着坑害自己的兄弟,自己的手足来走上权力的顶峰,桓玄,这是我跟你最大的不同,我可以为了我的兄弟,为了我的战友去死,而你,是要他们的死,来成就你的那个帝王幻梦!”

  桓玄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刘裕啊刘裕,话不要说得这么满,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今天跟你在北府军里同生共死的这些个所谓的兄弟,以后就不会有反目成仇的时候?只怕未必吧。当小兵的时候,你们的理想很单纯,地位也低,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可是随着你们的地位慢慢地上升,当你的决定会让更多的人付出更大的,乃至生命的代价的时候,自然就会有了利益冲突。”

  “你看这次,刘牢之和刘毅为什么会急于进攻?难道他们不如你懂兵法吗,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前面有可能有埋伏,有危险吗?可是他们还是这样不顾一切地冲上来了,为了刺激士气,甚至在这草丛之中纵兵掳掠,不就是因为他们想要这战胜之功吗,不就是因为他们想凭着这次的功劳压过你刘裕,只有如此,才可能以后牢牢地掌握北府兵权吗?他们现在上头有谢家压着,都跟你这样明争暗斗,以后就会跟你一辈子当兄弟了?做梦去吧!”

  刘裕咬了咬牙:“他们是怎么样是他们的事,这次足够给他们教训了,但不管他们如何做,我刘裕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兄弟的事。即使他们再对不起我,我也不会害他们。至于你桓玄,哼,你跟你的叔父,跟你的堂兄的那种同类相残的事情,我永远也不会去想的。”

  桓玄微微一笑:“刘裕,你也不好好想想,我桓玄之上有五个哥哥,为什么他们偏偏对我这么警惕?一个先父临终前指定的世子身份,在今天一钱不值,他们怕我,排斥我,想把我永远地赶出荆州,不就是因为我的能力强过他们,又没有什么可顾忌的,这才畏惧我重新夺回他们控制了十几年的荆州吗?是他们不仁在先,休怪我不义在后,但我不管怎么斗,也不会让外人得了荆州的便宜。这点就是我们桓家跟你们北府军的不同。”

  刘裕沉声道:“够了,我不想再听你在说这些歪理邪说了,你今天既然代表慕容垂而来,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什么条件划下道儿来,要是能让我们安全地撤离,你们想要我们做什么,尽管开价!”

  桓玄上下打量着刘裕,眼中光芒闪闪:“刘裕,别傻了,若不是因为看到了你,我才不会向慕容垂讨来这么个劝降的事,现在是我要跟你谈,而不是他跟你谈,明白吗?我的条件很简单,咱们联手,共取天下,如何?!”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