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妙音冷对寄奴悲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零二章 妙音冷对寄奴悲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玄武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报复又有何用?与他相交四十年,今天始知其真面目,我只是想最后确定一下,他的动向。”

  白虎直接向着已经打开的暗门走去,他的声音顺着密道的风传来:“他在北方也有自己的朋友,跟青龙分别北上的,我只知道这么多了。”

  大门合上,殿内只剩下了玄武一人,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朱雀坐过的位置,双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喃喃道:“我绝不会让你好过!”

  一天之后,建康城,乌衣巷,谢家大宅。

  一处香闺之中,王妙音的神色呆若木鸡,双眼之中红丝遍布,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小案之上,那几缕烧焦了的金线,而谢道韫一脸的复杂之色,站在她的身边,素手按在王妙音的香肩之上,谢安站在她们的身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妙音,你若是伤心难过,就哭出来吧,这里只有我们自家人,你无论做什么,大父都不会怪你的。”

  王妙音喃喃地说道:“他,他是怎么死的?还请大父,大父再说一遍。”

  谢安的白眉轻轻一挑,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之色:“寄奴是为了掩护战友们撤退,独自断后,燕贼使诈,把他逼入了一种黑色妖水的陷阱之中,然后火攻,寻常的火是可以用水扑灭的,可是这黑色妖水,却是遇水燃烧更烈,寄奴身在火场,才片刻的功夫,整个人就烧得什么也不剩下了,只有你的续命缕,给烧成了这样。”

  王妙音紧紧地抓住了这几根金线,一颗珠泪,从她的眼角落下:“是谁,是谁带回了这金线?”

  谢安叹了口气:“我一直派护卫暗中跟随和保护寄奴,他出事的时候,这些血影卫无法去救他,直到火势平息之后,才捡回来了这些。”

  王妙音紧紧地咬着嘴唇:“大父,孙女儿斗胆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寄奴走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吗?那慕容兰,慕容兰在何处?”

  谢安的眼中,瞳孔猛地一缩,厉声道:“这个杀千刀的胡女,最后还是背叛了我们,她终归还是个鲜卑人,还是站在她大哥的那一边,我的护卫亲口回报,就是慕容兰领军把刘裕逼入死地的,刘裕念及旧情,不忍心对此女下杀手,反而害死了自己。以后如果有机会让我抓到这个女人,一定会把她碎尸万段,来祭奠寄奴!”

  王妙音没有说话,她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道:“大父,你来这里,不止是为了告诉我寄奴战死的消息吧,还有什么话,请一并说了吧。”

  谢安也有些意外,奇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王妙音抹了抹眼睛,没让一行新的泪水流下,她尽力地保持着平静,说道:“如果只是要告诉我刘裕的死讯,让娘来就可以了,大父前来,显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小女不是木头,能猜得出一二。”

  谢安的眉头一皱:“你能猜出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王妙音叹了口气:“从一开始,小女就承担了家庭的责任,接近刘裕也是因为大父需要小女去和新兴的北府军少壮派军人结合,只不过假戏真作,小女是真的爱上刘裕。可惜世事难料,天妒英才,裕哥哥,裕哥哥他…………”

  王妙音很想保持着镇定,但是说到后来,终于无法忍受,失声哭了起来,谢道韫轻叹一声,轻轻地抚着女儿的背,抬头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谢安,眼神中透出几分哀怨,几分责怪。

  谢安的眼中也有些湿润,他的声音变得苍凉:“我们同样在刘裕身上寄予了极大的希望,世道已改,天下将会再次大变,刘裕这样的人,才会是未来的风云人物,我是第一个看到这点的人,这点并没有错,只可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想要他死的人太多,想要我们谢家垮台的人也太多,而刘裕,就是他们打击我们的武器和弱点!”

  王妙音猛地一抬头,双眼圆睁,大声道:“大父,您终于肯说实话了,刘裕不是死在燕军的手上,是我们这里的人,是别的那些世家高门害他的,对不对?”

  谢安的嘴唇在轻轻地发抖,他不敢直视王妙音的眼睛,侧过脸,一声长叹:“妙音,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知道的好,你一个弱女子,做不了什么。我们谢家这回也因为北伐失败,面临巨大的危机,大父以后可能无法保护你,所以,大父必须要,必须要为你谋一条出路。”

  王妙音惨然一笑:“出路?就是让我改嫁他人,为谢家找个新的盟友,渡过这次危机,是不是?”

  谢安咬了咬牙:“不仅是谢家,也有王家。你也知道,这大晋的天下,是世家天下,不止我们一两家说了算,大父从一开始就想扔掉这些世家,靠北府军,靠刘裕这些人完成北伐的壮举,只可惜给这些人内外勾结,最后失败。现在大父的心里,比你还痛,还惨,你以为大父就不想为寄奴报仇吗?但是在这里意气用事,又有何益处?”

  谢道韫沉声道:“大人何不率北府军来清君侧,除掉这些奸邪?那些个别的世家祸害大晋,这次害了寄奴,以后也会害别人,内贼不除,永无宁日!”

  谢安叹了口气:“你们以为大父不想吗?可是如此一来,我大晋内战将起,北府军将会与天下为敌,成为叛军,而别人只会说我谢安想行董卓,王莽之事,我们谢家也成乱臣贼子。道韫啊,我们没有这些人通敌叛国的证据,如何治他们的罪?更何况,更何况他们早就跟皇室暗通,皇帝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谢道韫倒吸一口冷气:“圣上明知他们叛国投敌,也支持他们?”

  谢安冷笑道:“皇帝只想从我手里夺回权力,至于是借谁的力,重要吗?我们现在起兵,将会成为乱臣贼子,胜算渺茫,即使是我们谢家的其他分支,也多半不会跟我们一起干的,就是你的夫家,也断然不会追随我们。”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