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帝师出场见识远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零一十章 帝师出场见识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司马道子先是一愣,转而喜色上脸:“君无戏言?”

  司马曜沉声道:“君王戏言!朕会命你为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假黄钺,都督五州诸军事,诏书即刻下达。”

  司马道子哈哈一笑,对着司马曜就直接跪了下去,三跪九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当他起身的时候,突然一脸坏笑:“亦祝吾兄新婚大喜,早生贵子!”

  司马曜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冷的笑意,扶起了司马道子,拉着他的手:“军国大事,你不行,拉拢世家,我不行,扬州和北府军,就拜托贤弟了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惺惺作态的这对兄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刘公公满头大汗,手中的拂尘随着他的这一路狂奔而乱舞,司马曜的脸色一沉:“刘平,没见到朕和会稽王在议国事吗,何事如此慌张?”

  刘公公哭丧着脸,跪了下来:“陛下,那王妙音…………”他刚说出这三个字,立马意识到司马道子就在皇帝的身边,马上收住了口。

  司马道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上前一步,问道:“那王妙音怎么了?”

  司马曜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一闪而没,沉声道:“会稽王是朕的亲弟弟,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刘公公抬起头,说道:“王妙音找了慧远大师剃度出家,就在昨夜。她说她已经不是这个世上的人,对陛下的婚约,恕难从命!”

  司马曜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怒道:“此女意欲何为?谢安意欲何为?!”

  司马道子在一边冷笑道:“皇兄,臣弟没说错吧,谢家和王家这是对我们皇室的公然羞辱,同意联姻后又用这种方式反悔,就是要告诉我们,他们这些大世家仍然凌驾于我们司马皇族之上,我们对他们无可奈何。若是此事不严惩,皇家威仪尽失,还请您决断。”

  司马曜的眼中光芒闪闪,陷入了思考,久久,他的脸上神色渐渐地平缓了下来,勾了勾嘴角:“此事,容朕查实之后再行决定,会稽王,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处理政务吧,刚才朕下的旨意,马上让人去拟诏。”

  司马道子点了点头,行礼而退。

  司马曜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不知何时,殿角的阴影角落中转出一人,儒衫高冠,须发如雪,举手投足前,透出一股儒雅之气,此人正是司马曜的老师,当世大儒范宁。

  司马曜叹了口气:“老师,您全都听到了,是你劝我娶谢安的外孙女,现在他们搞这么一出,究竟想做什么?”

  范宁微微一笑:“臣原来建议陛下与王谢两家联姻的时候,就想到会有这种可能,那王妙音深爱刘裕,早就与其定情,恐怕不是俗世的权力,所能左右其想法。臣记得以前王妙音曾立过誓,要与刘裕同生共死,出家为尼,就不在这个世上了,也算是守住了自己的誓言。”

  司马曜咬了咬牙:“既然老师你早就想到了这点,为何还要朕去给王谢家下聘礼?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范宁摇了摇头:“非也非也,陛下,您要的不是王妙音这个女人,而是王谢两个大世家的效忠,要的是北府军的军权,录尚书事的权力,还有扬州刺史,以及北伐中占领的大片地方的政权。这些,谢安已经给您了,而王妙音,不过是一个明面上的附赠条件罢了,有了最好,没有也不可惜。”

  司马曜叹了口气:“但无论如何,作为皇室被这样拒绝,总是失了面子的事。再说,没有了联姻的关系,只靠这次谢安让了权,未必就得到他们两家的真心效忠,现在是谢安失势,只能交出权力,但将来如果他们恢复了元气,就不会再支持朕了,这些个世家一向如此,强时专权,弱时隐忍。”

  范宁笑道:“联姻并不能带来稳定的关系和效忠,以前王法慧嫁过来的时候,难道谢家,王家就向你效忠了吗?还不是专权在手。以至于陛下还得靠提拔会稽王来制约谢安。这次王妙音毁约,并非谢安的本意,如此一来,谢安反而会非常地惶恐,原来可能只是把权力交给陛下,让您顶在前面,面对其他势力的夺权争斗,这回可能无法置身事外了,还是会让谢家人,他的兄弟子侄们出来做官,辅佐陛下。”

  司马曜的心中一动:“谢安真的会这么做?真的肯帮朕?”

  范宁点了点头:“是的,这次北伐失败,是会稽王联合了那些神秘的势力,在后面搞鬼使坏,谢安心知肚明,所以以退为进,还政还军于陛下,自己却退居幕后,只想等着这一次的争斗结束,他们谢家再出来收拾残局。”

  司马曜怒道:“谢安果然没安好心,朕还以为他真的是想交出权力,效忠皇室呢,想不到还有这些盘算。”

  范宁微微一笑:“谢安若不如此,谢家又怎么可能经历这么多年的沉浮,成为顶级世家呢?原本联姻就能做到这事,但现在因为王妙音的出家,只能让子侄为官来做了。陛下可以让谢石接替谢安的尚书令,让谢玄继续统领北府军,让谢琰领京城的宿卫兵马,以示对谢家的回报。”

  司马曜的眉头一皱:“就是说这些权力还是给谢家?这样真的好吗?朕刚才答应给会稽王这些权力了。”

  范宁正色道:“陛下,万万不可,会稽王身后有那些神秘的势力,这些人居心险恶,所图者大,而且不一定会按这几十年世家的虚君实权,自己幕后操纵的这套来,万一他们真的起了不臣之心,可就麻烦了。会稽王自身能力不足,制约不了王国宝,更制约不了那些黑暗势力,扬州,北府军,朝政权力是您现在唯一所掌握的,断然不可给会稽王!”

  司马曜勾了勾嘴角:“不给会稽王就得给谢家,不是一样的麻烦吗?这样等于转了一圈,还是谢家掌权,老师,这就是你给朕出的好点子?”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