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草原老乡名蒯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零五十章 草原老乡名蒯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骑着一匹骆驼,一直跟在刘裕身边的安同,笑了起来:“若不是中原战乱,只怕你苍狼兄弟,爱亲妹子,也不会来我们这草原吧。只是我有点奇怪,为何你们不愿意直接去见拓跋珪呢?”

  刘裕微微一笑:“因为我想先呆在一旁,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拓跋珪是个怎么样的人,然后才决定是不是要助他,如何助他。”

  安同微微一愣,转而低声道:“难道还能不帮他吗?”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若是此人是一头无法控制的恶狼,也许,我会亲手把他给除掉!”

  他说着,策马而驰,慕容兰笑着跟了上去,只剩下安同面无表情地呆在原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一个商团护卫凑了过来,低声道:“行首,要不要现在去大当户那里给他们二人落户安家?”

  安同摇了摇头:“就让他先自己看看走走,再作决定吧。我们的朋友不太喜欢走别人安排的道路,你还看不出么?”

  刘裕和慕容兰骑马走到了一圈帐蓬附近,他们早就发现,这里的不少牧民虽然身着羊皮袄子,但不象一般的牧民那样梳着发辫或者是髡发,而是留着发髻,看起来仍然是中原人士,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这让刘裕直接就骑马凑了过来,至少,在给正式地编入部落之前,他想亲自见识一下这独孤部是什么情况。

  一个羊圈边上,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忙活着,把百余头羊赶进这个圈中,二人大约都是二十五六岁上下,男的生高八尺,五大三粗,一身的腱子肉,嘴角有一颗绿豆大的黑痣,颌下钢髯如刺,端地是条好汉,而那女的姿色平平,身板挺壮实,一脸的纯朴,看到刘裕二人骑马前来,他们停下了手中的活计,那男的一边抹着脸上的汗水,一边笑道:“你们是新从中原过来的吗?”

  刘裕跳下了马,拱手行礼:“在下苍狼,伊州人士,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那汉子笑着摆了摆手:“这是在草原,不是中原,不必行那套啦。俺叫蒯恩,青州兰陵人士,来这草原也有三年多了。叫俺大壮就行。你看起来要比俺大几岁,俺叫你声哥行不行?”

  刘裕哈哈一笑:“真是人如其名啊,大壮兄弟,这位是你的妻子吗?”

  蒯恩点了点头:“是啊,三年多前,秦军要去攻打大晋,俺寻思着咱们是汉人,天下哪有汉人打汉人的道理,但苻天王对咱也不赖,也不忍去晋国反过来打他,于是干脆就一咬牙,举家迁到这草原上了。俺这婆娘,是在老家的时候进门的,也是汉人。”

  说到这里,他打量了慕容兰两眼,笑道:“你娶的也是汉人吧。”

  刘裕笑着一指慕容兰:“不错,她叫爱亲,我们成亲刚几个月,她家本来是做生意的,商队给马贼袭击了,就剩她一个,是我救了她,于是就成了我老婆。爱亲,还不快来见过大壮兄弟?”

  慕容兰微微一笑,也跳下了马,对着蒯恩行了个抱拳礼:“见过大壮兄弟。”

  蒯恩一脸佩服,一边还礼,一边点了点头:“苍狼兄弟,你这媳妇可真厉害,我家这个到了草原三年多了还不太会骑马呢,我看她骑的比你还好。”

  慕容兰微微一笑:“我原来是在爹的商队里长大,从小到大就走南闯北,小时候就得骑马了。被乱兵马贼攻击那次,若不是我会骑马逃走,也不会遇到我家当家的。”

  蒯恩笑了起来:“厉害,太厉害了,桃花,快收拾下帐落,我跟苍狼大哥一见如故,要好好招待一下他们。”

  慕容兰看了一眼刘裕,二人四目相对,心意相通,刘裕点了点头:“既然大壮兄弟这么热情,我们就却之不恭了,爱亲,还不去帮桃花去收拾?”

  慕容兰笑着上去迎向了桃花,拉住了她的手:“那就多劳烦桃花了。”

  桃花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你真是太客气了,回头教我怎么骑马好不好,我不爱让男人教啊扶的…………”二人就这样一路有说有笑,走向了远处的帐蓬。

  刘裕帮着蒯恩关上了围栏的门,又看着他从一边的草垛里,用干叉开始叉起牧草,放到围栏一边的料槽里,刘裕笑着说道:“来草原这么久了,这里的生活还过得惯吗?”他一边说着,一边也拿起一个草叉,帮着蒯恩一起叉起牧草来。

  蒯恩叹了口气:“背井离乡,过上跟祖宗完全不同的生活,哪有这么容易就习惯的?再说了,原以为来了草原就能找到自由,从此不再受赋役之苦,可是到了后才发现,跟中原也没两样,还是要给部落首领管着,每年都要交三十头羊,五头牛,两匹马才行。”

  刘裕瞪大了眼睛:“一户要交这么多?”

  他看向了蒯恩这羊圈里的羊:“你这群羊加起来也就百余头吧,牛和马在哪里?”

  蒯恩苦笑着摇了摇头:“牛仔和马仔很贵,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我们来草原的时候,也是没什么积蓄,独孤部对于新附中原汉人,可以免税两年,第三年开始就得交税了,若不是我们来此时碰到了一对好心的老夫妻,给了我们一些羊崽,只怕现在连这百十来头羊,都积累不起呢。”

  刘裕的眉头一皱:“这就是部落头人的不对了吧,就是在中原,官府要咱们交粮税,也得每年给咱们种子的,不给你们牛仔,马仔,又要交牛交马,怎么可能的事呢?”

  蒯恩的眼中光芒闪闪:“这就是草原跟中原的不同了,如果自己家里没这些,还有个办法,就是出去抢。”

  刘裕讶道:“抢谁?怎么抢?”

  蒯恩笑道:“自然是抢那些小部落的了,独孤部是大部落,但也经常有些不听号令的小部落,大首领为了教训这些不听号令的部落,每年都会出兵征讨一些,这是草原的规矩。”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