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京口男儿不屑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京口男儿不屑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刘钟咬了咬牙,把肩头的那件衣服猛地往地一掼,大声道“寄奴哥,冲你这句话,我也不能怂了,来,我赌这局,要是输了,我这条命,还给寄奴哥你了,只求你照顾好我老娘!”

  刘裕笑着拍了拍刘钟的肩膀“阿钟兄弟,是我让你来赌的,你这是帮我,无论输赢,我都不会怪你的,你尽管来,没事。≦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刘钟咬了咬牙,坐了那樗蒲的盘子前,看着诸葛长民,沉声道“长民哥,你准备派哪位来跟我赌呢?”

  诸葛长民死死地盯着刘裕“寄奴,你真的确定要这么玩?我不怀疑你有三十万钱,但你刚回来要赌家产,可得考虑好了。”

  刘裕微微一笑“没什么,找点小乐子嘛,我这个人有这个毛病,身边不能留钱,一留钱,得想办法弄光,不然总觉得自己还有家产,这样打起仗来容易怕死,长民兄弟,你是知道的,在战场一怕死,人虚了,更容易死了,只有了战场当自己是个死人,活下来都是赚的,才反而死不了。”

  诸葛长民咬了咬牙“三十万钱,你要是赢了,那我的家业可没了,寄奴哥,你一回来要跟我这么玩?这是你要讲的兄弟情义?”

  刘裕的眼闪过一道冷芒“长民兄弟,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客气了,我在军这么多年,都不沾赌,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

  诸葛长民沉声道“那是你的事情,你不能说因为你赌输了钱给人吊着打,不允许大家都赌钱了吧。刘寄奴,做人别这么霸道好不好。连官府都不禁赌,你在这里多管什么闲事?”

  刘裕的平静地说道“这不是我多管闲事,而是我们京口的民风,男人没有不好赌,不好色的,但是这些事情会腐蚀一个人的意志,消磨斗志,更是会让一个本分的家庭倾家荡产,我当年一时难以自制,输光所有,全家给扣为人质,给人吊打,这是我赌钱所付出的惨重代价,所以,当时我立了誓,这辈子不会再赌钱,不仅我不赌,我也不会允许京口再有赌场出现。”

  诸葛长民冷笑道“寄奴哥,你不能把你的意志强加于所有人,且不说你不是皇帝,算你是,也不能禁了天下的赌场。何况刚才我说得很清楚,通过赌场来筹措军费,本是现在的国策。”

  刘裕的眼神芒一现,刺得诸葛长民不自觉地倒退了一步“是吗?那让人倾家荡产后,卖身为格斗士奴隶,然后去彭城的戏马台,也是现在的国策?”

  诸葛长民的脸色一变,周围的人也全都惊呼起来“什么,格斗士奴隶?还有这种事?”

  “是彭城的那个戏马台吗?哎呀,我听说过去后要生死相搏,打到死为止,还要跟虎狼搏斗呢。”

  “寄奴哥,你不会是开玩笑吧,长民哥可从没做过这种事,也没听说过咱们京口有谁去了呀。”

  刘裕冷冷地看着诸葛长民,说道“长民兄弟,你自己说,是不是你有这个打算,如果真的倾家荡产还不起钱的人,你是不是要让他们去戏马台当格斗士奴隶?”

  诸葛长民本能地想要否认,但一看到刘裕那凛然的眼神,那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的心里虚了半截,嘴也不受控制了,开口道“我,我不知道,这个赌坊,我,我只是代为照管,大东家是,是刁刺史,还有,还有希乐哥。”

  他一口气把这话说了出来,心里反而觉得踏实了一些,如释重负般地长舒了一气,人也觉得轻松一些了,毕竟,起黑心到家的刁氏兄弟,诸葛长民从军多年,还有点同袍手足之情,真要他把战友卖成奴隶,还会有些良心不安的。

  刘裕哈哈一笑,从胡床跳了起来,环视左右,大声道“看到了吗,听到了吗,各位兄弟。这个赌场,不是诸葛长民开的,真正的东家,是我们的刁刺史,刁长史,这些年来,在他们家的赌场里,倾家荡产,卖身为奴的人,还少吗?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那个彭城的戏马台,也是刁家的产业,这几年已经成了建康城的王孙贵族们下注和找乐子的地方,战俘和死囚已经满足不了这些人的胃口,他们想要真正的战士,要我们北府军的将士作为格斗士奴隶,去生死相搏,去生格虎狼,然后,他们会一边看着虎狼嘶咬着那些尸体,一边收取自己下注的赏钱,京口的乡亲们,北府军的同袍们,你们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搏这些公子哥儿们的一笑吗?”

  这下子赌场内群情激愤,连一些赌坊的护卫都跟着大吼道“不愿,不愿,不愿!”

  刘裕的眼冷芒一闪,看着一头大汗的诸葛长民“长民兄弟,现在我还叫你一声兄弟,是因为你还没有来得及让刘钟兄弟或者是王仲德兄弟倾家荡产,只能与你签与这个卖身为格斗奴隶的死契,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那咱们的同袍之义,也完了。”

  刘裕转头对着众人说道“乡亲们,同袍们,赌之一道,兄弟间小来来可以,但进了赌场,那十赌九输,倾家荡产是必然的结果,你们自己想想,这几年来,我们京口的兄弟,哪个不是在这些赌场输光了赏赐,军饷,有多少人是把本有几十亩田产,农妇山泉有点田的生活给输光了,只能给人当护卫,部曲,又有哪几个是真正在赌场里发了家,成了有钱人的?咱们京口人,不畏强权,民风尚武,要的是战场建功,以命搏富贵,我刘裕以前嗜赌成性,最后差点全家送命,这个教训,你们还不吸取吗?”

  刘钟的眼泪汪汪,大声道“寄奴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赌了!”

  此话一出,引起一片叫好和附和。刘裕转头看着诸葛长民,冷冷地说道“劳烦你通告你的大东家一声,让他三天之内,关闭所有京口的赌场,要不然,我会让他在这里把所有赢的,赚的,全给吐出来!”

  本书来自 品书 https:///html/book/45/45772/index.html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