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箭毙前骑兼示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箭毙前骑兼示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檀凭之说完之后,屏气凝神,他把腰间系着的箭袋往空一撒,五十枝长杆狼牙箭纷纷落下,全都插在了他身边的泥地之,而他顺手从空一抄,一杆长箭搭了弓弦,腿张弓步,腰间的肌肉一阵隆起,这杆大弓缓缓地张开,箭头闪着冷冷的锋芒,直指二百步外的林道出口。品书

  而在檀凭之的身后,六十余名老兵也都如法炮制,魏咏之,魏顺之,檀韶,向靖等人全都插刀插槊于地,抄起了弓箭,直指来林,檀凭之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哥几个,收着点力,不要一下子把贼人全吓跑了。五分即可。”

  身后响起一阵暴诺之声,刘裕不在的时候,檀凭之是这队人的首领,而他的第二道命令随之下达:“小子们,持槊,若有敌骑突破箭阵,直冲我们,以小队盾墙槊林应之!”

  檀道济等人如梦初醒,齐声应诺,顺手抄起了盾牌和长槊,在他们的间,王镇恶的脸色有点发白,他吃力地抄起了一杆别人短了足有半截的步槊,却是再也不能用左手象别人一样持盾了,檀道济扭头看向了他,咧嘴一笑:“镇恶,叫你别来你偏不听,一会儿真要打起来,紧跟在我们身边,大家会保护你的。”

  王镇恶哈哈一笑:“好你个道济,刚才自己都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现在怎么又充英雄了,放心,有你叔他们在,西燕游骑,这第一阵是过不来的!”

  话音未落,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林间的树叶子一阵扰动,伴随着一阵人马身的恶臭味道,还有几丝浓烈的血腥和马奶酒的味道,扑面而来,三十余骑,呈二列的纵队,从林间大道呼啸而出,为首的十余名骑手,身着皮甲,头戴羽毛,脸画着五颜六色的油彩,面目狰狞,或持马刀,或抄弓箭,向着檀瓶之等人,这样直冲了过来。

  檀凭之的气贯丹田,暴喝一声,手的弓箭如流星也似地,脱弦而出,檀道济在后面看得真切,哈哈一笑:“这一箭必会毙敌!”

  王镇恶的眉头却是一皱:“不对,瓶子哥没有发力,这箭怕是过不了百步。”

  檀道济的脸色一变,只见这一箭在空划过了一道弧线,有气无力地飞出了八十余步后,头向下地坠落于地,插在地,微微地晃动着。

  刚才冲在前面的几名西燕骑士,在檀凭之开弓的这一刻,全都伏身马背,或者是藏身于马鞍之,还有些手举着骑盾,护住了自己头胸等要害之处,只是这一箭发出,离着众人足有百步的距离,落了下来,那段达木看得真切,哈哈一笑:“看到了吗,兄弟们,这是这些南蛮子的本事,连弓都拉不动,还有什么好怕的,给我冲!”

  他说着,高高举起了弯刀,一阵凄厉的呼啸之声,在他的身前身后,已经冲出林子的第一队骑兵,约四十余骑,全都开始加速向着檀凭之等人冲击起来。

  檀道济恨恨地一跺脚:“叔,你这是怎么了,连平时的三分力道都没有。”

  檀凭之也不回头,缓缓地再次拉弓箭,箭头直指着冲在最前面,一个块头特别大的敌军军校,冷冷地说道:“做好你的工作,守住你的位置,敌近三十步内,前!”

  教训完自己的侄子,一个测距兵的声音高高响起:“敌近,一百步!”

  檀瓶之不动如山地保持着拉弓的姿势,他的声音紧跟着响起:“五分力,过箭即发!”

  十余名冲在前方的西燕骑兵,也纷纷地开始射箭,羽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可即使是加了这个冲力,这些箭在百步外发射,都是离着檀凭之不到二十步左右的距离落下,最近的一枝,在檀凭之的脚前四步左右,扎进了泥地之,倒是跟他身边所插的四十余箭相映成趣,而檀凭之的眼皮都不眨一下,弓弦紧贴在脸,而眼睛则死死地盯着冲在最前面的那名敌校。

  这个敌校的嘴里嘟囔了一句,似是在骂人,又是有点惋惜,刚才离檀凭之不到四步的那枝箭,是他所发,他顺手从箭囊里又抄出了一杆箭,正要弦,却是战马微微一晃,差点让他掉下马去,连忙松开了箭枝,右手一勒缰绳,回头一看,只见刚才檀凭之射落于地的那箭,在自己的身后四五步的地方,歪歪斜斜,显然,是自己的战马刚才奔驰时踢到了此箭,方有那个晃动。

  这个西燕军校扭过了头,正要再次搭箭,却是眼前一花,只见一箭扑面而来,这一下,他甚至可以看清楚箭头的三棱形状和那箭镞之后的倒勾,可是距离很近,他却无法再躲避了,只听“噗”的一声,长箭直入,从他的眉心之间射了进去,贯脑而出,而他的整个人也随着这一箭,翻身落马,然后被后面的一骑狠狠地踩,顿时失去了人形。

  随着檀凭之的这一箭击毙当先的敌校,其他的六十余名壮士,五人瞄准一骑,也都纷纷发射,只听人喊马嘶之声不绝于耳,冲在第一线的十余骑,顿时全都箭,马的骑手每人都了三箭以,俱是要害,哼都来不及哼出一声,纷纷落马倒地,而战马的马腿和面门处也都箭,七八匹马儿立扑于地,本来一片空旷的前方平地,顿时多了几处人马尸体作为障碍,绊得后面的第二线骑手们,也都失了速度,有三四骑给直接绊倒在地,剩下的二十余骑也连忙左右闪躲,避着地下的尸体,顾不得全速向着前方继续冲击了。

  王镇恶哈哈一笑:“道济,看到了没,这是你叔的厉害了,不用强弓毙敌,只需要把当先的敌骑击倒,因为林道狭窄,敌军的正面不够宽,我们侧面又有河流掩护,他们没办法全面冲击,这样十余骑排开,我们可以一一将之击倒,前马既倒,后骑不能再猛冲了,看来,不需要我们前啦。”

  檀凭之的声音迅速地响起:“胡乱放箭,然后撤到下一道防线,快!”

  本书来自 品书 https:///html/book/45/45772/index.html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