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血腥沙场风云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血腥沙场风云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刘裕的身形在空中转了几圈,稳稳地落到了地上,所有人都看得真切,他在手里,紧紧地握着一物,圆圆的,不过两尺见方,可不正是他原来一直抄在手中的那个腕盾?盾牌内的扣手上,系着一根肉眼难见的天蚕丝,一端系于刘裕的手腕上,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更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刘裕在第一时间扔出去的那面盾牌,居然成了最后击倒桓振的真正杀招,若说那致命一击的扎心老木,不是刚才他手中的那短木刀,而是这去而复返的木盾。

  桓振的身体,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仍然在不停地抽搐着,扭曲着,乌云驹正逡巡在他的身边,低下头,轻轻地舔着他的手,想让自己的主人醒过来,而那健壮的身形,牢牢地挡在刘裕的身前,四蹄不停地在地上刨着,若是刘裕想要接近,一定会被其飞踢,作为座骑的护主之情,竟至于此!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现在很确定,桓振这一下虽然摔得很厉害,但刚才自己回旋一击,没有用上全力,也没有击打他后脑这个致命部位,只是打中其有护甲防卫的脖子,足以将之击晕但不致命,这个年轻人虽然在关键时候还是怕死闪躲,但是其马上武艺可称绝世,实在是不愿意伤了如此优秀的将才,所以,尽管此人想要自己的性命,但刘裕仍然是留了一手,只击倒,不击杀!

  刘裕长舒了一口气,经历了刚才的生死一瞬间,他也是再次地从鬼门关走了一圈,慕容凤那冷厉的眼神和在战场上来回驰突的身形,已经刻在了刘裕的脑海之中,桓振与其的差距,大约也只剩下刚才最后时刻的那一点闪躲,作为北方数一数二的强者,刘裕非常确定,慕容凤是绝对愿意和自己同归于尽的,刚才如果是他坐在马上,自己这一招搏命,一定是换来两败俱亡的结果。

  想到这里,刘裕抬起了头,看到了对面主看台上,那外国蕃邦来使的座席,只见慕容凤虽然身着礼服,但双拳紧握,须发皆张,对着自己看过来的眼睛里,神光闪闪,显然,这种绝世英杰的较量,让每个习武之人都如痴如醉,身临其境,更不消说是慕容凤这种同样自认为天下无敌的强者了,看那眼神,分明是在遗憾,刚才与刘裕对战的人,为何不是我?

  刘裕微微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言下之意是你不用急,早晚我们还有一较高下的时候。

  慕容凤也点了点头,轻轻地摆了摆手,却是向另一个方向一指,刘裕微微一愣,那里正是刚才刘敬宣迎战荆州三杰的位置,他心中暗道糟糕,自己只顾着眼前与桓振的搏杀,却把刘敬宣抛在脑后了,不知道此时的阿寿,情况如何,他可是身受重伤还要以一敌三,硬是为自己拖住荆州近战三人组的,自己能一对一地击倒桓振,靠的是自己超人的武艺与勇气,但同样,离不开阿寿的拼命帮忙,让自己的背后,没有任何的威胁。

  刘裕心念所及,看向了刘敬宣的方向,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大吃一惊,只见刘敬宣的浑身上下,已经完全卸了甲,只剩一条兽皮内裤还套在身上,全身那板结的肌肉,如同一块块的钢铁,随着一次次的呼吸或者是运气,线条浮现,身上平添了起码几十道的伤痕,虽然全都因为是木制刀剑所砍,加上之前有甲胄护体,而伤之不深,多是皮外伤,但仍然是血迹斑斑,一阵阵鲜红的液体,如泉水般地外涌,也不知道是血还是汗,而周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雾气。

  在他的身前,荆州三杰已经全部趴在了地上,吴甫之仰面八叉地躺在地上,口鼻之中鲜血长流,胸前的护心镜已经给打得粉碎,两只粗如常人大腿的巨臂,几乎给扭得变了形,手脚在微微地抽搐着,挣扎着想起身,却又是无法成功。

  另一边,鲁宗之脸朝下地趴在地上,与一般人趴地不起的情况不一样的是,他几乎是给整个人地给砸进了地下,形成了一个人字形的坑,头脸朝下,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背后的盔甲,已经散得不满地都是,甲片叶子甚至有不少直接扎进了他的皮肉之中,背部一片血肉模糊,整个人如同死了一样,一动不动,就看到一片血泊,把他整个人都淹在这个坑里,甚至连生死,也不知道了。

  至于皇甫敷,则是三人之中,唯一一个还没有完全趴地的,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盔歪甲斜,双手紧紧地握着手中的一根木杆,那本是一把厚重的大木戟,现在戟头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了,只剩下不到一尺半的残缺戟身,还给他抓在手中,插在地上,而他的人,也已经是摇摇欲坠,口鼻之中,黑色的血长流,声声咳嗽,甚至可以看到有小碎的肉块喷出,那无疑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才会有的表现,很明显,这荆州三人组,还没打倒刘敬宣,自己反而被他一人干趴下了。

  可是看台之上,却是一片死一样的沉默,即使是最狂热的赌徒,大概刚才也看到了刘敬宣是如何打倒荆州三人组的,刘裕与桓振,胡藩的那惊世决斗,生死只在一线之间,却让所有人为之疯狂,呐喊,可是刘敬宣以一击三,却是让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这是怎么样的战斗,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皇甫敷突然一声怪吼,从地上弹了起来,他一把扔掉了手中的半截槊杆,一记铁拳,带着呼啸的风声,重重地砸向了刘敬宣的胸膛,而他面目狰狞,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迸出:“狗贼,我跟你拼了!”

  刘裕的脸色一变,这一拳是皇甫敷含怒而发,从他出拳,爆发的这一系列动作,只怕是一头千斤大牛,给打上这一下,也足以毙命,刘敬宣身受重伤,又是如何能挨得这一下?刘裕几乎是本能地边飞奔边喊叫道:“休伤阿寿!”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