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妙音掏出小药丸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妙音掏出小药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支妙音有些意外:“这样的条件她也肯接受?那她不是背叛自己的国家了吗?我认识的慕容兰,不是这样的人。”

  刘裕叹了口气,想到那次与慕容兰的拔剑相向,心下一阵黯然:“不是我说服了她,而是河北那遍地沧夷,到处兵灾的惨景让她清醒,她原以为帮着慕容氏复国,可以国泰民安,至不济,也能象大晋一样,让百姓有口饭吃,可是,她看到的却是尸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曾经繁华的河北大地,已成人间地狱,即使是他那个复兴大燕的哥哥,也无力建立一个太平盛世,给百姓带来的,只是无休止的战乱,所以,为天下苍生计,她才同意我的提议,退出河北,前往关外,这并不是背叛大燕。”

  支妙音冷笑道:“放弃到手的江山,放弃她大哥忍辱负重一辈子,经历无数的苦战打下来的国家,这不是背叛是什么?”

  刘裕摇了摇头:“天下不是慕容氏一家的天下,如果为了慕容氏一家的野心就让天下百姓受苦受难,那这个天下能持久吗?在我们攻打邺城的时候,邺城里的几万鲜卑民户连出城逃难都不敢,不就是因为失去了燕军的保护,他们一出城就会面临全河北的各族百姓的复仇与攻击吗?一如当年的羯赵帝国,倒行逆施,一旦国破后,天下的羯人都几乎被斩尽杀绝,甚至连不少高鼻深目的其他族人都被牵连,如此深的仇恨,如何能叫天下?”

  支妙音喃喃地说道:“河北民心,居然如此,我还以为会向着慕容垂呢。”

  刘裕笑道:“当年慕容氏入主河北,不过是因为羯赵和冉魏政权太过残暴,让民众无法活下去,这才选择了相对没那么凶残的慕容氏燕国,但燕国治下,仍然是重赋杂役,让民众苦不堪言,只有在前秦苻坚的治下,河北百姓才过了几年好日子,但这个好日子,给慕容垂亲手打破了。”

  “河北的民众只知道是这个燕国野心家为了复国,让他们重新归于战乱之中,所以抵抗激烈,而慕容垂为了征战乱世,以威慑人,也放纵军纪,对降而复叛的地方多次重手屠城,这只会激起更多的反抗,河北本是在其高压之下,只要有外力作用就可以一举攻取,只可惜这次我的计划还不够周密,要是大晋这回能起大兵,不要多,五万北府足矣,一定可以把慕容垂赶出河北的。”

  支妙音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裕哥哥,你想以后还有再次北伐河北的机会,就得留得有用之身,你现在伤成这样,下一场格斗,活不成的,命如果都没有了,还计较什么红颜知已,生死兄弟有什么用?”

  刘裕慨然道:“有的事情可以妥协,我跟黑手党,跟我的敌人都可以有妥协的地方,但是这件事,不用再说了,不止是出卖慕容兰,更是出卖我的良心和名誉,一旦我刘裕失了名声,就再也不可能起来了。我不是你们谢家,有累世的财富和人脉,兄弟们看中我,愿意跟我生死与共的,就是图我这个人,愿意跟我北伐建功,要是我自己承认自己是个奸细,或者说我的妻子是个间谍,那以后谁还肯跟我?那可比死了还要痛苦的,断不可为!”

  支妙音咬了咬牙:“那么,如果你还想活过下一场决斗,就只有用我的第二个提议了。”

  她说着,环视四周,又竖起耳朵仔细地倾听了一下,确保了周围无人,才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瓷瓶,拔开瓶塞,倒出一粒红色的小药丸,放在掌心,对刘裕正色道:“裕哥哥,你可知这是什么?”

  刘裕叹了口气,把头扭向了一边:“这个应该就是类似给长生人,或者是阿寿吃的那种五石大力丸吧,妙音,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想到让我吃禁药?我在见识到这药的危害之后,你觉得我还会吃?”

  支妙音摇了摇头:“我改变了里面的配方和成份,让那药性没有那么强烈,不至于让你象刘敬宣那样丧失理智,放手大杀,更不会象长生人那样如同僵尸,见人就咬,你毕竟是在众人注视下格斗,我不会让你变成恶鬼的。”

  刘裕摇了摇头:“但你这药,会提升人的力量,增强人的速度,防御,如你刚才说的那样,要把人体内无法发挥的潜能发挥出来。能力越大,激发的潜力就越大,而对身体的伤害也就越高,不管怎么说,都会让我失控,不顾一切地放手杀戮,对不对?”

  支妙音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不敢去看刘裕投射过来的目光,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欲有所得,必有所失,起码这能让你在那时候身体好起来,虽然会让你失去意识一段时间,虽然会让你铁血杀戮,但第三场出战的,不会再是你的兄弟,而只会是不死不休的死敌,就是杀了他们又如何。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吃这药,到时候死的就会是你,命都没了,还谈理想抱负有何用?”

  刘裕正色道:“妙音,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这件事,我只有拒绝,我的生死,是由上天注定,青龙再多的谋划,布置,也不过是尽人事,如果上天无眼,要任由奸邪得势,小人当道,那你就是给我吃了这药,我也必死无疑,如果苍天有眼,让我能撑过这一关,那就说明我命不该绝,我华夏汉族也是命不该绝,终将恢复河山,这一关,就是我的试炼,就是对我的生死玄关,我不能通过这种做弊手段来混过去。”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而且,即使你改变成份,但这药丸是逆天行事,把本不该属于你的力量给激发出来,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逆天行事,终将伤及自身,这点我越来越有体会,你也许是出于好心想救我,但我神智失去的情况下,受到血腥的刺激,就会变成我自己也不认识的野兽,到时候可没有第二个我,可以不顾性命来唤醒我了。”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