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位卑无力保家国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位卑无力保家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刘裕看着徐羡之,平静地说道:“现在妖贼未灭,大敌当前,你却满脑子想的是这种争权夺利的事情,真的好吗?”

  徐羡之咬了咬牙:“我就是想这些事情想得太晚了,才会家破人亡。寄奴哥,以前你叫我在吴地建立自己情报组织的时候,我就问过你,究竟为何,是为了对付黑手党还是天师道。如果这两大强敌可以消灭,那是不是可以用来助自己走得更高更远。你那时候却说,你是一心为国,想要除掉奸贼。我信了,所以我这些年虽然全力地发展我的情报组织,但我的力量太小了,我只是一个县令的儿子,我没有那些世代忠仆,没有强大的情报力量,就是陈遗这些人,也多是那些活不下去的庄丁,佃农,给我所救,因为感恩而成为我的手下,他们有忠义之心,却没有可以控制吴地的眼睛,耳朵。”

  “我原以为我经营十余年,已经很了解天师道,很了解黑手党了,可是这次他们真正地发动之后,我才发现,我的力量是这么微不足道,几万妖贼的动向,我一无所知,甚至他们登陆攻城,我连逃命的时间几乎都没有,要不是沈云子有意放我们走,这会儿我早就和先父兄一样,进了人家肚子了。寄奴哥,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刘裕叹了口气:“这次的事,不怪你,妖贼的背后,有郗超,有吴地土豪,甚至还有黑手党内部的某人的力量,这吴地本就是世家高门的地盘,你以一个县令之子,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发展出这样的规模,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妖贼暴起,连谢大姐这样的顶级谍者都吃了大亏,你不必这样苛求自己的。”

  徐羡之咬了咬牙:“问题就在这里,我思前想后,不是我能力不足,也不是我不够努力,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权力,位置太低,眼界也不足。我的手下,只能平时装成贩夫走卒,或者是作为佃户进一些庄园田舍,探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无论是天师道的还是世家上层的动向,我都一无所知。不仅是妖贼这次的突袭,之前朝廷下达征兵令,还有早早听到风声的高门世家趁此机会侵夺吴地土豪的家产,我都闻所未闻。”

  刘裕的眉头一皱:“是的,这些命令我也没听到过,但是好像吴地的大世家们行动得很早。妖贼这次如此势大,是吴地土豪们一边倒支持的结果,但能逼得忍受百年的吴地土豪这次几乎同时下了决心,也是大世家们的吃相太难看了。逼死人的有,抢人田地的有,就是这沈家,也有兄弟子侄交不出佃农从军,给下狱打死,然后田产庄公的事情啊。”

  徐羡之长叹一声:“不错,那案子是先父大人办的,就是那谢酋的弟弟谢旦,大概是早早从他兄长处听到了这个征兵的消息,于是仗着自己是会稽别驾的身份,带人来征丁收税,沈穆夫的弟弟沈木夫,还照着以前的旧规矩,想把庄客藏进山里,隐瞒人口,然后再给点钱孝敬一下谢旦,混过这关,结果谢旦直接不吃这套,派兵搜出了他藏进深山的庄客,然后将沈木夫斩于菜市口,这事才坚定了沈穆夫起兵反叛的决心。可是,我一无所知,也无能为力。”

  刘裕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你的职位不够,权力不够,所以得不到有价值的情报,也改变不了天下大势?”

  徐羡之坚定地点了点头:“不错,这次的事情,对我最大的教训就是这个,寄奴哥,我们以前的眼光太浅了,只想着凭一腔的热血,走正道办事,可现在看来,这条路太远,太难了,其实不仅是小弟我,你也一样。明明有绝世之才,却屡屡给小人所陷害,一直苦不得志,就是前不久,就在这里,你不也差点给你身后的人害死吗?你的才能远远超过某些人,但是位置又在他们之下,他们可以用手上的权力,做一切明里暗里的事情,来打压你,甚至要你的命,寄奴哥啊,我们吃了这么多年的亏,还不醒悟吗?”

  刘裕长叹一声:“羡之,你说的一切,我又何尝不理解?如果我想要权力,跟黑手党合作就行了,只要违背自己的原则和初心,就可以很容易地得到我们想要的权力,但这样的小路,不能走,也走不得,一旦第一步走错,最后就是会变成我们最痛恨的那种人了。”

  “想想郗超,曾经的他,也跟我们一样,满怀热血,心存正道,想建功立业,青史留名。就因为被人黑过,害过,他最后就用同样的手段去黑别人,害别人,甚至不顾国家的利益和万千将士的性命,最后他就变成了害他的那种人,成为彻底的黑手党,甚至比他的前辈们更坏,更狠。而这样的人,权力越大,野心就会越大,对国家,对万民造成的危险也就越大。你看看这吴地,多好的家园,就因为几个人的野心,弄成了现在这样,我刘裕哪怕一生只当个小兵,也不要变成他们这样的人!”

  刘穆之的声音从楼下响起:“可是要拥有权力,不代表就要变成郗超那样的人啊,变成谢相公大人,用权力为自己谋身,为国家谋大事,为万民谋福祉,不也很好吗?”

  刘裕的脸色一变,转头看向了哨楼的楼梯那里,只见一个肉球从下而上,大脑袋先探了出来,满嘴都是油,冲着自己咧嘴一笑,一个高浓度的饱嗝,混合着鸡腿的香味就顺风飘来:“寄奴,羡之,聊了这么久,不饿吗?”

  徐羡之叹了口气:“胖参军就是胖参军,我的那些个谍者,跟你相比就是三脚猫小儿科了,放在四周形同虚设。”

  刘穆之哈哈一笑:“那是因为陈遗走后,你的这些手下一半多是我借给你的,他们当然会放我进来啦。你放心,他们都忠于职守,岗位也很牢固,别人进不来的。你们的悄悄话,除了瞒不住我外,还是很可以放心保密性的。”

  刘裕一把把刘穆从之楼梯上上了上来,没好气地说道:“有事快说,咱这乌庄没啥好吃的,马上过了冬后的种子都成问题,说完了赶紧走,我这里就不留饭了。”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