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事急从权赴前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事急从权赴前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刘裕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但是,我的好朋友刘穆之提醒了我,吴地叛乱,虽是妖贼引发,但是也是因为朝政颁布不当,乐属征兵令破坏了吴地百姓与朝廷百年来的约定,而土豪们的利益给无条件地剥夺,这才会让其因怨生乱,这场战乱要平定,不能光靠杀戮,更是要收拾离散的人心。”

  “沈家五子是跟随其父亲作乱,其父叔都已伏诛,为其罪行付出了代价,而他们虽有罪行,但有悔过之心,愿意将功赎罪,对这样的人,朝廷都能赦免,那我们这些在前线的将士,又为何要赶尽杀绝吗杀沈家五子容易,但会让五千户百姓继续作乱到底,让五万,五十万户曾经跟随过妖贼的吴地民众绝了悔过自新之路”

  “那我们还得再多流多少血,多花多少时间,才能收拾这个局面就算平定之后,吴地也彻底烂了,我们从哪儿再去找人来这里耕作,纺织,国家又如何在这里征丁,收税,供养我们呢”

  沈庆之猛地一拍掌“刘参军说得太好了”

  鲍嗣之勉强地勾了勾嘴角“那个,那个刘参军既然这样说了,朝廷也赦免了他们,那我就暂时不跟他们计较了,不过,希望这沈家五兄弟能真的跟刘参军说的一样,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用实际行动赎回你们的罪孽。听说这次天师道妖贼重新回来,有些躲在山里的吴地土著又重新过去附逆作乱,哼,这些人就再没有招安赦免的机会了,一定要杀无赦”

  沈渊子朗声道“这是自然,我等上次就被妖贼们抛弃,知道了自己的错误,父叔辈也为此送命,现在我们最恨的,就是当初骗我们作乱,又把我们抛弃的妖贼,可以说是悔恨交加,与他们不共戴天,这回寄奴哥主动要去前方相助平叛,我们也从部曲庄客中选出三百余名壮士与他一起南下,就是为了报仇雪恨的”

  鲍陋笑了起来“闹了半天,这才切入了正题啊,刚才本官一直想问刘参军所来为何呢。是建康方面的朝廷给你下令,要你火速来援吗妖贼作乱的消息这么快就到朝廷,这么快就下令出兵了还是刘大帅让你先行出发的”

  刘裕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接到朝廷的任何命令,也没有接到刘大帅的军令。但是,刚刚从会稽回来的刘穆之,向我通知了会稽那里妖贼突袭的情况,只这个消息就够了,所以我马上集结了所能出动的所有部下,火速去支援会稽的谢将军,走得匆忙,连辎重都没带,所以我来您这里,是想劳烦鲍县令提供一些干粮,让我们路上吃的。”

  鲍陋的脸色一变“这个,刘参军,你可是北府军的铠曹参军哪,镇守乌庄仓库才是你的本份,现在你这算是擅离职守啊。若是事后追究下来,恐怕要给军法从事的。”

  刘裕正色道“军情如火,若是按平时的程序慢慢地上报或者等命令下达,那可能战机就失去了,反正我刘裕在北府军也多次自行其事,也不在乎多违反一次军纪,如果能扭转战局,平定这次叛乱,那我刘裕甘当军法从事。”

  沈田子的一字眉一挑,也抢着说“我们兄弟也愿意同刘大哥一起受军法从事。”

  鲍嗣之冷笑道“你们又不是我大晋将士,受啥子军法别跟着起哄了。”

  刘裕摇了摇头,指着他们身上的军装与盔甲说道“鲍公子,再次提醒你一下,他们已经接受了招安和赦免,现在的身份是吴兴郡内的州郡兵,是袁内史的亲卫,派来协助我守卫乌庄粮库的,当然是大晋的将士,这回他们随我南下,出城时袁内史亲自驰马前来,同意了他们的调动,即使我刘裕被军法从事,他们也是无事的,因为袁内史允许他们出征了。”

  鲍陋的眼珠子一转,说道“袁内史真的同意出兵了”

  刘裕点了点头“袁内史对军事不是太在行,但也知道救兵如救火的道理,所以特地前来征求我的意见,我的库丁三百人,加上沈家兄弟的三百多人,还有袁内史另拨的一百衙役,加起来八百壮士,是第一批出发的,大概也是整个大晋第一支前去会稽救援的人马,袁内史正在吴兴募集丁壮,第二批人马,可能一天后就会到达这里,到时候还请鲍县令做好接待。”

  鲍陋连忙点头道“袁公是世家高门,见识超群,这阵子到任以来,爱民如子,为我等地方官员之楷模,既然他都这样做了,那本官也没什么好说的,嗣之,你不是嚷嚷着要上前线吗那为父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

  鲍嗣之兴奋地以拳击掌,笑道“孩儿听令”

  鲍陋说道“着你马上挑选县内丁壮二百,会合你的县衙守军三百,速速随刘参军出发,一路之上,受刘参军节制,不得擅自行动,到达会稽山阴城后,听谢大帅的军令,明白了吗”

  鲍嗣之微微一愣“县衙守军三百是保护父亲大人您的,孩儿带走了,您怎么办”

  鲍陋摇了摇头“若是前方战败,贼军前来,有这三百人又能如何军事方面的事我不懂,但刘参军是身经百战,天下闻名的勇士,谢大帅更是指挥过无数大战,你听他们的令行事即可。刘参军,犬子年少轻狂,实战经历的不多,还请你这一路之上,多多提携,包容一二。”

  刘裕笑道“鲍公子一心为国,忠勇可嘉,有鲍县令深明大义,出兵助战,前线的胜算更足了,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鲍嗣之勾了勾嘴角,说道“那个,刘裕,你是铠曹参军,我是军主,校尉,军职比你还高些,现在事急从权,我可以暂时跟你一起行动,但凡事得商量着来,你不能命令我,毕竟,我现在还是琰帅的部下,不是你们北府军,就象琰帅和你们家刘将军之间,也是互不统属,家父是文官,这些军中的事情可能不是太了解,你应该懂的。”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