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兰姐疑心轻骑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兰姐疑心轻骑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慕容宝身边的军士们,暴发出一阵欢呼之声,人人的眼中都闪出了复仇的光芒,是的,参合陂一战,后燕的鲜卑人几乎家家戴孝,户户哭丧,人人皆与拓跋硅有不共戴天之仇,也正是这种仇恨,撑着这些本来的天之骄子独守孤城,忍饥受冻而不出战,今天,几乎所有人都对别的事情没有兴趣,只想亲手要了拓跋硅的命,而皇帝这样下令了,怎么不让人人欢呼雀跃呢?

  慕容德勾了勾嘴角,说道“陛下,请让老臣先行,为陛下开路。”

  慕容宝摆了摆手“德皇叔,你这一路以来辛苦了,你的部下从邺城奔袭到此,也消耗很大,朕怎么忍心让你再打先锋呢?你且在这里歇息,等候后面的步兵大队上来,传达朕的旨意,侧击魏军即可。”

  他说着,一挥手,百余名身边的亲卫拥着他,一路奔向前方,而两万余骑甲骑俱装,也都开始套起人马身上的甲片,准备进入战斗状态了。慕容凤一步不离地跟在慕容宝的身边,与段宏一起,很快消失在了远方。

  慕容兰的秀眉紧紧地锁着,一言不发,慕容德摇了摇头,策马来到了慕容兰的身边,说道“这次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慕容凤对上了暗号,不可能是易容假扮了,再说,他身边的不少随行军士我都认识,确实是禁军士兵,前方应该是大胜了。”

  慕容兰勾了勾嘴角“我还是觉得不对劲,慕容凤心高气傲,自以为天下无敌,可是参合陂一战死里逃生,信都一战又是赔上自己不败战神的威名,几乎是单骑逃亡,以他的性格,一定会亲手要了拓跋硅的命,他是你多年的副手,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位第一名将的性格吗?”

  慕容德的脸色一变,若有所思地说道“是啊,我也奇怪,他怎么会居然能让副将追击,自己来请陛下。不过这破国擒君之功,是不赏之功啊,有点头脑的将领,都不敢自己独占此功的,除非阿麟这样的人。”

  慕容兰摇了摇头“阿麟是太有心机,想要借此功夺位。但慕容凤向来是有勇无谋,正好是反过来,所以他根本不会考虑到太多的东西,只要是军事上没有埋伏,就一定会自己去先立了功报了仇再说。而且,我跟他分手的时候,长生药人明显是受了哨音的控制,转而攻击我军,怎么可能就突然之间全不动了呢?慕容凤当时几乎是以必死的态度来赶我走,自己留下断后,这会儿就突然一切解决了,我真的难以接受。”

  慕容德咬了咬牙“我也觉得古怪,但现在陛下的态度就在那里,他要亲自去杀拓跋硅,甚至不让我插手,估计对我这个长期镇守邺城,手握重兵的叔叔,也有所防范吧。现在我们都不能再劝他了,只能想办法保护他的后方。”

  慕容兰沉声道“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看着阿宝过去,小哥,给我一千兵马,我要再回魏军大营查看一下。”

  慕容德的脸上闪过一丝为难之色“这,恐怕来不及了吧,而且若是让阿宝发现我违令过去,只怕是…………”

  慕容兰斩钉截铁地说道“此事是我所求,与小哥无关,而且现在不是怕担责任的时候,万一阿宝出事,我们燕国恐怕就要完蛋了,请你在这里等我的信号,如果真的有事,我会放出狼烟,你一定要接应前军撤退,能救出多少是多少,阿宝的前军多是甲骑俱装,速度较慢,请你让最快的骑兵随我来。”

  慕容德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一员大将说道“慕容和,你和李辩率一千精骑,随兰公主去魏营,记住,不许掳掠,不许随便与敌交战,一遇险情,必须护送兰公主迅速撤离。”

  慕容和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满“那可是刚刚攻破的敌营啊,辎重盔甲一定很多,弟兄们从邺城一路行来,真让他们…………”

  慕容德的脸一沉,厉声道“这是军令,执行便是,你如果做不到,那我就换人过去。”

  李辩连忙笑容上脸“大王,和将军他不过是一时感慨,他本意不是这样的,我们都是您多年的部下,怎么不会不听命令呢,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护卫兰公主,配合她行事的。”

  慕容兰二话不说,策马便向前疾驰而去“但愿你们的骑兵,有范阳王说的那么快,不要让我等太久了!”

  慕容和与李辩对视一眼,对身后的一大批轻甲骏马的飞骑沉声道“飞骑营,随我等出击,保护兰公主!”

  半个时辰之后,慕容兰在千余骑兵的跟随下,骑到了魏军大营的面前,一股熟悉的焦臭味道,混合着浓重的血腥气息,以及方圆十里范围内弥漫着的烟火气,让慕容兰的眉头为之一皱,她放慢了速度,举手示意后面的众人就地警戒,自己则一夹马腹,缓步入营。

  慕容和和李辩带着百余名亲卫,跟在她的身边,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满地都是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尸体,因为给烧得一片焦黑,看不清是魏军还是燕军,他们一边掩着口鼻,一边摇头,慕容和说道“看来这大营之中没有什么活人了,宜都王说得不错,他们一定是去追杀魏军了。陛下也是马不停蹄,直接去攻柏肆坞,都没在这里停留!”

  慕容兰的眉头深锁“不对,事情不对,慕容凤明明说过,在大营中留下了部队看守大营,同时也防贺兰部的人过来抢劫辎重。怎么会真的一个人也不留下来呢?还有,这满地遍是焦尸,但都是有甲在身的战士,不管是魏军还是燕军,起码是战士,可你们见过一个长生药人的尸体没有?”

  李辩的脸色一变,讶道“兰公主,你的意思是?”

  突然,慕容兰的鼻子抽了抽,一片倒塌的营帐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她飞身下马,直冲到营帐面彰,腰间的软鞭变戏法似地抄在了她的手中,凌空一空,这块营幕顺手而倒,所有人的脸色大变,饶是镇定沉着如慕容兰,也不免花容失色,惊呼出声!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