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柴壁大战可复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柴壁大战可复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京口,蒜山乡,刘家村,村口,大槐树下。

  刘裕抱着双臂,坐在树杈之上,面带微笑,看着底下围成一大圈,争得面红耳赤的三十多个壮汉,他们所围着的中间,是一个泥土堆成的沙盘舆图,一如军营之中的那个作战沙盘,而身着短衫,背着斗笠,赤着双脚,一副农人泥腿子打扮的这些人,却是一个个孔武有力,肌肉发达。

  如果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刘道规、檀道济、王镇恶、孟龙符、孟怀玉、刘钟、王仲德等二三十岁的北府军后起之秀,都对着这个沙盘上指指点点,而标明了“秦”“魏”两字的木人,泥马等,则就象那正在北方战场上厮杀的千军万马,这些北府军的年轻人们,即使是卸甲归田,也没忘了自己的老本行,在这里推演着北方正在进行的大战呢。

  孟龙符大声道:“我认为,这回后秦是师出有名,义正辞严。那北魏拓跋珪,无故地攻击作为秦国藩属的河套没奕干部落,又派兵援救过被秦军攻打的洛阳,可谓主动背盟,现在他们形势并不算好,从草原到南北两燕,都是劲敌,战事不断,而内部也是叛乱频频。”

  “曾经为拓跋珪出谋划策,立下入主河北大功的崔逞,只因为回复秦国外交公函时用词稍有不当,就给斩杀,还有那河北大族卢溥父子,也被其以车裂酷刑斩杀,人心不服。”

  “反观后秦,现在凉州基本上臣服,平定,北方虽有赫连勃勃之叛,但远在岭表,不影响大局,这回他们光渡过黄河,兵出河东的就有四万五千精兵,其将帅也是亲王姚平挂帅,狄伯支,唐小方为副,皆是多年宿将,而姚兴则亲率关中大军十万,以为后援,我以为,这回秦军必会取胜,少则吞下并州,甚至兵出太行,直取河北,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王镇恶微微一笑:“猛龙,你只看其表,不看其里啊,姚氏后秦,是以步兵为主,河套之所以对他们重要,就在于此地产有大量军马,但是北魏击败没奕干后,后秦在这里养着的四万多匹军马,就全部给北魏所得,这大大加强了魏军的实力,南北两燕建立之后,只是固守其境,没有反攻河北,与魏国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一年多前的一些内乱,也基本得以平定,所以不要以为魏国没有实力了,姚氏后秦为了这次出征,筹划多年,趁着现在准备充分,突然出动大军,这才打了魏军一个措手不及,占了河东一些地方,但魏军现在已经进行总动员,二十万骑兵,旬月即可在草原上征发完毕,如果全部南下,以姚兴现在的实力,是挡不住的。”

  孟怀玉睁大了眼睛:“二十万?说来就来吗?他北方这么多地方不要驻守?上次入中原,四十余万步骑,也是损失过半,这两三年的时间就能恢复?你怕是太高估了拓跋珪的实力吧。寄奴哥,你说是不是?!”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坐在树上,面带微笑的刘裕,刘裕摆了摆手:“你们继续讨论,大家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就当是军议好了。”

  孟怀玉哈哈一笑:“看到没,寄奴哥也同意我的看法了。魏军要是真有实力,也不会让秦军渡河成功,在蒲坂一带扎营立足了,现在秦军立足已稳,进可攻击绛郡,霍邑,然后出霍州峡谷攻打太原,退可占据晋西南,得到关中和中原两个方向的支援,可谓不败之地啦。”

  王镇恶摇了摇头:“可是你没有发现么,现在秦军的补给,都要从黄河对岸的关中来提供,如果魏军困住了秦军过河的这先头四万五千大军,然后阻断黄河上的供应,秦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孟怀玉的脸色一变:“这怎么可能?魏军的战马,在平地确实可以来回冲杀,秦军未必是对手,但黄河上怎么跑马?镇恶,这是军议,得说点靠谱的,不能嘴一张什么都来啊。”

  王镇恶平静地说道:“我这就是兵法上的实际操作,要知道,黄河之水,自河套那里拐弯,向南流,自北而南隔开关中与并州,而且水流湍急,难以象我们京口蒜山渡口这里架渡船或者是浮桥通航,能架浮桥之处不过两地,一个是在西南角,潼关对面的蒲坂方向,这正是姚平先头部队渡河之处,而另一处,则是晋中平原的龙门那里。如果姚平离开了蒲坂,按你说的,向太原方向进发,那魏军可以切断他们和蒲坂方向的联系,把秦军困在河边,到了这步,秦军就危险了!”

  孟龙符眉头一皱:“那还有姚兴的大军呢,他可以沿河与姚平并进,就算魏军在东岸围困秦军先头大军,他也可以随时过河补给,别的不说,两边加起来十余万精兵,在河上架桥总行的吧。比如这里,柴壁,这里就可以扎营固守,对面也可以随时援助。”

  檀道济笑了起来,手里持着根木棍,一指那柴壁方向的黄河:“刚才镇恶不是说了么,黄河在这段水流湍急,可以做文章。如果魏军控制了河套那边的上游,可以顺流以火船或者是尖木桩编成的排阀顺河而下,莫说是浮桥,就算是木质的大桥,也会给这样冲垮了!”

  他说着,木棍一挥,把柴壁这里架着的一道浮桥,一举打翻。

  王仲德咬了咬牙:“那这么说,秦军就没有机会了吗?他们十万关中大军就不能也过河,扑向并州?”

  檀道济摇了摇头:“不行,因为河套现在在魏军手上,姚兴之所以这回这么着急,就在于河套对于秦魏两国太过于重要了,一旦控制河套,就可以进入岭北,继而从北方威胁关中,无论是已经叛离的赫连勃勃,还是魏军,都会趁关中空虚,从这个方向长驱直入,所以,关中留出十万以上的兵力,防范北方的外敌,是必须的,姚兴的十万大军,最多只能声援,绝不可能投入河东战场。”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