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六十一章 干柴烈火无可挡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晋北府一丘八第二千零六十一章 干柴烈火无可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树根叔说着,转过身,撑起木架子,转身就走,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村口拐弯那里,向靖在后面喃喃道“怪了,树根叔好像忘了给瓶子哥相一下吧。”

  檀凭之笑着摆了摆手“叔那是怕泄露天机啊,你们一个个都是富贵之命,我跟着你们,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铁牛,你应该去问问,啥时候你媳妇能给你添个大胖小子啊。”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毕,何无忌看了看天上的月亮,说道“好了,事情也商量完了,我们该回去干正事啦。”于是众人一个个开始跟刘裕挥手作别,转身离去,当所有人的身影都消失在村口的各条小路时,他的眉头渐渐地锁了起来,喃喃自语道“瓶子,我相信你不会有事的。”

  刘裕转回到了大院里,走向了南边的堂屋,在门口,他恭声道“娘,您可安好?”

  萧文寿的声音轻轻地响起“大郎,进来吧。”

  刘裕掀帘而入,昏暗的灯光下,映着每个人的脸,萧文寿,刘兴弟,都坐在床边,而刘道怜的胖脸之上,嘴角边流着口水,一副智障的模样,在那里傻笑着,刘裕叹了口气,上前掏出一块布巾,擦掉了刘道怜的口水,说道“二弟啊,我应该也给你娶房媳妇了,放心,我想很快就会有的。”

  刘道怜“嘿嘿”一笑“大哥对我真好。”

  刘裕的目光投向了站在一边,一身大红嫁衣,掀掉了盖头,站在床边的魏芳芳,这个弟媳,确实是丑出了天际,歪嘴,大小眼,两颗门牙跟兔子一样,直接暴出了上嘴唇外,她扶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怯生生地扶着她的腿,半躲在身后,那正是她与之前的丈夫所生的女儿李朱儿,魏芳芳对着刘裕行了个礼“见过大哥。”

  刘裕正色道“弟妹,对不起,今天三弟有紧急事情,先回广陵了,明天就能回来,今天真的委屈你了,是大哥的决定,向你赔不是了。”

  魏芳芳咧嘴一笑“大哥,不用多说了,我哥已经跟我都说过了,现在的我,已经是刘家的媳妇,大家的命是在一起的,无论是为了大哥能报这仇,还是为了回报刘大哥你当年对我魏家的恩情,这些都是份内之事,明天你做大事的时候,就放心地去吧,家里有我的,一定会照顾好母亲,还有兴弟和朱儿的。”

  刘兴弟突然说道“爹,我要跟婶娘一起,照顾好奶奶。”

  刘裕的心中一热,转头看向了在萧文寿身边的刘兴弟,她已经是个婷婷玉立的少女了,有十五六岁,甚至,在她的身上,刘裕都能看到几分慕容兰的影子,那细细的眼角,高高的鼻梁,活脱脱是个小美人,虽然穿着粗布衣衫,甚至有几块补丁都在显眼的位置,但仍然难掩其丽质。

  刘裕的心中一酸,叹道“兴弟,爹爹没本事,不能带你,带你奶奶,你叔叔,你婶婶过上富贵的日子,甚至,甚至还要你们提心吊胆,会受我牵连。甚至,甚至到了今天,还和你娘天各一方,你恨我,怨我这个爹,都是应该。”

  刘兴弟微微一笑“爹,我不恨你,不怨你,你是天下闻名的大英雄,也是女儿心中,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知道,娘的离开,不是你的责任,这是我们的命。兴弟不敢自称是将门虎女,但绝不会给您丢脸。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奶奶,陪着叔叔和婶娘,陪着朱儿妹妹,若是爹爹大事得成,兴弟会为您守好家门,若是您壮志难酬,兴弟也断不至于让您威名蒙羞受耻!”

  她说着,一指屋内的墙角,刘裕顺眼看去,脸色一变,只见几捆柴薪,已经堆在了那里,刘兴弟正色道“若是爹爹大事不成,追兵来家,兴弟会在他们进门前,就点燃这堆柴火,追随爹爹于九泉之下!”

  刘裕咬了咬牙,用力地点了点头,转头看着萧文寿“娘,孩儿无能,累您受此祸事,请您责罚!”他说着,在萧文寿的面前,直接跪下。

  萧文寿哈哈一笑,摸着刘裕的头,说道“大郎,你做的是替天行道,讨伐大恶的正义之举,不仅是娘,你死去的爹,我们刘家的列祖列宗,都会以你为骄傲,你去吧,不要以我们为念,兴弟会安排好一切的!”

  刘裕站起身,看着魏芳芳“弟妹,对不起,苦了你们了。”

  魏芳芳微微一笑“大哥,你放心地去吧,跟我哥一起,做成大事,我们会在这里为你祈福的!朱儿也会。”

  李朱儿站了出来,大声道“大伯,朱儿祝你凯旋而归!”

  刘裕再次叩首于地,站起身,看着乐呵呵傻笑的刘道怜,又是一条口涎,从他的嘴角流下,他摇了摇头,再次掏出手巾,擦干净了嘴,把这条手巾塞到了他的手里,柔声道“二弟,大哥要出去一趟,和你三弟一起办件事,你要好好照顾娘,照顾好弟妹,侄女,不要让他们为难,知道吗?”

  说到这里,他勾了勾嘴角“千万别玩火,危险,知道吗?”

  刘道怜傻笑着点了点头“大哥,你去办大事,弟弟在家会很乖的,不惹事,不玩火。等你回来。”

  刘裕笑着一拳捶在了刘道怜的胸口,让他轻轻地晃了晃,然后,一咬牙,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

  月光散在小院之内,刘裕平静地走向了左边的柴房,斩龙刀的刀光,在柴堆之中,闪闪发光,他直入房中,关上了门,盘膝而坐,喃喃地说道“既然来了这么久,也不去见见兴弟吗?”

  慕容兰的抽泣之声,在柴堆之后响起“我怕,我怕我见了兴弟,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想离开了!刘裕,我,我是不是天下最狠心的娘,最狠心的妻子?!”

  刘裕转过了身,看着柴堆之后,独坐在墙角,脸上已经泪水成行的慕容兰,柔声道“你是天下最好的妻子,最好的娘,此生有你,不复他求,欢迎你回来,爱亲!”

  慕容兰再也忍不住了,嘤咛一声,扑进了刘裕的怀中,两个身影,滚落柴堆之下,混合着刘裕粗重的喘息和低语“永远,永远不要再离开我!”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