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誓死一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败犬女神第一百七十六章 誓死一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忽闻宋远志的喝止,李奇徒然一惊,好在有斗篷的遮掩和黑夜的隐藏,不然脸上的慌色会被对方所察觉。



  他态度如此强硬,难道真发现了我只是在装腔作势?李奇心中一阵慌乱,手上拿捏个不停。



  他沉默半晌,沉着气,缓缓问道:“宋家少爷,你是在怀疑我的实力?”



  李奇轻轻地晃动着依然浮在手掌心上的火球,语气故作傲然。



  “你的实力,我并不怀疑。而我的实力也确实不如你,甚至有可能不是你一招之敌……但这又如何?我宋家子弟永无临战脱逃之徒!”宋远志傲然正气地喝道。



  哇擦咧,兄弟,要不要这么热血?你怎么可以做到脸不红耳不羞说出这么中二的宣言?你这样一说,反倒害得我是个反派似的。李奇嘴角抽搐,一脸的无语。



  “你确定?”李奇再次问道,手掌心的火球愈发的耀眼。



  “不要再过多废话!”宋远志斥道,紧握长棍,肌肉高高隆起,一身蔚蓝色武元纱衣外附在体表,如浪花般滚滚腾起。



  看着宋远志投来极其仇恨的目光,李奇非常不解,这宋远志至于么?就算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算是被自己李小可骗了感情,那也只是他自找的,只能怪他太过痴情,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果然恋爱的人是没有理智的,看这位仁兄那苦大仇深的目光就完全能体会到。李奇无奈苦笑。



  “兄弟,等等!”李奇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问道:“我们到底有多大的仇?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都打算不跟你计较了,谁叫你是宋家少主,我可不想惹麻烦。但你为什么还要死咬着我不放,你想寻死也不要找我好吧!”



  “哼,到这时候你还想狡辩?你不要在这里装傻,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派人查得一清二楚。你背地里专干偷鸡摸狗的事情,真不愧是全校皆知的败犬。”



  “我干什么偷鸡摸屁股的事情,你宋家少爷也要管?”李奇感到有些好笑。



  “哼,这些放在其他人身上,我丝毫不理会,但这种事情若是放在李小可身上……”宋远志缓缓道,顿了顿,旋则语气变得非常阴寒,“足以成为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的理由。”



  “哈?”李奇顿时一头雾水,将偷鸡摸屁股的事情放在李小可身上又是啥意思,还有这位仁兄对自己的怨恨可不是一般的深啊,还要碎尸万段,连个全尸都不给留?



  “你指的是,我骗你感情的意思吗?”李奇一脸疑惑,下意识问道。



  “放屁!”宋远志顿时勃然大怒,锐利而愤怒的目光像火剑一般刺向李奇,“少在那装聋扮傻!”



  “这……我真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我们是不是存在误会?”李奇挠着后脑勺,他意识到他们双方似乎存在误解,宋远志执意要杀他的原因似乎并不是李奇自己所想的那样,并不是骗感情那么简单。



  还没容他辩解,宋远志便怒喝一声,“受死!”旋则一道附着滂湃武元能量的长棍如水龙般,猛然横扫而来。



  李奇咬了咬牙,急忙执起金罡棍进行格挡。



  两棍相交,“轰”一声,顿时炸出一个巨响,骤然爆炸的巨力将李奇震飞到近百米。



  倒飞而出的李奇像一个大皮球,一连撞倒两棵树木才稳住身体。



  “哈,这家伙的力量比刚才更加的强大,差点给他崩出屎来。”



  李奇依着金罡棍站立着,脸色有些潮红,宋远志刚才那一棍让他感到体内的血液顿时翻腾起来,五脏六腑差点移位。



  他想握住金罡棍还击,但发现手臂不断颤抖,有种力不从心感,使不出力气。



  遭!装逼不成,反被C,本还想吓退他,没想到更加激发了他的战斗欲望……李奇暗暗叫苦,胸前的化凶符开始滚烫。



  “坤蛇丛生!”又是一声怒吼。



  无数蔚蓝色九节棍残影向着李奇这边狂扫,顿时刮起一阵呼啸的狂风。



  “丫的!”李奇咒骂一声,急急回避,但奈何宋远志一心要灭掉他,哪里会给闪避的机会。



  宋远志发动玄迹,以诡异的步伐,只见他沿着一条曲折如水流的路线滑动,瞬息截住了李奇的退路,又是一通疯狂的狂扫,直把李奇远远扫飞。



  “咳咳!”李奇躺倒在沙尘里,不断地咳嗽着。



  “怎么,没几下你就倒下了,你是继续想配我玩玩,还是虚有其表?”宋远志傲然地看着飞扬的沙尘,讥讽道。



  “诶呦,宋家娃娃,让你几分又如何?配你再玩下过家家游戏又如何?”李奇故作轻松道,嘴欠得很。



  既然开了头,就不能虎头蛇尾,就要努力装下去吧。但他又有点后悔自己放出的这番嘲讽话语,吓不到对方,反而激起对方的愤怒。



  李奇执着一根蔚蓝色的棍棒站着,他看了一眼棍棒,眼中流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就在宋远志发动坤蛇丛生的时候,他急忙从储物手链里取出水玄棍,替换金罡棍。



  正因为水玄棍能吸收敌人的武元化为自身武元,李奇利用其特性,瞬间吸收了宋远志九节棍的武元能量,大大削减了威力,不然以刚才那一波,李奇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沙尘徐徐散去,一身黑袍的李奇逐渐显现出来,他依棍傲立着,手中的长棍流动着如水流般的流光,在黑夜中愈发的显眼。



  “水玄棍?!”宋远志的眼睛徒然增大,继而目光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怒火,胸口剧烈的起伏,他冷冷道:“水玄棍果然在你这里,而且看起来,它还把你认着了主人!好,好,好。”



  他的语气非常阴冷,就像凛冽的寒风,亦或地狱吹来的阴风,让李奇感到筋骨僵硬,血脉都在凝固。



  李奇凝视着宋远志,他感应到对方的武元不断攀升。



  “想必,那海纳心诀也在你那吧,为了得到这两样东西,你故意扮作她的表哥,搜索她接触过的人,而且还潜入她的房间,盗走她的东西,甚至变态到连她的衣物都偷走,最后你居然还丧心病狂地将她杀害,只为这棍和这卷轴!”宋远志厉声呵斥,像一条毒蛇一样直视着李奇,他全身都散发着凛冽的恨意,仿佛屋外尖锐的朔风,冷到彻骨的寒气。



  难道他还不清楚我交换身体的秘密?以为我是因为水玄棍和海纳心诀而杀了李小可,才对我如此憎恨?李奇突然有些明悟。



  “不……你好像真的误会了!”李奇急忙大喊,但又一时不知怎么解释,支支吾吾地。



  而愤怒到极点的宋远志哪里还理会李奇那无力的辩解呢?只当他垂死的挣扎。



  自己心中朝思暮想的人被眼前这恶魔所害,痴情如他怎还有耐心听恶魔的狡辩呢?



  悲伤早已蒙蔽了他的内心,理智也被愤怒所掩盖,从一遇到李奇这恶魔开始,宋远志就没打算放过他,就算实力不敌对方,就算拼尽最后一滴血也要跟这恶魔同归于尽,以求这般,才能慰藉李小可的在天之灵啊。



  正因为水玄棍能吸收敌人的武元化为自身武元,李奇利用其特性,瞬间吸收了宋远志九节棍的武元能量,大大削减了威力,不然以刚才那一波,李奇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沙尘徐徐散去,一身黑袍的李奇逐渐显现出来,他依棍傲立着,手中的长棍流动着如水流般的流光,在黑夜中愈发的显眼。



  “水玄棍?!”宋远志的眼睛徒然增大,继而目光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怒火,胸口剧烈的起伏,他冷冷道:“水玄棍果然在你这里,而且看起来,它还把你认着了主人!好,好,好。”



  他的语气非常阴冷,就像凛冽的寒风,亦或地狱吹来的阴风,让李奇感到筋骨僵硬,血脉都在凝固。



  李奇凝视着宋远志,他感应到对方的武元不断攀升。



  “想必,那海纳心诀也在你那吧,为了得到这两样东西,你故意扮作她的表哥,搜索她接触过的人,而且还潜入她的房间,盗走她的东西,甚至变态到连她的衣物都偷走,最后你居然还丧心病狂地将她杀害,只为这棍和这卷轴!”宋远志厉声呵斥,像一条毒蛇一样直视着李奇,他全身都散发着凛冽的恨意,仿佛屋外尖锐的朔风,冷到彻骨的寒气。



  难道他还不清楚我交换身体的秘密?以为我是因为水玄棍和海纳心诀而杀了李小可,才对我如此憎恨?李奇突然有些明悟。



  “不……你好像真的误会了!”李奇急忙大喊,但又一时不知怎么解释,支支吾吾地。



  而愤怒到极点的宋远志哪里还理会李奇那无力的辩解呢?只当他垂死的挣扎。



  自己心中朝思暮想的人被眼前这恶魔所害,痴情如他怎还有耐心听恶魔的狡辩呢?



  悲伤早已蒙蔽了他的内心,理智也被愤怒所掩盖,从一遇到李奇这恶魔开始,宋远志就没打算放过他,就算实力不敌对方,就算拼尽最后一滴血也要跟这恶魔同归于尽,以求这般,才能慰藉李小可的在天之灵啊。



  



败犬女神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158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